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800万个体户消失 中国经济的最大地雷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4月30日讯】 在目前的中国社会,几千万个体户的声音和利益却往往被忽视。个体户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更事关社会公正。数千万在底层努力经营、希望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幸福一点的个体户必须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

据《中国青年报》披露的政府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全国共有个体工商户3452.89万户,从业人员7097.67万人,如果算上“非法”的存在,中国的“个体户”问题关系到上亿人的生计。但来自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数据表明,中国个体工商户的数量正在逐年减少,平均每年要减少135万户,6年减少了810万户。

然而,也恰恰就是这些商人推动了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发展。当年改革和开放最活跃一批人就是这些商人,但城管们和一些基层官员主要的敛财对象也是这些底层商人。

最近,尽管中共国务院出台了一些试图挽救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经济政策,如小微企业减税延长到2015年底,意在增加中小企业投资的温州式金融改革计划等,但有专家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坚决维护小商贩的合法权益。少一点剥夺、少一点寻租、少一点胡乱管,就是中国经济之福了。

政府不厚道老百姓咋个厚道?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同大多数个体户一样,成都的一位个体户老王来自农村。10年前,他放下锄头,带着一点“成为城里人”的小梦想来到成都。 后来,他当上了个体户,干过广告灯箱生意,如今做手机维修。他的摊子过去曾有营业执照,但几年前因没有按时参加年检而被吊销。

2008年,成都市创建文明城市,为消除无照经营,市政府指定工商局给不能满足办理工商登记条件的小商贩颁发了“灵活就业 (营业) 辅导证”,但有效期最多3年。

去年,“辅导证”到期,老王想再办个正经的工商营业执照,却遭遇踢皮球的尴尬。当地工商所以房子没有产权证为由,要求他出示街道开具的场所合法使用证明;而街道则称“我们只是个民间组织,没资格同意或者不同意”。

老王就针对此问题决心“向中央讨个公道”。他先查询114,然后花费整个上午,相继打了十几个中央政府部门的电话。和大多数求助者一样,他不敢留下自己的名字,只说自己姓王,在成都做手机维修生意。

老王不平地表示:“现在的社会是个啥子情况,我都搞不懂了。每个部门都有权力加一些条件,就是想让老百姓办不成事。你们不厚道,老百姓咋个厚道!” 。

自己养活自己成了危害国家利益?

打一个上午的求助电话,最后,只有一个人非常难得地主动留下了老王的联系方式,还跟他说了好几句“对不起”。这个人叫张道阳,是国家工商总局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的一名副处长。

老王将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向这位唯一接听了他的电话的年轻副处长倾诉:政府收管理费的时候,追着我们办执照,不去办就处罚。现在没有营业执照,罚款是逃不掉的,连发票也只能买假的,执法者反而说他是“危害国家利益”。

老王不平地表示:“什么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的第一位不是满足每个老百姓的生存需要吗?我们自己养活自己,也算危害国家利益?”

张道阳通过邮件做了回复:“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有大量底层农民要从做摊贩开始进城谋生,并通过个体经营最终融入城市。但在这个社会转型的特殊时期,几千万个体户的声音和利益却往往被忽视了。”

他表示,在当今中国,个体户问题绝不仅仅是纯粹的经济问题,更事关社会公正,甚至直接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

长期参与个体私营经济登记工作的张道阳告诉他,按照中央颁布的《个体户条例》以及国家工商总局的相关政策规定,成都的老王“应该可以”通过合法途径登记为个体工商户。

但老王表示:“我们不跟中央打交道,我们跟地方打交道。每一级部门都有权力增加个说法卡我们,合法的生意,却得干非法的事情才能把钱挣到,老百姓日子咋过吗?”

面对数千万在底层努力经营、希望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幸福一点的个体户,张道阳表示:自己平时常会与一些学者探讨经济问题,但只要聊起个体户,很多颇具声望的学者都说自己“没有什么深入认识”。在经济学已成显学的今天,他发现,中国竟然连一个专门研究个体经济的学会都没有。

这让他感触颇深,“许多利益群体都有代言人,但底层的这些个体经营者,好像没什么人给他们说话。”

事实上,截至2010年年底,全国共有个体工商户3452.89万户,从业人员7097.67万人,如果算上“非法”的存在,中国的“个体户”问题关系到上亿人的生计。张道阳表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可能一辈子都与什么科技创新、财富积累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每天辛苦经营,只是养家糊口,只是为了生存。

在发达国家,这个群体通常被叫做小商人。一个普遍的共识是:个体经济的繁荣与社会稳定紧密相关,与弱势群体的生存权紧密相关,其意义在于,能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发展。但是,在当今中国,还有这么一大群人,他们分得的利益比例与社会发展的速度远远不相匹配,属于相对被剥夺的群体。

从“改革先锋”变成“改革弃儿”

事实上,在改革开放初期,“个体户”3个字曾象征着自由与希望。

来自万维网的分析说,1979年的2月同时发生了两件事,一是知青返城大潮开始,二是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了第一个有关发展个体经济的报告。曾是“资本主义尾巴”的个体经济,其合法性第一次在模模糊糊中得到了确认——做生意不用再逃了。

1980年,合众国际社的记者龙布乐来到北京,走进只有3张桌子的“悦宾饭馆”。他写道:“在共产党中国的心脏,美味的食品和私人工商业正在狭窄的胡同里恢复元气。”

