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

藏区枪声又起 谁是敌对势力?(3)

人气 30

【大纪元2012年02月04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刚才有三位观众朋友打了电话进来,我们现在请嘉宾回应一下。

MP4下载收看

陈破空:刚才那位何先生讲得非常好,他回到了我们今天谈话的主题,就是谁是敌对势力,很清楚,压迫汉人、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中共集团是包括汉人、藏族人和维族人在内的共同敌人。它们是真正的敌对势力,是跟全中国人民过不去的敌对势力。有任何人帮中国说话,它们说干涉内政;实际上是干涉了共产党的家政。这是一个。

另外刚才有位观众也建议的很好,他说中共犯的是种族灭绝罪。我们知道中共犯有多项罪,像反人类罪、国家恐怖主义罪,现在加上种族灭绝罪。我记得法轮功的学员在国际上起诉江泽民群体灭绝法轮功。我认为西藏的流亡政府、西藏的行政中央和流亡的藏人,应该到国际法庭起诉胡锦涛和周永康,他们对和平请愿的西藏民众滥杀无辜、疯狂开枪。我认为可以摆上国际法庭来看问题,给他们施加压力。

因为中共在西藏这种屠杀,对和平请愿的民众屠杀,超过了在利比亚和叙利亚当局者的屠杀;利比亚和叙利亚还有组织起来的人民跟当局武装对抗,那个时候国际社会都要出兵去干预、出动飞机去干预,或者是以其他手段去干预。西藏人民遭受这种苦难,国际社会不能袖手旁观。我认为首先西藏的流亡政府和流亡的藏民应该行动起来到国际法庭去起诉中共。

主持人:贡嘎先生?

贡嘎扎西:我刚刚听到嘉宾的谈话,还有最近在西藏发生的这些事件之后,像微博、人人网那些评论当中我感到鼓舞的、值得肯定的一点是,通常我们讲“真理最终还是会胜利”,我非常相信这一句话。虽然现在在大陆境内,我们不谈藏人,连汉人都没有话语权、没有知情权,到底在西藏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虽然内心有一些想法,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来说明。

最近几年来,尤其是过去一年对维权人士打压,有史以来是最严重的一次。虽然环境那么紧张,管的那么严,但是汉族朋友对西藏的那些看法、刚刚嘉宾的谈话、还有网民的那些看法,这一点可以证明了,如果在中国大陆有话语权、有知情权的话,有一天汉族人民一定会支持西藏人民所奋斗的那个精神。现在因为只是没有这个环境而已。如果有真的话语权,达赖喇嘛强调,他的原话是这样的: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如果有知的权利,达赖喇嘛非常相信中国人有智慧分辨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所以这一点我感到非常鼓舞。汉族人民对于西藏人民的同情,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刚才有一位大陆的陆先生提到一个问题,中共给西藏地区输送了很多很多经济上的援助,导致了、至少在前几年吧,有不少大陆的民众认为,给了这么多钱,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们知道在西方以前有一句话叫“胡萝卜加大棒”,就是它不会说我什么都不给你,但我也什么都不要求你做,它一定是一方面要给你什么东西,尽管你很可能不需要。所以我现在想要弄清楚的一个问题,希望大家能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为什么给了经济援助藏人还是不满意?

陈破空: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所谓的胡萝卜加大棒,在中共那里做的非常拙劣,中国民众并不知道实情。实情是什么呢?西藏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他们有他们的天然资源,他们的旅游资源,如果西藏自己来开发,充份的让藏人治藏,用他们天然的资源和自然资源和旅游资源,还有他们的宗教资源,就可以做出非常巨大的经济成就。但是中共不会让这些资源来发挥,尤其宗教资源不发挥,而旅游资源控制在它们手上。在西藏境内,藏区,中共的兵营现在比寺庙还要多,它们把大部分的寺庙毁了,后来重建了一部分;军营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以军管的方式,这样就完全限制了西藏旅游事业。

