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种“无中生有”的故事

李智鸣

老子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意思是:天地从“无”中来,万物从“有”中生。(Fotolia)

  人气: 292
【字号】    
   标签: tags:

现在的娱乐圈,经常今天出了哪个明星的绯闻,明天哪个明星又有了什么话题。有些艺人对消息嗤之以鼻,说是“无中生有”的事。也有的人欲语还休,深怕一个应对不当,新闻越炒越热,干脆来个无声对有声,冷处理。其中,当然也不乏刻意放消息策略性地炒作话题,毕竟明星需要名气,名气需要新闻来造势。

其实对于演艺界利用花边新闻来炒作的情况,也不必太过惊讶。古代三十六计中,即有一计“无中生有”,艺人的经纪公司不过是运用古人所流传下来的智慧而已。

张巡夜吊草人︰获箭数万,大败令狐潮

诸葛亮草船借箭就是“无中生有”妙计的典范,而唐代的张巡把“无中生有”之计发挥得最是淋漓尽致。

安史之乱时,安禄山派令狐潮率领四万人马围攻雍丘城,守城的张巡只有二、三千人的军队固守这座孤城,敌众我寡,更糟的是城中箭枝越来越少。于是,张巡仿效三国时诸葛亮“草船借箭”的故事,下令搜集秸草,扎成千余个草人,将草人披上黑衣,在夜晚用绳子顺着城墙放下去。夜幕之中,令狐潮以为张巡要趁夜出兵偷袭,急命部队万箭齐发。

一时间,箭如雨下,于是,张巡轻易获箭数万。第二天夜晚,张巡又从城上往下吊草人。此回,令狐潮的军队却大笑,不发一箭。张巡见状,就换上五百名勇士,迅速潜入敌营,打得令狐潮败退十余里。这就是兵法中的“无中生有”之计。

金庸武侠小说人物杨过︰“黯然消魂掌”也有“无中生有”

武侠小说大师金庸可能从这里得到灵感,笔下的杨过自创的“黯然消魂掌”中也有一招“无中生有”──“从绝无半点防御姿式,突然间手足齐动,左掌右袖、双足头锤、连得胸背腰腹尽皆有招式发出,无一不足伤敌。”这自然是小说家的幻想之言,但也算是一种“无中生有”的想像。可惜现实中,并未真有此等武术招式。

在传统文化中,简易的语言背后可能都有深刻的内涵。关于“有”、“无”,老子可能是讲得最早,也是讲得最玄的。

他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也就是在天地发生之前,就是“无”;而从“有”中,则生出了万物。意思是:天地从“无”中来,万物从“有”中生。“无中生有”可说是老子“宇宙万物的发生学说”。

盘古开天辟地︰天地“无”中来,万物“有”中生

我们都知道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

在天地开辟之前,宇宙混沌像一个大鸡蛋,里面没有光,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盘古出生其中,后来,用大斧把这一团混沌劈了开来,于是轻的清气往上浮,就成了天;重的浊气往下沉,就成了地。天和地分开了。而盘古死后,身体又变成日、月、星星、山川、风雷。天上有了日月星辰,地上有了山川树木,万物欣欣向荣起来,才有了现在这个鸟语花香的美丽世界。

宇宙的混沌就是“无”,天地从混沌中区分;那么,盘古就该是老子说的“有”了。问题是这种观点是如小说家的幻想之言呢,还是某种真理探索的结果?

老子又说:“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他说,如果人能常“无”,就能不断地往微观、更微观中去发现;而如果能常“有”,就能往更大、更宏观的范围去观测,说不定就能看清楚整个盘古呢!这就是老子的研究方法。

佛家讲“空”,道家讲“无”。老子提出了他的理论,也提出了他的研究方法,显然不是随意发表一些哲思而已。

问题是人怎么才能“无”?又是怎么“有”的?这也许就是道家修炼不轻易传出的精华所在了!

--转载自《看杂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古到今负责管家理财的人都免不了要担起监工之责。大到重新起造新房屋,小到屋瓦的修缮,要维持一个窗明几净的家庭,还要具备符合家人习惯的使用功能,处处都得用心。因为有很多工作要委请他人完成,如何指挥工人便成了一门必修课。
  • 老子说:“三十幅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大意是说:“三十根幅条汇集到一个毂当中,有了车毂中空的地方,才有车的作用。揉合陶土做成器具,有了器皿中空的地方,才有器皿的作用。开凿门窗建造房屋,有了门窗四壁中空的地方,才有房屋的作用。所以‘有’给人便利,‘无’发挥了它的作用。”
  • “观止”一词出自《左传》:吴国公子季札在鲁国观赏周乐,至《韶》舞,说:“德至矣哉!大矣”,认为已达到尽善尽美,无以复加,赞叹道:“观止矣。若有他乐,吾不敢请已!”
  • 被誉为晚清“中兴第一名臣”的曾国藩,很善于相士....
  • 在遥远神秘的东方,中国这个地方,是传说中神的故乡,所以有着神州的称号,这个神的子民自古以来认为她是居世界中心的国度,所以称为中国。她悠久的历史,使她所孕育出来的文化悠远而绵长,博大而精深.....
  •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唐朝诗人王翰所着的〈凉州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好诗,描写从军者赴沙场作战的无奈与潇洒。其中“葡萄美酒”与“醉卧沙场”两句,画面之鲜明,仿佛一名慷慨就义的将士就在眼前一般。
  • 从古至今,从西方到东方,人类与星象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西方,有十二星座对应着人的命运、爱情、事业等,说起来只是星象学中的一种笼统而又粗浅的表现与运用而已;而近代发现的玛雅预言,则是星象学深远的运用了。反观东方,几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的观天术,却远远超出西方文明的科技水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