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一页 “四‧二五”专访

话说当年四二五:法轮功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导

纪念“四二五”十三周年,渥太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前请愿,并呼吁停止迫害。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位于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信访办公室集体上访,希望政府释放天津警察无理抓捕的四十多位当地法轮功学员,并停止自一九九六年开始的对法轮功的打压,“四二五”上访翻开了法轮功学员十三年和平理性反迫害的第一页。

纪念“四二五”十三周年,渥太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前请愿,并呼吁停止迫害。记者采访了加拿大参议员康希格里奥‧蒂尼诺(Consiglio Di Ninio)、资深政治家、前亚太司司长大卫‧高和当年经历过四二五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迫害元凶应受到审判

谈到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加拿大参议员康希格里奥‧蒂尼诺(Consiglio Di Ninio)对此赞誉有加,他说自己有几个朋友是法轮功学员,他说:“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他们是出色的加拿大人,我非常尊敬他们;他们诚实可信、勤勤恳恳,我对他们的感觉都是正面积极的。”

对于中共并以社会稳定等借口打压法轮功,大卫﹒乔高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中共的宣传,相反,法轮功才是社会稳定的因素,他让人们健康、让人做更好的人,不论是在加拿大,还是在世界其他一百多个国家,法轮功对社会只有益处;很显然,法轮功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积极影响,因为那里有大量的人修炼。但是偏执的独裁者江××发动了迫害,他无法容忍任何他不能控制的事,他控制不了法轮功,就对中国人民和国家做了极其可怕的事。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我希望他在反人类罪的国际法庭受到审判。”

四二五的亲身经历者:请愿群众被便衣带领

来自北京的李暮霞女士,十三年前的今天参加了万人上访,她每次回想起来当年的请愿,十三年前的情景都历历在目,她说:“上访的前一天晚上,大家学法后,辅导员给我们读了被称为‘科痞’的何祚庥写的一篇不实的、污蔑法轮功的文章,而且那时天津的警察还非法抓捕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为此,我感到应该去上访,向政府反映情况。”

她说:“因为这一切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对法轮功的骚扰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了。他们今天能抓天津的人,明天就会抓上海的人,后天抓北京的 人,……能让这样的事继续发生吗?我们要讲清相,我们相信政府才去上访。”

“第二天,我和院里另外的两名同修一起到了信访办。下车后,我们被一个便衣带领到了国务院上访办西门附近的一个幼儿园门口。当时,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整齐地排队,老年人在后面。那么多人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走的时候,连垃圾都收走了。我想,只有法轮功学员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如果大家都像法轮功学员的话,这个社会才真的稳定了。”

因四二五与法轮功结缘并走入修炼

蒲槐林女士来自台湾,在加拿大生活多年。她是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和平请愿活动之后才知道法轮功的。她回忆说:“我是在CBC上看到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新闻的,觉得很好奇,法轮功学员面对那样残暴的政权,能够那样平和理智。之后就想去进一步了解法轮功。”

“那时我身患红斑性狼疮,医生说是绝症,我中医、西医、气功所有的治疗方法都看遍了,还是不见效。听说法轮功之后,我开始尝试到公园炼法轮功,并开始读《转法轮》,十三年过去了,身上的所有疾病都消除了。”

蒲女士修炼后,为了帮助停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她也经常参加各种和平请愿活动,她说:“我是凭着自己的良心走出来的。法轮功无条件的让人净化身体、祛病健身,又教人向善,做真善忍的人,这是社会最稳定的因素,到哪里去找这样好的功法?江泽民集团打压这样一群人,甚至采用像活体摘取器官这样的残酷手段,它们真的比魔鬼还邪恶。”

环境专家:四二五上访为世人树立了榜样

环境学专家雷适中博士接受采访时说:“中共打压在先,法轮功学员上访在后。法轮功学员的上访是完全和平、理性的。”

“法轮功学员是在实践信仰真善忍;给中国人,也给世界上的人树立了榜样。包括本地的华人看到报导,看到法轮功学员上访后,最后连垃圾和废纸都带走了,都对法轮功学员很敬佩,有的人甚至有人因此而走入修炼。如果每个人都能像法轮功学员那样处理矛盾冲突、表达心声,这个社会才是真正稳定 的。当时,甚至是西方的媒体报导都是很正面的。”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7/话说当年四二五-法轮功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图)-256293.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用现在网络上通用的说法,我是典型的八零后“草根”出身……半辈子在工厂勤恳工作(一直是“劳模”)却弄得一身病的母亲在买菜回家的途中,看到了一群人炼气功(法轮功),听这音乐怎么就这么舒服呢?再听辅导员说可以强身健体,就也想跟着炼功祛病。这看似偶然而简单的念头,彻底改变了家人和我的命运。从在大法中受益,沐浴着法光,感受着师父的慈悲,到邪恶强加迫害后证实大法,我和母亲分别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里遭受过迫害(这些故事以后我也会写出来)…我从向同修寻求援助,到现在年收百万,在突破旧势力经济迫害,大法的无边法力和对生命的改变就这样看似无声无息,却又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展现在我们的身上。
  • 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谐和街1号,我相信这是老师的一种点化,我想告诉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给我家带来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变了我父亲,而他不是大法学员。
  • 一个德国人用德语谱写的歌词所传达出的心境,与使用中文的中国大法弟子们的心境,没有什么不同: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越来越清澈,越来越与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实,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们,都可以在法轮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体验。 因为法轮大法的原著文字虽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泽之力是从来不受语种制限的。
  •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沿着通往国会的通道铺上了50多个玻璃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一个加拿大人亲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证据和故事。国会议员安德斯先生来到集会现场并与在场每一位曾遭受中共当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属握手、拥抱。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述的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经历时,他落泪了。
  • 1999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数十万之众。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在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轮功炼功点遍布各大城市;在欧洲,从冰岛到希腊,从法国到乌克兰…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样可以看到法轮功。跨越民族的语言阻隔、文化差异和宗教藩篱,各民族的法轮大法弟子收获了修炼之福,当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们似乎都有着寻觅千百年,一朝亲得见之感。
  • 悲痛之余,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总在脑海里萦绕“大法能解心中忧”(《洪吟三》〈清醒〉),于是我开始认真阅读大法书籍,当时的心豁然开朗,看法前后判若两人,关心我的人看到我的变化,也宽慰了许多。从此以后,每当我有事或心里感到苦恼时我都会拿起大法书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样大法帮我排除了无尽的烦恼,解开了我许多心结,伴我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使我的心死灰复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实修的大法弟子。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晴天霹雳,一向身体很健康的先生毫无预警的过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车里,被路人发现,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这对苏姗的打击太大了,失去对家庭一向照顾无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独自抚养四个幼年子女和负担房贷。“为什么眼看好日子来临却发生了挫折?”“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些问题总是困扰着苏珊。在亲人把法轮大法介绍给她后,她开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义。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抛开一切纠缠不清的疑团后,她开朗起来。她说:“自从得法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在修炼的路上,我不会停步,我要返本归真。”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