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一大奇案 清官审猴

作者:陈必谦

郭子章正在观赏景色,忽见一只猴子,从山上急奔而下,然后跑到郭子章和随行人员中,逐一仔细审视,并啼叫不止。(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976
【字号】    
   标签: tags: ,

明朝建宁府知府郭子章,自从任职以来,一贯廉明干练,所以晋级较快。有次郭子章新官上任,前往水西路,路过前桥,但见四周丛山峻岭,峰峦叠障,满目翠绿,令人赏心悦目。郭子章看到这满山景色,再联想起自己仕途得意,不由得心情舒畅,便令轿夫停轿,自己走下轿来,安步当车,细细观赏沿途景色。

机灵的猴子

郭子章正在观赏景色,忽见一只猴子,从山上急奔而下,然后跑到郭子章和随行人员中,逐一仔细审视,并啼叫不止。役人担心猴子伤害郭子章,急忙威吓驱赶。可那猴依然故我,仍四下瞻视,啼叫不已,且叫声更加凄厉。郭子章本来就是个细心理事之人,见此猴有些异样,不像久居山中的野猴,倒像是经人驯化而训练有素,如今遇到什么困难,想要找人帮助的样子。于是,他令役人不得追打,仔细观察它的动静。

只见那猴逐一审视完众人后,便转身向山上慢步跑去,边跑还边回头等待,好像在示意人们:随它而来。郭子章觉得蹊跷,就令一名头脑好、会办事的差役,随猴上山,那猴见有人跟上,就飞速向山上跑去。

不一会儿,役人抱着那猴,匆匆跑下山来,向郭子章报告道:“禀告老爷,这猴将小人带到山上一片树丛之中,悲呜不已。小人定睛一看,不免吓了一跳。原来树丛中,有一男子已死多日,面目难辨。仔细一检查,男子身上没有钱财,只有一些耍猴用的小家什。”

郭子章听后,略作沉吟道:“看来这是一桩凶杀案。这猴想必是死者生前所驯养,故与主人难舍难分。如此看来,主人遭杀害时,它十有八九就在现场,对凶手应该有所记忆。”当下令役人:将猴带到府上,好生喂养。

升堂审猴

当晚,郭子章难以入睡。他想,这是我新上任后,遇到的第一桩凶杀案,能否明断,对自己的政绩和百姓的口碑,影响极大,切不可草率行事。可这案子唯一的线索,就是这只猴,如何才能靠它抓住凶手呢?总不能每天牵着猴,在大街上辨认凶手吧。

少顷,他猛一击掌,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升堂审猴。升堂审猴本是件怪诞之事,必定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心,届时来府上的旁观者,肯定会络绎不绝,猴子说不定就能从中辨认出凶手。

第二天早晨,郭子章唤来差役,让他们在大街小巷张榜告示,称本府将连续三天,审理猴子偷窃库银案。建宁府百姓得知后,皆感不解:新上任的知府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猴子非同人比,审猴能审出名堂吗?这可真是建宁府的一桩大奇事。

不解归不解,到了审猴的那天,人们一大早,便纷纷扶老携幼,赶往建宁府衙,想看个究竟。人们来到堂前,只见知府大人端坐一旁,堂中摆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只猴,正目光炯炯,四处张望。这时郭子章开始发问道:“你这刁顽之猴,快说,库银是不是你偷的?”那猴子自然是毫不理会,仍作四顾环视之状。于是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一阵窃笑。

猴子辨凶

郭子章心中有数,又道:“你若不快快招来,看本官大刑伺候!”这猴子哪里懂得,只顾自己往人群堆里巡视。这时,围观的人群,不免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时,一轿夫模样的男子说:“知府老爷莫不是疯了,如此审猴,可是闻所未闻啦……”话音未落,忽然见那猴子,从椅背上高高跃起,越过人丛,直向那个轿夫扑来。轿夫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急忙用双手抵挡,随后便转身急欲逃走。

这里,郭子章早已看得一清二楚,马上令差役将轿夫拿下,押到堂前。然后,厉声问道:“大胆刁民,知否本官为何拘你?”轿夫忙双膝下跪,连声求饶:“小人无知狂妄,言语冒犯老爷,伏请老爷饶命。”

郭子章冷笑道:“言语冒犯是小,杀人性命是大。快说,前桥山上的男尸,是否为你所杀后抛弃?”轿夫本以为自己出言不逊而激怒知府,万万没想到,却在此时,扯出了那桩人命官司,不由得心慌意乱,手脚发抖。正想抵赖,只听知府又说:“这猴子乃是死者生前驯养,颇通人性。它已辨认出你是凶手,你若再思狡辩,断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而在另一边,猴子也对轿夫龇牙咧嘴,怒啼不已!

