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天使(1)

观音堂的故事:大慈大悲的现世观音菩萨

莲子

天使来救人 斑斓满星天(印象图像取自: NASA )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引子】

在燕山北麓长城脚下有一个山多景秀、历史悠久的地方,传说蚩尤与黄帝征战时,这里曾是蚩尤的故都;元朝时这里的金阁山曾是全真道大宗师丘处机三传弟子祁志诚修行得道之处;清朝时这里曾是抛却帝位而出家修炼的顺治皇帝和笃信佛法的康熙皇帝及孝庄文皇后先后驻跸过的地方。悠悠万世,在这一方宝地上留下了许许多多脍灸人口的美丽传说。

公元1994年末,居住在这里的数位有缘之人在广州亲聆法轮大法师尊讲法,并将这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洪传到这方土地,之后千余善男信女入道得法。百余村寨都悬挂起了“法轮图形”,响起了悠扬悦耳的法轮大法炼功音乐。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一场由宇宙中旧的势力导演的史无前例的旨在毁灭芸芸众生的邪恶之极的大迫害开始了。刚刚得法才几年的大法徒们便承担起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

经历了九年多的风风雨雨之后,这些以救度众生为神圣使命的“救命天使”们,为自己写下了一部部血泪交融、催人泪下、可歌可泣的故事。本系列记述的二十六个故事,就是这些“救命天使”们的真实写照。

“观音堂”的故事

二姐出生在一个叫“观音堂”的地方。母亲生了她们五个女儿,大姐三十多岁就故去了,她在姊妹中排行第二。法轮大法洪传到这里的时候,母亲和她的四个女儿都先后得法了。我心里暗暗的想着这“观音堂”的故事看来要谱写新的篇章了。

二姐长大后嫁给了一个离娘家十几里以外的小村庄,丈夫家世代都是本分的庄稼人。她居住的村子在大山里,方圆几十里有四十多个村子,约四、五千口人。最高的山海拔二千多米,冬天气温常在零下二十多度。大山中只有崎岖的羊肠小路,有好多地方全是茂密的山林,连路也没有。

第一次去同修二姐家是在二零零七年的春天,下车后我们踏着冰越过了河,又走了二里多路,见两山中间依北山根有一个三、四十户的小村庄。同修荣荣把我们领到了一处紧挨河边的小院前,说这就是我二姐家。

当我们推开小栅拉门进到院子后,二姐在屋子里看见妹妹领来客人了,赶紧笑容满面的迎出来。

二姐个子不高,胖胖的身材,北方人特有的红脸蛋儿,一笑两眼眯成一条缝儿。看上去二姐只有四十五、六岁的年纪,实际差一岁就是花甲之年了。

院子不大,坐北有三间正房。我们进到东间,正面三节大红柜,擦得明光洁净。正中墙上悬挂着师父法像,贴在墙上的“法轮大法好”炕贴特别醒目。站在当地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看着师父法像,一股热流涌遍全身。靠窗一盘土炕,铺着的塑料炕席擦得特别干净,一看就知道家中的女主人干净利索。

进屋后,二姐赶紧把我们让到炕上,随着搬上来一个小方桌,给我们每人倒一碗热乎乎的红糖水,接着又端上来两盘点心,让我们先吃一口垫补垫补。

接着二姐又要忙着给我们做饭,我赶紧说咱们有糖水有点心谁也饿不着了,来一趟真不容易,还是抓紧时间先谈正事吧。

我说:“二姐,你先给我们谈谈这几年你是咋走过来的?”

一谈起修炼的事儿,二姐便和我们滔滔不绝的谈了起来…….

难行能行

二姐说,她修炼后遇到的第一个难关就是不识字。小时候只念了二年书,长大后嫁了人,生儿育女,把学那几个字全都忘光了。周围几十个村只有她一个人学大法,连个问的地方也没有。

四妹说:“二姐得法后,我想她也不识字,就只给了她一本《转法轮》,后来又给了她一套师父讲法录音带。像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她都没见过。”不认识的字二姐就问丈夫,可丈夫又不支持她炼功,也不想告诉她,她就问孩子。记不住的字,她就照字的意思画下来,是啥意思就画个啥东西。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二姐不但能看《转法轮》,连其他的经文也都能看了。

在学法的时间上,二姐是从来不打折扣的,二姐说,师父嘱咐过她,再忙也要学法。无论种地、锄地、收秋的时候,不管活有多忙,都不能误了学法。就是迫害发生之后,也没有把学法停下来,这为她以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难忍能忍

