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炼故事

被非法劫持入狱 在监狱中救人不懈

原题:我和春梅的故事
大陆大法弟子

法轮大法弟子慈悲溶天地 正念救世人 (摄影:王嘉益/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

恶人构陷

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后来又听说被邪党判了重刑,身陷深监大牢。我的这颗心再也沉不住了,一张机票飞回南方,得到的消息更让人沮丧:不仅春梅身陷囹圄,深爱着她的丈夫也在邪党淫威之下被迫离开了她,而且还强迫其在三个月之内再娶新妻,否则算假离婚,以欺骗组织为名从重处理;尚未成年的儿子整天以泪洗面。这邪党之邪之恶天下无双。此时,我的人心全翻出来了:这样的家庭出身、这样的社会地位、这样的生活条件、这样一个文弱女子突然遇如此大难怎能承受的起?!我回到家净衣净手,燃上三柱高香,面对师尊法像,双膝跪地,无声哽咽,求师父呵护弟子春梅平安度过劫难。随后又多穿了两件内衣内裤,再罩上一套耐磨耐拖的牛仔服,又多系了一条裤带,大有“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兮一去不复返”的悲壮之举。带上大法真相资料,为大法讲清真相,为师尊洗清冤案,誓舍命而不足惜,否则我就枉来人世,不配做主佛的弟子,正法的法徒。迅即赶到人民大会堂前,义无反顾的绕天安门广场行走,逢人就肃穆恭敬的双手递上一份真相资料,直到军博馆前,所带真相资料全部发完为止,又一路顺利回到家。到家第一件事就是面对恩师法像,双手合十,两眼微闭,任泪水流淌、流淌。就在这时脑海中浮现:真修弟子师父会保护的。我顿时高大起来: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一切都交给师父了。我所有的担心都是人心、人念。

数年之后,听说春梅正念正行,堂堂正正地走出邪党黑窝。我就想见到她,几次联系无果。我就向师尊发了一愿:我不执著,能见则见,听从师父安排。真是师父的安排,就在今年新年到来之时,在一同修家我和春梅不期而遇。那一刻真是:一见泪双流,无语泣更深。待坐定之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我就问她:你是怎么闯过来的?

慈悲的师父一路呵护

春梅说:都是慈悲的师父一路呵护,如不是修大法,没有神圣伟大的师尊呵护,你、我今天是见不到面的。话音一落,在场者无不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春梅继续说: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看,根本就不算什么;比起师尊为度我们所经历的魔难,我这啥也不是。

自然,没入深谿者总想知道深谿之险。我便请春梅具体谈谈,权作一次交流吧。

正念正行,堂堂正正走出邪党黑窝

春梅说的倒很轻松:当初邪恶欺骗了我的家人,说我犯了什么什么大罪,要如何如何处置。然后挟持我的家人一齐迫害我,把我关进了精神病院,还荒谬的说为我做了天大的好事,到那里转个弯,几天就可以回家,以此敲诈我兄姐的钱财。

在精神病院,我决不配合邪恶,恶徒又没有讹诈到预期钱财就不放我,并加倍迫害我。在师尊的加持下,我正念很强,不仅能与我接触的人讲清真相,还能学法炼功。一日,在“放风” 之时,我偶然发现厕所一个角落里被木棍撬起的一扇玻璃窗框架已经腐朽,铁条也已銹蚀断了,决定明日由此走出,叫恶徒人财两空。是师尊看到了弟子的这颗心,第二日早晨我的家人就把我接回家了。

多救人 救更多的人

回家不多日,一位曾经得到我帮助的企业老板邀我去甲市负责为企业筹建办事处,并支付给我一笔资金。真是天大的好事!我净手燃香,跪拜在师尊法像前:师尊最知弟子的心,此行决不负您的精心安排,做好“三件事” 多救人,救更多的人。

