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试教育缺乏人性——一个教师的万言书

人气 65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3月07日讯】要让孩子成长,不能只让孩子“听话”,还得让孩子学会思考,这是陕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杨林柯老师的教育理念。但是近日杨老师却遇到了麻烦,有家长投诉他将社会敏感问题让孩子思考。校方将家长的意见反馈给杨林柯之后,杨林柯给该校高一五班和八班的学生发了自己的文章《这样执著,究竟为什么》,并征求家长意见。之后,这份万言书被网络与报纸转载,引发了有关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的讨论。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杨柯林老师的教育理念与众不同,他认为要让孩子成长,不能只让孩子“听话”,还得让孩子学会思考。他常常告诉孩子,要常想三个问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没有答案,却最有意义,它能够把我们的生命引向高处。

让学生学会思考: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杨林柯老师认为,如果我们让学生的词典里只有“拚搏”、“奋斗”、“成功”几个可怜的词,那么请问:学生的生活在哪里?生命在哪里?他认为认为,那种把生活与幸福不断滞后的教育注定不是成功的教育。因为生命是不能保存的,一切也都是有保质期的,六十岁时你能回到十六岁吗?用什么呵护生命的快乐与生存的质量?

杨柯林老师的教育理念是:震撼心灵、开启智慧、健全人格,让学生成为一个心灵博大、精神坚强的人。

应试教育缺乏人性

杨林柯的青少年时代课外读物几乎没有,早上必唱的《东方红》,晚上睡前的《国际歌》,让上小学的杨林柯产生了疑问,为什么《东方红》的歌词说毛主席是我们的大救星,《国际歌》里说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对于应试教育及这个制度下培养出来的学生,杨柯林十分感叹。他曾经去参观过河北衡水中学,“那真是学习疯子呆的地方”。杨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但仍对那样的类似班级十分恐惧,“我的数学不好,问别的同学的时候,没有人会花时间告诉我,人怎么是那个样子”。

学生张思语的干妈乔文丽写道:“我不是一位狠心的妈妈,当孩子给我插电热毯,当孩子在我生病时扶着我看病给我递水吃药时,我非但不喜,相反有些难受和担忧,孩子这么乖巧善良,以后会不会有好的未来。毕竟这些都无法算成成绩。”她理解杨老师的想法,但从下岗后浮萍般的生活经历出发,她说:“中国的家长输不起,也等不起。吃饱了自己的肚子,有了有尊严的生活,再谈自由,再去追求民主。身是心的前提呀!”

暴力事件是非人性教育的报应

杨林柯无法追问的是,一些年轻人的灵魂到哪里去了,那些物质之外的精神,那些相互温暖的情感,万物和我们的和谐,都不复存在。“应试教育搞得再好也是假教育,它离真正的教育南辕北辙,因为缺少人性和爱,只有争夺和比拼。”在杨林柯的老家,人们始终相信头顶三尺有神明,杨林柯觉得报应来了,“从马加爵到药家鑫,再到中学的各种频发的暴力事件,社会不断遭到这种非人化教育的报应。”

2011年12月31日,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杨林柯在震惊之余写下《校园暴力为何频发》:“前两天,学校连续发生两起初三学生打老师事件,而且打的是女老师,这在学校几十年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我感到很震惊。更让我震惊的是,在校园门口又发生两起持刀伤人事件……我真不敢相信现在的学生如此暴戾!”

支持的家长居多数

就在万言书发出的当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多了,王武剑的父亲给杨林柯打来了电话,表示支持他的想法。之后的反应几乎是杨林柯从未想到的,张璐萌家长吕萍给他写信,这位大学校医对校园暴力和大学生心理问题有切肤之痛:“每天值班,我不怕治疗生理之病,我怕遇到割腕、跳楼、上吊的学生……当一个通情达理的父亲接回自杀研究生儿子的骨灰时对学校说,不怪你们,对儿子的遗物说,儿子,咱们回家,所有人潸然泪下,至今我内心无法平复。”

学生杜卓群的父母杜谦和周鑫对杨林柯始终是鼓励的:“平时,我对孩子的教育,就是从来不向孩子隐瞒真相。是的,我们这个社会是不完善的,腐败、贫富差距、整个社会信仰缺失、除了农民工,我们甚至找不到一个良好社会评价行业,种种社会问题,孩子们已经在面对,或者说将来走上社会他们必然要面对……”

从事法律工作的杜谦在信中禁不住向杨老师感叹:“连我这个搞法律的都看不进去中学政治教材。”

