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大法得福报 从几十万元到资产过亿

大陆大法弟子 丽莲

支持大法得福报(图:大纪元资料)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从小我就有厌世的心态,觉得人活着很累很无聊,是《转法轮》整个改变了我的人生观,让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坚修大法没有丝毫的动摇,我的丈夫也没有阻止我炼功。但是,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回家后,丈夫出于怕心开始阻止我修炼。为了让丈夫继续支持我,也为了丈夫少造业,我决定和他好好谈谈。

记得那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时候,连续几个夜晚与丈夫长谈,我对他讲到母亲。母亲过去常年患高血压、心脏病,一着急生气便会好几天卧床不起,自从修炼大法后,母亲的身体很快病痛皆无,把药全送给了楼上的阿姨,将近七十岁的年龄骑着车速四十迈的摩托车,像个年轻人一样。我还对他讲大法弟子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给他讲中共恶党为了迫害法轮功怎样造假,给他看揭穿自焚伪案的光盘,破除邪恶的谎言……

每个夜晚,我都会和他深谈到很晚,其实我和他谈的这些,好多他都知道,但这次的长谈,更深的打动了他,终于,丈夫彻底明白了真相,改变了态度,同意我修炼,并同意我把做真相资料的机器搬回家(之前一直在别处租房做真相资料)。当我和同修把两台复印机、一台刻录塔搬进家门时,丈夫看到其中有一台大型复印机,惊呼:“还有个这么大的啊!”之后便没再说什么。在后来的几年里,丈夫一直帮助支持我做真相资料。

丈夫没什么文化,是个大老粗,但他心地善良,心特别软,看到别人哭,他也会掉泪,他很有同情心,如果看到街上有需要帮助的穷人,他即使兜里只有十元钱,也会全掏出来给了出去,谁人有困难需要钱,他会很爽快的把钱借给人家。

二零零几年的那几年,正是邪恶对法轮功迫害最严酷的时候,丈夫为了保护我,承担了去省城进光盘的事。那时候,警察盘查很严,他吸烟而且爱说粗话,没人会怀疑他,每次他都会平安的把大量的光盘买回来,而且,他还保护过外地的同修。有一次,丈夫回来跟我说,临回来上车的时候,警察上车盘查,有两位旅客也带了很多东西,丈夫见他们面容善良,不抽烟不说话,“一看就是和你们一样的人”丈夫对我说,他便对盘查的警察说:“我们是一块儿的。”警察见他不像炼法轮功的,听他一说,便放过了他们。

丈夫还利用他的身份,给资料点买机器,并且帮助我向外传递真相资料。

二零零三年九月的一天夜里,因为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恶警下半夜三四点钟敲我的家门,正好那天我没在家,丈夫赶紧把机器该遮掩的遮掩,该藏起的藏起,但是阳台上堆满了装过光盘的纸箱子,丈夫把它们归拢归拢,便开了门,他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恶警周旋,恶警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也没有去阳台查看。丈夫被恶警带走,他佯装上厕所,给我打手机让我先躲起来,可是因为平时他爱开玩笑,我以为他又是开玩笑,便没信他的话,他很着急,又抽空找借口悄悄的给我打手机、发短信,我才意识到真的有事。恶警见没查出什么,便放了丈夫,丈夫出来后,赶紧找到他的一个公安上的朋友,把家里的钥匙给他,让他帮忙把印资料的东西全部转移出来。后来,我和同修又找了一处房子建起了资料点。

记得二零零五年冬天,与我们有联系的一位同修被邪恶绑架,我们的资料点也需要转移,可是刚刚印出了三千来本《九评》,当时资料点就我和一位老同修,转移这三千本书和其它机器、资料,真的是很困难,我想到了丈夫,便赶紧找到丈夫,让他帮我们,丈夫急忙借了一辆三马(一种前面像摩托后面带车厢的小型车),这辆三马后面的车厢还没有门,只有一个破布帘挡着,丈夫顾不得许多,骑上就走。把要转移的东西搬到车上,丈夫连破布帘都不拉便要走,我和同修赶紧拉上,紧跟在后面,将东西都转移了出去。丈夫中午喝了酒,一直帮我们转移到晚饭没顾上吃,刚回到家,走到楼下,丈夫便突然“哇哇”的吐了起来,看他难受的样子,我真的是又感动,又心疼。

