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王打黑内斗(二):李俊亡命海外揭内幕

人气 27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恩新闻综述)在中国大陆民营企业老板“跑路”风潮中,出现一位另类的“跑路”老板。他就是拥有45亿资产的亿万富翁、因为薄熙来和王立军的“打黑”而被迫亡命海外的重庆著名民营企业家——李俊。李俊的成功逃亡,第一次以亲身经历向全世界披露了重庆薄、王“打黑”的重重黑幕,名为“打黑”、实为“黑打”、铲除异己、搜刮钱财、贿赂军方、伺机谋取高位。

正如姜维平在其《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中所说“李俊案可能是(压垮薄、王)的最重要的一根稻草。”薄熙来利用了大陆民众中的仇富心理,自2008年就开始搞“二次文革”,不仅“唱红”,麻醉人的思想,摘取人的灵魂,而且,还包装了600多个黑社会组织,抢夺民企财产上千亿,给许多帮助政府解决就业问题,多年上缴税收的老板,戴上“黑帽子”,送进了大牢,拥有45亿财产的李俊是一个例外的幸运儿,他跑出了中国。

王立军一定很仇恨他,也很羡慕他。仇恨他,是因为李俊是第一个出示证据,把“黑打”内幕捅到了全世界的人。羡慕他,是因为这位以“打黑”英雄自居的黑老大在与其幕后老大薄熙来之间的内讧中,为保命也跑向了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结果被拒,制造了“誉满全球”的“王立军事件”,并在全世界面前曝光了一台正在中共最高层各派系之间上演的内讧闹剧。

薄熙来也一定非常恼怒。原本为了取得成都军区部队高官的支持、取悦于张海洋,抓捕李俊,结果没挖出保护伞,却将成都军区的贪腐暴露于阳光之下。更要命的是,李俊在全世界面前披露了薄熙来的“打黑”阴谋,并引发了中共最高层的内斗、火拼。

薄、王重庆“打黑”是文革的延续

具有“文革”情结的薄熙来,因为在中共商务部部长的位置上无法履行其职责:在国际上因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罪案在身,到处被控告,不得已以政治局委员的身份被贬到偏远的重庆任职,等于宣告其政治生涯的结束。

显然,不甘寂寞、心胸狭窄而又极具野心的薄熙来不会就此罢休。在被贬到重庆之后,为了抓住重庆市原领导贺国强和汪洋的把柄,摆平胡锦涛,也为了在2012年的中共18大上入选常委他进行了精心的策划,利用社会两极分化和穷人仇富的心理,以“唱红打黑”的名义,在重庆刮起了“二次文革”的红色风暴,他通过“黑打”的文革式运动,使成千上万的人遭到毁灭性打击和政治迫害。

据李俊披露说,薄熙来主政重庆是历史上的一次大灾难,徇私枉法造成的刑讯逼供在重庆的打黑运动中大行其道,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让人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仿佛回到了他依稀记得的文革年代,薄熙来重用酷吏王立军,大搞红色运动,公权力操纵司法,对成千上万的所谓“黑社会”势力进行人权迫害和血腥镇压。铁的事实说明,重庆政法部门以“打黑”的名义,涉嫌滥施酷刑、掠夺私人财产、伤及无辜、践踏法律和人权,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

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完全就是毛文革的再现,恰如毛在文革期间的红语录、红海洋、革命样板戏,共产党内部的血腥内斗,如刘少奇、林彪、彭德怀、贺龙等等一批所谓“革命功臣”在内讧中的惨死,以及由以阶级斗争为纲导致的全国经济大崩溃。由于中共的本质决定了“文革”后,中共不可能也不允许对其进行反思,致使这个“唱红打黑”和变换为其他方式的群众运动,如“六四”、“迫害法轮功”等运动反复重演。

李俊亡命海外揭薄、王“打黑”内幕

重庆的“唱红打黑”震惊了世界,但由于薄熙来善于利用海内外媒体说谎,又把公检法牢牢地控制在手中,对知情者构成了高压和威胁,所以,外界得到的第一手证据材料不多。但李俊的出现改变了这种信息不对称和不完整的格局。

姜维平在其《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一文中披露,李俊在被“打黑”之前,其集团净资产45亿元人民币,固定员工和流动性建筑员工总数1500多人。其中,管理人员大多数毕业于全国知名院校,具有多年的行业经验。

但自2009年以来,薄熙来“唱红打黑”开始后,李俊和他的企业就反复被折腾。重庆公安局一会儿说他有罪,一会儿又宣告无罪,把他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前后两次通缉,形同儿戏。

2010年3月5日,重庆市公安局给他《撤销案件决定书》;2010年3月1日,成都军区政治部保卫部给重庆市公安局有关他无罪的公函;2010年7月23日,由渝碚路派出所给他出具无犯罪记录证明;而且,2010年10月26日,他还拿到了由重庆市公安局签发的护照。

