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天使(3)

为救人花甲老太几走遍全县的山山水水

原题:身背真相资料的花甲老太
莲子

天使来救人 斑斓满星天(印象图像取自: NASA )

font print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了,认识的字不多,好多字都不会写,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听师父的话,学好法提高心性,为正法修炼奠定了基础;零四年前我和同修们一起证实大法,反迫害,讲清真相;零五年后我传《九评共产党》,讲法轮大法真相救众生,兑现师父赋予我的伟大的历史使命。十三年风雨艰难的修炼历程中有惊无险,随师父一直走到了今天。

兑现救人使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们地区是一个山区,不足三十万人口,大部分分布在乡村,讲真相比较困难。我就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首先在亲朋好友中讲真相、劝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这个范围讲完后,就在亲戚朋友所在地的乡村讲。三年多来,我除了在本县讲真相外,还到有亲友的外地的三个县讲真相,发资料。本县的乡镇我去过三分之二,听我讲真相的世人中,有八千多人明白了真相或退出邪党组织。

《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我一直在做着讲真相劝三退,无论外出还是在家里我只要有机会就从不会落下一个有缘人,不论远近,不管天气好坏,不怕吃苦,心里装的是众生。只有一念,那就是我要尽我所能的去救度众生。

一次我去邻县找已经多年互不联系的姨娘家,结果到那里一看不是这个地方,我又坐车到另一个村,还是找不到。我想我来讲真相连人也找不到,天黑了今天住哪里啊。于是我在心里求师父,果然有个过路人告诉我的姨娘家的住址。我到了那里,碰到了一个表现比较邪恶的人,我就发正念解体他背后操控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然后再讲真相,最后他全家四口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还有一次我到离县城不远的一个村办事,遇到熟人,是过去在法院工作的一个干部,还有一个在公安局上班的人。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还被迫害,讲共产党成立以来运动不断,八千多万人被其整死害死,讲现在天要灭中共,灾祸连连不断,只有退出邪党组织才能保命保平安,他们明白真相后主动退出了邪党。

看了师父的经文《志不退》我悟到救人不能停,一定要抓紧时间救人啊,于是又到本县的某乡亲友家退了好多人,回来的路上没赶上班车只好住在了另一个亲友家。真是师父安排,当晚又退了六、七个人。我悟到讲真相一是心正、心静,尽量抑制自己的人心;二是有难处多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师父慈悲不落下一个有缘人,作为弟子也不应该放过任何一个讲真相救人的机会。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我儿子突然亡故了,当时年仅三十九岁。儿子的死对我打击太大了,有一个多月我没有出去讲真相。在儿子刚过世三十五天的时候我再也坐不住了,就要出去救人。孩子们都不让我去,有的同修也劝我不要太急,怕我心态不好讲不好。我想儿子死了不能复活,可那么多的众生得赶紧去救,我怎么能执著于情中脱不出来而耽误了救人的大事呢?我毅然带上大包小包的资料坐上公共汽车去了邻县的亲戚家。在那里我呆了十八天,把几个亲戚家所在的村子都讲了,共带回了四百多人的三退名单。后来我也时常想念儿子,心里特别难受,但想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努力逐渐把这个情放下,抓紧时间一次次的去救人。我悟到:我是来救度众生的,无论有多么艰难也得兑现自己的誓约。虽然我修得不太好,还有好多人心在,特别是对儿女情还没有彻底放下。但一想到世间的什么事也比不了救度众生这件事大的时候,就一下清醒了。我是师父的弟子,不能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只有完成了救人的使命才算真正的做到了没有辜负师父。

我讲真相一般都是一个人去,住在亲友家比较方便,在那里劝三退,晚上出去到周边没有亲友的村子发真相资料。到外县有时要带几十斤重的资料,下了车后还要走好几里地的路,对我这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也不是易事。可我一想到是去救人,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儿,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加持弟子。一次我带一大包资料去外县,下了班车就打了个车,一路上那个司机老盯着我的包,我就发正念,最后终于安全到了目的地。后来为了安全,我再去亲友家就让我女婿开车送我去。到亲友家也有很多考验心性的地方。比如有的亲友对大法不认同,有的怕受牵连,表面上不好意思拒绝就给我脸色看,其中有很多闹心、受委屈的事。对此我从不计较,因为我只抱一念,只要为了法为了救度众生,什么委屈我都能受,什么苦我都能吃。

用正念解体邪恶对救度众生的干扰

在救度世人中,我也遇到过很多邪恶的干扰,对此我就发正念和运用师父赋予我的神通去清除干扰、解体邪恶。一天我到同修家学法切磋,发现后面有警车跟着,后来又开到我前边停在那里。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警察和警车的邪恶,让警车坏在那里。果然那车真的坏了,街上五、六个人帮着推车。我又一想,警车不走影响我去同修家,我又发正念让警车快离开,没几分钟那车又发动着开走了。又一天我在街上发传单,见一个妇女一直在后边盯着我,我就想如果她不走我就把她定在那里。刚想完就见她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了。我发完传单见她还站那不动,就拐了个弯离开后想了一下“解”。

