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绝人寰 文革多少教授文人不堪屈辱自杀

人气 392
标签: ,

【大纪元2012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中共建政60年的历史是用鲜血和谎言写就的历史,而那些鲜血背后的故事惨绝人寰、鲜为人知。据中共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的数字显示:仅在毛泽东1966年发动的“文革”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

而专家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统计,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773万人。除了被打死的人之外,文革开始时,中国出现了自杀高潮,许多知识分子如老舍、傅雷、翦伯赞、吴晗、储安平等都是在文革初期走上绝路的。

北大有多少教授学者不堪屈辱自杀

单北京大学一所高校,在“文革”初期和工、军宣传队进驻期间称得上权威的著名教授,如翦伯赞、饶毓泰等,自杀的就有24名。据悉,翦伯赞在多种威逼面前,不按上边的旨意诬陷同志,不写材料证明刘少奇同志有叛变行为。最后,他的夫人伴他同行自杀。

在昆明离云南大学不远的莲花池畔,诗人、散文家、教育家李广田先生(在建国之后,先在清华大学后在时任云南大学校长)就是在“文革”中不堪忍受造反派们对他的侮辱,在这里投湖自尽的。

他面对一伙无知的中国青年学生,在自己还没有弄懂什么是“革命”、什么是“反革命”的情况下,就革起不该被革的人的命来,在毛掀起的铺天盖地的批斗之风中,知识份子聚集的高校更是不能幸免。广田先生的朋友有的自杀了,有的被害了,而他自己插翅难飞,无法躲过这场空前的浩劫,只好走上自绝不归之路。

1966年5月邓拓自杀身亡。当邓拓含冤去世之前,在报纸上和广播上诬蔑的檄文置人于死地的政治帽子,使他无法承受,无法分辩,他只好舍身赴死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他自杀前的一个深夜,邻居见他站在桌子上,借手电筒的光束欣赏自己珍藏多年的挂在墙角的字画。“文革”前,他把自己高价收买、价值连城的苏东坡的真迹《潇湘竹石图》以及其他许多名人字画无偿献给国家。

继邓拓先生自杀不久,他的下级,曾任《人民日报》文艺部负责人的陈笑雨(集体笔名“马铁丁”的主要撰搞人),在报社蒙受数次批斗,并在一次“牛鬼蛇神”游楼时逼他下跪请罪,还有人打了他一记耳光,且揪撕他的头发让他抬头看看“我是谁?”在这种深受侮辱的情况下,家属也只好划清界线,他面临一种前有埋伏、后有追兵、四面楚歌的困境……那天黄昏,笑雨先生没有回家,径自来到从钓鱼台流出来的清水河边自杀了。

还有现代新闻出版界的先驱范长江和金仲华,以及双栖于新闻界和文学界的杨朔和政论家姚溱都采用了自杀的手段结束了生命。

中国各地的学者自杀消息不断

在“文革”初期,来自上海的坏消息几乎是不断:先是作家、翻译家、音乐家,一代文艺通才傅雷先生及其夫人双双自裁;接着是作家叶以群跳楼自杀。傅雷在遗言中说,他之所以走上绝路,是因为过那样的日子比坐牢还难受。

就在傅雷夫妇自杀的那些血雨腥风的日子里,单上海音乐学院系主任一级的教授,自杀的就有五位。他们是:指挥系系主任杨嘉仁教授(妻子程卓如副教授同行);钢琴系系主任李翠贞教授;管弦系系主任陈又新;民族音乐理论系系主任沈知白教授。

曾是新华社新疆分社社长、诗人、48岁的闻捷的死,他的夫人杜芳梅先走一步,跳了楼。来自延安的著名摄影记者陈正青和他的妻子何慧是走得最早的一对。著名文学史家、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授刘绶松好不容易熬到1969年春天,与妻子一起自缢身亡。

在演艺界,被誉为京剧“八大坤伶”之一的言慧珠,不堪凌辱,又不甘舍弃为之献身一生的京剧昆曲,她最后竟身着戏装上了吊。

著名影星上官云珠在被轮番批斗时,日夜交替,写不完的交待,她又重病在身,经不住野蛮殴打。这些整她的造反派们心毒如蝎,竟专打她动过手术的伤口(乳房处),致使她心力交瘁,面对高楼外茫茫黑夜,几经踟蹰,冲出窗外。

评剧著名演员小白玉霜、黄梅戏的骄傲严风英,都是艺术和天才使她们陷入悲惨命运,于是愤然服毒,斩断那如花的生命。扮演天真烂漫娇柔美丽七仙女的严凤英,一曲唱词,绕梁三日,而生前被诬为文艺黑线人物、国民党潜伏特务,死后竟被解剖肚肠,搜查什么微型发报机,让她灵魂不得安息!

