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西市医院李国恩医师修炼故事

明慧山东特派员
  人气: 831
【字号】    
   标签: tags: , ,

山东省莱西市人民医院李国恩医师,修炼法轮功后,对病人更加认真负责,不乱收费,赢得众多病患的信任。

然而,这样的好医生,却遭中共当局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后,又被单位无理开除。四年的冤狱使得原本意气风发的他,开始变得苍老、消瘦,熬出了白发。

李国恩医师自述他的经历

我叫李国恩,是一名医生,我从一九九五年开始学炼法轮功。自从我有幸学了大法以后,明白了做人的真谛,也明白了怎样去做一个好人。在社会风气低下、道德败坏、医德沦丧的当今社会,医院里的医风更是乌烟瘴气、黑暗透顶,人们信的是无神论,学的是中共的斗争哲学和拜金主义,可怜的是那些无钱治病的老百姓,可悲的是那些花高价治病的世人。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时刻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凡事为他人着想,所以在修炼之后的行医生涯中,我对每一位病人认真负责,并且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合理的提供治疗方法,而不是多用药、滥用药,不需要吃药能好病的,我就建议病人休息或者教他们一些物理疗法,吃点药就可以治愈的病人我就不给他们输液,同样能治病的药我选最便宜的,这样几年下来我赢得了无数病患的信任和依赖。法轮大法使我成为一个有仁心仁术的好医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我所在的医院领导也受邪党的胁迫开始找我们的麻烦。当时以院长赵明言为首,动用医院所有的领导班子,对医院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洗脑和攻击,科室主任吕洪兰强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让我交出大法书。节假日还限制我休息,不让我连续休班,还派人监视、经常开会点名批评,叫到会议室训话,不给评先进,不给晋升职称,让社会上的人都歧视我们。那段时间每天的工作我都是在非常大的压力下进行着。医生的一思一念会涉及到人的生命和健康,稍有疏忽就会导致病人要么残疾要么失去生命或者拖延了康复的时间,但是医院的领导们从来不考虑这一点,因为害怕邪党的株连迫害,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不受影响,而不遗余力的打压本院善良的医生和护士。

在那种工作氛围中我仍然没有忘记自己是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心里没有一丝的怨恨,我顶着巨大的压力,仍然为病人尽心尽力地治疗。直到二零零六年十月份的一天,我连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医生的权利也被彻底剥夺了。

那天我正在内科门诊值班,莱西市国保大队恶警李为魁、隋国勤带着青岛路派出所共十多个人突然闯了进来,非法抓捕了我,并且马上搜出我家的钥匙抄了我的家,拿走我的电脑和大法书还有其它一些物品。在我被绑架十多天之前,这些恶警就到医院问过我家的住址,而绑架我的原因就是我在自己家里浏览海外网站,被邪党的青岛网警发现。


手脚连铐(原文转载)

被绑架关莱西市看守所当天晚上,因为我不配合恶警,拒绝在笔录上面签字,看守所一个姓徐的副所长(外号“四不像”)就指使犯人对我拳打脚踢,他们还给我上了一种酷刑叫“打固定”,就是把我的手和脚用镣铐固定在一起之后再固定在地面上,这样我的腰部一直处于弯曲状态,既躺不下也坐不起来,非常痛苦,腰像断了似的。我被固定了一个晚上,家里人找了关系,第二天才给我取消了“打固定”。

我被青岛、莱西610操控法院非法判了四年,在莱西市看守所我被关了两年多,每天六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中午没有休息时间,吃饭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每天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二零零八年底我又被转到山东省监狱。在监狱里面,十几个人住着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到外面放风的时间很少,有时两、三个月见不到阳光,我活动少、吃的也少,体质越来越差。
在牢狱里,身体上的承受还是次要的,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精神折磨。在监狱里,狱警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光盘和书籍,心里明明知道大法和师父是最正的,邪党却颠倒黑白,不分是非,对我们进行洗脑。我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监狱里的狱警还故意给人制造恐惧,就是当着你的面对另外一个人动用酷刑。我曾见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由于拒绝写“五书”,而被恶警指使七、八个膀大腰圆的犯人对他进行毒打,一直到他昏迷。还有个法轮功学员因为牙疼,被送到监狱医院,牙医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强行把牙拔掉了,拔完以后才发现拔错了,又再次强行把真正的病牙拔去了,那个场面也真是惨不忍睹。

我由于害怕再遭到酷刑迫害,违心地写了“五书”,这是我人生当中最大的耻辱,也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污点,自觉对不起师父,愧疚的心使我久久不能释怀,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的鼓励才使我从困境中走出来。

二零零九年,莱西市卫生局局长张瑜派人到监狱找我签字,我被单位无理开除。就因为拥有一个美好的信仰,我从一名公认的好医生被邪党迫害成了一个无职无业的人。

自从我被绑架以后,我的家庭就失去了原有的幸福和安宁,妻子为了营救我而四处奔波,孩子也面临着高考,老母亲和我岳母身体都不好,我岳母由于冠心病、心急梗死、脑梗塞反复住院,并且转院到青岛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我妻子既要照顾上高中的儿子,还要护理病重的老人,还要上班,还挂念监狱里的我,她经常往返几百公里到监狱去探望我,我妻子所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她吃不好、睡不好,人瘦的不像个人样。家里所有的重担和压力都由我妻子一人扛着,不仅如此,在我被非法关押的时候,我母亲因为思念她的儿子病情开始恶化,直到她老人家去世我也没有在身边尽一份孝。

因为我的被冤判,有多少需要我治疗的病人因找不到我而失去了信心,又有多少理解我的亲戚和朋友为我的遭遇而大骂中共邪党,又有多少认识、了解我为人的人们因为我的被关押而失去了对政府的信任,又有多少警察和官员们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到天谴啊!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8/山东莱西市医院李国恩医师遭受的迫害-255326.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我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小红、小君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自己的使命。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莲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雨莲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身背真相资料到亲友中、到农村中去讲真相救世人,几乎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成千上万的世人从她那里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帮助下自己写出来的一篇感人至深的体会。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晴天霹雳,一向身体很健康的先生毫无预警的过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车里,被路人发现,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这对苏姗的打击太大了,失去对家庭一向照顾无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独自抚养四个幼年子女和负担房贷。“为什么眼看好日子来临却发生了挫折?”“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些问题总是困扰着苏珊。在亲人把法轮大法介绍给她后,她开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义。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抛开一切纠缠不清的疑团后,她开朗起来。她说:“自从得法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在修炼的路上,我不会停步,我要返本归真。”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悲痛之余,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总在脑海里萦绕“大法能解心中忧”(《洪吟三》〈清醒〉),于是我开始认真阅读大法书籍,当时的心豁然开朗,看法前后判若两人,关心我的人看到我的变化,也宽慰了许多。从此以后,每当我有事或心里感到苦恼时我都会拿起大法书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样大法帮我排除了无尽的烦恼,解开了我许多心结,伴我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使我的心死灰复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实修的大法弟子。
  • 1999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数十万之众。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在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轮功炼功点遍布各大城市;在欧洲,从冰岛到希腊,从法国到乌克兰…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样可以看到法轮功。跨越民族的语言阻隔、文化差异和宗教藩篱,各民族的法轮大法弟子收获了修炼之福,当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们似乎都有着寻觅千百年,一朝亲得见之感。
  •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沿着通往国会的通道铺上了50多个玻璃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一个加拿大人亲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证据和故事。国会议员安德斯先生来到集会现场并与在场每一位曾遭受中共当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属握手、拥抱。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述的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经历时,他落泪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