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天使(3)

为救人花甲老太几走遍全县的山山水水

原题:身背真相资料的花甲老太
莲子

天使来救人 斑斓满星天(印象图像取自: NASA )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了,认识的字不多,好多字都不会写,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听师父的话,学好法提高心性,为正法修炼奠定了基础;零四年前我和同修们一起证实大法,反迫害,讲清真相;零五年后我传《九评共产党》,讲法轮大法真相救众生,兑现师父赋予我的伟大的历史使命。十三年风雨艰难的修炼历程中有惊无险,随师父一直走到了今天。

兑现救人使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们地区是一个山区,不足三十万人口,大部分分布在乡村,讲真相比较困难。我就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首先在亲朋好友中讲真相、劝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这个范围讲完后,就在亲戚朋友所在地的乡村讲。三年多来,我除了在本县讲真相外,还到有亲友的外地的三个县讲真相,发资料。本县的乡镇我去过三分之二,听我讲真相的世人中,有八千多人明白了真相或退出邪党组织。

《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我一直在做着讲真相劝三退,无论外出还是在家里我只要有机会就从不会落下一个有缘人,不论远近,不管天气好坏,不怕吃苦,心里装的是众生。只有一念,那就是我要尽我所能的去救度众生。

一次我去邻县找已经多年互不联系的姨娘家,结果到那里一看不是这个地方,我又坐车到另一个村,还是找不到。我想我来讲真相连人也找不到,天黑了今天住哪里啊。于是我在心里求师父,果然有个过路人告诉我的姨娘家的住址。我到了那里,碰到了一个表现比较邪恶的人,我就发正念解体他背后操控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然后再讲真相,最后他全家四口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还有一次我到离县城不远的一个村办事,遇到熟人,是过去在法院工作的一个干部,还有一个在公安局上班的人。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还被迫害,讲共产党成立以来运动不断,八千多万人被其整死害死,讲现在天要灭中共,灾祸连连不断,只有退出邪党组织才能保命保平安,他们明白真相后主动退出了邪党。

看了师父的经文《志不退》我悟到救人不能停,一定要抓紧时间救人啊,于是又到本县的某乡亲友家退了好多人,回来的路上没赶上班车只好住在了另一个亲友家。真是师父安排,当晚又退了六、七个人。我悟到讲真相一是心正、心静,尽量抑制自己的人心;二是有难处多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师父慈悲不落下一个有缘人,作为弟子也不应该放过任何一个讲真相救人的机会。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我儿子突然亡故了,当时年仅三十九岁。儿子的死对我打击太大了,有一个多月我没有出去讲真相。在儿子刚过世三十五天的时候我再也坐不住了,就要出去救人。孩子们都不让我去,有的同修也劝我不要太急,怕我心态不好讲不好。我想儿子死了不能复活,可那么多的众生得赶紧去救,我怎么能执著于情中脱不出来而耽误了救人的大事呢?我毅然带上大包小包的资料坐上公共汽车去了邻县的亲戚家。在那里我呆了十八天,把几个亲戚家所在的村子都讲了,共带回了四百多人的三退名单。后来我也时常想念儿子,心里特别难受,但想到救人的紧迫,我就努力逐渐把这个情放下,抓紧时间一次次的去救人。我悟到:我是来救度众生的,无论有多么艰难也得兑现自己的誓约。虽然我修得不太好,还有好多人心在,特别是对儿女情还没有彻底放下。但一想到世间的什么事也比不了救度众生这件事大的时候,就一下清醒了。我是师父的弟子,不能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只有完成了救人的使命才算真正的做到了没有辜负师父。

我讲真相一般都是一个人去,住在亲友家比较方便,在那里劝三退,晚上出去到周边没有亲友的村子发真相资料。到外县有时要带几十斤重的资料,下了车后还要走好几里地的路,对我这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也不是易事。可我一想到是去救人,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儿,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加持弟子。一次我带一大包资料去外县,下了班车就打了个车,一路上那个司机老盯着我的包,我就发正念,最后终于安全到了目的地。后来为了安全,我再去亲友家就让我女婿开车送我去。到亲友家也有很多考验心性的地方。比如有的亲友对大法不认同,有的怕受牵连,表面上不好意思拒绝就给我脸色看,其中有很多闹心、受委屈的事。对此我从不计较,因为我只抱一念,只要为了法为了救度众生,什么委屈我都能受,什么苦我都能吃。

