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炼故事

一个医生的验证

李明欣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拜师》《精进要旨》)

我是九七年春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十五年了,回忆这十五年的回归历程,正是师恩浩荡、沐浴佛光、最难能可贵、最偏得、最值得珍惜的历程,深感生于此时之荣幸。

我在常人中的职业是个医生,先生和孩子也是从事医学教学、科研和医疗,我一生就生活在国内医学最高学府和专家云集的地方,可是在我的身上却发生了堪称人类医学史上罕见的奇事。

八四年正值天寒地冻,我在节日值班抢救病人时过度劳累,患了个最常见的感冒,小病没放在心上。可是一拖一月多,总是发冷,全身说不清的不舒服,那还是找中医调理一下吧。在圈内,我认识一位中医大夫,文革前他就从事省、部级、外宾、社会名流等的医疗。他聪慧过人,名不虚传,确实有两下子。文革中受到冲击自身欠安,在家休养,基本不对外行医,因是圈内同行也算是例外。事与愿违,万万不曾想到几付药下肚,人就像掉在冰窟,怕风、怕冷。从头到脚好像冷气从关键大穴往内吸,而且越来越重。脚冷的穿不了鞋,手冷的不敢摸东西,无名的心惊胆战,坐卧不宁。仰卧时胸部好像有块大石头,压的出不来气,胃内像有块石头往下坠,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难受,也没有一个关节不疼。而且许多症状说不清、无法形容(我对自己都无法书写一份病历)。可是体力、精神很好,思维如常。除了胸部皮肤许多蜘蛛痣外,五脏六腑无实质病变,其它化验,Χ光等各种检查都无异常。西医大夫最看重的是病变、体征及各种检查所见等等,我却找不到任何病变,自己痛苦的无法形容,别人根本无法理解,还越治越糟、越重、从医院走一次、在家谁咳嗽几声,我都会咽疼或感冒。各种症状有增无减。那时的我,真是到了西医治不了,中医没人会治的地步。

我也失去了上班和干家务的能力。随着病程的延长,什么都不好了!我心中十分清楚这是个世界级的难题,但我又是一个不服输要强的人,我把希望寄托于自身努力奋斗:疗养、各种理疗、各种锻炼、跑步、体操、打拳、练剑。无招了又去练气功,当时接触了几个气功界的“名人”,对这些人的德行很有想法,有个别简直就是邪恶败坏之徒。挑选了再挑选,也练了几种,越来越重。极度困难时,我都想“张榜求医”。

我生活的这个最高学府也有一个气功协会,气协负责人给我介绍了一个“气功师”,由于不懂,接受了他的“气功治病”,又被最初“症状稍有减轻”的假相所惑,最后,不仅骗去了很多钱,结果病的更重。大热天坐卧于热水袋上,穿棉鞋、戴棉帽、头不能转动、眼不能视物、门窗紧闭,还得拉上窗帘、连上卫生间的本事都没有了……此时的我自嘲“只会吃饭”。真是祸从天降,全家人不仅都生病,常常内外交困,最困难时候,真是连一包卫生纸都买不回来。看着本来是好事也会变坏,大白天总觉得有不好的东西,很害怕。我在人中从小就胆大,又是个很顽固的无神论者,根本没有神鬼的概念,工作、生活、方方面面,一生都在“科学”中遨游。从小要强,喜欢自立,个人奋斗,不信命运。此时,落到如此地步。我已身心交困,难道了极限,心灰意冷,生不如死,彻底绝望。只是找不到自我了结的最佳方案,苟且暂时活着。

因祸得福、绝处逢生。当时这个最高学府,有几派气功都有人练,因为有的老干战争年代、文革落下的伤残,或一些慢性病、疑难杂症、医药无法康复,大家都在寻找健康之道。每年气协都召开有政治部主任参加的座谈会。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已成共识,老干部们现身说事,同事邻居有目共睹,就是前面提的那个气协负责人又推荐给我们,后来我得了一本《转法轮》。