中共对西藏拨钱是怎么回事呢?有的拨款是对它过去毁坏的寺庙重建。再一个,所谓的财政拨款支援贫困,中间相当一部分落入了各层贪官污吏的腰包,而且落入了这些汉人贪官和奸商的腰包,结果在西藏出现了两级分化,就是在拉萨那里的汉人官员和汉人奸商愈来愈富;藏人却愈来愈穷,很多藏人的孩子失学,很多藏人陷于极度贫困。前两年有一个叫做“公盟”的民间组织做了一个调查,就证明了在西藏所谓的经济援助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是肥了当地的汉人,而苦了当地的藏人,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这次共产党说了个“九有”,其中自己就露了个玄机;九有里面居然提出一个有道路、有水、有电。中共统治西藏已经半个多世纪,这半个多世纪不是达赖喇嘛或者西藏人自己在统治,而是中共在统治,居然还在谈要有道路、有水、有电。水和电是多么基本的东西,道路是基本的东西,中共究竟在西藏干了什么?它们必需回答全国人民;它们把钱究竟洒到哪里去了?多少东西被贪官污吏拿去了,必需向全国人民做个交代;它们的费用必需公开,像民主国家一样,你的费用究竟是怎么样?在网上可以看到;你的维稳费究竟在哪里?

主持人:大概这个要求是没法满足的。因为在大陆内地汉族地区,所有的经费使用都不能公开,它不可能再去把那边的公开。但是你要知道在拉萨建了很多建筑,什么会议室、会议厅,这些东西不是给藏人生活用的,实际上是给统治集团用的;这个跟藏人其实也没有关系。而且这“九有”,待会我想问一下。九有里面的还有几有其实都是属于共产党文化入侵的部分,实际上跟藏人生活没有任何关系。

贡嗄扎西:我非常同意破空先生的提法,但是我生为一个藏人我补充几句。因为我们藏人行政中央跟流亡藏人一直认为如果西藏发展,提高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当然这肯定是第一件事情;但是从过去60年来看,在西藏地区所实施的经济政策,它根本不考虑西藏的特性。比如说一个高楼大厦的建筑或者开发,必需要考虑到西藏人的特性才是非常重要的。

我相信中共政府所说的话,有没有拨款呢?我相信确实有拨款,但是数目可不可信?我们值得怀疑。但是那些拨款的目的是不是为西藏、藏民族有利的?这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一件事情。因为你拨款的话必需要藏民族有利才对,否则的话对西藏再怎么建设都没有任何好处。现在西藏最急需要的是医疗条件跟学校,但是我们知道在农村地区有多少学校,有多少医院,而且文盲的比例现在非常之高。

胡耀邦在1980年代访问西藏的时候,他讲过一句话,非常值得思考。他说:我们中央拨款了几十亿、几十亿的经费给西藏,难道你们丢在雅鲁藏布江吗?连当时的中国共产党的党总书记说了这句话,就证明了刚刚破空先生所讲的话,拨款了,但是从中央拨,然后到内地,到拉萨的时候能够有多少在西藏人民的手里,非常值得怀疑。

陈破空:胡耀邦当时还讲了一句话,在1980年讲的,他对党政干部说:必需把西藏的生活水平恢复到1959年以前。这就证明共产党统治西藏的水平是愈来愈差。

主持人:我觉得这里几件事情拼在一起说明很大的问题,就是不管它的拨款也好,或者是在政治上的压迫也好,它最终在西藏的目的是为了让西藏成为一个真正富足的或者是自由的,哪怕是在中国境内一个部分,还是单纯就是为了加强它的统治?因为如果说它是为了使西藏人民好,有很多做法,像送领袖像这种做法就不可思议;因为这是属于政治压迫、宗教压迫的一部分。所以它这两个结合起来的话,你只能去考虑它的整个动机包括给钱的动机,实际上是为了中共自己的统治。

这里有一点,在汉、藏之间是没有矛盾的。中共在向西藏入侵的过程当中所带去的是共产党文化,不是汉族文化,这一点我想是我们要搞清楚的。现在我们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一位是纽约的陈先生。

