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天使(2)

普洒甘露的香莲

莲子

救人香莲馨香远传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艳艳刚过不惑之年,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和丈夫靠种几亩地维持生活,日子过得很艰辛。十年前她和同村的几个姐妹一起有幸得法修炼,可是时间不长迫害就开始了。她和同村的几个姐妹们从来没有经历过那样的压力和打击,在家悄悄的又炼了一段时间就搁下了,从此和同修们失去了联系。

二年后的一天,同修梅姐突然来到了家里,和她说:“你还炼上吧,得这个法不容易,别失去了这个机缘。”说完留下几份真相资料就走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梅姐托人捎信让去她家一趟。一天艳艳骑着自行车赶十里路来到了梅姐家,进门后梅姐便和她说:“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了,我们都是从遥远天体来的生命,代表着庞大天体的生命群,如果我们修得不好,你那天体中的无数众生就要被淘汰掉了。”艳艳听到这儿便说:“哎约,我修不修,我修好修不好,还关系到这么大的事啊,不能因为我让我的世界中的那么多的众生都被淘汰掉,为了他们我也得好好修啊!”从那以后艳艳又回到大法中来了。

节衣缩食缵钱救人

艳艳听说同修们节衣缩食把省下来的钱用来做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便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一天下午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夹着暴雨倾泻而下,顿时院内便积聚了半尺深的水,不一会儿洪水像一条翻滚的土龙顺着河套奔腾而下。望着这瞬间发生的景象,艳艳想到了史前大淘汰那场大洪水,想到了众生即将面临的大劫,再也坐不住了。她拉开抽屉拿出那五百多元孩子积攒的压岁钱和自己积攒的零钱,然后找了一块红纸,在上边工工整整的写上:“这些钱给法上,用它去救人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包上钱装在兜里就往外走。丈夫见她急匆匆的往外走,就问了一句:“天这么晚了,你又要去哪里啊?”她回了一句:“我出去办点事。”说完到院子里推上自行车就向门外走去。

村子里的街上全是泥和大大小小的水坑,她两脚全是泥,自行车的拖泥板里也全是泥,推着走都很费劲。就这样吃力的走了二里地总算上了公路,待到了梅姐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进到院子后她听到屋子里有好几个人说话的声音,以为家里有客人,不好意思惊动人家,就站在窗外等着。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未有人出来,她怕回去晚了丈夫着急,就把钱包放在南房的窗台上,悄悄地离开了梅姐家。

第二天早上梅姐在院子里看到南房窗台上有个红纸包,打开一看,见里面包着钱,数一数五百多元。这是谁的钱呢?拿起纸来才发现上边有一行字,她猜到了这肯定是艳艳给送来的,多好的同修啊,泪水禁不住顺着脸颊流下来。

又过了些时,艳艳到梅姐家来学法,那天学完已经半夜了,就住在了梅姐家。梅姐问她:“上次那个红纸包是你送的吧?”艳艳笑了笑说:“反正是大法弟子送的,别管她是谁了。”这次艳艳又把七千多元钱递到了梅姐手里,梅姐疑惑的看着艳艳问到:“艳艳,哪来这么多钱啊?你们家有多困难,这钱可不能收啊。”艳艳淡然一笑的说:“这些钱都是我结婚前从娘家带来的,有的是我在家当姑娘时刨药材挣的钱,还有出嫁时丈夫家给的衣服钱。我都没舍得花,留着将来供孩子上大学用。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的路是由师父安排的,将来孩子上学也好,生活也好,都会有办法解决的。现在是救人最紧迫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有得救可怎么办?我要把钱拿出来先救人。”

听了艳艳的一席话,梅姐含着泪把钱收下了。艳艳又说:“这钱我丈夫不知道,我怕告诉他他接受不了。”梅姐说:“我知道。”脱衣服时梅姐才发现艳艳穿的那条秋裤上布满了补丁,含着泪说:“你再买一条秋裤吧。”艳艳笑了笑说:“没事儿,对付还能穿,穿里边也看不着。”以后梅姐在和我谈起这件事时,我在心里感慨的说,多么朴实无华的语言,它内在可是一颗金子般的心啊!

后来艳艳把母亲平常三百二百的接济她的钱都攒起来,每年过年时亲友们给孩子们的压岁钱她都嘱咐孩子们别花,留着做真相资料救人。女儿和儿子也都特别听话,把钱都交给妈妈。目前用来做资料的钱已有一万多元了,可艳艳家里依然过着艰难贫寒的生活。对于一个亿万富翁来说,这一万元钱可能什么也不是,可是对于一个靠种几亩地来维持一家四口生活的农民家庭来说,它的份量可不仅仅是一万元啊。每当学到师父“大法弟子了不起”这句法时,我就想起了艳艳同修,后来我流着泪把这件事写进了反映本地区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一篇体会文章中。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自迫害发生九年多时间以来,大法弟子们省吃俭用用来做真相资料的钱可以用多少亿来数了,每一份真相资料、每一张真相光盘中都溶入了亿万大法弟子的心啊!有多少世人是看了这些真相资料后,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世人不珍惜这些大法弟子用自己的血汗钱做来的真相资料,随意撕毁或扔掉,更有甚者以非法搜查来的真相资料作为迫害大法弟子的依据。世人啊,当你们看了这个故事后,能用自己的良知与善念来理解大法弟子慈悲救度世人的心吗?

