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斋仿古小品系列之九:清秋帖

林旒生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现在的城市实在是谈不上如过去的略有黄昏色调风物之美了,以前江南的故郡对于我,仍余着一段丁香似的清愁,因此现在还没有被青鸟衔去,可以疏疏落落的写出,再仿一出晚明故事,不落西厢艳气,恰有红藕、玉炉、山橘、白鹤、指甲花等之点缀话头。

江南故郡的清秋,草木先应时而凋了,虽无六朝朱雀桥的明月,但是夜里灶鸡(蟋蟀)的鸣叫多了起来,野外已是茫茫的衰草连天迤逦往金乌下落的方向去,人面渐感秋风,特别是有雨的时候,路上农夫早已穿起蓑衣赶路,晚上的此时可以说是风和星润,尽管也看不到什么星辰。

庭院中,最惹人忽发相思的是一株光零零的只结着几个果子的石榴,经历了夏日的榴花吐丹,累累结果,现在几乎没有剩下什么果子了,然而却突出了几分青白色的秋意,寂寞,想念,无奈的惆怅,当通过它远远的望着天,那落在心中的近于古代美人闺怨的感受真是一种古今中外人皆有之的情怀,岂专独入团扇辈如花蕊夫人的倩手呢?

江南的故郡,雨后,独坐庭院里可以翻一翻以前没有心思细读的线装书,譬如东晋南梁的文赋之类,如此良辰必能大会彼间平常不能悟得的风味,或许举纱灯过竹林,领略个中“不足为外人道”的高逸,这是浮生不易寻得的真品。

独立在桥边,月明藕花十三洲,隐约有诸娈童的嬉笑,我儿童时也参与过她们的游戏,大人们自然是在旁边看着,我们采莲蓬,吃新鲜的莲子,把莲叶捆扎成束,乘着月光回家去,归途一路行歌相答,松影婆娑,清香芳惬几里,我不知当时之上元天官若有知,当遣玉人吹箫何处?

吹箫何处?

我过去既不知,但恐将来也难得也,而记得那明月下田野间的白鹤它终于缓缓的飞起来了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笔天纵落云烟,妙墨琳琅飞鸟翩。观罢大惊复大喜,叹彼何人着此篇!
  • 近来中共伪政府拿出一本鬼画符是曰《文化决定》,我一向没有详细的认真阅读中共政治文献的习惯,略略一看,大意便了——这篇中共近来的“大手笔”,关与“文化”的立论,实在是猥亵的可以,通篇不见有“文化”之意,却是一次中共妄想强奸文化的强盗自白书。
  • 最近有一篇以韩寒为署名的文章“谈革命”,略略读后,看了后面的一些跟贴,在这 一个特殊时期甚觉有作评论的必要。
  • 公等执政久矣!然天下怨公等也久矣!天下怨公等以为公等或有为天下之一二仁意,而有别于江逆之鬼畜集团也。然公等执政之久今已近八年,公等于天下之事何有所为?何有所成?天下尽以公等名号塚宰、位列元首,而实江逆鬼畜集团欺之侮之之傀儡也,手弄足踏之木偶而,今邪共氏妖祚当灭,而公等仁心或在,是愿举四事以呈:一曰平江逆鬼畜集团,二曰修内睦,三曰察时变,四曰解体邪共氏。
  • 胡温二公现在姑息薄氏谋反集团的最高后台在政治上是一件极愚蠢的事情,旒生不才,敢试为两公陈情之:
  • 我一向不太愿意以欧美政治学的视点来认识与评论中共政治体系,因为其分析体系的层面往往是雾里看花、隔靴搔痒,国民政府之所以被中共颠覆就是其社会主流知识份子受欧美学术的影响大都以中共为正常的政治体,结果国家与个人因之罹祸奇惨,此类教训极深,所以我在本系列中专谈了一次“认知的屏障”,作为一个中国人如真的对中国正统文化有一点领略,必然会以纯中国化的在帝王时代所成的道德文明体系的思想与学术体系来认识中共还有它与我们中国的关系,也因此对整个中国未来的国家命运有一番清醒的思考与清醒的判断。
  • 有的人自我意识太强,不自觉的染上一种满足这个自我意识的“道德高病”,以为世上的事物的变化发展总得以自己的要求或想像才是正确的,明末的东林党争就是这样,做事的人永远满足不了身边旁观的“道德高病”患者,永远有问题、永远不完美、也永远的受责难。
  •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认识这世界与宇宙的方法还有观念,古人有古人的方法与观点,今人有今人的观念与方法,现在的人类走到今天这个状态中来,其实都是自己的认知这世界与宇宙的方法与观点所作用下的选择所致。
  • 中国文化之所以自成为“中国”文化,是因为她有她自我体现的中国式的一类神道三昧在里面,譬如最简单的同样是写字,惟独在中国成为一个独立的文化体系,极力的表现出这其中的“神道三昧”的特征,而也只有印受此文化中神道三昧的人也才可以鉴赏她,西方逻辑体系的文化就没有这个特点。
  • 胡公、温公自你们拿下薄氏谋反集团的CEO、但还留下他们的最高的后台BOSS,从现在各界的政治反应来看,态势未必能让二公可以继续“无为”下去,须知中国政治的历代党争,如唐之牛李,宋之元佑、庆元,明之东林,都是反反复复、成王败寇,而中共体系内的党争更是如此,失败者下场至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