当时,个体户、私营业主和企业承包者属于中国的高收入阶层,“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是一句流行的顺口溜。《中国青年报》198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年最受人们欢迎的职业前三名分别是出租车司机、个体户和厨师,而最后三名则分别是科学家、医生和教师。

1987年,国务院颁布《城乡个体工商户管理暂行条例》。一位美联社记者曾专程来到北京钱粮胡同,拜访一位将3台缝纫机抬进卧室、办起私营西服缝纫店的妇女。该记者在报导中这样评价眼前的个体户:“她在赚钱,也在创造中国经济史。”

张道阳曾经问过单位里亲历过改革初期的老同事,那个年代的经营环境是什么样子的。亲历者告诉他,那时候的市场很简单,要拿到经营执照很容易,“也没有什么人来折腾你”。

某种意义上,在改革开放初期,大部分计划经济部门并没有将精力放在非公有制经济上,严格的管理没有辐射到新兴的个体户群体。 没有管理的时期,反而是个体户经济发展最快、最好的时期,因为没有来自政府部门的折腾。

张道阳将1995年称为分水岭。那一年国有企业改革提出了新的思路,实行“抓大放小”的改革战略。监管部门也随之转型,纷纷“把触角伸了出去”,更多地腾出精力面对所有市场主体。事实上,正是1995年前后,大量行业管理法出台。据他观察,各部门在立法过程中普遍借鉴国际标准,标准“偏高偏严”。

面对个体户所遭遇的种种困境,有人曾评价,这是个从“改革先锋”变成“改革弃儿”的群体。

社会底层的个体户成了“唐僧肉”

成都的个体户老王气愤地说,目前政府各个部门都不厚道,他们要把他们的利益考虑完了,再来考虑老百姓的利益。

这让张道阳想起,在一家他常去的超市里,有一个缝衣服的小贩,最开始在显眼一点的位置摆摊,后来因为“没有孝敬店长”,就被调到了消防通道里。

“一个店长,本身就是个雇员,都有这么大权力,而处在底层的个体工商户却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张道阳感叹,“你就可以想见,有多少管理部门,有多少强势者,就有多少类似的事情发生。伤害他们越重,他们孝敬就越多,恶性循环。”

另一次,张道阳到外地调研,遇到一个在公寓楼里开美容院的女老板。在申请营业执照的过程中,美容院卡在了其中一项行政前置许可(审批)上。执法人员对女老板说:“你不达标,我不管你也行,你每年给我拿6万块钱,上面有检查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关门几天。”对这家美容院来说,6万元意味着一年请了两个雇工去伺候这位队长。

实际上,许多个体户有着与这位女老板相似的遭遇。在中国,涉及工商登记的前置行政许可(审批)起码有100多项,这意味存在相当多的行业,要想在其中经营,拿到营业执照之前,总要碰上一两项前置许可的坎儿要过。而在西方正常的民主国家里,注册一个个体工资仅需要在一个机构、半个小时之内搞定。

张道阳管这些个体户叫“唐僧肉”。他说,在相对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里,遵循高风险高收益的原则,自己做经营的人,其收益总要略好于普通劳动者。但在中国则恰恰相反,如果有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往往没有人愿意摆摊开店,方方面面的成本太大”。

一家日收入不到700元的小型网吧的老板,曾将一份年关送礼名单挂到网上。每到过年,他都要包上20个红包,“每个红包1000元是不能少的”。

与此同时,在这套外表光鲜、监管严格的管理体制之下,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很多地区都出现了“个体大户”现象。张道阳告诉记者,有的夜总会要雇佣几百人,却可以登记为个体户,从而避开高额税负,就像开着宝马车买经济适用房一样,很滑稽。

专家:诚信来自于对生活的希望

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厉以宁在参加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经济界小组讨论时说, “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有无区别,有无单列必要值得考虑。”他说,“国内个体工商户也应尽量登记为小微企业,让它享受小微企业的优待,比如在融资方面的优待。”

2009年,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曾对摊贩经济进行过实证研究。他认为,过严的政府规制,大幅提高了商贩的经营成本,商贩又不得不将成本转嫁给市场,便会直接导致食品安全问题。

张道阳与何兵看法一致:“人啊,只要觉得生活还有奔头,有前途,有希望,就会自觉地讲诚信。你把他逼得没有前途了,没指望了,他还讲什么诚信?”

在一次赴日本考察时,他听过这样一件事:有个卖米的商人因为向酒厂提供了变质的大米,导致酒厂因生产劣质清酒被媒体曝光,卖米的商人竟然因此绝望自杀。

当地商人告诉他,在自然形成的市场环境里,人们会自觉地遵守公序良俗,卖变质米的商人被曝光后名声扫地,以后不会有人再和他做生意,他也就无法生存了。这样的环境里,小商人都很珍视自己的商业信誉,有很多家庭经营、父子相承的手艺世家和餐饮老字号可以世世代代做下去。

张道阳说,贩夫走卒、引车卖浆在中国自古有之,并没有现在这么多形形色色的监管门槛,小商人同样全靠诚信经营。

面对个体户所遭遇的种种困境,有专家认为,这是个从“改革先锋”变成“改革弃儿”的群体,800万个体户消失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最大地雷。

责任编辑:肖恩

 

评论
2012-04-30 8: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