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牢笼不辱使命

原题:救命天使(4):飞燕凌空
莲子

救人香莲馨香远传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2006年6月,我和小红、小君两位同修在讲法轮大法真相时被恶警绑架了,当晚被关入县看守所。恶警们以从我们身上和家中搜出了真相资料为线索,试图进一步查找资料点。恶警出手打了我和小君,并以要劳教我们相威胁、恐吓。我们几位同修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对待邪恶的迫害,对邪恶所提问的一切不予配合,它们见问不出来啥,就非法拘留我们10到15天。为了抵制和抗议邪恶的迫害,我们从当天就开始了绝食。

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我和小红就开始给警察和在押的人们讲真相,到绝食第五天时,小红已浑身发软,站不起来了,我也心慌得厉害,浑身没劲儿。大家开始切磋怎么办?小红认为:如果再绝食下去,真相讲不了,发正念也没有威力,里边这么多人可怎救?小君认为:要想突破出去,绝食是唯一的方式,我们应该坚持下去。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过有学员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走到哪里就把法证实到哪儿的那段法,认为我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儿,应该把证实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在任何环境都别忘了救度众生的使命和责任。

最后我们决定,停止绝食,先救人要紧。我们讲真相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没有错,更没有罪,把我们关在这里是非法的,我们不能吃看守所的饭。只吃了一点家里人送来的面包和水果。三个面包我们吃了三天,自从吃点东西后,精神好多了,学法也能静下来了,发正念感觉威力大增,也能站起来讲真相了。下面便是我们在狱中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几个小故事:

故事一:用大法的歌声启迪众生

看守所里边的人都被关在封闭的屋里,屋与屋之间见不上面,给讲真相带来了很大难度。怎么办呢?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过的关于天国乐团和腰鼓队的法,对,就唱大法歌曲,“法鼓声声都是真善忍 三界除恶救世人”(《腰鼓队 元曲》)。用大法歌曲清除看守所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让有缘人听到歌声后都能得到救度。

我一遍一遍的唱《法轮大法好》,唱着唱着泪水不由的流了出来,感觉到从我生命的微观到洪观每个细胞都在流泪,泪流满面中我睁开眼,看到师父坐在莲花座上,慈悲的微笑着看着我们。我马上双手合十和同修说师父在上边看着我们呢,你们也一起唱吧。同修立即也跟着唱起来,唱着唱着也流下了泪。我们唱了一个多小时,歌声在看守所的上空久久回荡着,我感到歌声震撼着整个寰宇。

各屋的犯人们听到我们的歌声后,也不说话了,都静静的听着,到后来有人跟着我们一起唱起来,有的人为我们打着拍子,有的对着我们双手合十,有的伸出大拇指表示着敬佩之意,连声喊“法轮大姐”!有的说:“法轮大姐,你们歇一会儿吧,又没吃饭,别累着。”

歌声启迪着人们的良知、善根和佛性,歌声荡涤着恶党的邪恶因素,歌声也鼓舞着我们救度众生的信心。从那天开始我们天天唱大法歌曲,一直到我们离开那一天。同修说今天要走了,我们早点唱,把大法的歌声永远留在看守所的上空,从七点我们俩就开始唱,一直唱到我们离开。

故事二:身在牢笼给世人讲真相

大法弟子身在牢笼,人身失去了自由,但牢笼困不住我们的心、我们的嘴和我们的手。我们就用心背法、发正念,用嘴讲真相,用手写劝善信。当下我写了一首《狱中赋》赠同修:“身陷牢笼不伤哀,心想师尊救度恩;眼中看法佛恩荡,嘴驱烂鬼灭恶尽;耳听仙乐上青天,手执利剑救众生;狱中有感赠同修,神在人中助师行。”

大家悟到既然我们来到了这里,这里关押的所有人都是我们应该救度的对象,那些不明真相的警察、武警也同样是我们应该救度的人。小红给犯人写了两封信,没有纸,就写在牙膏盒和卫生纸上。我也动手给警察写了一封信,一边写一边不由自主的流着泪。小君看后也哭了,就把我们写好的信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抄写下来,然后传给犯人和警察们看。在信中告诉他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做一个好人的道理。还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了,只有退了党才能保平安,还把《洪吟》中的〈淘〉、〈济世〉和〈做人〉等写给他们,把〈预〉、〈魔变〉、〈劫〉、〈世界十恶〉等经文大声的背给他们听。离我们屋子近的就想办法和他们讲,离远的就从小窗口大声讲给他们。

给警察们除了讲真相之外,还告诉他们恶党卸磨杀驴的历史,准备杀一批警察来充当替罪羊。警察们听后绝大多数都明白了真相,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而且我们在里边无论背法、炼功、唱歌还是讲真相,他们都不再有意去管了,看见了也装着没看见。在十多天中,凡我们给讲过真相的有42人都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组织,望着这些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得到救度的生命,我们从心里由衷的为他们祝福。