轿夫情知隐瞒不过,只得将作案经过,一一交代述出。原来死者是建宁府的乞丐,名陈野,平日走街串巷,以耍猴为生。天长日久,倒也积蓄了一些银子。一天,陈野在水西徐元店中秤银,恰好被过路的轿夫涂起(轿夫名)看见,顿起图财害命之心。于是涂起暗中跟踪陈野到前桥山下,趁其不备,将他打死,然后将尸体拖到山上树丛中丢弃,自己携银逃跑。他自以为这一切都做得无人知晓,殊不知全被那猴看在眼里。

于是郭子章当堂判决,处涂起以死刑,报请朝廷核准后实行。

至此,建宁府的百姓,才明白了知府大人审猴的真相,由此对郭子章更加敬佩不已。

正是:
恶徒休要侥幸,
以为世皆黑浑;
杀人越货无谁问,
到处嚣张害命。

实乃天理昭昭,
上苍明敏如镜;
恶有恶报难蒙混,
切莫自作聪明!

(事据明代《廉明奇判公案》)@*#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记者李佳多伦多报导)2010年5月8日晚,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加拿大多伦多佳能剧院(Canon Theatre)的第三场演出,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圆满落幕。令人耳目一新的舞蹈及音乐、尖端动画的天幕布景,精美的制作倾倒了全场观众。演出结束后,许多观众徘徊在剧院,品味神韵余音,流连忘返。华裔观众们对神韵演出娓娓道来的古今传说与英雄事迹倍感亲切。
  • 宋太祖开宝三年,供备库使李守信到秦陇间买木头,贪污了许多钱,后来被他部下告发,李守信害怕的自杀了。太祖命苏晓来审理这件案子。
  • 张平是宋朝人,他在秦王府任职时,因为勤恳能干而遭人嫉恨。几个官史诬告他偷拿王府中的钱物,秦王报告到开封府尹。虽然经过审问没有查到证据,但是秦王还是把他打发走了。张平也不丧气,说:“虽然现在我命运不济,但以后未必没有福分。”
  • 清代后期,有个叫彭三的人,他因为幼年丧父,所以母亲对他有些宠爱的过头了,成了溺爱。结果,彭三便养成了好吃懒做,横行霸道的性格,经常在外惹事生非,乡邻对他的印象都极坏。
  • 人们把用钱买官,叫做“铜臭”。东汉时的崔烈,曾名重一时;汉灵帝时,他花钱五百万,买官当上了司徒,结果是很快名誉扫地。崔烈问儿子崔钧说:“外面的人,对我议论纷纷,他们在讲我什么呢?”
  • 仁公心地善良,乐于施舍,视助人为其乐事,是位广积阴德的志士。一生做了很多助人之事,同时是位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向仁公所居的山村出口处有一座凉亭,这里是仁公常去的地方,很多有难回不了家的得到了盘缠,很多生病、无钱求医的人得到了救助。
  • 长安有户姓张的人家,一天,张氏在家独居的时候,有只斑鸠突然从外飞入,落在床上。四周静寂无声,人鸟四目相望,似乎两者冥冥之间有种说不出的联系。面对不速之客,张氏有点奇怪,又有点害怕,就打破沉默,请求斑鸠:“斑鸠斑鸠,你不会说话,那就用行动来告诉我。如果你飞来是为了给我带来祸患,那就请飞上屋顶;如果你飞来是为了给我带来福气,那就请飞进我怀里。”
  • 北宋人晏殊七岁就会写文章,被地方官员以神童的名义推荐给皇帝。正好皇帝亲试当年进士,就命晏殊和这一千多人一同参加殿试。晏殊一点也不害怕,提起笔来,一会儿文章就写好了。
  • 南京佥都御史海瑞先生,不幸病死在衙门内。同乡苏民怀, 检点他的遗物,只见竹笼中仅有俸银八两,葛布一匹,旧衣服若干件而已。
  • 郝质是北宋将领。贝州发生叛乱,副丞相文彦博领军前来平定,命郝质驻守贝州西城外,见贝州城河上有一座亭子很雄伟,担心被叛军焚毁,就派郝质的副将前去驻守。郝质认为那座亭子不重要,派副将去营中督造攻城的战具,副将推辞,郝质说:“如果亭子毁了,我来担当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