2004年从陕西师范附中毕业的张竞微现在在北京智联招聘工作,主要负责大学生的校园招聘。她在微博上看到母校杨林柯老师的信后,专门给老师写信说:“我发现学生身上的不少毛病———扎实的书本知识,却缺乏独立思考能力,思想幼稚自私……真不知道这日益加重的学习压力和许多学校老师冷酷的教学方式,中国孩子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高考作文就是在说假话 推荐学生多读经典书

杨林柯的大学好友、语文教师李满星说过“你如果看到那些新课改的要求,你就知道,语文没法教了。”

作为高考阅卷老师,杨林柯说,“实际上谁越有个性越吃亏,只有假话才能得高分,学生们甚至问我,怎样才能不说假话得到分数?”学生张一格在交给杨林柯的读书随笔中写道:“在平时的考场作文中,我说的不少话都是假的。比如歌颂某位伟人啊等等。我撒谎的原因很简单,我是为了紧扣题目,赢分数。撒谎作文在考场上十分常见。我发现一些同学在不知不觉间养成了一写作文就说谎的习惯。”一个学生悄悄告诉杨林柯自己的困惑:“写出连自己看了都反胃的虚假文字,竟然被判了高分。”

“写爱情是思想不健康,反对权威主流是大逆不道,批判社会丑恶现象是看不到阳光、心理阴暗、不能辩证地看问题,写人性的阴险丑恶不合‘人性善’的祖训,写人生无意义是觉悟不高……学生们奇怪:我不知道别人希望我怎样说话,我应该怎样说话才能让阅卷人满意。”杨林柯只有在自己的杂文里,才能这样直抒胸臆。

陕西师大附中每年发给教师680元钱买书,杨林柯也不断把这些书向学生推荐、赠送———《人的奴役与自由》,《乌合之众》,《知识份子的使命》,《潜规则》,《帝国的终结》,《1949年中国知识份子的私人记录》,《傅雷的最后十年》,《顾准的最后25年》,《访问中国诗歌》,《集权主义的起源》……

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升学考试,每年一次在中国上演并谢幕,光考生就950万人,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国家。同时每年逃脱高考进入国外大学的数字达到了100万,很多年轻的中国家庭移居海外,而不愿将唯一的孩子置于自己国家体制的严酷的竞争之中。

杨林柯2010年回扶风县老家过年,才得知他的家乡六个小学生写下遗书后,相约喝农药自杀,“孩子也会干傻事”。那些长期和父母分离的孩子,一年中得到的是几个电话的问候。一部分留在家乡种地的人把赌注押在了这一年的西瓜上,但丰收后却卖不出去,杨林柯花18元钱买了一麻袋西瓜,“我还能做什么呢,除了给两个班上的一百多个孩子讲点什么。”

要让学生学会批判性思考

“今天看来,我们究竟应不应该学习赖宁和刘文学?”

中国九零后出生的孩子大部分对赖宁和刘文学是陌生的,刘文学被称作“新中国的第一个少年英雄”,1959年11月18日晚,14岁的刘文学帮助队里干活回来(“大跃进”时期的学生都要参加劳动),发现有人偷摘海椒,他前去阻止,在搏斗中被王掐死。14岁的赖宁也是四川人,1988年3月13日,他加入了扑灭山火的队伍,四五个小时后遇难。

“14岁的孩子,面对一个大人,有没有见义勇为的能力?有没有扑灭山火的能力?大家可以讨论一下。”杨林柯对学生说。

“当百姓胼手胝足省吃俭用建成的家园被说成是非法建筑,当遭遇强拆愤而自焚的唐福珍们被法律淡忘,当维权律师被打压、被失踪……请问:这个社会公正的底线在哪里?

近日,一则关于北京大学的新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北京大学将在全校实施对十类“重点学生”进行学业会商的制度。这十类中还包括“思想偏激”的学生。谈谈你对“北大精神”的理解。

“药家鑫事件”在“马加爵事件”以及“李刚门事件”之后又一次刺痛了社会的神经,请你就此事分别写出你对社会、家庭、学校、药家鑫以及你自己最想说的话(每句不超过20字)。

杨林柯把这些新闻事件编进考卷,“很花时间,至少七八个小时。”