陈先生:我提供两点意见。我曾经在大陆旅游的时候,见到有一个在西藏当过兵的四川人,他告诉我,他们到西藏的时候,就住在营房里面,根本就不让他们到外面去跟西藏人接触。上面的人跟他们讲:如果你跟西藏人接触,西藏人就会杀你。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1980年当它镇压西藏的时候,它们讲是西藏暴乱;实际上我在香港看的电视是武警拿着长棒子打藏人。后来我就跟大陆同胞讲:你们不要受中共的骗了,我在香港电视里亲眼看到藏人被打。它宣传藏人是怎么样的残暴,我就想:他们信佛教,连杀个鸡都要超渡。我提出这两件事情,我就希望我们怎么样把真实的事情让中共的官兵知道,他们受骗了;也让汉族同胞知道受骗了。这样的话它以后再镇压的时候他们就不会受骗。

主持人:谢谢纽约的陈先生。我们再接一位休斯顿王先生的电话。

王先生:我想对藏族的嘉宾说一句,中共对你们的迫害不能代表我们汉人,我们汉人都是爱好和平的,我们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其实我也是在看了一部电影《Seven Years in Tibet》(火线大逃亡),是演的西藏早期的电影。我看了之后才知道,共产党在进驻西藏的时候就杀了上百万的西藏人,我看了之后非常伤心。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没有人道的。现在它不光是对你们进行迫害,对我们自己的民族、对我们的汉人也是进行迫害的。它这种迫害等于是奴化了我们。它说你们是奴隶制,我觉得不可思议,它怎么能说你们是奴隶制?我觉得你们的领袖达赖喇嘛是个非常爱好和平的人,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能这样对待你们!

主持人:谢谢休斯顿的王先生。下面接一位新泽西的彭先生。

彭先生:大家好。中共和它的宣传媒体是全中国人或者是全人类的公敌。我前几年的时候回去,看到寺庙里面有一个标语;从大陆来的人都知道,任何场合一有什么运动就有些政治标语。我在上海、南京等庙宇都看到这样的标语:坚决拥护党的宗教政策。你看好笑不好笑!可以说它想用这些东西来迷惑年轻人,或者是那些不懂宗教的人、去烧香、拜佛的人。如果它的宗教政策是把标语放到庙宇,那是很可笑的东西。

主持人:谢谢新泽西的彭先生。贡嘎扎西先生,请您回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

贡嘎扎西:纽约陈先生讲的非常好,我非常同意这个看法。现在我们如何让大陆境内的人了解真实情况,这一点非常重要,所以今天我来到这边的目的也是这样。因为我们身为藏人我们了解藏人境内的情况,现在在中共的高压统治下,不仅是藏人而是在大陆境内的汉族人民也没有办法了解真的东西是什么!所以我们汉、藏两族都有义务把真实的东西告诉给大陆的人民,从而能够获得真正的一个解决方案。

第二位休斯顿的王先生,我也非常同意他的看法。因为中共在西藏的所作所为不能代表汉族人民,这点我们非常同意。而且达赖喇嘛一直在主张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并不是对西藏的破坏者,西藏的破坏者主要就是因为现在西藏人民所反抗的,那些自焚事件反抗的就是中共对西藏的政策,而不是对汉民族。但中共往往把西藏人的愤怒把它挑起种族主义的情绪,说我们反汉族,这是非常不正确的说法。

主持人:谢谢贡嘎先生。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刚才那位观众讲,中共不准官兵接触藏人,因为藏人会杀他,就待在营房里面。这跟当时“六四”屠杀前一样,把官兵隔离,不准跟学生接触,他们只能看人民日报,然后进行洗脑宣传,就是说学生如何如何,最后屠杀学生。我想它们对待官兵的做法、欺骗官兵的做法,目的是为了让他们放手去屠杀藏人。

主持人:还是不让他们知道真相。今天我们感谢各位观众朋友打电话进来和我们一起讨论,线上还有观众没有能够接进来,也一并感谢。而且对纽约的达瓦先生感到抱歉,我们来不及翻译你的话。也感谢两位嘉宾的精彩评论。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藏区枪声又起 谁是敌对势力?(上)

视频:【热点互动】藏区枪声又起 谁是敌对势力?(下)

相关新闻
联合国秘书长要求叙利亚总统停止屠杀
【热点互动】刘俐俐到底挑战了谁?(3)
【热点互动】西方人能实现什么中国梦?(1)
【热点互动】西方人能实现什么中国梦?(2)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重播】拜登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财商天下】写字楼空置二手房涨价 大陆房地产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