艳艳从新修炼上后,丈夫怕她被迫害极力的地反对,只要看到她看书炼功,非打即骂,丈夫是个木匠,每次打她出手都特别重。可她只是牢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八个字,本着一颗大忍之心无怨无恨的忍受着,只要不骂师父就行。艳艳说那时也不懂得丈夫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着干扰自己修炼,用正念去解体它,只是含泪而忍。

艳艳说,有一天我怕他看见我炼功就悄悄的躲到草房子去炼,他回家后见我不在家就到处找,最后被他找到了。他气恨得失去了理智,顺手操起地上的木板凳就朝我头上砸来,我双手抱着头,心里求师父保护弟子,两耳只听得头上有沉闷的翁翁声。随后他又把板凳丢在地下,对我拳打脚踢,嘴里还不停的骂大法骂师父。我一听到骂我师父就急了,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他大声说:“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准你骂我师父,你越骂我越炼!”他听到这儿,一声不吭的扭身走了。从那以后他不怎么再管我了。现在想起来当时那个心性标准就是单纯人的情和争斗心,没有用慈悲和善念来对待他。

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向内找

看到同修们都走出来讲真相、救度世人,我的心里也很着急,怕心又很重。我就先在村子里的亲朋好友家讲,再给村子里的其他人讲。后来怕心少了,胆子也大点了,我就和邻村的丽欣同修搭伴到外村去讲。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不但学到了不少讲真相的经验,也懂得了遇到问题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向内找,使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断提高升华。

有一次我和同修丽欣去一个只有五户人家的小自然村讲真相,我们走进了一家院子,见屋内炕上坐着母女二人,进屋后见老大娘快七十岁了,对面坐着她三十多岁的傻女儿,蓬头散发的,在那呆楞楞的看着我们。丽欣微笑着和大娘搭话:“大娘,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来给你们家送福来了。”边说边上炕坐在了傻女儿的对面,从窗台上拿起梳子,一边讲着真相,一边给傻女儿梳头,傻女儿一个劲儿的看着她笑。丽欣说:“你这世傻,下世不傻,元神不傻。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来世得法修炼。”我被同修的一言一行深深地感动着,也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

不一会儿,这家的大爷回来了,他是个老党员,心地善良,特别信神。我们给他讲起中共邪党在镇反、反右、四清、文革等运动中迫害死了八千多万好人,八九年镇压学生,九九年镇压法轮功。宣扬无神论,文革时拆庙砸神,不让人们信神佛。大爷说:“某某党的这些历史我都知道,文革时我是村干部,我就行善保护人。”我们劝大爷退党,他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艳艳说,有一回她骑着自行车走在公路上,见前面有一辆马车,车上坐着两个五十多岁的农民。她想这又是两个有缘人,便紧走几步赶上去问:“大哥,你们这是去哪里呀?”那人说:“去城里”。“噢,那咱们是顺路。你们听说过法轮功吧?”那人说:“听说过,法轮功谁不知道啊!”“反正咱们也没事儿,我就给你们讲讲法轮功的真相吧。”就这样艳艳跟着马车走了三、四里路,讲了好多方面的真相。那人听完后说:“你讲得真好,你是个教书的吧?”艳艳说:“我可不是,我只是个平民百姓。”那人摇摇头说:“我可不信,你的文化可高了,不然怎么能知道这么多的事儿?”艳艳和我说,那天她也很惊奇自己,怎么知道那么多,讲起来滔滔不绝。我说是师父给你智慧呗。

去年同修们自愿组成讲真相小组,到没有大法弟子的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艳艳知道后找到协调的同修说:“我也想去,什么时间去告诉我,我什么时间去都行。”其实家里也特别忙,丈夫经常外出打工,孩子念书(儿子才十岁),家里又养活着猪、鸡,还有十多亩地,全靠她一个人,出远门还得把孩子靠给亲戚照看。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

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上车后大家先一起发正念,清除所到之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讲真相过程中的一切干扰和障碍,让所有接触到的世人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然后大家一起学法,背《洪吟》和经文。快到地方前大家分工,每二人一组,每组去一村,回来时在路边分别上车。进村前先发正念。回来的路上大家总结交流讲真相过程中的体会,一路唱着大法歌曲回到家。真切的体验到了大法修炼的殊胜伟大,能够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多么的荣幸。

艳艳说,由于自己在三件事上精进起来了,家庭环境也变得圆容和谐了。女儿和儿子都特别体谅、理解和支持妈妈,儿子才十岁,经常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有几次我晚上到附近的村子去散发真相资料,儿子不放心,像小大人一样和我一起去。有时我往各户放资料,儿子在一边发正念;有时儿子往各户放资料,我在一边发正念。我们娘俩协调配合,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由于我用慈悲和善心对待丈夫,不断的给他讲真相,他认识到了骂大法骂师父的错误,还写了声明。