那时的我已是绝望,因为什么招都用了,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坐卧不宁,整天害怕,睡觉也会吓醒。那时候头发全白,头屑如糠,头不能低,不能转动,眼不能视物,更不能俯视,还不能载眼镜,根本没有看书的能力。用手随便翻翻书还莫名其妙的害怕……。当时已彻底绝望。根本不想活,觉得能静静的死是最大的幸福。所以,书在家放了很久也没看。

有一天,不知道怎么突然自己载上眼镜看起书来,一看竟然看了四十多分钟。至今,我都想不起来当时根本不能下地的我,怎么去拿书,看书……这一段往事的全过程。这一看,这本书把我吸引住了。书中全新的概念使我耳目一新;谈及气功界的不良现象说到我心上;说到真善忍的法理让我折服……。这本书仅仅看了三分之一,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灵,隐隐之中似乎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好气功”。一时间兴奋的跑去客厅,连说:就炼法轮功!就炼法轮功!已记不清我多久不能出卧室,更不知道,不记得当时是怎么跑出去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感到全身铺天盖地的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轮子从骨头中把冷气往出排,全身暖融融的,那种舒服美好无以言表。十数年的病痛,我已忘记了什么是舒服,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和心灵上无限的伤痕、伤痛。我只知道早上五至七时是我最难过的时候;不知道身体热还是冷,盖厚还是盖薄?两条腿不知道该怎么放……。此时的我惊呆了,好像都没有思维了,就那么闭目静卧……。

三天才回过神来,赶快先把书看完。我也是读了一辈子书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书,可从来不知道看书能好病。此书所讲新奇、玄妙,一生从未涉及,我本身是一个顽固的无神论者,虽然也练过气功,那是体操加上呼吸引导“得气”而已,根本不知道与修炼、与佛、道、神有什么关系。对于修炼、宗教、僧、尼甚至佛、道、神、都是党文化中灌输的那些很负面的东西,那真是一提都笑话。但这本书看完了我好像整个人变了,脱胎换骨了!世界观变了!许多事一下子明白了:这本书不是一般书,不是白纸黑字,师父也绝不是肉体凡胎……。所以,我常说:是慈悲的师父找回了迷在了人中的我,伟大的法唤醒了我,掸去了封尘,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使我义无反顾的在回归的路上勇猛直追,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真是恨相见太迟!很后悔书在家放了很久却没看。随着学法炼功和心性的提高,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很快除掉热水袋,脱了棉帽、棉鞋,几个月以后,走到炼功点。

己记不清多久没出过房门,皮肤已成了没见过阳光的苍白,脚踝、趾关节没有一个不疼,迈步十分艰难。我告诫自己已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有大法弟子的风范,步态必须正常。走了很久才到炼功点,就是去炼功点的这天凌晨,一股热流从头贯到脚,通透全身,连指、趾都通透,从法中我知道这是师父为我灌顶。清晨,看见两臂从上到下长长的如血管那样的数条红线,仅这一次师父给了我多少最珍贵的高能量物质。师父啊!我用什么报答您!当炼第二套功法时,正抱轮,一个粉红色的法轮、金光闪闪由远而近旋转而来,直到太极图 字符清晰可见。那个颜色漂亮之极,人间没有……。一时很高兴,想再看清楚点,还想回去说给我的家人。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天目关了。说来神奇,炼完功回来,趾、踝关节一点也不疼了,步态如常,身体轻松,很快走到家。

当时的炼功点也不过十数二十人,有老干也有平民百姓,有教授、博士、硕士、也有医学生。人虽不多,但事情感人:有从轮椅上下来的;有患血液病几下病危通知从死亡线上康复的;有心脏病康复的;车祸康复的……。人人都有一个神奇的故事。

