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今照】

守住方寸现商道

昊天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受师父嘱咐到山下的繁华街市卖胭脂,身在世俗,打情骂俏的、孩子哭、痞子闹的,没点安宁,书生每天晚上回来打坐,心也被搅得不安宁。他也不好问师父,只好自己想,自己悟。后来明白:修道人的心是为修道而来,心在道中,自然就能远离世俗。

有个书生,屡考不中。世态的炎凉,使他决意放弃仕途的追求,抛弃趋之若鹜的尘世功名,出家寻道。经人指点后,书生来到一座山洞里,欲拜道长为师。道长慧目望去,上下打量了一番,内心不禁暗暗自喜。然后缓缓的对他说:“你想学什么?我有点石成金之术、有空行之法、有遁入之道。”书生没有多想,只是诚恳的说:“弟子只想学道。”于是,道长每天给他讲道,教他打坐入定修练。

几年后的一天,道长叫来书生对他说,他想建一座宏伟的天宫,但资金不足,所以想让书生白天到山下的繁华街市卖胭脂,晚上回来接着打坐修练。书生看到师父已经吩咐下来了,做弟子的只有遵从。书生问:“师父,弟子一贫如洗,去哪里可以弄到胭脂呢?”

道长指着一堆石头,一瞬间,这些石头就都变成了最上等的胭脂,足有几大箱。书生非常的不解,师父有点石成金之术,何苦让弟子奔波世俗挣钱呢?疑问归疑问,修道的人,遵从师父的意愿是最重要的。

于是,书生每天天刚亮就挑着胭脂,带着满心的不情愿下山了。书生本是斯文腼腆的人,还不习惯于在市井之间,像伙夫一样吆喝叫卖。所以一开始,书生站在安静人少处,低着头,以嗡嗡细如蚊子的声音说着:“卖胭脂喽,卖胭脂喽。”偶有过路的人,要很仔细听,才能听到书生的叫卖声。道长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看他一个修道的还如此惧怕世俗。

道长一面看,一面摇头。便化作粗鲁的屠夫,提着刀,来到书生身边,问他干什么的?书生低着头,红着脸说:“卖胭脂的。”屠夫突然一声大作,用刀架起了书生的脸,开足了嗓门说:“说什么?听不清。”书生清了清嗓音,镇静了一下,看着刀,颤抖的说:“卖胭脂的。”屠夫说:“卖,就得喊出来。街面那么吵,你的声音那么小,谁听得清呀!你的声音再这么小,我就把你的货箱砍烂。”

书生真是不明白,看着市井上你来我往的,井井有条,竟会陡然出现这么一个无赖。想要完成师父的意愿,就得尽快卖完胭脂。豁出去了,书生克服了胆怯,渐渐的自然吆喝叫卖起来。身在世俗,看的自然都是俗事,叫骂的、打架的、打情骂俏的、孩子哭、痞子闹的,没点安宁。

可想而知,书生的厌世情绪了。每天晚上回来打坐,心也被搅得不安宁。他也不好问师父,只好自己想,自己悟。后来明白:修道人的心是为修道而来,心在道中,自然就能远离世俗,怕什么呢?

一个月过去了,书生连一盒胭脂也没有卖出去。有时不禁暗自叫苦:怎么卖胭脂比修道还难呢?不过,后来渐渐能明白,既然师父让卖胭脂,那我就高高兴兴的卖。修道要用心,卖也得用心,要想卖出货、赚钱,就得知道谁用胭脂。书生想了想,寻常妇人家、青楼的娼妓、宫廷后妃、富商宠妾,都用呀。

可是转念一想,卖胭脂就得接触女色,那还怎么修道呀?女色还真难过。要和人家讲,要看人家;等人家涂上胭脂后,还得说适不适合,好不好看。一天,书生想到,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世俗中人,都是人。我是修道人,是超越世俗的人。世俗的一切,包括人,怎么能动得了我修练的志向呢?想到这些,书生便不再觉得接触人有什么难为情的。心一下坦然了。

书生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因为把住了心,所以花花世界,在书生的眼里,都显得暗暗发沉。尘世嘛,不土才怪?

