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新生(8)

作者:翔龙 南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八)

33、程玉明家 内/外 夜

程玉明的家,远远看去,橘黄色的灯光透过白底花格的窗帘,还带着往日温馨的气息。程嫂坐在床头看《转法轮》,可是她的心并不静,不时地看看门口。突然,传来两下敲门声。程嫂欣喜起身开门。

程嫂:玉明。

门外:程嫂,是我。

程嫂:是小刘啊,你程哥还没回来,你改天再来吧。

刘小邙:程嫂,我知道程哥在哪儿,让我进去说吧。

程嫂把门打开,刘小邙一挥手,身后几个便衣跟他一起闯进屋。

程嫂:(心里一惊)这些是谁?

刘小邙:(凶相毕露)警察!(对手下)给我搜。

程嫂慌忙去拦人,人太多,她拦不住。有人去翻衣柜,把衣服扔地上,有人把写字台的抽屉拉下来扔在地上,还有人往床底下看。

程嫂:(大喊)警察也不能私闯民宅,你们凭什么?

刘小邙:你们一家都炼法轮功,现在政府已经取缔,你家书都藏哪儿了?

程嫂:你们有搜查证吗?

刘小邙一愣:什么搜查证,老子今天说的话就是搜查证!

几个便衣三下二下翻完了,没看见东西。刘小邙抬头,看见大衣柜上有两个纸箱子。

刘小邙:把那个拿下来!

程嫂急了,去拉站在凳子上的便衣,那人没站稳,斜著砸到刘小邙身上,两个一齐倒地。

程嫂吓呆了,一动不敢动。刘小邙急了眼,像一头被伤著的狼,冲过来一把抓住程嫂的头发死命冲墙撞去。程嫂挣扎,反抓住刘小邙的手,可头被撞到写字台上。刘小邙一阵疯狂猛撞,程嫂的双手突然松下来。刘小邙被人阻止,放下抓着程嫂头发的手时,程嫂瘫软在地上。

写字台的边角上黏着头发和血迹,地上、墙上也喷溅了许多血。

刘小邙傻眼了,顾不上大衣柜上那两个箱子了,带着人就往外走。司机已经把车门打开,刘小邙坐上副驾驶的位置,惊魂未定,双手还在发抖。汽车发动机响起。

刘小邙:等等(稍带颤抖的声音)。

34、公安一科办公室 内 傍晚

吕颊善:老罗,你看你,怎么还是那么一根筋哪?

罗刚:不是我一根筋,是你们不了解法轮功,这法轮功完全是最正的功法,是教人向善的,而且没有任何组织,也不参与任何政治。没有你们所说的准备与谁为敌的任何因素,你要是有良心的话,就应该为我们向上反映一下情况。

吕颊善:够了,罗刚。你没有必要和我谈这些,我今天完全是看在战友的份上想帮你一把。现在只有你我两个人,如果你说一声不再炼了,我能马上送你回去,还是做你的总经理,谁也不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

罗刚:那我就谢谢你了。但是,我跟你说,我做人是有标准的,我不可能做背信弃义的事情,决不能为了自己的所谓前途就背叛了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师父和大法。

吕颊善:即是这样,看来,你是铁了心了,不再为你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家里人考虑了?

罗刚:你说错了,我恰恰是在为自己的人生前途作出的最佳选择。

吕颊善:(铁青著脸)那你不要为你现在的选择后悔。

罗刚:我怎么会后悔选择做个好人那,但我想你会为你迫害好人而后悔终生的。

吕颊善:你给我闭嘴!(打开门)你可以走了。

罗刚出门,对面刘小邙一行慌张的跑过来。

35、看守所 内 日

接见室里,隔着铁栏,程玉明削瘦了许多,目光仍然坚定。铁栏外面,除了两名看守,还有三个人。他认出中间那个,脑中闪现:开着奥迪撞他的人。

旁边一个穿着警服的人:程玉明,前两天我们派出所辖区内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

程玉明没听明白。

穿警服的人:案件就发生在你们家。派出所和刑警队都出了现场,确定是一起由入室抢劫转化的杀人案。(把黑布包着的骨灰盒推到程面前)

程玉明好像没听明白,看了看黑布包着的盒子,又看了看面前的这三个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开始颤栗……

那三个人起身要走,程玉明这才反映过来,抓着栏杆大喊:我要出去,我要回家看看我媳妇,你们把她怎么样了!一个管教递上一张纸,纸上写着“悔过书:我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

管教:签个字,就放你回家。

程玉明尽力克制着颤栗的情绪,蔑视地瞟了一眼那张纸。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哦,对了,资料统计出来了,咱们区里有大小炼功点130个,每个炼功点都有专门的负责人,全区共有炼功人员8千多人。
  • 奥迪轿车后面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色刹车线,驾驶位置上坐的人是吕颊善,他愣了,嘴张得老大,双手在发抖。
  • 天濛濛亮,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晨炼完,纷纷离开了。程玉明忙着收拾答录机和法轮功条幅。
  • 程玉明捧著《转法轮》念,虽然念得不那么流利,但态度非常认真。程嫂坐着听,她的病好像已经痊愈了,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儿子正在写作业,却停下来,侧着耳朵听,点默默地点点头,好像他也听懂了似的。
  • 程玉明怀惴著钱和罗刚给的东西,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家走,撕破的裤子在风里一飘一飘。一不小心撞一个路人。
  •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后坐上,摸了摸浅色座椅和豪华的装饰,眼里流露出羡幕的神色,随即变得紧张,两只手交叉的摩挲著。
  •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