老医生自述修炼法轮功的经历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医大毕业生,从事临床医疗、保健和业务领导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时,心想这一辈子对家庭和事业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来的余生就追求强身健体,净化心灵,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门诊全天上班,继续给人治病。

我退休后就一直在这个门诊工作,十多年来,受到许多病人的信任和尊敬,对我很亲切,称我是贫民医生,并自觉做我的义务“广告员”。一个患者丈夫这样对我说:“你不仅是在用心诊病,你还在用情(确切的说,应该是‘善’)诊病”。有不少到我地打工曾接受我的治疗的老病人,再发病时,甚至千里迢迢(全国各地都有)特意赶回来找我诊治,她们说,见到了我心里就踏实了。还有不少我十多年前诊治过的病人,因门诊搬迁,四处打听找我,当见到我都非常兴奋,一见面就说:啊!你还在啊!可你一点没变,还是很“年轻”……。

我现在虽然是年近八旬的耄耋老人,可是我吃得香,睡得甜,整天神清气爽,皮肤光亮,红光满面,虽白发苍苍但腰背挺直,步履轻盈,仍全天工作,上班离家有三站多路,只要天气好,都坚持步行,但一点不感到累。

这一切从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那时我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十六年来未用过一次药,因为不需要用药,症状就自然好了。我修炼法轮功不久,在我身上出现许多医学无法解释的神奇现象,使我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仅举诸多神奇现象中几例如下:

我刚刚走入修炼一个多月,脚趾间原来长的许多“鸡眼”就像泥巴里的沙子一样,周围都空了,用手一抠硬疹就出来了,留下的凹陷不久就长平了,至今未再复发。可是以往曾多次敷药烂掉不久又长出来了。

我绝经已经二十多年,炼功不久就先后来过五次例假,至今也没有发生妇科方面的任何异常。我炼功后,曾有十多次没有任何诱因,突然出现腹部剧烈绞痛,接着就上吐下泻(是消业现象)以致大汗淋漓。但是,每次我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暴风雨般的症状马上消失,立即就雨过天晴,就像什么没有发生,照常吃喝、工作。

更让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是我的冠心病帽子在不知不觉中摘掉了;还有类风湿关节炎(曾喝过几年草药酒无效,由于沾冷水钻心的痛,致使我这个妇产科医生也不能当了);患了四十多年的肠阿米巴(腹泻和便秘交替);三十多年的肺结核病灶,都统统不翼而飞了。

在我身上出现种种神迹,现代医学根本无法解释,因为这些顽疾现代医学根本无法根治。然而在《转法轮》这本天书里,都能找到超常理的合理的诠释,并通过修炼,这些顽疾彻底痊愈。

法轮功叫我按照真、善、忍三个字做好人,做任何事情都要为别人着想,碰到矛盾要找自己,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我诊病就注重问病史,仔细做体检,以及必要的化验,从不浪费患者的诊疗费用,同时能用廉价药,绝不用价格高的药。总之,让病患少花钱能治好病。我从来没接受过病人的红包。

由于我真诚为病患者们着想,不仅解除她们的病痛,有些还实现了做妈妈的渴望。我能和她们心灵相通,苦乐相连,能理解她们的难言之隐,并帮助打开心结,恢复家庭和睦。因此,我得到患者的信任,爱戴。

我活得非常充实,快乐,心灵在修炼和工作实践中不断得到了净化和升华,身心也越来越健康。现在的我真正是:放下执着心里空,无欲无病好轻松,事事顺畅了洪愿,处处为他路路通。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时刻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凡事为他人着想,所以在修炼之后的行医生涯中,我对每一位病人认真负责,并且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合理的提供治疗方法,而不是多用药、滥用药,不需要吃药能好病的,我就建议病人休息或者教他们一些物理疗法,吃点药就可以治愈的病人我就不给他们输液,同样能治病的药我选最便宜的,这样几年下来我赢得了无数病患的信任和依赖。
  • 我也是读了一辈子书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书,可从来不知道看书能好病。此书所讲新奇、玄妙,一生从未涉及,我本身是一个顽固的无神论者,虽然也练过气功,那是体操加上呼吸引导“得气”而已,根本不知道与修炼、与佛、道、神有什么关系。…我因无法劳动而被当众谩骂、被不了解的人讽刺、讥笑。我在人中是个要强、干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没有人懂得病的实质是超常的,当然从常人的理上就难明白。从实证医学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间的病源,当然人的空间也不能找不到病变。但从《转法轮》中,整个从病的起因到康复都会找到答案。
  • 为了修行,李素幸花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苦,婚后不久还跟着一位密宗老师前往大陆四川一个山洞里苦修,内心一直在渴望着一种正的力量。在她心中一直坚定地认为这个世上一定有一部法,真正能够度人的师父还在,不用花很多钱,她觉得自己应是神佛所拣选的人。终于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她盼到了法轮大法!
  • 有一天,我幸运的读到了《转法轮》,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价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红包之于我,忽然变得没有任何的吸引力。《转法轮》让我放下了人难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脱了利益的羁绊,不再为红包影响情绪。我开始还给病人我收到的每一个红包。
  • 回首十余年的修炼历程,感慨万千,用尽人间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无尽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开阔,放下了难解的恩怨情仇,从一个满身业力常年卧病在床的废人成为笑口常开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众多亲朋好友、有缘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荡、恩泽四方。
  • 我在国家机关工作,在单位担任主要领导。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法轮功被邪党诬陷,上级领导打电话到单位问我,你们单位谁炼法轮功?我坚决果断的告诉他:我炼!当时,我真有一种在向神佛表态的心态。那领导二话没说撂下了电话。说来也怪,他们再也没打电话问我什么或让我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1999年“七二零”开始了,乌云压顶。放假在家,一天,我打开电视一看,全是诬陷大法的节目。我看了两眼,觉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学了四年《转法轮》,这本书的内容就是让人做好人,岂有电视里讲的那些?我关掉电视,双盘于床上,自言自语道:我就炼!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觉无比殊胜。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边陲的丹麦小镇(Town of Denmark)。她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年,亲身经历了修炼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
  • (shown)自己在绝望地准备好遗书下,无意中得到一本《转法轮》…,从开始的只修心性不炼功,到后来认识到,师尊传的是性命双修功法,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炼,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这样就真正开始了自己的修炼路程。在中共邪恶谎言中,现在还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轮功,从而有意无意起到迫害和伤害法轮功的作用。我想说,通过法轮功的修炼不仅仅是使我的身体痊愈恢复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净化升华,知道了我们人活着的真正目的。
  • 我是一名纺织单位的女职工,现已经退休。修炼大法之前,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经常弄虚作假,把产量计量表取下来,人为的拨到超额产量的数字,关掉机器,到处玩、睡觉。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大法不仅净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灵,还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 我是一名医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亲身见证了得法轮大法后丈夫的身心变化。丈夫得法前患过肺结核、胸膜炎、咽喉炎,身体经常感冒。自修炼至今没有用过一次药。虽然有过几次较重的症状,但没过几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种超常的力量,否则人是无法抵抗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