用正念解体邪恶对救度众生的干扰

在救度世人中,我也遇到过很多邪恶的干扰,对此我就发正念和运用师父赋予我的神通去清除干扰、解体邪恶。一天我到同修家学法切磋,发现后面有警车跟着,后来又开到我前边停在那里。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警察和警车的邪恶,让警车坏在那里。果然那车真的坏了,街上五、六个人帮着推车。我又一想,警车不走影响我去同修家,我又发正念让警车快离开,没几分钟那车又发动着开走了。又一天我在街上发传单,见一个妇女一直在后边盯着我,我就想如果她不走我就把她定在那里。刚想完就见她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了。我发完传单见她还站那不动,就拐了个弯离开后想了一下“解”。

我体会到修炼中只要正念正行,按照师父的要求和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做,真修实修走正,不带有人的认识,任何邪恶都不敢靠近你,不敢动你,也不敢考验你。因为你的心正,师父的法身和正神都会保护你。每次遇到邪恶干扰时,我就一遍遍默念“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请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和“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心想大法弟子的意志坚定不可动摇,任何邪恶的表现都吓不倒我,师父就在我身边,谁也不敢动我。我悟到:常常想师父就在我身边,这本身就是正念。就会立即让我正念十足。几年来无论邪恶的迫害如何疯狂,我讲真相救人就没停下来过,也没有受到干扰和迫害,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我正念,赐予我智慧,时刻保护着我。我要更加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奥运会开始前,本地区好多同修被邪恶监视、看管起来,有的还被劫持到镇里或单位非法办班。我听到这些消息后发出一念: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能承认,我要解体它。儿子回来说:“如果有人来要身份证,你就给了他们,不然的话就要把我们给弄走了。”我当时就想: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承认,身份证也不能给它们。老伴说来要的话就给吧,我说你的也不能给它们。我每天坚持发正念,邪恶因素被解体了,整个奥运期间没有一个人上门找我,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有受到干扰。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被旧势力的安排牵制,也不能被常人的心牵制,时刻用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尽管我还有修的不足的地方,但我会按照新宇宙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对于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迫害干扰因素我就全部否定、解体。

我虽然快到古稀之年了,但我不承认自己老了,在法中我就是永远年轻的。在正法修炼的最后最关键时刻,我会抓紧时间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完成师尊赋予我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向恩师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沿着通往国会的通道铺上了50多个玻璃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一个加拿大人亲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证据和故事。国会议员安德斯先生来到集会现场并与在场每一位曾遭受中共当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属握手、拥抱。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述的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经历时,他落泪了。
  • 一个德国人用德语谱写的歌词所传达出的心境,与使用中文的中国大法弟子们的心境,没有什么不同: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越来越清澈,越来越与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实,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们,都可以在法轮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体验。 因为法轮大法的原著文字虽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泽之力是从来不受语种制限的。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诬陷,我和同修集体进京被截;集体走出去炼功被抓,被骗进洗脑班。几进几出黑窝,都以法为师,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反迫害讲真相(法轮大法洪传慈悲救度世人的真相、法轮功受诬陷的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
  • (shown)用现在网络上通用的说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后“草根”出身……半辈子在工厂勤恳工作(一直是“劳模”)却弄得一身病的母亲在买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炼气功(法轮功),听这音乐怎么就这么舒服呢?再听辅导员说可以强身健体,就也想跟着炼功祛病。这看似偶然而简单的念头,彻底改变了家人和我的命运。从在大法中受益,沐浴着法光,感受着师父的慈悲,到邪恶强加迫害后证实大法,我和母亲分别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里遭受过迫害(这些故事以后我也会写出来)…我从向同修寻求援助,到现在年收百万,在突破旧势力经济迫害,大法的无边法力和对生命的改变就这样看似无声无息,却又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展现在我们的身上。
  • 经营欧式餐坊的一对年轻夫妇,吕升财和简嘉美,每天开门总是满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内(掌厨)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热的很。除了美食,店内还提供法轮大法修炼相关讯息给客人。来过一次的人,几乎就成为欧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欢来这温馨祥和的小餐馆用餐,总觉得在这儿用餐,心情有说不出的美好感觉。六年前这对夫妇的处境可不是这么相敬如宾的温馨,一天见面经常是你骂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 (shown)三位波兰年轻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况下认识了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法轮功。玛丽亚看到静坐的平和,还有免费教功的无私,因此尝试了法轮功,她感受到能量场很大,所以就开始修炼了,炼法轮功后,玛丽亚找到了内心的宁静,她加入游行、讲真相让更多波兰人民知道在中国发生的事情,让他们能够采取行动来帮助;托马斯有一些奇异的经历,他在寻找答案,找到了法轮功,他参与将《转法轮》中文翻成波兰文出版;马丁在寻找生活的意义,法轮功书中的哲学帮助打开了他的心…他说法轮功来自中国,法轮功无条件的帮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帮助中国人,他建立了网站,并向中国人发送刊载法轮功讯息的报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