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移民:闻警局拍卖物品有感

Song Jing Jun

人气 4
标签: ,

【大纪元2012年05月25日讯】上周闻听温哥华警局将要拍卖过去一年缴获但无人认领的物品,上网查之,果有其事。除了大量的自行车之外,还有珠宝类等。另外有几个塑料袋,引起了我的注意。袋中分别装着各国货币,其中加币、美金从百元到分币都有,这让我这个从大陆来的人感到非常不解,也让我想起一件至今无法释怀的往事。

那是1998年的夏天,太太先我出国,我一人独居在前门的四合院中,弟弟周末过来小住,醉饮后忘记锁门,次日起床满屋找不到提包,推门见扔在门口,里面的约300元现金和手机不见了。赶紧冲到派出所报案。晚间片警来访,满脸旧社会,只字不提案情,一个劲儿抱怨:“这么点儿事,你直接跟我说不就得了,报什么案子啊?值得吗?”我不明其咎。都怪我平时多看书少看报,不参加居委会活动,只知道法律不知道还有只要不出人命,任何案子都要先报片警的规定。虽为国家节省了维稳费,却使片警这个月奖金泡汤了。虽然他的月奖肯定不如我损失的多,但他损失的铁定是钱,我丢的肯定是纸。中国人真辛苦,不仅要知晓法律,还要懂得潜规则。犯了法托个人情可以免罪,但触犯了潜规则,你铁定要倒霉。

既然把片警得罪了,也就不指望追回损失了。但两个月后的一个深夜,我却被敲门声惊醒,睡眼惺忪开门迎见几个警察,个个畅胸露怀,没有戴警帽。终于有一个还算清醒的同我讲明了缘由。原来,他们是宣武区刑警队的,今天晚上抓住了一个盗窃犯,他供认曾经从我家偷过东西,他们想让我去警局作证。我说时间太晚,希望改日前往,但他们说案子有时效性,明天必须送交法院,而且有车接送,无需担心。

我坐在一辆由一位说话都说不利落的警察开的吉普车上,想起考驾照时警察千叮咛万嘱咐,不可醉驾,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警察。终于平安到了警局,我在一间饭厅里见到了那个小偷。他被单手铐在暖气管上,卷曲在地上,一只眼睛已经被打得红肿得无法睁开,可能意识到我是苦主,他用另一只眼惊恐地看着我。看到此情景,我心中的怜悯超过了怨恨。

警察的笔录很简单,在我家完全可以做到,无需来警局。他们缴获了70余元现金和我的手机,案值3000元,此案告破不但使他们这月的奖金无忧,而且还可报销大笔的破案经费。虽然我丢的东西找到了,但作为物证,这些物品现在还无法归还送我,要到案子结束,什么时间也不知道,“你打电话来吧。我们太忙,没时间通知你”当我被打发出门,才想起他们的承诺,返身求助,迎来的却是一副无赖嘴脸“你打车回去吧,我们都累了,为你的事忙了一夜”。追回损失所带来的喜悦消失殆尽。

一晃又过了半年,想起打电话到刑警队,他们说物品送到拘留所,拘留所又推到了法院,法院开始说没收到,后来勉强承认。我欣然前往和负责保管赃物的警察面对面坐了40多分钟,听他跟我山南地北一通胡吹,最后才告诉我,现金丢了,手机也不知放到了哪里去了。见我执意不放弃,他才带我到仓库,让我随便挑一个手机。我一看没有一个能用的。气愤之下,到政治部投诉,根本没有人理你。“过几天来看看吧”在他们看来这是小事。小事一桩,贼都帮你抓了,你不送锦旗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取回什么你的东西,太书生气了。

望着眼前荧屏上塑料袋中的硬币,感慨万分。中加两国的警察在我心中,泾渭分明。一个连几分硬币都能保存上交的警察,难道不值得我尊敬吗?在中国据说赃款是要充公的,但是没有人能说清钱和赃物去了哪里。这是国家机密。在加拿大,赃款是要拍卖的,哪怕拍卖所得低于赃款面值(这是肯定的)也要让利于市民,而且账务清楚,拍卖所得充公,赃款是不能直接充公的。

在中国这个连拍张J–20军机照片放到网上都受牢狱之灾的黑社会国度,任何摆不上桌面的事和党认为该保密的任何大小事都被视为国家机密。我之所以不说中国现在是黑社会,因为我认为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是黑社会。从毛当年落草井冈,到利用谎言和暴力窃国。所有统治手段都是黑社会化。“六四”虽然失利,但却动摇了共产党的统治基础,使谎言和空头支票(共产乌托邦)失灵,同时 也为腐败开出了通行证。黑老大要让小弟们办事,是要给好处的。要维持如此庞大的暴力机器–人民警察队伍,光有天文数字的维稳费是远远不够的,你还要允许小弟们捞点儿眼前的个人利益。因为老大有时让他们干的不是什么光彩事,你也要默许他们干点儿脏事,甚至是坏事。大家五十步笑百步,谁也好不到哪里去。共产党并非不知道维稳费被滥用,但如果你不用钱去供养和驱动这部暴力机器,不仅它就会老化失灵,而且共产党还会失去大批受益者的支持。这才是中国社会腐败无法治理的根源。而且这些人做了坏事,自然有把柄落共党之手。共产党是不用没有把柄可抓的好人的,很简单,不听话。有了把柄在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会做什么。

而当一个国家倾其国力去维稳,哪里还有精力去治理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等民生大事。当环境被污染,草原退化,牛羊无法吃到安全卫生的牧草,而我们却希望得到高品质的奶制品,这岂不是缘木求鱼吗?即使奶农不往奶里投放添加剂,奶场也得这么干。所以毒奶和毒胶囊也就见怪不怪了。

曾经在河南某县与官员对饮,问及为何每年黄河泛滥。“我们是一个穷县,但是又没有门路申请贫困补助。黄河如果不闹点事,谁会给我们补助。每年的抗洪胜利是县委的政绩,百姓也可以在雨季捞一点儿外快。”旁人又指点,如洪水太小,我们就找人去扒几个口子。此乃国人的智慧也。国家治理至此,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相关新闻
纽时:中共高层的恐惧 对未来没信心
汪洋力推政改 南方报业大胆踩中共历史禁区
大陆财政部发通知买国货  民众称自欺欺人
【郦剑锋】:谁在讨好中共邪政?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最新讲话泄密:中共科技陷绝境
【新闻看点】胡鑫宇案疑点重重 官方强压舆论
【晚间新闻】中国多少胡鑫宇?十余青少年近日失踪
【全球新闻】美上空惊现疑似中共侦查气球
【十字路口】摆平大案 中共精致维稳反露马脚
【环球直击】中共威胁升高 美扩大在菲律宾军事部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