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679)

第五部第九卷
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二 油干了的灯回光返照

  有一天冉阿让下楼,在街上走了两三步后,在一块界石上坐了下来。六月五日至六日的那天晚上,伽弗洛什就是看到他坐在这块石块上沉思的;他在这儿待了几分钟,又上楼去了。这是钟摆最后的摇晃。第二天他没出房门。第三天,他没下床。

  他的门房,替他做简单的饭菜,一点蔬菜或几个土豆加点猪油,她看看棕色的陶土盘叫道:“怎么您昨天没有吃东西,可怜的好人!”

  “吃了。”冉阿让回答。

  “碟子是满的。”

  “您看那水罐,它空了。”

  “这说明您只喝了水,这并不等于吃了饭。”

  冉阿让说:“我要是只想喝水呢?”

  “这叫做口渴,如果不同时进餐,这就叫发烧。”

  “我明天吃。”

  “或者在圣三节吃。为什么今天不吃呢?难道有这种说法:‘我明天吃!’把我做的菜整盘都剩下!我烧的白菜味道好着呢!”

  冉阿让握着老妇人的手:“我答应您吃掉它。”他用和善的语气对她说。

  “我对您很不满意。”看门的回答。

  冉阿让除了这个妇人之外,很少见到其他人。巴黎有些无人走过的街道和无人进去的房屋。他住的就是这样的街道和这样的房屋。

  当他还能上街时,他从锅匠那儿用几个苏买到一个小的铜十字架,挂在床前钉子上。望着这个绞刑架总是有益的。

  一个星期过去了,冉阿让没有在房里走动一步。他老是躺着。看门的对她丈夫说:“上面的老人不起床了,也不吃东西,他活不多久了。他很难过。我非常相信他的女儿一定嫁得不好。”

  看门的男人用丈夫的权威口气回答说:“要是他有钱,就该请医生来看看。如果没钱,他就没有医生。如果没有医生,他就得死去。”

  “如果他有一个呢?”

  “他也会死的。”看门的男人说。

  看门的女人用一把旧刀,把门前被她称作是她的铺路石石缝里长出的青草除去,一边除一边嘟囔着:“可怜,一个这样正直的老人!他清白得像只鸡一样。”

  她看见街末一个本区的医生走过,就自作主张请他上楼。

  “在三楼,”她向他说,“您进去好了。那老人睡在床上不能动了,钥匙一直插在门上锁眼里。”

  医生看了冉阿让,并和他说了话。

  当他下楼后,看门的女人问他:“怎么样,医生?”

  “您的病人病得厉害。”

  “是什么病?”

  “什么病都有,但又没有病。看来这人失去了一个亲人,这会送命的。”

  “他对您说些什么?”

  “他说他身体很好。”

  “您还来吗,医生?”

  “来,”医生回答,“但需要另一个人回来。”(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马吕斯做他认为必须要做的和公正的事,他觉得他有充分理由采取不生硬和坚决的措施摆脱冉阿让,有些理由很重要,这我们已经知道,还有其他的以后我们还将知道。
  • 每天他在同一时间走出家门,他开始他的原路程,但不再走完,也许他不自觉地不断在缩短。他整个面部表情说明了这惟一的想法:何苦来呢!眼睛已没有神,没有光彩;泪珠也已干了,它不再积在眼角上;沉思的眼睛是干涩的,老人的头却总是冲向前;下巴有时摆动;可怜他脖子瘦得打皱。
  • 猜测使他的精神受折磨,马吕斯肯定在怀疑这六十万法郎的来源,他怕来路不明,谁知道呀?可能他发现这笔款是属于他冉阿让的,他对这可疑的财产有顾虑,不愿接受!他和珂赛特宁愿保持清贫,不愿靠这可疑的财产致富。
  • 近来,冉阿让注意到年轻的夫妇在节俭过日子,他为此感到烦恼。节俭是马吕斯严格遵守的,而这个词对冉阿让则完全有它的意义。
  • 珂赛特不再问他,不再表示惊讶,不再叫她觉得冷,不再提客厅的事了;她避免称他父亲或让先生,她任他称“您”,任他称“夫人”,只是她的欢乐减弱了。如果她有可能愁闷的话,她会发愁的。
  • 她盯住冉阿让又说:“您不高兴是因为我幸福了?”天真的话,有时不自觉地点得十分透。这个问题,对珂赛特来说是简单的,对冉阿让则是严酷的。珂赛特要让他痛一下,结果使他心肝俱裂了。
  • 第二天,黄昏时刻,冉阿让去敲吉诺曼家的大门。迎接他的是巴斯克。巴斯克恰好在院子里,好像他已接到命令。有时候我们会关照仆人:“你在这儿守着某某人,他就要来了。”
  • 无论马吕斯在什么样的思想里打转,归根结底,他对冉阿让总有一定程度的厌恶。可能是种崇敬的厌恶,因为他感到这个人“有神圣的一面”
  • 马吕斯经过苦思冥想,对冉阿让作了一份总结,查清了他的功和过,他设法想得到平衡。但这一切就像在一场风暴里一样。
  • 马吕斯的心里乱极了。对珂赛特身旁的这人他为什么一直都有着反感,从此就得到了解释,他的本能使他察觉到这人有着一种不知怎样的谜,这个谜,就是最丑的耻辱——苦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