由此遭遇,李俊知道了中国不是一个健全的法制社会,即使有亿万家产,也随时会得而复失,可能连命都保不住。在重庆、人权、生命、财产都得不到保障,也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犹如人间地狱。所以,他获释后决定携全家投资移民美国或马耳他,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2010年10月12日,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公安分局忽然下令,清查了属于他个人资产的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使它从此处于停业状态,这回罪名不是“涉黑”,而是“涉黄”。

李俊说,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心血浇灌的民营企业,历时二十多年而获成功,但被薄熙来、王立军一句话,定性成了黑社会组织,他成了黎强式的黑老大。

2010年10月23日,正在外地开会的李俊得到消息,匆忙逃往海外。李俊不得不像当年的老父一样亡命天涯,薄熙来下令要不惜任何代价,将李俊逮捕归案。随后,王立军组织了海外追逃组,在世界各地展开秘密的红色恐怖行动,查找李俊的下落,李俊88岁的母亲说,没想到文革又回来了啊!我们家里两代人为何这么不幸?!

从军旅到商场——李俊企业的起步、发展和壮大

李俊的发迹与军旅生涯有关,这给他带来了财富,也招来了灾祸。

李俊出生在湖北省江陵县川店镇双宗村,因文化大革命,其父被迫逃亡到湖北石首以捕鱼为生,兄弟姐妹8个在农村相依为命,生活异常艰辛困苦。1984年至1989年,他在成都军区服兵役,1986年10月到1989年3月,他在成都军区政治部服役完毕,转为军队职工后停薪留职开始经商。

1989年4月,他在战友的帮助下,先后创办了金得利石油制品有限公司和金得利房地产有限公司等;1998年,创建了重庆俊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其旗下的公司是以房地产开发为主,涉及餐饮娱乐、信用担保、石油制品、物业管理、装潢装饰等多产业,是多元化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并通过了SO9000认证,成为重庆市知名品牌企业和房地产开发50强单位、最佳诚信企业。

李俊介绍说,俊峰集团是一个规模较大的民营企业,它旗下有俊峰置业、丰驰物业管理、金龙玉凤酒店投资管理、韵龙装饰、金鹏超投资、诚安信用担保等有限公司。其中独具鳌头的是俊峰集团下属的俊峰置业房地产开发公司,他投资15亿人民币,成功开发30万立方米的全能生活城“俊峰-龙凤云州”和金得利大厦,正在开发的“俊峰-香格里拉”项目,总投资约40亿元人民币。

李俊逃亡之后,在海外媒体将薄熙来的“唱红打黑”曝光,薄熙来倍受非议、恼羞成怒。2011年9月27日,重庆沙坪坝法院开庭审理了李俊、李修武案,有20多个嫌犯被控多项罪名出庭受审,其目的就是为了没收公司4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让他成为继渝强公司老板黎强、庆隆物业公司老板彭治民之后的又一个民企“黑老大”。

李俊哥哥李修武的辩护律师、中国“刑法泰斗”,已77岁高龄的赵长青说, 我参与了刑法有关黑社会条款的制定,可以肯定地说,依据现有的检察院提供的证据,李修武不是“黑老大”,他们的民营企业不是“黑社会”,这个案件如果成立,这些人如果判刑,标志着中国司法体系的倒退和堕落。

所谓的“黑老大”只是薄、王乱扣的帽子

熟悉李俊的人说,他有很多优点和缺点,但绝对不是什么黑社会老大,也许从他热心慈善事业和其家人信奉基督教两方面可看出他的品格。

2001年至2005年期间,由于生意往来,李俊经常往返于上海和重庆两地,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基督教传道人高恒,其带领他进入上海普陀区长风家庭教会,参加一些礼拜活动。

在以后的三年中,李俊一共以现金的方式资助了60多万人民币,交给了教会,高传道每一次都告诉他这些钱的用途,他买了很多的圣经、生活用品、文具,食品送到了安徽、浙江等地的乡下,并资助了一些农村的穷人和教会里的兄弟姐妹。

他从2004到2010年就多次捐款共240多万元人民币帮助湖北老家的乡亲。据大陆媒体报导,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发生8级大地震,在李俊的带动下,俊峰集团的员工和他的妻子一共捐款30多万元人民币,给汶川灾区的人们,以帮助他们尽快重建家园。

李俊说,薄熙来重用酷吏王立军,大搞红色运动,公权力操纵司法,对成千上万的所谓的“黑社会”势力进行人权迫害和血腥镇压。对他这样的众多民营企业家和维权人士、敢言人士进行惨无人道的打压和诬陷。一时间,薄熙来用“文强案”绑架了政府,用“张韬案”和“乌小青被自杀案”震慑了公检法,他们给人民群众乱扣帽子,重庆到处是一片红色恐怖。

李俊认为,不需讳言,薄熙来在重庆掀起打黑风暴,理论上是一件德政,但可惜的是,他动机不纯、心术不正,将此作为共党内部斗争的工具,矛头指向中共内的对立派,即贺国强和汪洋的嫡系,因此,整个过程都是文革式的复制品,是一场充满无产阶级专政味道的血腥的政治运动。