很多同学还记得那一堂有关批判社会的大辩论,“我们是否应该批判社会”?一位同学认为我们不该批判社会,这个大约16岁的秀美女孩有一双机警的眼睛,她说,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批判社会,主要是因为我们批判了也没有用,我们是无法改变社会的,与其这样,还不如独善其身,先把自己的生活和学习搞好。这种实用主义的观点立即遭到了一部分同学的反对,50多名同学几乎分成了两半,一般情况下,演讲完之后的讨论,往往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这次杨林柯当时立即放弃了当堂的课程,这个几乎是中国知识份子应该回答的问题,这些十几岁的同学们辩论到下课也没有辩论出结果,争论仍然在持续着。

杨林柯之前还有许多的设想,“比如我们敢不敢把美国作家梭罗的《论公民的不服从》一类的作品放入课本……”

现行教育是养猪式教育

杨林柯在一篇杂文中写到:“我们的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养猪教育,这种教育不尊重人,不把人当人,只关注训练和成绩,不关注内心的成长发育,长年进行意识形态洗脑,用‘主流价值观’填充学生的大脑,以至于使学生只有一种价值判断,不会辩证思考。”

一位学生在毕业留念册上写给杨林柯:“很多老师,还有我的父母,都希望我活得成功活得精彩,只有您说,要活得像一个人。”

杨林柯说:“他们首先是小学的共产主义教育,然后是初中的唯物主义价值观,高中和大学向犬儒主义和虚无主义变化……我该怎么告诉这一百多个孩子,他们要保持清醒,不要被人蒙骗,不要被各种思想蒙骗,到处都是陷阱。”

孩子应该也有判断力,他们现在大多数只关注了利害,而不关注是非。

杨老师说希望他的娃有阳光,有快乐。

教师应该有学术尊严

杨老师说他在课堂上讲过,如何把一个人变得愚蠢,就是让他不读书整天做题。全班学生都在鼓掌!

苏格拉底讲,聪明才知道他是无知的,你真正的学习是由已知抵达未知,现有的这种教育是由已知抵达已知的,所以哪有创造力啊。好多题目都是有确定答案。但是一个东西的理解,应该允许有不同。

杨老师说他不是反对有教案,他反对的是过度检查,过度地行政化,他维护的是教师的人格尊严,学术尊严。这节课怎么上,怎么设计,应该由我说了算,比如医生,这个病人应该怎么治?应该由医生说了算,或者一个治疗小组说了算,不能上边说,下边命令。

杨老师认为觉得素质教育不是从学生做起,而是从家长做起。他跟家长说,学校给学生喝纯净水,社会给学生喝下水道里的水,那他们身体还能健康吗?在教育的三个要素里,学校,家庭,社会。家长过分关注了学校,其实学校和家庭对孩子是有影响的,但是作用更大的,真正影响学生成长的是社会环境。家长的一些做事原则,小细节闯红灯,随地吐痰,各种拉关系,请客吃饭这些东西对娃能没有影响吗?上面来检查,学校让孩子穿校服,拿着鲜花去迎接,欢迎莅临领导,这些东西都是潜移默化的。穿衣吃饭就是自己的事情,可是在中国这两样就政治化了。

对于让学生看他写的万言书的目的,他说他让孩子们理解他做这个的目的,好处在哪里,孩子不能糊里糊涂地接受教育,孩子应该也有判断力,他们现在大多数只关注了利害,而不关注是非。家长要呵护孩子的生命和快乐。

杨林柯说绝大部分家长赞同他的做法,他收到一百多条短信。学生,家长,发短信,打电话的。一个家长说,作为一个老师,你是非常合格的。也有个别家长说我很单纯,社会很复杂,说把孩子放到我这有点不放心,怕我不搞应试教育。杨柯林一件事情发生只有一种声音那肯定不正常,它(应该)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看法。

“有多少人关注过我们的教育和精神层面存在的食品不安全?”

任何学问学习和社会没有联系的时候,能有啥用?杨柯林说他2008年给学生出了高考最后一套模拟题,让他们写关于地震的东西,对于人性的思考,有爱在心,生命的等待,看到希望。结果那年高考题就是这个问题。当时组长和他争论的时候就说,高考喜欢回避大问题,回避社会热点,怎么会写这个话题呢?杨老师说他不知道高考要考什么,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能让孩子们不理吗?

杨柯林认为现在的教育缺乏人性。

(责任编辑:叶清青)

相关新闻
大陆应试教育结怪胎----高考“雇佣生”
自主招生“三国争霸”高校应试教育另一恶瘤?
扬帆:中国大陆的应试教育与封网
大陆学生书写能力下降  民指应试教育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西岸观察】推特内部讲话外泄 称关更多账号
【时事军事】三角洲9队揭秘 剑指中俄太空武器
【横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卫能做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