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有丑福的启示

史鉴

(clipart.com)

  人气: 83
【字号】    
   标签: tags:

常言道:姻缘乃天所定,贤妻虽丑却旺夫。许多著名历史人物都与自己的丑妻相敬如宾,白头偕老。陈大受是乾隆年间高官,他就与自己的丑夫人被老天巧妙撮合,结下了夫妻良缘。

陈大受夫人本是湖南祁阳县富家娇女,父母非常疼爱她,预先为她定下亲事,将她嫁入豪门。新媳妇上门那天,夫妻交拜后傧相才揭开新媳妇的红盖头。富家女婿一看见夫人满脸麻子,浑身赘肉,大惊失色,觉得自己终身幸福被毁,竟然逃走。

宾客们都面面相觑,变了脸色,交头接耳商议一番后没奈何纷纷散去,出去寻找富家女婿劝合。而夫人坦然面对,自己一个入洞房睡觉,不一会儿就鼾声大作。第二天早上夫人一觉醒来,才发现满床湿漉漉的,昨晚自己尿床,把崭新的被褥全弄脏了。刚回家的富家女婿忍无可忍,出去找媒人退婚。媒人见自己介绍的新媳妇竟如此不堪,也汗颜不已。

富家女回家待嫁三年,无人问津。父母为此忧心忡忡。正好祁阳县有个贫寒书生陈大受,他老师为他做媒。夫人父亲认为陈家太苦了,犹豫不决。老师说:“我观察陈大受真才实学、气宇轩昂,一定功名有望,不会长久贫贱。”富家女的父亲一看陈大受掀眉丰髯、炯炯有威,再看陈大受文章字字珠玑,点头应允。但要求陈大受必须入赘夫人家,不可令爱女受罪。

说来也巧,陈大受自从娶了丑夫人后,时来运转,科举连连折桂,官场连连高升,后来做到协办大学士、军机处行走,成了乾隆帝的心腹。陈大受夫人也随之夫贵妻荣。

当时,某公主病死,太后恸哭不已,时时悼念,几乎抑郁成疾。乾隆帝见母亲如此憔悴,心惊肉跳,急着想找法子为母后解忧。恰好有个宫人见过陈大受夫人, 说:“陈大受夫人的相貌,酷似公主。”乾隆帝如获至宝,禀告太后,太后立即召陈大受夫人入宫。

太后一见夫人,就眉开眼笑,说:“真是我女儿呢!”原来公主也是满脸麻子、心宽体胖。太后于是留夫人住在宫中,赏赐数也数不清。从此太后将对公主的疼爱转移到陈大受夫人身上,时时召入,陈大受夫人入皇宫就如同回娘家。

陈大受夫人经常在宫中留宿。一天晚上,陈大受夫人突然想小便,于是两个宫女抬着一个金马桶过来。夫人觉得此情此景怎么如此熟悉?陈大受夫人追忆前事,猛然记起,不禁哑然失笑。自己当年新婚之夜之所以尿床,原来梦里正在游宫呢!后来太后八十大寿,陈大受夫人也六十岁了,太后还快马叫夫人来京祝寿,赏赐龙头拐杖一根、宫女四名,太监四名。

许多人在梦中提前见到了今后去的地方、今后发生的事、今后遇到的人,为此困惑不解。其实,冥冥之中有定数,人生道路是天意早就安排好的。人奋斗一生回头看看,看似不起眼的因缘际会却永远改变了人生,往往是这样。人算不如天算,人暂时的得失成败不算什么,人顺天意而行的结局才是最好的。而天意也并不神秘,从某个角度来说,那就是珍惜机缘、善恶有报。(据《清稗类钞》)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历观天下人、事、物,无信则不达,有信才能立。人是如此,“人无信不立。”如此才有信人,人信之说。然而事物又何尝不是如此?
  • 如果让幼儿们画画,题目是“家”,我们经常会发现图面出现一个红瓦白墙,篱笆花园的家。但现实社会中有多少人住得起这样一个梦幻理想的家?
  • 除旧布新之际,最容易引发诗人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感悟人生、历史、宇宙的更多道理、意义和真谛。历代新年诗可谓浩如烟海,灿若群星,有记录各种传统习俗的,有描写喜庆气象的,有抒怀言志的,有寄托祝愿与祈祷的,可谓五彩纷呈...
  • 一年的最后一天为什么要除,除什么?原来古人在这一年的最后用击鼓的方法来驱逐......
  • 这个“近人”就是指苏东坡身边的与苏东坡走的比较近的人。两任妻子,一位侍妾。
  • 年节中民间家家户户都有贴春联的习俗,将过年气氛点缀得更为喜气洋洋,从春联上大致可看出主人的...
  • 古代的闺阁女子从皇宫到百姓之家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一定要学裁缝绣花。台北故宫博物院里有一个乾隆皇帝的孝贤皇后亲自缝制送给他的荷包,在孝贤皇后死后乾隆特别让人里外三层做了一个精致的木匣收藏着...
  • 当我们流连于那皎洁的月下,不自觉得会吟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句子;当我们望着一池碧水似乎想起那“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当我们遇到很多烦恼的事情,也许会体会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中所蕴含的哲理;当失落的时候,如果想到:“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心中就会宽慰许多;当我们什么事情都看开的时候,也许会有“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豁达,和那种“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
  • 有了正确的金钱与理财观念,又具备了锦囊秘笈──忍耐的工夫之后,首先应该谈一谈“食”这件事...
  • 女儿们的幸福秘诀,如果出嫁时的锦囊里只能放进去一个字的妙计,婆婆与妈妈一定建议“忍”这个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