在甲市办事处,由于是筹办,并无大事、急事处理,又加之我是全权负责,一切由我支配。我抓紧大好时机多学法,多发正念,并很快购置了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资料点所需的设备。正在此时,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的珍玉(化名)同修相约而来,真乃如鱼得水。师尊又一次赐我绝佳时机。我和珍玉相互配合,每日都上网下载、复制千余份真相资料散发。正在我们规模越做越大、越做越得心应手的时候,邪恶又嗅到了什么,四处追查我。被逼无奈的家人不得不火速强迫我回家,力保我免遭劫难。我想:既走出虎口,岂能再进狼窝?!我给企业老板留下一封长信,和珍玉辗转来到我曾工作过的乙市。

在乙市再得师尊呵护,在很短时间内,就租到了租金低廉、做大法真相资料适宜的房子。带去的电脑、打印机等设备立即启用,资料点又建立起来了。不久,李慧(化名)同修也闻讯赶来。我们总结了在甲市的经验,与乙市当地同修又建立了联系,再将资料点做大,向他们提供真相资料,真相资料逐步向周围三省数市、县扩展。这样做了数月时间,该覆盖之处都覆盖了,欲行易地再做。在易地之前的那一夜,我们把乙市邪党的所谓党、政、军和公、检、法、司等受邪党毒害最深的办公地、居住区又集中铺散了一次真相。尽管这里的人中毒很深,做了不少丧失良知的事,越是这样越得救呀!师父看到了弟子的这颗心,就呵护弟子。那日夜晚,真是如神天降,几位同修毫无受干扰的进入“办公要地” 和“军事重地”,将真相资料直接送到办公室或夹到办公室的门环上,真相不干胶贴到门窗上。

在监狱中救人

事也凑巧,那日正好上级派代表团来乙市检查工作。这一见:不得了!邪党头目立即命公安、武警和驻军部队全城戒严,大搜捕。事出迅速,我和珍玉被非法劫持。由于影响太大、太广,邪党当即扬言:在全市公开宣判。其实,邪党敢公开宣判吗?!到底那些资料怎么一夜之间放进层层设岗的“重地” 、“要地”的,它们搞不明白,怕的要命!

邪党法院偷偷的叫来它们的工作人员直接宣读了所谓的判决书。我和珍玉不服,做了无罪辩护。审判官当庭恐吓:我可以判你们无期!我们哈哈大笑:无期,本来就是没有期嘛!无罪哪来的期呀?!

旁听者虽然是邪党的工作人员,但对他们的震慑也是很大的。他们暗下声称:厉害,还是法轮功厉害!别的人谁敢?!

邪党视我为重刑要犯,非法将我关押在女监一幢三层楼的阁楼里。我坚决不配合,理直气壮的对它们说:我没有犯罪,不是犯人,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出于个人嫉妒,利用权力迫害善良的修炼人。并坚定表示:不穿监服,不参加劳动,不参加所谓的教育学习等。于是就铁窗、铁门、铁锁侍候,八个包夹轮番昼夜看守,吃喝拉尿全在一间室里,一关就是五年没有出楼房,断绝我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包括和家人的会见(以后几年才恢复和家人的会见)。我笑言称是:大家闺秀,深阁雅室。岂不是吗?邪党的将军只不过两名警卫,我是八大员“侍候” 。

