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绘画之父”普桑画作寓醒世天机

原题:阿尔卡迪亚的天机
金先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

〈阿卡迪亚的牧羊人〉深蕴天机

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死亡!一个天堂般的美好世界出现了问题,众生将不得不面对死亡的威胁,渐渐走向坏灭。而这时,阿卡迪亚的女神在深思中已经作好了解救的打算……

“法兰西绘画之父”普桑(Nicolas Poussin,1594~1665年)在他的画作中深蕴天机,这或许得益于他执著的古典精神和浓厚的信仰情怀。此幅〈阿卡迪亚的牧羊人〉(Et in Arcadia ego, Les bergers d’Arcadie)历来为人所称道,她非常类似中国的一首古诗〈春江花月夜〉,因为他们都能将唯美和哲理融于一身,从而享誉千秋。

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死亡!

阿卡迪亚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远离人世间的纷争和喧嚣,是一个理想之境。画中出现了三个牧羊人和一个女人。牧羊人历来在宗教中有象征意义,或者至少,这三个牧羊人表达了一种在阿卡迪亚的田园牧歌似的美好生活。然而问题出现了,这三个牧羊人在读一块石碑上的铭文,而铭文上写的却是:“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死亡!”也就是说,在阿卡迪亚这样田园牧歌的圣境,也有生死轮回之苦!我反对某些评论家所认为的,这幅画是在用一种更高的眼光蔑视死亡,告诉大家“死何足惧哉!”因为如果普桑要表达一种超脱死亡的心境的话,为何要把地点选在传说中的阿卡迪亚?

在这个充满田园牧歌的圣境,堪比天堂的阿卡迪亚,这三个牧羊人聚在一起研讨石碑上的铭文,说明这个问题不曾出现过,而是一种预言。画中四人的惊骇、不解和沉思表明他们未曾遇到过铭文中所说的“死亡”,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对死亡进行集中的研讨和深思。这一切都说明了:美好的圣境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死亡!死亡即是要走向坏灭,从此人们将无法再享受这美好的圣境。

先祖留下的天兆

然后我们再来看人物的反应。这四个人物通过表情充分表达出了他们的内心想法,然而有一点不同的是,这四个人的表情与普通人不一样。如果是普通人,我们面对死亡时要么是麻木的,要么是悲伤的,但画中四人的表情却与我们大不一样,虽然也有惊骇,但与一般常人迥异,这也充分表明了更美好境界生命固有的那种承受力。特别是旁边站着的那位女人,无论从姿态、穿着还是神态来看,她都不是一般的人,甚至比阿卡迪亚的三位牧羊人还要显得高贵和典雅。

虽然她没有珠光宝气和盛装浓抹,但她那种俯临的姿势和深思的表情,足以表明她是阿卡迪亚更重要的人物。从她的穿着上来看,我们完全看得到她非常类似圣母。由此我们可以猜测,这位女人可能是阿卡迪亚的女神,她主宰着阿卡迪亚。

还有一点值得深思,即“死亡”的预言是出现在石碑上的铭文中,这表明在阿卡迪亚的很久以前就已经被注定了,这应该是阿卡迪亚类似摩西一样的先祖留给后人的,这是一种天兆,专门留给后人以作为提醒,充满了神秘色彩。而我们最后回到这位女神身上来。这位女神的表情其实是最耐人寻味的。首先她面对铭文上的“死亡”预言时,陷入了深思,然而这种深思是非常平静的,完全看不到迷惑或者慌乱,这一方面显示出她的智慧和气度,另一方面或许她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她跟她的子民——三位牧羊人一起研读这段铭文,表明她已经敢于面对这个事实,而那种深思和平静又表明她已经力图要解决这个问题。

