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服刑人员在狱中得法修炼的故事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我在狱中接触到一个服刑人员,叫伏车平(化名),三十多岁。由于犯拦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监狱中服刑期间,右脚关节严重伤残,成了一个跛脚的残废人。我刚入狱时,他知道我是因炼法轮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触。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问我: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我根据他的接受能力,给他作了详细解答。最后他问我:既然中共要迫害,为什么你还要坚持炼?我问他看过《西游记》没有,他说看过。我告诉他:法轮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顿时眼睛大睁:“真的?”我严肃而又认真的说:“这是千真万确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绍你入门。你回去想想再谈。”

过几天他对我说:“我想好了,修炼法轮功。我这辈子身体已经残废了,没有什么希望了,我决定修炼法轮功。成神仙!怎么炼?”我说这个功法是高德大法,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标准指导修炼的,要求心性极高,处处事事都要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做最好的人。现在监狱不能炼功,所以动作暂时炼不了,出狱后再炼动作,你出去后,只要找到法轮功学员,他们都会教你炼动作的。现在你就着重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打好心性基础,出去炼功,功会长的很快。

我又给他讲了什么是心性,怎样提高心性,给他背了师父的法:“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着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转法轮》) “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进要旨》〈何为忍))

他不断的点头。我问他:你听懂我的话了吗?他说听懂了!过后我又把《转法轮》的《论语》、目录和《真修》经文抄给他,叫他背下来,每天都要背几遍。我告诉他,只要真心走进大法修炼,大法师父就会管他,就会给他从新安排今后的修炼道路,我告诉他要做好思想准备,遇到任何矛盾都要“忍”。

在监狱中除法轮功学员外,可以说都是社会渣子、垃圾,各类刑事、经济犯罪人员,这类人心地狭小,狠毒,报复心极强,当个人利益受影响,互相之间是不宽容、不饶人的,打架骂人经常有。有一天中午吃肉,伏车平剩了点肉未吃完,用自己的饭碗把肉盖起来,准备晚上吃,谁知到晚上发现他的剩肉连碗都不见了,而其他人的剩肉都在,就他的没了。他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他问我:怎么办?我告诉他:忍!这是提高你心性的机会来了,看你动不动心!他当时说:我不报告,也不骂人,忍了算了。第二天早上,他去拿碗,发现盛肉的碗又回来了,只是肉没了。我又对他说,师父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他笑了笑说:“就是。”

伏车平为学背师父经文,晚上在被窝中借灯光背,因室内灯暗,看不清楚,恰巧他的床临近操场边,他想:如果在操场上安上一个灯就好了,可以借用灯光看法背法了。他就这样随便一想,奇迹发生了。“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转法轮》)第二天监狱在操场上安装了一个强光灯,照亮整个操场上空,说是预防服刑人员夜里逃跑。这灯一安上,他的床头被照得很亮,正好是他晚上学法背法的好地方。过后他问及此事,我告诉他:这是大法师父的巧妙安排。他点头。

因他是真心修炼大法的,在学法背法的过程中,师父就把他的天目打开了。他告诉我:他每天都可以看到监狱上空中有很多像细麦草节一样的发亮的东西,从天上降下来。还看到树是重重叠叠的,一棵树在他的天目中看是很多树重叠在一起的,而且一层比一层颜色绿,很好看。我告诉他:好好修,师父把天目给你打开了,让你看到这些东西,目地是增强你修炼的信心。他说:我知道。

我离开监狱时,他只剩一年的刑期了。我想,他出狱后,一定会按照大法的要求坚修到底的。

一个判重刑的服刑人员,当他真正认识了法轮大法后,在监狱恶劣环境中就能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能做到与人为善,不争不斗,连犯人与狱警都觉得吃惊。而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逼好人“转化”,它要把人们引向何方?这个问题不值得深思吗?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9/一个服刑人员在狱中得法修炼的故事-255860.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赵连浩先生,韩国人,外表朴实、随和没有架子,今年五月底来台湾师范大学学习中文。“因为我很渴望参透大法,而师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国人,并且有关大法的书都是用中文写的,所以我来台湾一边在大学读中文,一边跟台湾同修一起修炼大法。”赵先生诉说着来台的原因。…他身体也很敏感,在学炼功法时,他发现前方有法轮一直转。他说:“每天学法炼功时,四周都有法轮一直转一直转的。身体被调整清理,一个礼拜后我就出去弘法了。”赵先生感到法轮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觉得现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归真,每天学法、炼功与讲真相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很有意义。
  • 黄明胜说:“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并且学会五套功法。每次炼完功后,感觉身心很轻松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觉的,他再也没有背痛的困扰了。修炼法轮功,对于祛病健身有着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这种实例在法轮功学员中俯拾皆是,没有什么稀奇。黄明胜说:“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还有很多从小到大所遇到或听闻到的,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在法轮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时刻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凡事为他人着想,所以在修炼之后的行医生涯中,我对每一位病人认真负责,并且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合理的提供治疗方法,而不是多用药、滥用药,不需要吃药能好病的,我就建议病人休息或者教他们一些物理疗法,吃点药就可以治愈的病人我就不给他们输液,同样能治病的药我选最便宜的,这样几年下来我赢得了无数病患的信任和依赖。
  • (shown)我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小红、小君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自己的使命。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莲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雨莲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身背真相资料到亲友中、到农村中去讲真相救世人,几乎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成千上万的世人从她那里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帮助下自己写出来的一篇感人至深的体会。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晴天霹雳,一向身体很健康的先生毫无预警的过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车里,被路人发现,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这对苏姗的打击太大了,失去对家庭一向照顾无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独自抚养四个幼年子女和负担房贷。“为什么眼看好日子来临却发生了挫折?”“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些问题总是困扰着苏珊。在亲人把法轮大法介绍给她后,她开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义。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抛开一切纠缠不清的疑团后,她开朗起来。她说:“自从得法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在修炼的路上,我不会停步,我要返本归真。”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