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三十七)

如果将世界的奥秘比作月亮的话,那前人的结论和定律只能算作那根并非必须的手指了。(摄影: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其实,这正是我们接下来想要强调的:科学道路不只一条。广义的科学是指人类认识世界并藉以指导改造世界的道路。从本章前面三小节和本小节开头的论述,已经可以看到当前西方实证科学的巨大局限和缺陷,它根本不能代表被这个广义的定义所涵盖的一切道路和方法。其实中国古代科学走的就是另外的认识世界的道路,而且是从一个更加完善的基点发展起来的,这一点在下一小节还会具体涉及。199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威廉•丹尼尔•菲利普斯教授在2010年北京大学举办的“信仰、哲学与科学”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时也谈道:“科学绝对不是唯一的一扇探索世界的窗户。”

真正的大科学家往往倡导“Think outside the box”(跳出思维框框来思考)。对于科研人士,前人的科学研究中,对我们更有借鉴意义的应该是他们的研究方法、指导思想,包括其求真求是的精神,而不是具体的发现和定义、定律、定理。不要人为用框框来局限自己。旧有的理论,到头来难免被后人超越、突破或升华,固守无益,科学精神和指导思想才是更关键的,应该保持开放的头脑,坚持科学的求是精神,这才是正确的路。

佛教中有一个成语“执指为月”,表达出了这样的一层意思:手指可以指出月亮的位置,但手指不是月亮,看月亮也不一定非得通过手指。不要买椟还珠式的只见手指,不见月亮。如果将世界的奥秘比作月亮的话,那前人的结论和定律只能算作那根并非必须的手指了。

多方面的事实已经提醒我们:坐井观天、短视近视、眼见为实都是要不得的,真正科学的认识世界,需要开放的头脑,是需要鼓励“灵性”的。那么对于现代西方科学整体而言,有哪些具体的方面需要我们去开放一下思维呢?

首先,现代西方科学往往重视可重复性和实证性,这其实就是一个很局限人的井口。客观世界里面有许多现象是不可实证也不可重复的,但是它们的确都是客观存在的。比如我们某时某刻脑海中想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也许在一生中只这么想过一次。那么这个念头已经不可重复了,而现代实证科学是完全无法去实证它的。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的直觉的事物,精神世界的事物,本身是很正确的,但是现代科学对于它们是无能为力的,也无法在实证科学给自己设定的框框内部得到很好的界定。前文所讲到的精神和道德领域的一些规律,都是现代实证科学所鞭长莫及的。另外,一些关于另外时空的事物,和一些所谓的超自然现象,实证科学更加没有发言权。那么如果仅仅因科学本身无法去实证这些事物,就无视或者批判这些实实在在存在的事物,而不是去反省如何改善我们这个还不完备的科学的工具,就是很不明智的了。

另一方面,科学赖以建立的基础──各种公理,也显示了科学的局限性。当然,在公理被保证正确之后,科学的严密逻辑推导往往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公理本身的提出却往往建立在感觉之上、直觉之上的,本质上也是相对的,无法实证的,用科学标准来衡量也是不“严谨”的。一旦打破了公理,也就打破了该公理基础上的那些科学定理、原理的可靠性。其实,违背了公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几何学为例,打破了欧几里德几何的公理,仍然有非欧几何学,也是科学,不是伪科学,只是它更广泛了,可以适用于那些公理之外的场合。

实证性和可重复性,以及实证科学的基础──各种公理,都显示了实证科学有限的适用范围。在实证科学有效的范围内,我们遵从它,但是当我们面对的事物超出了这个范围的时候,当前根本无法实证的时候,我们也应该真正客观看待,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保持开放的心胸,用“科学”精神去具体分析,而不是因其无法实证、重复或者违背了我们当前心目中的公理,就将其一棒打倒。(待续)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