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归大法

科技新贵找到答案了

明慧记者郑语焉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他是现代人所称呼的“科技新贵”。黄明胜先生,自台湾大学资讯工程系毕业后,便即进入台北市一家电脑公司服务,三十岁出头,即已经是该公司软体研发部经理。

出身农工普通家庭,一路求学就业的历程,难免有着努力以赴的酸甜苦辣,但整体发展可以说是既顺遂又得意,可他内心总是希望能多赚点钱,让家人能过富裕的生活。直到一九九七年一月,因缘际会修炼法轮大法之后,身心受益让他的心境以及人生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黄明胜说:“修炼法轮功让我内心有种喜悦感,好像得到了无上的智慧;我想如果没有修炼法轮功,我不是得忧郁(症)就是自我封闭。修炼之后,我日渐明白,人生原来可以过得这么轻松愉快,这么有意义。”

柳暗花明见晴光

一九七一年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华侨家庭,黄明胜有二位姐姐、三位弟弟和一位妹妹,包括父母亲的九口之家,全靠父亲赚钱过活,母亲是位单纯的家庭主妇,孩子们从小的生活虽不丰裕,但也不缺衣食以及家庭的温暖。在马来西亚的华语学校一路读到高中毕业时,父母亲接受学校老师的建议,很想送黄明胜到台湾攻读大学,可是家庭经济只够温饱,哪有余力供长子出国深造?就在逼近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时,父亲意外获得一笔彩金,正好解决了这个难题。也因此,大学时期每年寒、暑假,黄明胜都和侨生们一起打工,赚取生活补贴,由于年轻力壮,经常到工地从事较为粗重的工作,种下背痛的病因,也由此获得人生转折的契机。

一九九五年,凤凰花盛开的季节,黄明胜在台湾顶尖学府台湾大学的热门科系──资工系顺利取得学士学位后,进入台北市内湖区的一家电脑公司担任助理工程师。初入社会就业,尽管忙碌紧张,办公室内的稳定工作,相对减少了四肢的劳动机会,不到一年光景,黄明胜背痛的情况越来越重,他求医诊治,几个月过去,也不见好转。

同事见他为病痛所苦,向他介绍法轮功。黄明胜说:“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并且学会五套功法。每次炼完功后,感觉身心很轻松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觉的,他再也没有背痛的困扰了。修炼法轮功,对于祛病健身有着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这种实例在法轮功学员中俯拾皆是,没有什么稀奇。黄明胜说:“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还有很多从小到大所遇到或听闻到的,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在法轮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打开自闭与忧忿的门窗

个性内敛的黄明胜,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有着很孤单的感觉,心情不好可说是常态。黄明胜说:“从小到大,我的朋友不多,仔细算来也只有一、二个而已。很多事情搁在心里闷着难受,如果不得法,我可能会有忧郁或自闭。得法之后,有了很好的学法环境,在学法点或炼功点上与同修们交流切磋,敞开胸怀讲出自己的不足,以及如何去掉执著的过程,不会觉得可耻或不好意思。同修们只有真诚的互相勉励共同精进,不会有人嘲笑或讥讽。法轮大法纯净的场,打开我自闭倾向的心胸。”

说到内敛,黄明胜因为个性使然,表面脾气温驯,实则很多枝微末节的小事都往心里去闷烧,忿忿不平的情绪常在他内心搅动翻腾。看到同事做点成绩出来,他不以为然,内心马上就有个无声的对话涌现:“有什么好,那样做是应该的,实在没什么,如果让我来做,肯定做得比他好。”有同事获奖,黄明胜表面没怎样,可是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为什么我做这么好没得到嘉奖,反而是他获得嘉奖?”有阵子,很多次类似的事情让他感觉心里很苦闷,气到想要辞职另谋高就了之,所幸那时刚巧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向内查找自己,发掘出自己那颗好强好胜、以及强烈的妒嫉心在作祟,因此忍受下来,并且在学法中一次次的去掉这些执著,剜心透骨地走了过来。

从负面思维到正向坦荡

开发电脑软体是个很花脑筋的工作,黄明胜切身体会修炼大法之后,比较容易静下来分析问题,想想自己哪里没做好才出现问题,而不是像一般人或自己之前那样,首先推责任。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让他更有责任心,当向内查找自己后,问题往往就很容易迎刃而解。

黄明胜说:“我很幸运,出社会工作一年之后就得法,可说是在工作中修炼自己。修炼大法后,遇事遵循真善忍法理的指导,向内查找自己的不足,去掉执著,带来相应的好处,使我心胸日渐祥和,能够一改往习负面的思维,正面看待而且平静的去处理问题,原本棘手难解的事情也很容易就化解掉,好像智慧大开,其实都是因为有了法轮大法这个法宝的原故。”公司的老同事和上司都知黄明胜是法轮功修炼者,待人处事真诚恳挚,不敷衍搪塞,不会讲谎话,有几次老板还说:“我知道你们修炼人不讲场面话虚应故事,因为都讲真善忍嘛!”