当初邪警对我是不理不睬,只是叫包夹将我看牢,有异常举动给它们随时报告。我在适应了这种环境之后,就开始背法。包夹一见我背法就干扰。我就讲真相。一天,干扰最凶的一个包夹突然牙疼脸肿,疼、肿的很厉害。我就求师父加持:清除她身后的邪恶生命和因素,叫她能够听真相,明白真相,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果真她试着念了几遍,肿消了一点儿,牙疼也减轻了。她就感激的对我说了。我就叫她要诚心诚意的念,内心深处要生出对大法和师尊的敬意来。她就照做了,结果很快肿消疼止。这样,我讲真相她就乐意听了。她还把这一神奇的事讲给别的包夹听,相信我讲的话是真的。其后不但不干扰了,还在我背法或炼功时为我放哨。由于师父的呵护,成功的解体了邪恶的迫害。于是邪恶就一批一批的换包夹,每换一次我都给她们讲真相。几年来使一百多个包夹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有近百分之九十的人能够诚心敬意的念“九字真言”,还有几位出狱后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由于我能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三件事”,很充实,感到时间过的很快。自然,也有人心泛起的时候。凡此,我就反复背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就利用一切时间,抓紧背法,让大脑没有空闲的时间。那种苦的感觉也就很快过去了。不过,有一事让我心酸:就是有一个狱警,在寒冬腊月还不让我穿棉衣,理由是:我不转化就不能穿棉衣。想用此招逼我转化。别人就借了一件棉袄给我穿,她讲法轮功是X教,我说不是。她就大发雷霆,对我拍桌子,我也给她拍,并念正法口诀。事后她就患病了,经住院检查,确诊是癌症。不久就去世了。当我得知这一消息,她才三十多岁,身体棒棒的,就这样消失了。一个生命不能正确对待大法和大法修炼人,其结果是很可悲的。

讲真相 神迹现

其后,我就很注意这一点。比如省、市“六一零” 多次派所谓的“帮教转化组” 胁迫我转化,我就请师父为我加持,对它们发正念,清除它们身后干扰明白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它们明白的一面能够听真相。直到它们邪恶之气消失,停止攻击大法和师父为止,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有的明白真相的人真的就不来了。其中有一个七人组听了我讲的真相后说:如果你讲的都是真的话,你就叫我们在约定的日子里来不了,我们就相信你说的,就再也不来找你了。

待他们走后,我就请师父帮助,解体邪恶的干扰与迫害。结果在约定的时间里,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让它们望而生畏。

邪党强硬的一套被我正念解体之后,又来软化的一套。派来当初的功友,眼前的“犹大” 给我讲邪悟的歪理。我在请师父为我加持,清除他们身后的邪魔干扰之后,就给他们讲曾发生在他们自身身上的超常事和熟识同修的神奇事,启发他们的正念。他们也认可我讲的,但对我身陷囹圄,不能做“三件事” 就不能圆满的邪说劝我转化。我说:在哪里都能修炼,都能做“三件事” 。他们问我:学法哪来的书?我告诉他们:法在心里,我可以背诵。他们又问我:讲真相呢?我说:我现在不就是在给你们讲真相、救度你们吗?他们无言以对,灰溜溜的走了。

再后来,监狱的头头脑脑就再也不找我了。有一次教导员为我:你为什么不能转化?我对她说:我若转化了那些和我有缘的人谁来救度他们?没人救度他们,大难来时就会被淘汰,就永远的失去了生命。你想想,我是因你而转化的,你的罪业将深重如山如天哟,你看你怎么办吧?

她听我如此一说,立即惊呆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便问我:那我和你有缘吗?

我说:当然有缘啰!如果没有缘我们今天能在一起吗?
她问:你救度我吗?
我说:肯定救度你。但前提是我要能修炼,要能修炼圆满。
她说:明白了。

其后,在师父的呵护之下,和我有接触的大部分狱警都化解了恶缘、怨缘,结下了善缘。不过,那时我没能够看到《九评》,对“三退” 还不明确。新年前,我给她(他)们分别寄去了贺年卡并真相资料,明确在信上写道:用化名给你“三退” 了,现在叫你最后确认。

春梅诉说完了,我很感慨。
春梅说:姐,这么多年你也该给我谈谈呀。

向将军、院长讲真相,促三退

我说:好吧,咱俩是“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洪吟二》-无阻)我就跟你举两个讲真相,促三退的例子吧。