一个天堂般的美好世界出现了问题,众生将不得不面对死亡的威胁,渐渐走向坏灭。而这时,阿卡迪亚的女神在深思中已经作好了解救的打算。于是,这一刻刹那间反映到了普桑的脑海中,他通过色调和结构将画面表现出来了。画中的色调显得悠远,仿佛是一种回忆,而画面的定格却是女神带着三位子民一同面对石碑铭文中对这个世界将走向坏灭的预言,这本身也是一种提醒。

或许普桑已经知道了,也或许普桑不知道,只是神借用他的才华在向世人提醒这个天机。

--转自《新纪元》261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河北唐山市丰润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维仲开庭。北京张传利律师为张维仲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旁听人员竖起大拇指。张传利律师在庭上直言:“像法轮功这样一个和平的信仰团体,他们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诉求,信仰者一心想的是如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他们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也没有侵犯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执政机构为什么要大规模地迫害它呢?
  • (shown)曹醉梦 满族,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国画系、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班,曾为大陆美术学院教授。多年从事中国画的山水、花鸟画的探索与研究,作品以表现中国北方霜雪、寒冰及苍荒旷野、幽禽野雀为主。近年来致力于兼工带写冰雪类中国画的研究,成为该画派的擎领人。其画作曾在国际展览中多次获奖,出版艺术理论专著两部、合著两部,出版有《当代绘画艺术》、《曹醉梦画集》等画集。在艺术领域,第一次提出与“美术”相对立的“丑术”的艺术理论,目前从事该项目的研究。
  • (shown)“林来疯”的突然刮起,令球迷惊喜,也让人震惊。假如不是因为伤病无人上场,坐了两年冷板凳的林书豪差点被逼得去当牧师。林书豪带给不同的人们以不同的惊喜,从东方元素到美国梦,再到信仰追求,每个人从他的故事中都得到了启迪。
  • (shown)接待WASC考核官的飞天艺术学校校长、主任看上去都气质高雅,老师们也个个都精神饱满,脸上洋溢着自信的活力。一查简历,这些老师很多都是来自剑桥、普度、史丹佛等名校的博士、硕士,艺术老师也来自世界一流的艺术团队。飞天学生不但成绩突出,气质更是出类拔萃。学生们举手投足和言谈举止间都有一种传统的贵族气息。这在现代化、自由化的美国,哪怕是其他私立学校也是很少有的,这让WASC官员们感到很诧异。
  • 【大纪元2月2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郝雪卿台中24日电)“台湾人很风趣、很可爱,爱和平,不爱战争”,说着一口流利台语的美籍神父范赋理,来台传教58年,爱上台湾的美,以台湾为家,今天获移民署颁发永久居留证。
  • (shown)喜爱东方艺术的俄罗斯画家杨安东来到台湾,不会入宝山空手而回。拿起毛笔,汲取东方绘画的精髓,他钟情于国画创作与新技巧的开发。中国画所表现的东方思维与人文情怀,尤其是国画的美学思想与意境的营造,已融进他独特的、既写实又写意的水墨画作中。
  • (shown)澳大利亚知名帽界大师瓦尔特劳德.莱纳走上制帽之路并非顺遂,当经历磨难与痛苦后,她领悟在创作过程中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是技艺,是艺术,对莱纳而言,从“帽子”那儿得到的是更多人生的哲理与省思。
  • (shown)张俊杰说,绘画不是技术而是心术,做一个善良、正直、率真的人是绘画的基础,艺术的境界走到高处,表达的是对自然与万物的爱。提升自己的心灵,与自然结合,不断提高层次,是没有止境的。
  • 米开朗基罗是神的宠儿,他就是为赞美神、儆醒人,恢复人类的正统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间来的。一天清晨,米开朗基罗独自攀登上罗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巅,顿感心旷神怡、思如泉涌。他回想起圣经《创世纪》,上帝创造天地,“上帝是创造宇宙的最伟大的艺术家”米开朗基罗顿时茅塞顿开:西斯廷教堂穹顶那个位置就是为荣耀神而准备的。
  • 米开朗基罗是神的宠儿,他就是为赞美神、儆醒人,恢复人类的正统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间来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