我们早上五点半炼功,炼完功上班,晚上集体学法、交流。谈的都是如何修心性、做好人,社会上那些官场争斗、贪腐、乌七的八糟事根本没人提。谁都知道修炼人要的是提高心性,纯净自己,常人的政治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修炼人根本没兴趣,就连买菜、物价、这些切身利益也没人提,谁都知道珍惜修炼环境,也不配在修炼的神圣殿堂议论。那时候真是一身轻松,心旷神怡,好像全身每个细胞都在笑,乐的像个孩子。随着对法理认识的提高,修炼心性的提高,我身体越来越好:精力充沛、白发部分变黑,松弛的皮肤也变的红润细嫩,真能年轻十岁。过去大热天也不敢沾一滴常温水,修炼后一年四季再冷的天都是冷水洗头、洗澡,坚持了十三年,从来没有过一次感冒,十五年未服过一粒药。家中环境也慢慢的变好,不好的事都向好的方向转化。家人身体也越来越好,我有一个小孙子,当时只有四岁,过去一个月不吃药的时间最多不过一周,我修炼后他的身体慢慢越来越好。后来,我发现他发烧只要看师父的照片就退烧。真是神奇、玄妙、妙不可言。真正体会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炼功点天天都有新学员进来,不到一年,人数差不多增加到二百多人,我们炼功地也搬到了文化活动中心广场,每天坐得满满的。那年传统新年初一,我们正在炼功。啊!满天撒花,就是转法轮封底那种花,真好看,场面很壮观。一时我又喜上心头,从此我的天目关了。

九八年单位召开气功座谈会,政治部主任及省气协领导也来参加。那时单位有三派气功,一派谈的是用功能炒股票,一派谈的是办了多少班,参加多少人。法轮功谈的是祛病健身,绝处逢生。医生不收红包,却能对病人高度负责。在家中做好人,夫妻和好、婆媳和好的事……。当时,省气协的领导很感动,特别提到法轮功祛病效果神奇,还说医院的红包是多年最难解决的问题,法轮功学员不收红包医生却能对病人负责,这功能提高人类道德对社会精神文明建设好……很推崇。单位还发了一个双卡录音机给我们炼功用(那时是高档电器)。会后,出了专栏重点推广法轮功。因为那时,老干们人越老病越多,领导也头疼。有心脏病专家自己也是心脏病,治不了。有个类风湿病专家,自己指、趾关节畸形,路都走不了,他还有实验,有论文。可是他昔日的病人、就是那个炼法轮功走下轮椅的人。连畸形的关节也慢慢恢复正常,他能不吃惊吗?

那时,每月一次的全市集体大型炼功,各大小公园都有,真是人山人海,十分壮观。但不管多少人,横竖自动成行,炼功音乐一响,没有人指挥都静静的炼。没有纪律约束,我们都知道自束其心。每年一次全市法会,人多的一个现代化的体育场装不下,尽管人多脚插不进,可秩序井然有序,没有人讲话,没人走动,都听台上学员发言,那种肃穆、祥和的气氛在现今社会没有,只有法轮功这块净土,场面十分感人。那一年,受国家体委委托,由医学专家在全国五大城市进行《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调查,调查数万人,我们的有效率是百分之九十七点八。但除了青年人,多数中老年人以不治之症及疑难杂症最多。虽然已是过去,我相信这辉煌壮观史诗般的场面会在宇宙史上常存。