一位是我当年的学生,现在某军事机关当部门的领导,是位将军。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我向他洪过法,送给他一本宝书《转法轮》。后来他给我讲:书拜读了,书是好书,功是好功,可我炼不了,我没有那个时间,工作太忙。

我说:那你就看着办吧。

“七•二零” 之后,他给我打过电话,嘱我注意安全,保重身体。一年前的一天,我给他去了电话,我说我要去见你。他问什么时间?我说就是现在。他问在哪里?我给他说了我在的地点。

他说:我去看您,我方便,一会儿就到。

我来到预定地点,果真不多功夫,一辆奥迪轿车停在我面前。有本事,是他自己开来的。他一见我就给我敬了一个军礼,惊喜的说:老师,几年没见您,您精神还这么好!

我说:都七十多岁的人了,如果要讲精神的话,这都得益于法轮功,感谢我师父。

话一出口,我就察颜观色。他既没有反对的表示,也没有赞赏的意思。

我就问他:你知不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 ?
他说:知道。
我问:你看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嘿嘿地笑。我猜想他知道内情,就直抒胸臆:你看看,一个政党、一个国家,面对全国人民,甚至于全世界人竟然会堂而皇之的造谣、污蔑、构陷修真、善、忍的一群好人,你想想它还有什么丑事、坏事、恶事干不出来?!当年对待刘少奇,还有历次运动都是这么干的。不过当时我也太无知,跟着瞎嚷嚷,现在后悔透了!真正是流氓党、流氓集团。我告诉你,我早严正声明,退出了。现在我对你说,你也退出来。呆在里面,是它的一员,真感到羞耻?!退出来,我给你作主了,退出来。

他语无伦次的说:老师,您……

我没有等他再讲下去,就插话说:既然你现在还称呼我老师,我就有资格为你释疑解惑,不管你是将军还是领导,我都视你为学生。考虑到你现在的工作和安全,给你取个化名退出,就这么定了,你点个头吧。

他说:好吧,听老师的,那就退了吧。
我说: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个“大礼包”,拿回去再好好看看。

他双手接过,转身放进公文包,再锁好,又慎重的打乱密码。最后,恭敬的给我敬了一个军礼,说:谢谢老师!

再一位是我当年的老院长,也是位名人吧。五七年被打上右派,后来恢复名誉时又留下个尾巴,改当副院长,八十年代末期退休,过起了隐居生活。我当初喜得大法时向他洪过法,也送他一本宝书《转法轮》。他对我说:炼功的人那么多,我怕;不想让那些人再整一次;不过我也提醒你一句,小心点好。最后叫我把书留下。

“七 •二零” 之后,老先生给我打了电话,后来我就去看望,给他讲了真相。他说他相信。《九评》问世之后,我带上一本去看他,请他看《九评》,把党退了。他固执的不看,也不退。我怎么讲他都是摇头,说这一生教训太深刻了,都快入土的人,再也经不起整了。嘱我谨慎,叫我保重。

一年前,我又去看他。这次我向他发正念,再请师父加持:清除他身后干扰明白真相的邪恶因素和败坏物质,叫他能够退出邪党组织,得到救度。老先生告诉我:他眼也花了,耳也聋了,肠胃也不好,你再不来看我就见不到面了。

我说:我还要救度您,怎么能不来呢,救不了您是我的一大遗憾,今天我们就把这个遗憾解决了。

他说:我和这个党打了一辈子交道,惹不起,还躲不了。怎么就不遭天谴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拿出“藏字石” 的照片叫他看。我说:天谴到了,石头都说话了。

老先生一看,两眼都发亮了。说:真的天谴到了?!
我说:天谴到了,真的到了。
他说:退。你给我退掉吧。
我说:身上的毒瘤除掉了,您还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说:念,我现在就念。

他果真就念了,一字一顿,字正腔圆,虔诚得很。

话说到这里,要讲的还很多,这就是缘吧。相见是缘,相知是缘,在大法修炼的路上遇到的皆来自这个缘,结缘、接缘、了愿。是师父把我们连在一起,是大法让我们结更多的缘,了更多的愿。救人急呀!