二姐说,她过的第二个难关就是自己的丈夫给制造的干扰和魔难。九九年七二零前,虽然丈夫不支持,但也都能过得去。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后,丈夫怕得不行,一反常态,见她学法炼功又打又骂。

为了避免和丈夫生气,只好背着丈夫,大冬天到冷屋子里去炼功。炼法轮桩法时,手指头常常被冻得像木棍一样硬棒棒的,丈夫发现时还要被打一顿骂一顿。

一见她学法,丈夫马上把灯给拉灭了。她又给拉着,他一气之下出去把电闸给拉了。二姐想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修炼人得忍,就乘他不在的时候学法,他回来就干坐着。时间就这样白白的浪费掉了,心里很是着急。

后来二姐想了一个办法,把《洪吟》写在胳膊上,到地里干活时就背,就这样她竟然把《洪吟》全背会了,丈夫也没发现。

再看法时,丈夫把灯给拉灭了,她就背《洪吟》。有一次她想我这样偷偷的背算什么呢?连点正念也没有,想完后便大声背出来。奇怪的是丈夫一听她背《洪吟》,不一会儿就坐不住了,赶紧跳下地走了。二姐明白了是他背后操控的邪恶害怕不敢听。

有一次,她故意问丈夫:“咋我一背法你就往出跑?”

丈夫说:“不知咋的,你一背我就烦得不行,赶紧得走。以后我不管你了,也不给你拉灯了,你想学就学,想炼就炼吧,别再去冷屋子炼了。”

二姐说,我知道是我的正念出来了,这一关过去了。

二姐还特别重视发正念,四个整点发正念一次也没有误过。如果在地里干活时到了点,马上把活停下来,席地双盘而坐。到哪个村去讲真相,她就一路走一路发。

第三个难关:走出去讲真相

二姐说她过的第三个难关是走出去讲真相。首先是丈夫阻拦不让出去,怕被公安局抓走。

有一次四妹来说,城里的同修都坐上车,晚上到乡下去散资料,白天到村里去讲真相、劝三退。二姐听到后再也坐不住了,刚开始出去讲真相,每次丈夫都阻拦,有时还破口大骂。没办法就哄丈夫说,今天要去哪里买东西,明天要出去给四妹雇服务员,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常事。

二姐说,有一天我想,我出去讲真相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我不应该老这样妥协下去,我必须突破。那几天他越阻拦我,我就越出去,挨着出去了几天。结果他妥协了,还说:“我不管你了,你到哪儿去注意点,别叫公安局给抓了去。”我说:“你放心,我有师父有大法管着呢,谁也不敢抓我!”出去几回见我都平安回来了,他也相信了,也不管我了。有一次我在家给儿子讲真相,他也拦我,我便严肃的和他说:“你不要拦我,比如一个人掉到水里了,我在往上拉他救他。你拦我,等于你在往下推他。这样等于我在救人你在害人,你是不是在干坏事?这样真的对你不好!”说也奇怪,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拦我了。我知道是我的正念和真心为他好的善念使他明白了真相。

二姐说:“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常常想,为什么让我出生在这个大山里?为什么方圆几十个村子、四、五千口人只有我一个人是大法弟子?就是让我来救这一方众生来了,这就是我随师而来的使命和责任啊!”

二姐还悟到:大法弟子无论你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是修的这一部法,只是使命不同。在哪儿都能修,就看你是真修的还是假修的。二姐心里天天装着的就是这几十个村子、四、五千口人,如何让他们明白真相、得到救度。从二零零三年四妹送回真相资料那一天起,她就没有停下过讲真相,后来又加上劝三退。

二姐说,方圆这四十多个村子她都跑遍了,种罢地去一次,锄完地去一次,秋收完再去一次,每个村都去了好几次。没听过她讲真相和劝三退的人真的不多了。

讲真相、劝三退

下面是二姐在讲真相、劝三退中的几个例子。

例子1:我不属于它们管

二姐说,由于我长年累月在那一带讲真相劝三退,也算出了名了。有个村书记到乡里汇报工作时风趣地说:“我们那片有个‘法轮功书记’,管好几十个村子。”有一个外地的同修到一个村子里去讲真相,村里的人问:“某某怎么没来?她是包我们村的法轮功。”