我体会到修炼中只要正念正行,按照师父的要求和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做,真修实修走正,不带有人的认识,任何邪恶都不敢靠近你,不敢动你,也不敢考验你。因为你的心正,师父的法身和正神都会保护你。每次遇到邪恶干扰时,我就一遍遍默念“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请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和“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心想大法弟子的意志坚定不可动摇,任何邪恶的表现都吓不倒我,师父就在我身边,谁也不敢动我。我悟到:常常想师父就在我身边,这本身就是正念。就会立即让我正念十足。几年来无论邪恶的迫害如何疯狂,我讲真相救人就没停下来过,也没有受到干扰和迫害,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我正念,赐予我智慧,时刻保护着我。我要更加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奥运会开始前,本地区好多同修被邪恶监视、看管起来,有的还被劫持到镇里或单位非法办班。我听到这些消息后发出一念: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能承认,我要解体它。儿子回来说:“如果有人来要身份证,你就给了他们,不然的话就要把我们给弄走了。”我当时就想: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承认,身份证也不能给它们。老伴说来要的话就给吧,我说你的也不能给它们。我每天坚持发正念,邪恶因素被解体了,整个奥运期间没有一个人上门找我,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有受到干扰。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被旧势力的安排牵制,也不能被常人的心牵制,时刻用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尽管我还有修的不足的地方,但我会按照新宇宙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对于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迫害干扰因素我就全部否定、解体。

我虽然快到古稀之年了,但我不承认自己老了,在法中我就是永远年轻的。在正法修炼的最后最关键时刻,我会抓紧时间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完成师尊赋予我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向恩师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证实大法,改变家庭修炼环境;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 大法给了我智慧,给了我行医的真正本领,这不是靠我医术解决的问题,而是靠大法法力帮助我救人。常人得病都是有因由的,有些病,用医术是无法治好的;有些病,即使能治好,也会给病人带来很多痛苦。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让我得到大法,就是要我在自身的环境中救人。行医本是救人,但治表不治根;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
  • …里面的犯人赞扬的笑着说:你这老婆婆被提审回来还笑眯眯的,我们要是被提审吓得两腿发抖。我就趁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回家也要学法轮功。
  • (shown)在残酷的迫害中,我走过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岁月,正信正念中时时都显神迹。常人是绝对承受不了连续长达半个多月日夜不睡觉的摧残,在折磨中我看来还白里透红…神看护的人是不同于常人的,正信正念中神迹随时显现。
  • (shown)2011年10月9日,韩国佛学会在首尔的果川市民会馆举办了二零一一年韩国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来自韩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相聚在这里,分享了十位大法弟子感人的修炼心得。当天,整个会场宁静祥和,充满了慈悲的能量,甚至会场外面的松树上也盛开了三千年才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像是鼓励大法弟子们勇猛精进,完成好史前大愿。…蔡先生是今年三月刚得法的新学员,他是大学教授,博览群书,但是,第一次在网上看《转法轮》就被深深的吸引,用了十多个小时,一气读完了整本书。他说,用一句话形容就是震撼,有种一生寻寻觅觅,如今终于找到了的感觉。…来自首尔的朴先生交流了他利用自己开出租车的工作环境讲真相的经历,在讲真相过程中,他虽然认识到“有分别心不是慈悲”…
  • 有一对年轻夫妇推着婴儿车径直向法轮功学员走来,诺雅女士一上来就说:“我们等了很久,想要学炼法轮功!我们是在网上发现法轮功的,你们能教我们炼功吗?我们最少有五个人想学炼。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开始至今,芬兰法轮功修炼者越来越多,他们在修炼后感觉很好,就又带来亲朋好友学炼。每一次炼功结束后,他们都感到身体很舒服,有的还能感到很强的能量场。
  • 修炼十余年,名、利、情依然还这么强烈,想想都惭愧啊!就在我向内找后,奇迹出现了…我不仅体会到向内找的美妙,也更加深深体悟到师父说的一段法:“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笑)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这个情况。”(《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 我是一位具有高职称的演员,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大法给予我的是脱胎换骨……修炼前,自己的专辑在全国发行,观众的反馈也很好,在同行中也算小有名气。然而人生无常,就在我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我被确诊为“声带两面小结”,手术后更是唱不了了…如果说身体上的变化是奇迹,那我心灵上的变化就是翻天覆地。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今后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修炼人,我的身心等于是被大法净化后重新复活。
  • (shown)一九九六年中秋,我四十六岁,找了师父四十年,终于得法了。修炼十五年来,经历了人间天上无数魔难,我用全部生命“助师正法”,期盼师父多一些欣慰。我发愿苦修。我要修到无形。无形的境界是很高的,要修到那,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非常巨大的威德。…差不多第二次出劳教所的时候,我修到了无形的境界,师父把我演化成一朵很大的莲花。在劳教所三年,我不但在这个空间过关,同时在另外空间做很多很多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