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基因改造灭种黑幕:改变你的饮食

杰佛瑞.史密斯(Jeffrey M. Smith)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改变你的饮食

一九九六年,有人提供给葛瑞格‧布列特豪尔(Greg Bretthauer)一份他认为应该会很棒的工作,担任威斯康辛州阿普尔顿(Appleton)中央非传统性高中(Central Alternative High School)的教务长。

但是当他拜访该校,亲眼看见学校的情况后,他就完全不想要与这所学校有任何瓜葛。

他说那些青少年“不仅无礼、令人厌恶,而且态度恶劣”,整间学校已经陷入失控状态。他们的员工编制需要增加一名警员来维持秩序,以及处理枪械问题。

不过到了一九九七年,这所学校开始出现近乎奇迹般的变化,这都要感谢《食物与行为,一种天然关联性》(Food and Behavior, A Natural Connection)一书的作者芭芭拉‧李德‧史帝特(Barbara Reed Stitt)。

她竟然在担任出人意料的假释官期间发现到食物带来的深厚影响。当时对于每一位交给她照管的人,她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改变他们的饮食。一次又一次地,这些人的生命都有了转变。

史帝特说:“自从我开始实施饮食治疗计划后,在一九七○到一九八二年间出现在我面前的假释犯,超过八成都变成社会上既健康且具生产力的一份子。”

他们生命中的改变非常明显,正如一位法官经常会对新来的假释犯说:“我会把你交给芭芭拉‧李德,接着你要按照她告诉你的饮食指示去做。要是做不到,你的麻烦可大了,下次就得要进监狱。”

史帝特认为现在美国的学校面临到很多问题,都是源自不良的饮食习惯。根据改变罪犯行为的经验,她相信很轻易就可以影响这些高中孩子―或者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她与身为生化学家的丈夫保罗来到当地的学校,一如往常提出不寻常的慷慨建议。搬走自动贩卖机,拿掉加工食品,为学生准备营养丰富的新鲜食物,并看着他们的行为日渐改善。

史帝特夫妇会负担这些费用。事实上,因为史帝特夫妇拥有天然烤炉(Natural Ovens)这家健康食品烘焙坊,他们的公司会把许多健康饮食送到学校,同时派驻他们的其中一位厨师到学校厨房。

学校的管理阶层也欣然接受这项没有附带条件的提议,甚至期待能看见一些改变。他们获得的是一次彻底的变革。

学校方面宣称,孩子们表现良好,不再有逃学旷课的问题,也很少出现争执的情况。成绩进步了,教师们可以把时间花在教学上,而不必老是费心管教学生。

“开始这项饮食计划后,现在我上课不会被打断,也不会发生过去经常有学生找麻烦的情形。”玛丽‧布鲁叶特(MaryBruyette)老师这么说。

就连那些最爱惹麻烦的学生也在这次变革中变好了,成果令人印象深刻。自从五年前计划实施后,便没有再发生械斗、辍学、退学、自残或吸毒等事件。

在布列特豪尔回绝该校教务长职务的四年后,他再次访视这所学校,结果对眼前所见感到非常惊讶。

他说:“我碰巧因为另一项职务再次回到这里面试,却发现整个气氛完全不一样了。”他决定接下这份工作,最后还是成为该校学生的教务长。

位在同一区里的其他学校也想有类似的改变。爱因斯坦中学(Einstein Middle School)做了一些适度的改变,按照校长的说法,孩子们变得“比较机灵也比较专心了”。

学校教科学的老师说:“我在这里教了将近三十年的书,但我认为今年孩子的心比较静,较容易沟通。他们似乎更懂事了。我本来打算今年退休,但原则上现在应该会再多教一年,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

学生们发现这些改变都来自比较健康的饮食。

一个女孩说:“现在我变得更加专心,同时感觉自己比较容易与人相处,因为现在我会用心听对方要说些什么,而不是只想着自己应该要对他们说的话。”另一名学生说:“如果你要准备大考,就会想要吃得好一点。”

“学生们明白在吃了健康的食物后,他们的表现就会变得更好。”督察长汤玛士‧史库伦(Thomas Scullen)说:“这让他们变得比较专注,也让他们变得比较快乐。”很多学生还当起健康食品的代言人。

这所学校转型的新闻成为全世界好奇打听的对象。他们每天都会在网站上收到询问的请求,故事还被〈早安美国〉(Good Morning America)节目、纽西兰的广播电台,以及意大利的杂志等众多媒体制作成专题报导介绍。

几年前,有一位该学区的教师进行一项类似的老鼠试验。在一个笼子里,有三只吃垃圾食物的老鼠;另一个笼子里的三只老鼠则是吃健康食品。结果这两组老鼠显现出的差异十分惊人。

垃圾食物组的老鼠,根据史帝特所述:“变得非常孤僻而且不爱交际。”当它们有互动时,通常就是在打架。

两个笼子都放置了取自卷筒纸巾内圈的纸管。垃圾食物组的老鼠把它们的纸管撕成碎片,而健康食品组的老鼠,则是一同蜷曲在纸管里睡觉。

吃垃圾食物的老鼠似乎还舍弃了它们正常的夜行习惯,在白天四处跑窜,逼得老师得要拿一块布把笼子盖起来,以免噪音太大影响到上课。

吃了两个月的垃圾食物后,两只老鼠就合力把第三只给杀死吃掉了。

三个月的实验期结束时,他们让两只吃垃圾食物的老鼠换吃健康食品。大约三个星期的时间,两只老鼠的行为再次回复平静及温和的状态。

当担任教师的路薏‧费里戈修女(Sister Luigi Frigo)得知这样的老鼠实验后,决定和她位于威斯康辛州库达希(Cudahy)二年级的班级一起重复这项实验,并且要连续七年不间断地进行。

不过为了保护这些老鼠,她将食用垃圾食物的时间限制在四天之内。刚开始,她和学生们观察老鼠一周的时间,把它们的行为记录下来。

接下来他们便喂食其中的三只老鼠像是蜜糖玉米片、糖果或饼干,以及健怡汽水等东西。隔了一天,她说:“它们的行为产生彻底的改变。”

吃垃圾食物的老鼠,从善于社交、活动力高的动物变得懒散、反社会化。他们比较常清洁自己的身体,看起来神情紧张,会隐藏食物,同时也不再表演先前常做的“把戏”。

要用健康食品让它们恢复吃垃圾食物前的状态,得花上两到三个星期的时间。有一次,这个班级想要用同一批老鼠来重复做实验,结果那几只动物根本连碰都不碰垃圾食物。@(待续)

摘编自 《欺骗的种子:揭发政府不想面对、企业不让你知道的基因改造灭种黑幕》 脸谱出版社 提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