自从学习了师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后,师父说:“我不想落下一个人,”“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应该尽弟子的责任,去叫醒身边的同修,让他们回到大法中来。我找到了九九年前和我一起得法的俩位昔日同修,现在他们两个都从新修炼上了,我们又组成了学法小组,一起出去讲真相救人。还有五名有缘人新得法修炼。

“净莲法中生慈悲散香风世上洒甘露莲开满天庭”(《洪吟(二)》“香莲”)艳艳就像那盛开在山水之间的一朵香莲,向世人散发着慈悲的香风,普洒着清醇的甘露。

--转自正见网 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12/8/56429.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想,也许人生中所有的磨难、遇见的亲属,其实都是来成就自己的;在这样一场“人生大戏”里,我知道不管是先生或是儿女都是一个个体,看起来他们是属于你的但他们不是你的!我要遵循“真善忍”的标准来超脱凡尘,这是我可以预见的目标,也是我要感谢的过程。
  • (shown)人生带我经历了所有的风景,转眼已经五十年了,像一列不知目的地的火车,经过的地方如此苦难、贫瘠,我虽试图改变驾驶,改善路径,却在永恒的风雨试炼中,几次跌下车来…。没有想过逃避,不与欺凌争辩是我仅有的尊严,只要有一丝力气,我会挑起所有苦责,竭尽所能的驶向光明!~以下是我的故事,我名叫詹雅淇。
  • (shown)人生带我经历了所有的风景,转眼已经五十年了,像一列不知目的地的火车,经过的地方如此苦难、贫瘠,我虽试图改变驾驶,改善路径,却在永恒的风雨试炼中,几次跌下车来…。没有想过逃避,不与欺凌争辩是我仅有的尊严,只要有一丝力气,我会挑起所有苦责,竭尽所能的驶向光明!~以下是我的故事,我名叫詹雅淇。
  • (shown)人生带我经历了所有的风景,转眼已经五十年了,像一列不知目的地的火车,经过的地方如此苦难、贫瘠,我虽试图改变驾驶,改善路径,却在永恒的风雨试炼中,几次跌下车来…。没有想过逃避,不与欺凌争辩是我仅有的尊严,只要有一丝力气,我会挑起所有苦责,竭尽所能的驶向光明!~以下是我的故事,我名叫詹雅淇。
  • (shown)人生带我经历了所有的风景,转眼已经五十年了,像一列不知目的地的火车,经过的地方如此苦难、贫瘠,我虽试图改变驾驶,改善路径,却在永恒的风雨试炼中,几次跌下车来…。没有想过逃避,不与欺凌争辩是我仅有的尊严,只要有一丝力气,我会挑起所有苦责,竭尽所能的驶向光明!~以下是我的故事,我名叫詹雅淇。
  • (shown)人生带我经历了所有的风景,转眼已经五十年了,像一列不知目的地的火车,经过的地方如此苦难、贫瘠,我虽试图改变驾驶,改善路径,却在永恒的风雨试炼中,几次跌下车来…。没有想过逃避,不与欺凌争辩是我仅有的尊严,只要有一丝力气,我会挑起所有苦责,竭尽所能的驶向光明!~以下是我的故事,我名叫詹雅淇。
  • (shown)人生带我经历了所有的风景,转眼已经五十年了,像一列不知目的地的火车,经过的地方如此苦难、贫瘠,我虽试图改变驾驶,改善路径,却在永恒的风雨试炼中,几次跌下车来…。没有想过逃避,不与欺凌争辩是我仅有的尊严,只要有一丝力气,我会挑起所有苦责,竭尽所能的驶向光明!~以下是我的故事,我名叫詹雅淇。
  • (shown)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岁,找了师父四十年,终于得法了。修炼十五年来,经历了人间天上无数魔难,我用全部生命“助师正法”,期盼师父多一些欣慰。我发愿苦修。我要修到无形。无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差不多第二次出劳教所的时候,我修到了无形的境界,师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莲花。在劳教所三年,我不但在这个空间过关,同时在另外空间做很多很多事情…
  • (shown)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岁,找了师父四十年,终于得法了。修炼十五年来,经历了人间天上无数魔难,我用全部生命“助师正法”,期盼师父多一些欣慰。我发愿苦修。我要修到无形。无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差不多第二次出劳教所的时候,我修到了无形的境界,师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莲花。在劳教所三年,我不但在这个空间过关,同时在另外空间做很多很多事情…
  • 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灭尽着天体中一切的邪恶…突然在我上山的左上方,轰隆隆一阵巨响,从山顶滚下来一个庞然大物,…巨蟒随机化作了黑黑的龙卷风,追赶着刮向我和师父,一会又变成黄黄的沙尘暴。师父架着我越飞越高、越飞越高。风已经刮不着我和师父了,我看到师父右手臂从天上伸到地下,…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灭尽着天体中一切的邪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