故事三:世人明白大法真相真有福报

狱中有两个人那几天正处在要确定刑期的时候,按刑法衡量,可能一个要判5年,一个要判3年。讲真相中他们不但退出了邪恶组织,还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写给他们的经文〈做人〉和〈苦其心志〉等都背会了,晚上静坐那里念“法轮大法好”。有一个在听真相时流着泪说:“大姐,我活了三十多岁了,我爹死时我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已多年我不知眼泪是啥滋味,现在才知道眼泪是咸的。”他不知道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在哭啊!过了几天,刑期确定了,只判了一年和半年,两个人高兴得不得了。我告诉他们说:“因为你们相信大法了,退出邪党了,念了‘法轮大法好’了,才会有这样的结果,才会得福报。你相信神佛,神佛就会保佑你。”其他犯人对他们判那么一点刑期都觉得不可思议。

故事四:正念闯出魔窟 见证大法威力

当绝食到第五天时,我们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但为了证实大法仍然坚持到铁栅栏里边去炼功。这时我看到空中出现了数不清的大小不一的法轮,像跳舞一样上下翻飞跳跃,非常好看。我悟到了这是师父在慈悲点化我们,只要基点站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一定能闯过去这一关。

到第八天上午听说外边同修正在贴标语、发正念、讲真相营救我们时,我激动得流下了泪水。我们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认识到了虽然过去几天在绝食,但基点没有摆正,单纯为了出去而绝食是为私的,没有把基点放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而且绝食中也没有做到堂堂正正。听说要灌食,又产生了怕心,怕吃苦,怕承受不了。

通过向内找,在认识上我们三人形成了整体,要堂堂正正告诉他们:我们向世人讲真相救人没有错,更没有罪,关押我们是非法的,只要一天不放我们,我们就一天不停止绝食。从那天开始,家人送来许多好吃的,我们一口也没动,直到回来的那一天。

前几天为了时刻警醒自己,我把师父讲过的“把心一放到底像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洛杉矶市讲法》)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的法写在看守所的墙上。

当时并没有悟多深,现在看这段法,我才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小红、小君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

之后我写了一首〈只为了洪愿〉来表达当时自己的心情:“红燕君是仙,万世结机缘;随师下凡间,只为了洪愿。难中同精进,《济世》铭心间;满载众生归,穹苍再相见。”

当里边的人们知道我们今天就要回家时,有一人激动的说:大姐,你们今天要走了,我送给你们一首歌吧,然后唱了起来:“法轮大姐好,法轮大姐好,法轮大姐告诉我: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唱完后又说:“祝你们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早日圆满。”还有一人说:“大姐,这回你们走了,我以后见着人就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给你们洪法。”看着这些真正得救的生命,我说:“祝你们早日脱离苦海,因为你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以后一切好事好运都在等着你们。”

当我们在绝食十多天后,仍能自己抱着被子、提着东西、迈着稳健的步伐堂堂正正地离开看守所时,人们都感到非常惊讶,我们再一次向世人见证了大法弟子是超常的。

十多天的风雨行舟,使我感受最大的就是“佛恩浩荡”四个字,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时时刻刻地呵护着弟子,弟子无言表达叩谢师恩的心情。感谢海内外同修的慈悲合力营救,正念加持我们闯出魔窟,回到同修们中来。

这次魔难中,还有好多没有做好的地方,我们会牢记师尊:“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进”(《洪吟(二)》)的教诲,把三件事同时做好,稳健的走好每一步,走正每一步,更加清醒,理智、成熟起来。

--摘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莲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雨莲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身背真相资料到亲友中、到农村中去讲真相救世人,几乎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成千上万的世人从她那里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帮助下自己写出来的一篇感人至深的体会。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沿着通往国会的通道铺上了50多个玻璃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一个加拿大人亲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证据和故事。国会议员安德斯先生来到集会现场并与在场每一位曾遭受中共当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属握手、拥抱。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述的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经历时,他落泪了。
  • 一个德国人用德语谱写的歌词所传达出的心境,与使用中文的中国大法弟子们的心境,没有什么不同: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越来越清澈,越来越与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实,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们,都可以在法轮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体验。 因为法轮大法的原著文字虽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泽之力是从来不受语种制限的。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诬陷,我和同修集体进京被截;集体走出去炼功被抓,被骗进洗脑班。几进几出黑窝,都以法为师,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反迫害讲真相(法轮大法洪传慈悲救度世人的真相、法轮功受诬陷的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的真相…)。
  • (shown)用现在网络上通用的说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后“草根”出身……半辈子在工厂勤恳工作(一直是“劳模”)却弄得一身病的母亲在买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炼气功(法轮功),听这音乐怎么就这么舒服呢?再听辅导员说可以强身健体,就也想跟着炼功祛病。这看似偶然而简单的念头,彻底改变了家人和我的命运。从在大法中受益,沐浴着法光,感受着师父的慈悲,到邪恶强加迫害后证实大法,我和母亲分别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里遭受过迫害(这些故事以后我也会写出来)…我从向同修寻求援助,到现在年收百万,在突破旧势力经济迫害,大法的无边法力和对生命的改变就这样看似无声无息,却又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展现在我们的身上。
  • 经营欧式餐坊的一对年轻夫妇,吕升财和简嘉美,每天开门总是满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内(掌厨)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热的很。除了美食,店内还提供法轮大法修炼相关讯息给客人。来过一次的人,几乎就成为欧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欢来这温馨祥和的小餐馆用餐,总觉得在这儿用餐,心情有说不出的美好感觉。六年前这对夫妇的处境可不是这么相敬如宾的温馨,一天见面经常是你骂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