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狮子楼

武松向街邻查明真相制敌机先
袁荣易
武松(张汉杰饰演)出差回来,兄长武大已过世,他询问潘金莲(唐天瑞饰演)兄长的死因。

武松(张汉杰饰演)出差回来,兄长武大已过世,他询问潘金莲(唐天瑞饰演)兄长的死因。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武松出差回来,只见供著武大的灵堂,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他唤出嫂嫂潘金莲问个究竟:

潘金莲(念)大郎去世早,教人泪暗抛。
武松 (白)嫂嫂!
潘金莲(白)兄弟,喂呀(哭)……
     啊,兄弟,几时回来的?
武松 (白)今日回来的。啊,嫂嫂,我哥哥得何病而死?
潘金莲(白)心疼病而死。
武松 (白)我兄长从无此病。
潘金莲(白)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武松 (白)好!好一个“人有旦夕祸福”。 (武松突问)何人买的棺木?
潘金莲(白)乃是那西…… (差一点说成西门庆)
武松 (白)西什么?
潘金莲(白)西邻王妈妈。
武松 (白)何人盛殓?
潘金莲(白)何九叔盛殓。
武松 (白)好,明日特备水酒,酬谢街邻。
潘金莲(白)理当如此。
武松 (白)天色不早,嫂嫂歇息去吧。
潘金莲(白)兄弟,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你也早早安歇罢。
武松 (白)嫂嫂,兄长一死,我要守孝灵前。
潘金莲(白)既然如此,待嫂嫂陪伴于你。
武松 (白)嫂嫂安歇。 不用!
潘金莲(故意靠近,白)兄弟一人烦闷,还是嫂嫂陪伴于你。
武松 (怒,白)不用!哼! 兄长啊!
潘金莲(白)喂呀!大郎啊!

(潘金莲拂袖下。武松气愤,搓手)

武松 (白)哥哥呀,哥哥!你若死得不明,我与你申冤报仇。


武松(张汉杰饰演)邀请街邻(右起郓哥、张大公、何九叔),谢谢他们帮忙处理兄长武大的后事。


街邻饮酒,最右为王婆(臧其亮饰演)。复兴剧场演出。


武松(张汉杰饰演)向街邻敬酒。

武松问出的死因是“心疼病”而死,可是他哥哥从无此病历。谎言跟随邪恶势力扩张,你不过问,那就没事;但你不信,邪恶立即加大的迫害你。不管是不是虚张声势,反正要让你知难而退。《狮子楼》就在这样的过程中进行着,武松追查真相,看到事件背后一个一个构成的因素,暴露这些因素,邪恶就跟着垮台。人往往是怕心做祟,邪恶因此制造威胁,牢牢的箝制你。

潘金莲假意想收买武松的心,武松斥退了她。老的演法武大的鬼魂还要演上一段“默剧”:武大上到供位,拿起自己的灵牌,一边看一边哭,然后将桌上供酒喝完,一个“窜毛”下地,走矮子到武松面前,他扯武松衣服,武松见哥哥来想抱住他,却扑了个空,返身矇眬又睡去。

第二天武松访问何九叔,何九叔留有骸骨证明武大被下毒。宴请街邻到齐,看似糊涂的张大公(丑扮)主持,郓哥抢著讲所见,当场问清真相;由何九叔写状,录下金莲、王婆的供词。武松前往县衙告状。告状是个“暗场”(与《打鱼杀家》萧恩告状同),舞台上却是西门庆正在《狮子楼》喝酒:

县令(内白)胆大武松,上得堂来,胡言乱语。扯下去打!
衙役(内白)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县令(内白)轰下堂去!退堂!


中为张大公插科打浑,最右为何九叔写状-录下金莲、王婆的供词。武松准备前往县衙告状。


西门庆(林政翰饰演)带着跟班二楞到狮子楼喝酒。


武松的工作伙伴土兵,鼓励武松不用气馁。


武松被打四十大板,疼痛难忍。

法律不能给武松做主,武松进退两难。好在武松的伙伴土兵提醒:“二爷,那西门庆难道说还胜似那景阳岗猛虎不成”!坏人倚靠权势,欺压良善,顶多是畜生道,武松正气一出,形势丕变,到《狮子楼》找到西门庆,也没几拳就结果对方。恶人猖狂半天,结果根本不堪一击。起先,武松怕杀了西门庆无人做证,伙伴土兵愿意为他做证;武松被打板子,手抚痛处,有时难免低头不语,土兵见状,拿刀给武松激励他做。同时也刻画被逼上梁山的武松,未杀人时并不把杀人当成好事。


武松问二楞:西门庆在什么地方,二楞指著楼上。


武松持刀上楼。鼻子、印堂画有黑斑。


西门庆(林政翰饰演)在狮子楼喝酒。


西门庆从桌上翻身下来。


武松抡刀就砍,西门庆转身俐落。


武松与西门庆较劲,西门庆咬住甩发。


西门庆一个闪失,脸色遽变。


武松(张汉杰饰演)杀死西门庆(林政翰饰演)。


西门庆下腰倒地死去,这是被称为“硬僵尸”的程式动作。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京剧名角李宝春将在第23届传统暨艺术音乐金曲奖演出跨时代“京歌”。(图/台视提供)
    京剧名角李宝春受邀出席第23届传统暨艺术音乐金曲奖,还将于颁奖典礼上与新生代演员黄宇琳搭档,演出改编自京戏的跨时代“京歌”。
  • 复兴剧场《托兆碰碑》“苏武(张化纬饰演)点化”一场,旁为羊形。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5月16日由湾区京剧爱好者组成的‘美华京昆剧艺学会’部分成员与中华联谊会主要成员及会长在中半岛的“红翻天”餐厅举行联合记者会。
  • 《打侄上坟》周信芳饰演陈伯愚(左)、俞振飞饰演陈大官(右)。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 (大纪元记者宋顺澈台北报导)板桥林本源园邸,邀请到戏艺精湛的武林国小布袋戏社团前来表演,即将在4月29日(日)下午2点半至3点半,在林本源园邸定静堂广场为游客演出“武松打虎”与“哪咤传奇”,这2出有名的剧码内容非常精彩,是忠、孝、节、义的好戏,具有高度教育内涵,布袋戏爱好者可千万别错过,将可为观众带来高潮。
  • 2.	樊梨花确认薛应龙罪状,正欲斩之。复兴剧场演出。
    陈德霖(1862~1930)是在京剧史上影响很大的人物。如果谭鑫培是“老生”的代表,陈德霖就可称为“青衣”的代表。在表演上,陈德霖考虑剧情,根据剧中人物的性格来安排行腔的高低、急缓。“青衣”强调女性优雅与端庄,不尚花俏,注重身份、举止内敛。
  • 2.	《监酒令》刘章唱段“微风起、露沾衣、铜壶漏响”
    《监酒令》为小生重头戏,表现一个年轻人遇到选择,他总是以本性或正义去选择,而非用利益去选择,结果得到好报。例如选择爱人,他找喜欢的对象,不牵涉到政治上有“刘派”、“吕派”之分,结果夫妻两口子很恩爱。戏中这位朱虚侯刘章,具足年轻人的正直与憨厚。历来能演者不多见,朱素云曾与贵俊卿(谭派老生)合演,朱素云喉音高亮,声声合拍,虽是宿卫军官之职,面对“刘派”大老的挑拨,他一本正理应对;二人神情周到,又功力悉敌,实属难能可贵。早年,北京春台部陆小芬(1856咸丰六年生),演刘章憨直无惧,很有名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