二姐还说一件事,有一次她领一位新学员到一个村子去讲真相,见街上有一大堆人,她就走过去讲开了。新学员挺害怕,过了一会儿和她说:“二姐,好像有警车声。”二姐说:“别怕,我们有师父管着呢,谁也不敢来!”村干部中有个亲戚从乡里开会回来,和她说:“这几天可紧了,你在乡里出了名,这几天先别讲了。”她说:“你放心吧,我没事儿,我不属于它们管。”

例子2:到哪儿讲我也不怕

二姐说,有一次她在一个村子的街上给几个人讲真相,其中有一个年轻人说:“你就是来山沟里来讲吧,你去乡里去给谁讲去?”二姐说:“乡里人也是人,也需要让他们明白明白真相。”

那小伙子马上站起来说:“那好,现在我就骑摩托把你带到派出所去,你怕不怕?”

二姐听到这儿,噗嗤一声笑了。接着说:“派出所也是人去的地方,有什么怕的?到哪儿讲我也不怕!”

那小伙子一看真有不怕死的,蹲在那儿一声不吭了。

例子3:师父安排有缘人

二姐说前年她去一个村子讲真相,碰见一个党员,当时劝他退党不退,就给了他一本《九评xx党》。今年又去那个村子时,正好讲真相到了他家。问他你是不是党员?他说:你忘了?前年你来劝我退党我不退,送给了我一本《九评》。我在山上放羊时都看完了,写的都没错,就等你来给我退党了。

有一天,二姐出去讲真相,翻山越岭已走了三十多里路,来到一个村子里。看看天色已不早了,天阴沉沉的又要下雨了,心想今天返不回去了,可往哪里住?边想边走进一处院子,见屋子里有一个老太太正在睡觉,她轻轻的进了屋,把一个“护身符”放在炕上,又轻轻的退出屋子。

只听屋里说:“你进来吧。”二姐说:“大娘,我不进去了,怕打扰您睡觉。”又听大娘说:“没事儿,你进来吧,我要跟你说话。”

她进屋后,慢条斯理的和老人讲开了真相。大娘说:“我们老头子看过你们的传单,他回来和我说:‘老婆子,以后这个法轮功可要成气候了,某某党快不顶了。’我们都知道法轮功好。”

攀谈中才知道老人家还和我是亲戚,老人家高兴得怎么也不让我走了,赶紧下地给我做饭,我也正好随其自然了。从此后我便把大娘家作为我讲真相的“中转站”,每到那里就住在大娘家,然后再到周围的村子去讲真相,解决了吃住的大问题。

有一次我正走在山路上下起了大雨,衣服全湿透了,又滑了好几跤,滚了一身泥。赶到大娘家时,大娘看到我满身泥糊糊的样子,心疼地说:“看把你苦的,救人也真不容易啊!”赶忙找来干衣服让我换上。我又有了一个家,心里热乎乎的。老俩口不但明白真相、认同大法,还经常听我给他们念法。现在老俩口也修炼上了,成了我们的好同修。师父为我安排得真是周到啊!

例子4:再苦再难也要往前闯

二姐这几年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所经历的苦难真是不少,每当遇到苦难时,她就想起师父《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的世上苦 出世是佛佗”。再苦、再难也要往前闯。

从重重困难和魔难中闯过来的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在长期的翻山越岭磨炼中,也使我炼就了一副强健的体魄。我常常是上山爬,下山跑,轻松自如。四妹说我:“师父给了你一条飞毛腿,让你多救人。”

乡村里还是善良的人多,好人多。走到哪里都有人主动给我带路,挨家逐户的讲真相时有人主动给看着狗。从开始到现在我都是面对面送资料讲真相,由于我不会写字,退党团队的人都是自己写名字,不会写的就让会写的人给写,用的都是真名真姓。每天多的时候一、二十人,少的时候三、五人,究竟退了多少我也记不清。反正是见人就劝退,没入过的就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吃完饭后,二姐从柜上的一个小方盒子中拿出了一叠大小不一的纸块儿,递给我说:“这是三退名单。”我双手接过来,见都是烟盒纸、月份牌纸等各种各样的纸块儿,上面写的字体也不一样,有的还写着“我退出xx党”、“我退出少先队”等字样。看着这一块块小纸片儿,我不由得热泪盈眶,这可是一个个生命得救的见证啊,其中包含着二姐的多少心血!