还有河北梆子青衣泰斗韩俊卿,50年代,她的演出曾得到京剧艺术大师周信芳的赞扬,说她演的《秦香莲》,有些身段、唱腔值得京剧吸收。可是就是这样一代名伶,在“文革”初期,她经受了多次批斗、游街,脖颈上挂着“假权威”、“假劳模”的大牌子。她小时候多受苦难且不幸缠足,天津河北梆子剧院的造反派当众逼她脱下鞋袜,露出“小脚”,又逼她走在煤碴路上……韩俊卿回家就喝了敌敌畏,她唯恐死不快,死不了,又加上一大包火柴头!

据天津一位不愿暴露自己姓名的中医老大夫说:“那是由市委书记万晓塘、副书记王亢之带头的。”他表示,1966年八、九月间,在红色风暴刚刮起来的日子,这位老大夫常常经过市区海河上的解放桥,经常看见有尸体从河面上漂过,如果站立的时间长一些,还会见到两具三具。他曾见过一对夫妻死后被打捞上来时,一条毛巾系住两人的手腕,以示生生死死永不分离,那情景让人伤心惨目……

赫哲族作家白辛,在1966年9月的一天,看到别人被批斗,受蹂躏的惨景,虽然当时还没有冲击到他身上,但想到自己曾因创作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已被江青点名之后,便对身旁的朋友说:“我可不能让他们这么折磨我,我决不受这份罪。”第二天,他带上一瓶酒,一听罐头,一瓶敌敌畏,来到松花江上一个无名小岛,时年40岁就潇洒地走了。

老舍自沉太平湖,那是“文革”初期最早传出的噩耗。

苏州城里有个周瘦鹃,当“四人帮”张春桥宣布他搞盆景艺术是复辟资本主义时,这位70多岁的老人一天到晚接受批斗,整日处于惊恐慌乱之中。在一次毁灭性抄家后,当他看到自己几十年倾心制作的数百种盆栽和盆景珍品被摔得粉碎,并博得国外国艺术家惊叹和赞赏,称之为“美的极致”的艺术杰作毁于一旦时,便毅然跳进自己庭院中那口井中。

“文革”中自杀的作家、演艺家和学者(不包括自然科学家),还有如著名诗人、考古学家陈梦家,历史学家李平心,政论家储安平,还有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幸存者罗广斌,小说家孔厥等等……

“文革”中多少文人被折磨致死

在“文革”中作家、学者和演艺界人士的死法更是五花八门,自杀,仅其一种而已,还有折磨致死的,瘐死牢狱的,活活打死的……

如赵树理、邵荃麟、吕荧、陈翔鹤、肖也牧、韩北屏、侯金镜、海默、司马文森诸位先生,以及著名学者陈寅恪、吴宓、冯沅君、陆侃如、潘光旦、冯文炳、巴人(王任叔)等,甚至连“温然其容,意态静雅”的丰子恺先生,他们告别人世的情形虽有所不同,但都是折磨致死的。

阿英(钱杏屯)、萧军、骆宾基、柳青等 作家,虽死在“文革”之后,但根子还在“文革”,他们都是在那十年中受尽了磨难,心身受到创伤而死的。

著名作家赵树理,被造反派从叠摞三张桌子的高处推下来,跌断髋骨又打断肋骨,肺叶也穿透了,含冤去世。

著名文艺理论家、美学家、翻译家吕荧,在干校饥寒交迫,贫病交加,精神上、肉体上受到巨大折磨,悲悲切切地死去了。

还有诗人、小说家、教授冯文炳(废名)先生,建国初期让他离开北京,离开他当了多年教授的北京大学,带有发配性质的去了东北长春,嗣后双眼失明,“文革”中无人照料,竟至饿死……

作家海默,因为他无意中接触到江青的一些秘史,造反派们竟把他装进麻袋,封住口,乱棍打死!

艺术大师们的惨死

京剧艺术大师周信芳、盖叫天,原来身体都很硬朗,后相继折磨致死。

被陈毅元帅誉为“燕北真好汉,江南活武松”的盖叫天老先生已届高龄,游街时从疾驰的汽车上摔下来,腿脚伤残还要接受批斗,痛饮人生苦酒,告别苦难世间,不久就去世了。

京剧须生泰斗马连良,在一次洗劫一空的抄家中被惊吓,几天后魂归西天。著名电影艺术家郑君里、应云卫、舒绣文,也是活活折磨死的。

历史学家、哲学家华岗,著名的历史学家吴晗,杰出的戏剧大师田汉,著名的话剧导演孙维世,都是被按上各种政治罪名,在狱中受尽折磨致死的。

华岗先生1955年在山东大学校长任上,受胡风案株连入狱,一直关到1972年瘐死狱中。

有些出版物上说吴晗先生是自杀的,据调查,他是在狱中遭到毒打,大口吐血死去的。

孙维世女士则是双手反铐在背后,死后遍体鳞伤。

……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文革期间哪些名人自杀了
【纪元特稿】胡平:邓拓之死——文革期间自杀现象研究
冀晋峪:文革自杀见闻录
严凤英文革惨死 自杀后被开膛破肚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重播】拜登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财商天下】写字楼空置二手房涨价 大陆房地产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