也是因为这种的态度的关系,黄明胜在短短几年内,从工程师、副理晋升到经理,他在大法中找到生命的真谛与人生的方向,活得明明白白有乐趣。他不再羡慕和企求富裕的物质生活,那是永无止境的欲念。家人亲戚有困难,黄明胜乐于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他在大法中修炼的境界展现在日常生活、尤其是职场上的点点滴滴中,深得公司的信任与倚重。

与众不同的气度与风范

二零零五年之际,上了年纪的父母想念长子,要求黄明胜返回马来西亚陪伴过日子,黄明胜本于孝心向公司提出辞呈,老板极力慰留,并且提出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不一定非要在公司才能做事。工作你可以带回马来西亚去做,然后透过网路传送与联络。”拗不过老板的诚意,黄明胜答应了下来。

在准备回马来西亚前夕,黄明胜向公司提出一些事情,公司高层和同事们很惊讶地发现,黄明胜跟他们谈论的竟然都是:“这些我所开发的产品,以后要怎么样维护、怎么样发展。”完全都是站在公司的立场设想,对于往后自己每隔半年,往来于台湾和马来西亚之间的工作条件与待遇,则是只字未提,他们庆幸用人得当,真切地见识了法轮大法修炼者与众不同的恢宏气度与风范。就这样,黄明胜半年在台湾,半年在马来西亚,直到二零一零年,才又回到台湾,并且于去年六月成家,就此在台定居下来。

黄明胜说:“我因为背痛而走进大法修炼,没想到在大法中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与生命的真谛,心情感觉非常开朗轻快。从小想不通的很多事情,人家视为迷信、说什么都不敢碰触的事情,在大法中都讲得很清楚明白。我内心有种喜悦感,好像得到了无上的智慧。得法前,我优柔寡断,凡事瞻前顾后地想太多,过于谨小慎微甚至裹足不前,遇事总是先往负面去思考,修炼之后,凡事有真善忍法理作为指导,能够走出维护自我的私心,现在都能正向去思考与面对事情,内心非常平静祥和。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活得明明白白,我的人生变得非常有意义,既快乐又精彩。”

背景简介: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8/科技新贵找到答案了-254862.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时刻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凡事为他人着想,所以在修炼之后的行医生涯中,我对每一位病人认真负责,并且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合理的提供治疗方法,而不是多用药、滥用药,不需要吃药能好病的,我就建议病人休息或者教他们一些物理疗法,吃点药就可以治愈的病人我就不给他们输液,同样能治病的药我选最便宜的,这样几年下来我赢得了无数病患的信任和依赖。
  • (shown)我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小红、小君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自己的使命。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莲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雨莲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身背真相资料到亲友中、到农村中去讲真相救世人,几乎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成千上万的世人从她那里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帮助下自己写出来的一篇感人至深的体会。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晴天霹雳,一向身体很健康的先生毫无预警的过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车里,被路人发现,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这对苏姗的打击太大了,失去对家庭一向照顾无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独自抚养四个幼年子女和负担房贷。“为什么眼看好日子来临却发生了挫折?”“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些问题总是困扰着苏珊。在亲人把法轮大法介绍给她后,她开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义。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抛开一切纠缠不清的疑团后,她开朗起来。她说:“自从得法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在修炼的路上,我不会停步,我要返本归真。”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悲痛之余,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总在脑海里萦绕“大法能解心中忧”(《洪吟三》〈清醒〉),于是我开始认真阅读大法书籍,当时的心豁然开朗,看法前后判若两人,关心我的人看到我的变化,也宽慰了许多。从此以后,每当我有事或心里感到苦恼时我都会拿起大法书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样大法帮我排除了无尽的烦恼,解开了我许多心结,伴我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使我的心死灰复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实修的大法弟子。
  • 1999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数十万之众。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在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轮功炼功点遍布各大城市;在欧洲,从冰岛到希腊,从法国到乌克兰…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样可以看到法轮功。跨越民族的语言阻隔、文化差异和宗教藩篱,各民族的法轮大法弟子收获了修炼之福,当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们似乎都有着寻觅千百年,一朝亲得见之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