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廖启智(上)——演戏如做人

人气 37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5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采访报道)他是香港公认的演技派明星,四十多年的演戏生涯里,他拍过上百部剧集、电影,无论忠角、奸角、大人物、小角色,无一不给他演活了!金像奖颁奖台上,最佳男配角5次提名,2次获奖,足以奠定他影坛的地位;而他和太太陈敏儿相濡以沫的感情,以及面对患血癌幼子病逝所表现出的坚强和淡定,都让他赢尽尊敬和口碑。这位被圈中人尊称为“智叔”的廖启智,日前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时,畅谈演戏与做人……。

约智叔专访,是一个偶然的巧遇。一个偶然的早上,浸会大学的咖啡厅里,他带一顶帽子,低调地坐在一个角落,品着咖啡,看报纸,悠闲的如同邻家的住家男人。无人索要签名,无狗仔队跟踪,但一抬头,那个演员的穿透性,特有的眼神,就把他给出卖了。

哇,原来是智叔。看惯了银幕上的角色,无论是城府极深的《杨贵妃》里的高力士,抑或《无间道Ⅱ》的阿孝三叔,都透着一股霸气和深沉,但他本人却低调随和,谦逊内敛,细打听之下,原来他在拍戏之余,还兼任浸会大学电影系客席讲师,每星期两天授课。于是,采访就从他现在的生活开始。

最爱还是演戏 教书是挑战


智叔的眼神很特别,无论是演忠角,还是奸角,都可以透过他一双眼睛演活。智叔说,眼睛可表达人的内心,所以练眼神非常重要。(摄影:余钢/大纪元)

记者:你是香港极少同时做艺人,又担任表演系的讲师,怎样看现在的生活呢?

廖启智:其实这两年尝试做一个表演系的导师,对我是一个挑战来的。你知我们几十年的演戏经验,习惯程式怎样,收到剧本我们怎样处理,但你要形成一个理论同学生分享的时候,都要下一番苦功。一来要找回我几十年前的笔记,有些已经遗失了;另外又要不断看一些关于表演的理论的书籍,亦都会多些和年青人沟通,他们无论是纪律,或者自我都是比较强的,所以我都要想想办法,怎样和他们很良性的互动。

记者:更喜欢当初演戏,还是现在的生活?

廖启智:相对来讲我会喜欢演多些,因为教有一个互动的关系在。演,我虽然和对手有交流,但我仍然可以在一个封闭的状态去自己想想想,就不需要和人去分享,但教就要不断和人分享,不断要传递,这个对我来讲是一个挑战。

记者:挑战是不是要看很多书?

廖启智:是的,要不断这样看,幸好坊间很多这方面表演的教材,甚至我们的旧同事黎耀祥都出过一本书,我都有借鉴来补充自己的教材资料。

记者:教学方法是比较西式还是中式?

廖启智:我们演员的训练课程都是以一个叫方法演技的教法,作为一个表演者就不分西方或者是中国东方这样。我们是会比较注重,当你面对一个创作的时候,你怎样酝酿去创造这个角色。当然我们作为演员我们是第二道的创作,因为有编剧写了角色在这里,有基本的框框要求,我们怎样在基本的框框里面,加入自己的看法或者自己的一些元素下去,主要透过一些演戏的理论,加上以前自己工作的经验,去和学生分享。

练眼神的秘诀 当镜头是生命


廖启智于2009年凭《证人》再度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MIKE CLARKE/AFP/Getty Images)


在《无间道Ⅱ》戏中,廖启智吹着口琴杀人,让人透着凉意。(网络图片)

记者:怎样做好一个演员?什么素质最重要?

廖启智:其实一个演员最需要就是你要了解这个社会,你要认识和留心周围发生的事,社会每天的动态,每个阶层的人生活习惯,社会价值观,你多些关心整个社会发生着甚么事,这个对于我们创作这个角色很有帮助。我觉得这个最重要,你有敏感度,你的观察力要强。

记者:您的眼神很特别,无论是奸诈还是善良,都可以演活,秘诀是什么?

廖启智:我在课堂都有和学生做眼神的练习,亦都鼓励他们多些用眼去演戏。眼,有时你不说话,看你的眼就知道你的心理变化,这个是最容易表达到的。

除了对白,眼睛可以表达到你的内心,在课堂上我都很重视这个环节。如果你太刻意也不是很好,当然你要配合好镜头,你要了解镜头的角度,你当镜头是一个人去沟通,那么就是没那么造作的演艺方法。但是你知道一个机器是很死板的,所以你和它发生感情或者交流,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和你要了解它的特性,你不要抗拒它,有些人面对镜头会怕,有些甚至不自然,那我们要消除这个障碍。

你熟悉它,你就自然容易把你的情绪带给对方,机器也是一样。

演戏如做人 勿放任自己


智叔一生和绯闻绝缘,他强调,演戏如做人,艺人要控制自己的感情,有专业操守。他和前TVB艺人、太太陈敏儿初恋结婚,俩人数十年来相濡以沫,非常恩爱,是娱乐圈少有的模范夫妻。(廖启智提供)


廖启智说教学对他是一个挑战,最大的收获是和年轻人在一起,令他也变得年轻。 廖启智于2009年凭《证人》再度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摄影:余钢/大纪元)

廖启智说教学对他是一个挑战,最大的收获是和年轻人在一起,令他也变 得年轻。 廖启智于2009年凭《证人》再度荣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摄影:余钢/大纪元)

记者:很多人演戏时,很容易爱上角色中的爱侣。现实中有没有发生角色错位的情况,如何抽离?

廖启智:我都有和每个学生说,做演艺这个专业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专业来的,你不断的利用自己的感情,利用你自己的一些感觉,所以首要练的东西就是镜头一完,你的感情就要完,不可以带出,脱离不了,只要喊“卡”(cut)你就要完,只要喊“卡”这段感情就完了。

记者:讲容易讲,但做起来却很难?如何控制自己?

廖启智:其实人可以控制的,特别我们演戏的人,特别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你不控制自己的情绪的话,其实是一个放任的态度,放任的态度其实就是不负责任。你觉得你是有责任,我在镜头面前就坚守我的责任,我就发挥好我的情绪,镜头一完我有责任控制回我自己。这样亦都是作为一个表演者一个很重要的操守也行,其实是一个专业来的,你对你自己专业的一个承诺,需要向着这个方向坚持。

记者:做一个好演员就是做一个好人。可以这样说吗?

廖启智:我都有和学生讲,学演戏就等于学做人,因为我们演的是不同的人物,我们借鉴不同的东西,我把人家的东西放在我身上,我是学到一些做人的学问。 (待续)

(责任编辑:伊萍)

相关新闻
台剧《孟婆客栈》开镜 唐美云率演员群亮相
胞弟成为台湾女婿 瑞莎曝婚礼照喊开心
子瑜捐款助母校清寒学生 盼传承爱心与善良
梁静茹重视防疫 吁大众排队:要有距离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川普指中共延误 武汉二次爆发预警
【直播回放】3.21疫情追踪:五国确诊破2万
【直播】3.21美国政府每日疫情发布会
【罗厨寻味】荷香蟹肉糯米饭
【新闻看点】全球死亡数破万 中共4大危机尽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