至此,有天宫神女看到书生的想法所动。于是下世,化成妙龄女郎,故作千百娇媚姿态,以试书生。尽管白天书生卖胭脂时,不能打坐修练,但心时时刻刻都处于定中,自然不为女色所动。神女见书生定力了得,离去后,又化作年迈色衰的贵妇,来买胭脂。

贵妇买下胭脂后,便立刻涂在脸上,瞬间只见珠黄的容貌还原成貌美的少妇。众人见状,纷纷惊讶万分,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胭脂。消息一下传遍了街市,众人纷纷来买胭脂。

那天,正逢太后进庙礼佛,看到街面人声鼎沸,不禁好奇。于是派人询问究竟。当知胭脂的神奇后,随即出资百金,买下了全部的胭脂。书生看着百两的黄金,心想,师父的愿望终于可以完成了,高高兴兴的挑着黄金,回山汇报师父。

半途中,书生看到一队军马,正企图凌辱一群正在采花的少女。自古贞洁为重,岂能袖手旁观。长久的吆喝叫卖,已使书生的声音不再羞涩,反而洪亮如钟。书生说:“我有黄金百两,愿全部送给将领,希望将领放过这些无辜的少女。”将领一看两担的黄金垂手可得,顿时眉开眼笑,欢喜得不得了,立刻答应书生放过了这些少女。

真是世事无常呀,刚才还有百金完成师父修建天宫的愿望,一转眼就什么都没有了。书生难免有些失落,回到山上,一一告诉了道长。

其实,道长一直在看着书生的修练,化成不同的人,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看着他,稍有不对,便立即点化。听着书生的讲述,道长往虚空一指,书生便看到了一座美丽的宫殿。道长说:“你已经帮我建成了天宫。这就是你卖胭脂时,心不为人世所动,在天界修出的的宫殿。”书生不禁“哇”的一声:“原来,这就是商道呀!”

本文转自248期【新纪元周刊】“历史新观”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26/index.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自古讲究门风,注重庭训、家教,重视中国传统文化中固有的仁义礼智信、忠孝节义、礼义廉耻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美德和品质教育。历史上的名臣大儒,如:宋朝的司马光、欧阳修、朱熹;明朝的王夫之及清朝的郑板桥、曾国藩等等,都留有家训。还有许多形式的家书、教子诗等等。
  • 作为神传给人的文化,围棋与书画、诗词、音律等艺术一起,融汇于悠悠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历史之中,历代流传着大量与围棋有关的神话典故、奇闻轶事,仅从它众多的别称便可见一斑。
  • 从古至今,从西方到东方,人类与星象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西方,有十二星座对应着人的命运、爱情、事业等,说起来只是星象学中的一种笼统而又粗浅的表现与运用而已;而近代发现的玛雅预言,则是星象学深远的运用了。反观东方,几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的观天术,却远远超出西方文明的科技水平。
  •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唐朝诗人王翰所着的〈凉州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好诗,描写从军者赴沙场作战的无奈与潇洒。其中“葡萄美酒”与“醉卧沙场”两句,画面之鲜明,仿佛一名慷慨就义的将士就在眼前一般。
  • 中国人的家庭念、家族观念一向很重。家作为社会的最基本单位,是人们生命的起点和日常生活休憩的港湾,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活动场所之一,所以有顾家、恋家、离家、回家、想家、看家、败家、发家、在家、出家等等常用词....
  • 被誉为晚清“中兴第一名臣”的曾国藩,很善于相士....
  • 老子说:“三十幅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大意是说:“三十根幅条汇集到一个毂当中,有了车毂中空的地方,才有车的作用。揉合陶土做成器具,有了器皿中空的地方,才有器皿的作用。开凿门窗建造房屋,有了门窗四壁中空的地方,才有房屋的作用。所以‘有’给人便利,‘无’发挥了它的作用。”
  • 爱情究竟是什么?它从哪里来,又是怎么消失的?有多少文章、诗歌在描述爱情,但有多少人懂得爱情?即使谈过恋爱甚至已经结过婚的人,或许都明白心动的感觉,却很难说得清爱与不爱。
  • “观止”一词出自《左传》:吴国公子季札在鲁国观赏周乐,至《韶》舞,说:“德至矣哉!大矣”,认为已达到尽善尽美,无以复加,赞叹道:“观止矣。若有他乐,吾不敢请已!”
  • 誓,誓言、起誓,大意是用庄重的言辞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誓”在中华历史上有很深的积淀,留下很多典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