我的两则实例看起来玄天玄地,站在实证科学的立场上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我们从西方学来的医学叫西医。西医看病看重的是病源:细菌、病毒等等;看重的是体征,病变;探讨的是各种机制;讲究的是查体所见,实验室及各种精密仪器检查所见。像我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病,统一称“功能性疾病”。你难受,医生理解不了,更治不了。你越难受,人家越觉得不可思议,个别人还会说怪话、甚至谩骂。我就因为理疗科医生没见过这么多症状的病人而叽讽、疗养院的医生因为我两只手好端端、而且手指灵活、却不拔草、不擦玻璃、不打扫卫生,没有替他们劳动而当众谩骂、被不了解的人讽刺、讥笑。我在人中是个要强、干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没有人懂得病的实质是超常的,当然从常人的理上就难明白。从实证医学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间的病源,当然人的空间也不能找不到病变。但从《转法轮》中,整个从病的起因到康复都会找到答案。那时社会上兴起的气功现象,珠目相混的气功治病,气功界那些骗钱害人不良现象,只有师父讲清楚了。要不是学了法轮功,给整死了都不明白。还错过了生生为此生来世的唯一机缘。为什么“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得去用超常的理去认识超常的病,一切释然。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七十年代末就从事人体科学研究,他说:人体科学革命,必然带来自然科学革命。其实,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信仰为本,道德为尊。修炼恰恰是我们传统文化的精髓。共产邪灵宣言与一切传统文化决裂,宣扬无神论和斗争哲学,是从根本上破坏我们的民族传统文化(神传文化),从人的本质上破坏人类道德。从而毁灭人类、毁灭民族、毁灭我们的国家。佛法才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

目前大陆有一个“法轮功现象”:只要明白法轮功真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以祛病、得平安,人们称为“九字吉言”,也有人叫“九字诀”。有人很信、很诚心、很灵。从车祸、地震、大火中转危为安。有人不信,认为迷信。我诚心诚意告诉你,你千万记着:那是最值得“着迷”的信。大家知道佛家有一句话:“佛法无边”。中国叫神州,是神传文化。在这么严酷的现实面前,你能分正邪、明善恶、对真善忍的认可,那不就是佛性吗?就像金子一样发亮,就可以得到高级生命的呵护。所以,希望同胞珍惜这份缘,这份善。是法轮大法师父慈悲于人,叫他的弟子讲真相,唤醒世人。也许那是你千年的等待,万年的期盼。大法弟子那是真正在舍己救人啊!我们不要回报,一无所求,只愿你度过劫难,只希望你平安。

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师父把宇宙大法带到人间,遍撒甘露,普度众生。大法洪传,宇宙中最大幸事、盛事。众生、世人之福。

--转自明慧网(文字略有删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悲痛之余,有一句大法弟子唱的歌总在脑海里萦绕“大法能解心中忧”(《洪吟三》〈清醒〉),于是我开始认真阅读大法书籍,当时的心豁然开朗,看法前后判若两人,关心我的人看到我的变化,也宽慰了许多。从此以后,每当我有事或心里感到苦恼时我都会拿起大法书看。啊,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样大法帮我排除了无尽的烦恼,解开了我许多心结,伴我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使我的心死灰复燃,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实修的大法弟子。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晴天霹雳,一向身体很健康的先生毫无预警的过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车里,被路人发现,送去医院抢救无效。这对苏姗的打击太大了,失去对家庭一向照顾无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独自抚养四个幼年子女和负担房贷。“为什么眼看好日子来临却发生了挫折?”“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些问题总是困扰着苏珊。在亲人把法轮大法介绍给她后,她开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义。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抛开一切纠缠不清的疑团后,她开朗起来。她说:“自从得法后,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在修炼的路上,我不会停步,我要返本归真。”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莲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雨莲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身背真相资料到亲友中、到农村中去讲真相救世人,几乎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成千上万的世人从她那里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帮助下自己写出来的一篇感人至深的体会。
  • (shown)我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小红、小君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自己的使命。
  •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时刻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凡事为他人着想,所以在修炼之后的行医生涯中,我对每一位病人认真负责,并且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合理的提供治疗方法,而不是多用药、滥用药,不需要吃药能好病的,我就建议病人休息或者教他们一些物理疗法,吃点药就可以治愈的病人我就不给他们输液,同样能治病的药我选最便宜的,这样几年下来我赢得了无数病患的信任和依赖。
  • 黄明胜说:“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并且学会五套功法。每次炼完功后,感觉身心很轻松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觉的,他再也没有背痛的困扰了。修炼法轮功,对于祛病健身有着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这种实例在法轮功学员中俯拾皆是,没有什么稀奇。黄明胜说:“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还有很多从小到大所遇到或听闻到的,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在法轮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