丈夫早年当业务员跑业务,二零零四年丈夫想建一个工厂,于是拿出积蓄,再想办法筹集资金,终于建起了一个资产只有几十万元的工厂。当时建厂还差十来万元,我帮丈夫向几位同修借钱周转一下,同修都很痛快的把钱给了我丈夫,丈夫很感动,因为丈夫知道在邪恶的迫害下,同修们的经济都不太好,却在我丈夫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很爽快的把钱拿了出来。记得我和丈夫从一位同修家取钱出来,丈夫骑着摩托,在大街上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一遍遍的喊,毫无顾忌。

如今,将近九年过去了,丈夫从当初几十万元建厂,到现在已是资产过亿,让人听来真的是感到是不可思议,只有神助,才会有这样的奇迹。前几年,我丈夫花了一千多万买了一家倒闭的工厂,三年后,只此处的地皮已达价值七千万。今年年初,丈夫准备买一套流水线设备,按照市场价这套设备需要二百万,正在这时,丈夫听说下面县里的一家工厂被法院拍卖,其中正好有一套这样的设备,刚刚测试过,还没有使用,而法院的拍卖价只有二十五万元,丈夫知道后,只花了二十五万元便买了回来。现在,我丈夫已经拥有了几家工厂。

慈悲的师父在讲法中讲过,就是一个常人喊一声“法轮大法好”,都会得到护佑。常人保护大法弟子,支持法轮大法,会得到福报。我丈夫的经历,真的是亲身感受到了师父和大法的慈悲。

我丈夫心里很明白,是大法给了他过亿身家,是大法给了他事业的蒸蒸日上。我更知道,是因为丈夫支持了他修炼法轮功的妻子,支持了大法,才得到了神佛的护佑,才得到了今生的福报。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9/【征稿选登】从几十万元到资产过亿-256811.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99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数十万之众。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在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轮功炼功点遍布各大城市;在欧洲,从冰岛到希腊,从法国到乌克兰…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样可以看到法轮功。跨越民族的语言阻隔、文化差异和宗教藩篱,各民族的法轮大法弟子收获了修炼之福,当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们似乎都有着寻觅千百年,一朝亲得见之感。
  • 悲痛之余,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总在脑海里萦绕“大法能解心中忧”(《洪吟三》〈清醒〉),于是我开始认真阅读大法书籍,当时的心豁然开朗,看法前后判若两人,关心我的人看到我的变化,也宽慰了许多。从此以后,每当我有事或心里感到苦恼时我都会拿起大法书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样大法帮我排除了无尽的烦恼,解开了我许多心结,伴我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使我的心死灰复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实修的大法弟子。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晴天霹雳,一向身体很健康的先生毫无预警的过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车里,被路人发现,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这对苏姗的打击太大了,失去对家庭一向照顾无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独自抚养四个幼年子女和负担房贷。“为什么眼看好日子来临却发生了挫折?”“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些问题总是困扰着苏珊。在亲人把法轮大法介绍给她后,她开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义。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抛开一切纠缠不清的疑团后,她开朗起来。她说:“自从得法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在修炼的路上,我不会停步,我要返本归真。”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莲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雨莲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身背真相资料到亲友中、到农村中去讲真相救世人,几乎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成千上万的世人从她那里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帮助下自己写出来的一篇感人至深的体会。
  • (shown)我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小红、小君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时刻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凡事为他人着想,所以在修炼之后的行医生涯中,我对每一位病人认真负责,并且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合理的提供治疗方法,而不是多用药、滥用药,不需要吃药能好病的,我就建议病人休息或者教他们一些物理疗法,吃点药就可以治愈的病人我就不给他们输液,同样能治病的药我选最便宜的,这样几年下来我赢得了无数病患的信任和依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