熟悉重庆官场和商场的李俊断言,很多被捕的商人过去都曾是他的朋友和竞争对手,他们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由于法制不健全和制度弊端,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他们不是黑社会,即使违法犯罪,也是一般性的刑事案件。

薄熙来为了大造声势先定罪后发动群众,找出所谓的证据,实行舆论判决,未审先判,未判先臭,在网络上对所谓的“黑老大”进行妖魔化抹黑,还由政府控制的“五毛党”和“水军”在网络上进行人身攻击,同时,狂热地吹捧他的英雄壮举。自“李庄案”发生后,一段时期内,重庆市的律师人人自危,政府官员草木皆兵。他们不敢为民营企业家说话,否则就是“黑社会”的保护伞,一旦公安局认定谁是“黑社会成员”,重庆的律师都不敢为其辩护,即使辩护也不过是走过场而已。他还下令,所有的媒体,未经允许,不得参与评论,只能赞扬,不能批评,如果发表文章必须使用政府新闻办的通稿。

总之,薄熙来以所谓的“平安重庆”口号为幌子,唱红打黑,实质是要达到他个人的政治目的,排除政敌和异己。

薄熙来拉军方、壮声势、伺机谋取高位

李俊透露说,在被关押期间,专案组成员,成都军区纪检部纪检室主任黄华,警告威胁他说, 张震的儿子张海洋和薄熙来是世交,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同手足,说李俊得罪了张海洋,要从他这个突破口,找出张海洋政委的政治对立面的经济问题。

李俊说:“我被捕入狱的主要原因,是薄熙来和王立军为了讨好和拉拢成都军区的原政委张海洋(现二炮政委),为了取得军方对他十八大上位的支持,而把我当成了牺牲品,我并没有像文强和黎强那样直接得罪过薄熙来,只是我与原成都军区的领导关系密切,可能他们内部有些矛盾。我投资购买成都军区重庆物资供应站667亩土地时,没有按照张的需要,达到他的个人目的。”

李俊表示,在他被关押期间,成都军区原保卫部部长(现任职总政保卫部)包汉武多次公开对他说,说他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因为和军队生意往来多年,知道很多军队高层内幕,在生意过程中得罪了张海洋政委,卷入了军队的政治斗争,他以此为由,企图敲诈李俊。

姜维平根据李俊提供的文字和照片分析说,李俊的专案组人员,阵容庞大,可见薄熙来非常重视,薄也与军方有十分密切的交情,这可能是中南海高层多年来对其另立山头,束手无策的主要原因。这些材料表明:薄熙来和爪牙王立军为了达到中共十八大上位的政治目的,拉帮结派,拢络军队,徇私枉法,精心策划了对他的诬陷和迫害。

举报薄熙来 呼吁关注被陷害囚禁的民营企业家

李俊说,在重庆不只是他一个人,很多民营企业家都是以这种形式遭到政治迫害的,比如,重庆渝强董事长黎强、庆隆物业董事长彭治民等人,他都很熟悉,他们都是因为在某些场合,表示对薄熙来、王立军不满而被强加罪名的,至今很多真相都被掩埋。官方的最终目的,都是掠夺民营企业家的资产,摧毁他们的事业,满足利益集团的私欲,为了使真相冰封永藏,重庆市法院对涉黑人员规定不得保释,不得减刑,以防止他们制造的冤假错案重见天日。

一方面他呼吁国际媒体能够关注他,保护他,解救他,另一方面,他也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被陷害囚禁的其他民营企业家,还他们以清白。对未来的前程,李俊时而充满信心,时而悲观失望,他痛哭失声地说,可能余生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在其评论文章《勿对中共政治改革抱持希望》中说,中共领导人所谓的改革只是维持权力稳定,而不是让一般中国人民获得权力。温家宝对改革的陈述,只是在中共保有权力的情况下,某种程度地增加党内的问责制。这种逐渐增加的问责制,并非设置普选,远不如多党民主或其他基本的政治改革。相反地,它类似1989年的有限政治改革,当年这些改革最终导致六四事件。

文章说,很多人没有认清中共领导人所谓的“政治改革”只是用来唬弄局外人的手段,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维持自身的权力。

(责任编辑:童宇)

相关新闻
港媒:中宣部两会禁止报导“唱红打黑”
伍凡:薄熙来唱红打黑加速中共灭亡
重庆“ 唱红打黑”反成最大毒奶销售地
唱红打黑愚民  港媒促揭毛罪恶清算中共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微信是桥是狱?两大危害遭美制裁
【时事纵横】美触中共红线?川普拜登大选对阵
【拍案惊奇】党媒自曝丑事 美使馆改标有深意
【重播】蓬佩奥捷克演讲:共产威胁更严峻
【十字路口】外媒专访武汉病毒所长 透露玄机?
【快讯】苏格兰火车脱轨 至少3死1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