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斋仿古小品系列之十:芙蓉春江雪

林旒生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月凝白玉魄,雪林独立鹤。清波吹红叶,欣闻上元歌”——虽仍有渔舟与蓑衣在那里,雪后的芙蓉江几乎是纯玉色的。

那是一个早春的二月,我们住的木房的不远的山涧梅花开了数十枝,我被大人差去江南传话,路过江口,站在芙蓉江上的桥上,看着下面宛然龙华宝树与水精宫所成的境界,忽然呆住在那里。

只见细细的雪留在江岸的石矶上,白中透出微霞的几分胭脂,水几乎是没有流动,却均匀着从远处变过来类八宝琉璃的青绯赤蓝绿,滩浦的雪厚积着一层,绵延到不知往何方去,而众多枯槎参差不齐的隐隐约约的横躺在雪堆内。

我观望着着,桥下与我所知的似是另一个天地,乌鸦偶尔的飞去矶头洗乌黑的羽,然后就一动不动,任风吹它,或忽然低叫了一声落向更高的枯树,以往夏天常见的翠鸟却没有,此时我真怀念它巧云般的身段与青艳的霓裳,不需要我孤独的空对一江春水。

于是,我微笑着,身如莲花,感觉眼、目、唇、舌也体会着莲花的梦一样的滋味,而她有我说不出的温暖,纯洁,隽如江南小蝶的灵秀,一旦轻轻放过,便无从觅得。

现在想来——其实我们精鉴历代山水名画与会得山水之心是一致的,所谓南宗北派乃人心自悟而已,何关系于山水的本身呢?而彼之至要者,不过尚神道也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面渐感秋风,特别是有雨的时候,路上农夫早已穿起蓑衣赶路,晚上的此时可以说是风和星润,尽管也看不到什么星辰。
  • 开天地,辟六合。 转轮主,阐道德。 大明皇,丌代歌。 极乾坤,荡邪魔。
  • 犹记五代吴越国主寄给他夫人的信:“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想来应是暮春之时,山阴道上,浮青漾霞,燕子幽鸣,桃花飘举,意迟迟,美人归矣。
  • 正如我之前对胡温当局的建议一样,从我现在的观察看,胡温当局正在错过对你们敌方最佳的战略进攻期,而企图以党内之政治解决方式解决此次党争,以为这样各方向、主要是对中共党内各派的刺激小,胡温当局所因应危局的政治成本小,这恰是一种接受中共的逻辑而不了解此次中共党争根本性质所致,也是胡温当局“当局者迷”的一个表现,是胡温当局对当前时势的一种误判。
  • 我是喜欢热闹的,但也无畏孤独,自小以来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孤独中度过,我临帖,我读书,我爬山,我冥想,我饮茶,我沉思,我观秋水,都与孤独为伴。
  • 于是我没有思惟、闭上眼睛,却感受到一股微凉的野风在我的肌肤上游走,也有人把它叫做“南风”;我更在这没有思惟间,听到她幽寂中最是丽音的一种天籁,突然在这万绿的空旷中响起不知从哪里来的太古、原始、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天鸟的幽鸣,划然的惊动山谷,此时蜀国的森林几乎还颤动了一下。
  • 记得那是朝雨新晴的春晓,略红偏紫的桃花在碧瓦画檐的旁边葳葳的风动,空中还留有一些昨晚的雨气,而天上却已转来了青云,惊讶的是在诸天上花样的朵朵开遍。
  • 在芙蓉庵的左右的确有一些芙蓉,而在前面却最让人称奇的是竟自然而成的十几亩的野葵花,逢春自生,夏至而盛,秋日便累累然的遍是如金云玄浪的葵花了。
  • 此刻水边的莲花,猗猗朵朵修长而曼衍,望去不知涯岸,各以宝姿,妙现真仪,有的花冠纯白,青叶翻卷,有的赤菂丹葩,燃落朝霞,大观种种,真不一而足…
  • 漫步在林下,与我江南的花山梅林不同,也不是另一类的空山灵雨,而是近似于南华秋水的高贤,上古的寂寞而又翩翩自在,感到从内到外近于透明的清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