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开天目他心通元神出窍 奇特修炼经历

大陆大法弟子

修炼是高深的科学,能有超常的变化。(图:Fotolia)

人气: 10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写出自己得法与修炼中经历的一些超常现象,证实法轮大法的洪大。

从哲学、科研到气功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中国江南的一个贫穷小山村,孩童时代时常听父亲讲说神佛故事和历史英雄故事,从懂事起心中就充满着对神佛的向往和对神秘事物的好奇。正是这好奇之心,八十年代高考上大学时填报了天气预测专业,大学一年级时利用业余时间看遍了大学图书馆所有的天文学、周易等书籍。大学四年级时,一个因喜好哲学的留级生来到我班,并和我并床而睡,受他影响我也看了几十本哲学书籍,此时虽然从几千年修佛修道的故事中能思辨判断出神佛是一定存在的,但对“人生意义”、“我是谁”和“我来自哪里”以及宇宙、生命和时空等哲学问题仍然无法理解。

大学毕业后为了探究宇宙、物质和时空这些神秘哲学问题,我又花了近十年时间自学并研究了数学和理论物理,翻阅了图书馆有关数学和物理学的大量书籍,并推演了量子力学中的描述电子(费米子)运动的狄拉克方程(此方程符合狭义相对论),从其推导过程中自认为宇宙是由多维时空组成的,微观粒子组成的时空中是有生命存在的,超越人的高级生命是存在的,为了验证这些认识也就看了大量佛道学方面的书籍,并企图想从中寻找解释这些问题的答案。在看这些佛道两家书籍时,心中时常想如果有一个能在常人中修炼的法门且其经书是现代文就好了,那样我也就可以修炼了,说来也怪每当我想要修炼时看周围一切都显得有点陌生,看天是那么高远就像天高云淡的秋天高空。

在大学时早上起床后可以在大操场跑步锻炼身体,而毕业后分配的工作单位是没有跑步场地的。此时正值八十年代气功热,就买了一本气功书并照书练起了“朱砂掌”,练了二三个月之后一天中午和同事打牌时,闹着玩随手在同事背上轻拍了一巴掌,虽然力度不大,但在同事身上留下了一道淡紫红色手掌印,看过掌印之后意识到气功不是随便练的,没有道德修养的人练气功可能会对他人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从此事出现以后再也不练“朱砂掌”了。尽管在后来时常有人和我提起各种气功,但我再也不对气功感兴趣了。

一九九四年十月初,此时已三十多岁的我莫名其妙的第一次得了扁桃体炎病症,高烧四十多度,烧得我的头里就像熟透了的鸡蛋那样来回晃荡,在省城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医院才康复出院。但这种病很难断根,吃热烫的、麻辣的、油炸的或火烤的食物都容易发作,甚至感冒也引起发作,刚出医院十多天就发作了一次,在其后也时常发作,发作时就是高烧难受,严重的影响了工作。这时实在无法根治就想到了练气功的办法。一九九五年五月在书店看到一本《中国法轮功》,翻阅此书时感觉很好,特别是有关道德、气功、心性和修炼的论述,以及关于宇宙、时空、生命和生死世界观的认识,就决定以后就炼法轮功了,买回家仔细看时发现此功法很简单,并且炼此功有师父法身照管着,更符合当时我对炼气功心想的要求了,而且炼法轮功就是修炼,这种功法修炼也实现了我想在常人中修炼的愿望,并且经书还是现代文形式,心中自然非常高兴,于是就一边看一边在家照书炼起来了。

一九九五年整个夏天我都是在家里利用早晚时间照书炼着法轮功,比照庙里和尚每天都要念经的传说故事和《西游记》中讲述的故事,知道看经书学法对修炼人的重要性,就每天翻阅着《中国法轮功》,大概在七月份的时候,一次和卖鱼人无故发生了不必要的争执,回家后肚子非常痛,对照《中国法轮功》一书就知道师父开始管我了。秋天到来的时候我就去公园里寻找修炼法轮功的同修,在第三次去寻找时发现有四个人在那炼法轮功,从此以后就加入他们中间修炼起来了。

修炼大法经历的一些奇特现象

过了二个月,我从辅导员那里请到了大法书《转法轮》,心中知道大法经书对我生命修炼无比的重要性,从接到大法书那天起只要有空闲时间我就学《转法轮》,而且几乎是每天通读一遍,有时有事时也间隔二三天通读一遍《转法轮》。后来不断的有师父讲法经书发表,我就每隔一段时间把师父在各地的解法系统的通读一遍。

师父给修炼大法的每个大法弟子安排走的路都是不一样的。我在修炼大法过程中也出现一些神奇的现象。大概从一九九五年十月直到一九九七年三月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几乎没有吃过肉,吃了肉全身不舒服就像泥巴糊满了全身,还出现呕吐现象,反而只吃素菜不吃肉全身清爽轻松,再后来能吃肉时就像《转法轮》说的那样再吃肉就不香了。

在修炼大法初期的几年里,只要在阳光下,我的四周就会出现赤橙黄绿青蓝紫如同彩虹般的光圈,我走哪光圈也跟着我走,即使站在阴影里,向阳的一面也能看到光圈,随着修炼时间增长光圈的范围也在增大,直到后来只有在远看天边时才能看到彩色光圈,由于几乎是经常看到,时间长了就以为每个同修的四周都有这样彩色光圈的感觉,就不再好奇看光圈了。我曾三次用肉眼看到如同一元硬币大小的彩色圆盘在我四周现实空间中盘旋,几乎是每天都看到黄豆般大小的各种彩色圆盘在我四周现实空间一闪而过的旋转着,有时也看到如针尖大小般的彩色小圆盘。也曾三次用肉眼看到透明的像白玉般的身体,又二次用肉眼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其中有一次就像是用单筒望远镜看景象一样。

修炼初期,在似睡非睡状态中曾三次游历地狱,还有二次在似睡非睡状态中看到自己平躺着在宇宙物质空间中飘荡。有段时间能感知他人大脑中思考的问题和想法。有时在现实中做事时会发现所做之事在梦中曾经做过。也曾有三次在睡梦中看到我和其他同修在过去世发生的事和因缘,并在突然惊诧中醒来,就好像所发生之事就像昨天刚发生一样。(待续)

--摘转自明慧网

评论
2012-03-22 9: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