--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证实大法,改变家庭修炼环境;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 大法给了我智慧,给了我行医的真正本领,这不是靠我医术解决的问题,而是靠大法法力帮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医术是无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会给病人带来很多痛苦。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让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环境中救人。行医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从大学退休后,热爱自然和运动的戴维选择了这份惬意的新工作。在这里,他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而又全新的领域──法轮功,一种源自中国的能令人身心净化、精神升华的修炼。五年来,戴维从开始默默观察、以学者的严谨对法轮功进行全面研究,到后来经常来炼功点帮助向游人介绍情况、解答疑惑,成为法轮功的忠实支持者。对于中共用经济、政治利益在海外收买大公司、媒体和政客以减弱国际社会的谴责声音,对于迫害得以持续十二年之久,戴维感到非常遗憾和痛心。
  • …里面的犯人赞扬的笑着说:你这老婆婆被提审回来还笑眯眯的,我们要是被提审吓得两腿发抖。我就趁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回家也要学法轮功。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层次上修炼,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灵性的发展。我接触了很多种宗教和精神运动门派,但是每次尝试之后我都失望地发现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轮功的内容,我开始读,就停不下来了,这感受太令人震惊了,因为我就像接通了电源开关一样,我读的越多,越觉得法轮功的教导很有道理,能够走进我的内心深处。
  • (shown)“忙碌了一天的丹麦法轮功学员像往常一样来到一起,阅读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在座的有中国人,也有西方人,每个人读得都很认真,声音整齐,语气祥和,每个人都在用书中阐述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怎样提高自己的道德、怎样为他人着想、怎样在遇到矛盾时找自己。…98年当时法轮功也开始在海外传播,一些金发碧眼的学员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十分向往,对于中国更是怀着深深的敬意,因为那里是法轮功的发源地。一九九八年圣诞新年期间,三十多位来自美国、瑞典、挪威、芬兰和丹麦的法轮功学员,利用难得的假期,千里迢迢到中国,参加与中国学员的学法交流活动。
  • (shown)在残酷的迫害中,我走过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岁月,正信正念中时时都显神迹。常人是绝对承受不了连续长达半个多月日夜不睡觉的摧残,在折磨中我看来还白里透红…神看护的人是不同于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迹随时显现。
  • (shown)第九届以色列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十月二十九日,在特拉维夫市召开。共十九名中西方学员在交流会上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在修炼中的心得体会。
  • (shown)2011年10月9日,韩国佛学会在首尔的果川市民会馆举办了二零一一年韩国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来自韩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相聚在这里,分享了十位大法弟子感人的修炼心得。当天,整个会场宁静祥和,充满了慈悲的能量,甚至会场外面的松树上也盛开了三千年才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像是鼓励大法弟子们勇猛精进,完成好史前大愿。…蔡先生是今年三月刚得法的新学员,他是大学教授,博览群书,但是,第一次在网上看《转法轮》就被深深的吸引,用了十多个小时,一气读完了整本书。他说,用一句话形容就是震撼,有种一生寻寻觅觅,如今终于找到了的感觉。…来自首尔的朴先生交流了他利用自己开出租车的工作环境讲真相的经历,在讲真相过程中,他虽然认识到“有分别心不是慈悲”…
  • 有一对年轻夫妇推着婴儿车径直向法轮功学员走来,诺雅女士一上来就说:“我们等了很久,想要学炼法轮功!我们是在网上发现法轮功的,你们能教我们炼功吗?我们最少有五个人想学炼。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开始至今,芬兰法轮功修炼者越来越多,他们在修炼后感觉很好,就又带来亲朋好友学炼。每一次炼功结束后,他们都感到身体很舒服,有的还能感到很强的能量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