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兰-失根的一代

【水彩行家】台湾兰水彩创作技法

技法篇示范过程-台湾兰
刘子平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台湾兰-失根的一代III 水彩技法

创作理念:
此系列作品以陈之藩先生所着《失根的兰花》一文为创作发想,此作中虽然表达的内容并非乡愁,而是援用此具象的符号来作为“比喻”,以“失根的兰花”来隐喻处于“当代文化社会”的我们,对于自身文化“虚空漂泊”的感受。
兰花的“浅根性”与“混种”特质,同时也象征了台湾“殖民文化”与“文化混种”之面貌。当代社会中,强势且大量的欧、美、日等外来文明、消费文化与都会图腾的洪流里,我们失去了固有的“文化泥土”与“传统根脉”,我们迷失了自己,麻木不仁却不自知。霎时之间,我们自问何谓台湾文化?我们似乎找不到一个切确的答案。

创作过程说明:


步骤1

步骤1:线稿阶段。我将兰花之姿态予以“夸张化”与“拟人化”,将兰花的造型形塑成如同张牙舞爪般
的人物情态。


步骤2

步骤2:选择具代表性的欧美消费文明符号与台北市之街景片段,将之以黑白输出于画纸上,并且将其
重新拼贴组构于画面之下方,用以衬托兰花悬浮的根,呈现其虚空且飘泊于大量欧美文明符号
的感受。


步骤3

步骤3:将整张作品打湿,以黄与蓝绿色调渲染第一层底色。在底色未干之前,以保鲜膜贴敷于画面需
要肌理之处。


步骤4

步骤4:待其完全干燥,将保鲜膜撕起,自然且不规则的肌理自然产生。


步骤5

步骤5:开始以缝合法将兰花逐步描写出来,并且同时关照整体。


步骤6


步骤6:以色彩调配整体画面之动线、强弱、虚实。


台湾兰III-文化浮游(失根的一代) 刘子平 水彩 全开 2011


完成图:台湾兰-失根的一代III 刘子平 水彩 全开 2011

(图文由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早前辈画家们因物质匮乏或使用不正确的材料,使得他们的水彩作品快速氧化而损坏...
  • 在介绍温老师的绘画风格之前,特别要截引一段水彩界大老,也是温老师的恩师—邓国清教授所解析的论述;将更能领会温式风格的脉络轨迹… 国清老师指出:‘温老师对于后期印象派三位大师—塞尚、梵谷、高更的画风,情有独钟。塞尚的面与面的结合,表现立体的质感之美。梵谷的明艳色泽,以及充满生命力和跃动的笔触与线条。高更那原色的喜悦感,大胆的平涂色块,和绘画走向装饰性、明面化,并将形体概念化。让温师无时不浸润于名家的法度里,颇得绘画的精简原则,和追求完美的理念。’
  • 在欣赏温老师的水彩作品时,首先一定会被画面中丰沛自然、高雅耐看的色彩布局所吸引。也常令人惊叹于如天外来笔之用色,是那么得贴适与舒服。特别在类似色的细腻微调间,让人如入印象派大师们的色彩花园中,自在地在光与彩的交织中漫舞、沉醉。
  • 熟悉温老师的朋友都知道,老师手边随时都备有写生的纸笔。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三两分钟的空档,铁定提笔写景。时间长,一张精彩完整的速写佳作,就在振笔疾书中应运而成。若时间短促,一支草、半棵树也都能信手拈来。温老师表示:大量且不间断的速写练习,可提高敏锐的观察力和洞悉景物的架构能力。在绘图表现上,能有更精准的造型刻划与表达能力。时常习之,笔法肯定、线条自由。
  • 热爱绘画与教学的温瑞和老师,用艺术的双手,圈紧每一位钟爱画画的学子。将半生绝学揉注其中,让学生在和风的吹拂下成长茁壮。我想,对于温老师和他的学生群来说,都应是一种幸福吧!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这并不是西方社会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纪,欧洲就经历过黑死病,一种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欧洲爆发(14世纪)的五年之内,估计就有超过2千万人丧命,是当时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后便消失了,但300年后又再次卷土重来。
  • 《创世纪》 工程结束后,米开朗基罗立刻着手教宗灵寝工作,想一口气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开朗基罗和教宗的继承人签署新合约 ,将陵墓修改为挨靠着墙的壁墓,大为缩减原来的规模。接下来三年间,米开朗基罗完全投入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两个奴隶像。
  • 晚祷
    这些人并不是在崇拜艺术本身,而是它代表的东西。举例来说,在俄罗斯东正教中,圣像长期以来被视为神圣的物件,并不是因为它的颜料和笔刷,而是因为这些图画开启了连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开朗基罗采用数字“三”来划分天顶为左中右三行,中央《创世纪》故事部分又分为大小轮替的九个画面,每三个图为一个组,分别描绘《神创世》、《造人与原罪》、《诺亚的故事》。顺序的安排是根据礼拜堂本身的功能有关的,如创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举行仪式的祭坛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缘故;而人间的故事则放在群众席的另一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