太阳刚落西山的时候,我们离开了那个难忘的小院,在院门外和二姐依依惜别。晚霞映红了西边半个天空,映红了这个小小的山村,和二姐上身穿的那件红毛衣、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儿的红脸蛋儿,交相辉映,浑然一体。

我上车后从窗口向二姐告别:“二姐,再见了。”车子开动了,二姐在我的视线中变得越来越高大,我似乎豁然明白了二姐将要成就的是什么,在心中默默的说:“谢谢您,在人间救人出苦难的、大慈大悲的现世‘观音菩萨’!”

--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想,也许人生中所有的磨难、遇见的亲属,其实都是来成就自己的;在这样一场“人生大戏”里,我知道不管是先生或是儿女都是一个个体,看起来他们是属于你的但他们不是你的!我要遵循“真善忍”的标准来超脱凡尘,这是我可以预见的目标,也是我要感谢的过程。
  • 秀贞在婆婆极为强势火暴的压力下,结婚六年无法受孕,夫妻俩暂时远赴他乡生活,半年左右便即顺利怀孕。复于得法修炼法轮功后,搬回来面对严重忧郁症的婆婆,从生活中力行“处处事事为对方着想”的法理,体谅婆婆的不安与委屈,真心将婆婆视同自己的母亲一样看待。…
  • …金钥匙不仅仅是李洪志师父功能的体现,这里面还蕴含着万古机缘!他打开了我心上久久封尘的锁,‘啪’的一下,使我看到了宇宙真正的理,理解了此生真正的意义,那就是找明师,得正法,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他其实是万古天门洞开的金钥匙,他打开了人间通往天堂的路,向世人展现了最美好、最神奇的幸福前景!
  • 我以前是一位美术教师,因身体不佳提前退休。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十几年的修炼,大法把我这个体弱多病、胆小怕事的弱女子造就成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正法弟子,宏愿慈悲救世人…
  • (shown)三位波兰年轻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况下认识了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法轮功。玛丽亚看到静坐的平和,还有免费教功的无私,因此尝试了法轮功,她感受到能量场很大,所以就开始修炼了,炼法轮功后,玛丽亚找到了内心的宁静,她加入游行、讲真相让更多波兰人民知道在中国发生的事情,让他们能够采取行动来帮助;托马斯有一些奇异的经历,他在寻找答案,找到了法轮功,他参与将《转法轮》中文翻成波兰文出版;马丁在寻找生活的意义,法轮功书中的哲学帮助打开了他的心…他说法轮功来自中国,法轮功无条件的帮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帮助中国人,他建立了网站,并向中国人发送刊载法轮功讯息的报纸。
  • 经营欧式餐坊的一对年轻夫妇,吕升财和简嘉美,每天开门总是满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内(掌厨)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热的很。除了美食,店内还提供法轮大法修炼相关讯息给客人。来过一次的人,几乎就成为欧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欢来这温馨祥和的小餐馆用餐,总觉得在这儿用餐,心情有说不出的美好感觉。六年前这对夫妇的处境可不是这么相敬如宾的温馨,一天见面经常是你骂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 (shown)用现在网络上通用的说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后“草根”出身……半辈子在工厂勤恳工作(一直是“劳模”)却弄得一身病的母亲在买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炼气功(法轮功),听这音乐怎么就这么舒服呢?再听辅导员说可以强身健体,就也想跟着炼功祛病。这看似偶然而简单的念头,彻底改变了家人和我的命运。从在大法中受益,沐浴着法光,感受着师父的慈悲,到邪恶强加迫害后证实大法,我和母亲分别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里遭受过迫害(这些故事以后我也会写出来)…我从向同修寻求援助,到现在年收百万,在突破旧势力经济迫害,大法的无边法力和对生命的改变就这样看似无声无息,却又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展现在我们的身上。
  • 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谐和街1号,我相信这是老师的一种点化,我想告诉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给我家带来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变了我父亲,而他不是大法学员。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诬陷,我和同修集体进京被截;集体走出去炼功被抓,被骗进洗脑班。几进几出黑窝,都以法为师,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反迫害讲真相(法轮大法洪传慈悲救度世人的真相、法轮功受诬陷的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
  • 一个德国人用德语谱写的歌词所传达出的心境,与使用中文的中国大法弟子们的心境,没有什么不同: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越来越清澈,越来越与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实,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们,都可以在法轮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体验。 因为法轮大法的原著文字虽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泽之力是从来不受语种制限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