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阎锡山二三事

张芸

老晋华纺织厂的大门,门后可见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厂房和库房。前面老人是作者的妹妹 张文采,她左右各一人,是她的孩子及孙子。(作者提供之近日相片)

  人气: 124
【字号】    
   标签: tags:

阎锡山(1883年10月8日-1960年5月23日)是中国近代史上风云人物。他是山西省五台县人,29岁当上山西都督;民国38年,国共谈判失败,他以当时“战斗行政院长”的身份,将国民政府之军政大员、家眷百姓,从大陆平安撤退到宝岛台湾,一生可谓建树颇丰。难怪1930年5月19日美国《时代》杂志,用阎锡山做为封面人物,标题是:中国下一任总统。

笔者与“阎院长”虽是同乡,却未曾见面。只在他仙逝之后,去了当年的“台北市极乐殡仪馆”深深一鞠躬,表示敬意。如今耆耆老人矣,回想阎锡山,只有零碎记忆,大者只三则,分述如下:

第一则:

那是 1950 代,我在台湾,考上台大,注册的时候就遇到难关:必须有两个保证人。我以小兵身份独身赴台,举目无亲,只认识同乡,山西平陆县人,张镇海(已故)。我们去见了山西国大代表耿誓先生,与行政院卢学礼参事,他也是山西人。

两老二话不说,就立即签字,助我度过难关。 后来,可能是我大一或大二的时候,两位乡贤约我与张镇海,去五常新村,山西同乡会馆,陪美国学人葛林 DONALD GILLIN 吃饭。葛林为了他的博士论文,曾由美至台,亲访阎锡山多次,除了陪伴吃饭,也当翻译。阎锡山的大名在美国学术界很响亮,就是因为葛林的著作《中国山西军阀,阎锡山,1911-1949》(1967 普林斯顿)。该书原文是:WARLORD YEN HSI-SHAN IN SHANSI PROVINCE, 1911-1949.

那次跟葛林见面,餐会上谈了很多关与阎锡山的事绩。葛氏是学者,研究深入,态度客观,使我对阎锡山有了更深,更客观的了解。

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过了十几年,我在偌大的美国居然又碰见葛林。

他在北卡杜克大学教中国历史,我在北卡大学读书,我们在北卡纪念医院走廊上,相见甚欢!

第二则:

数周前,收到老家山西太原李奉奉(笔者妹妹张文采的女儿) 的一封电子信,她说:

“二舅:今年3月24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恰逢周末,我们全家去看我外公(张星斋)早年供职的地方“榆次晋华纺织厂 ”(阎锡山创立)。我们一行四人,由我弟弟李盾盾开车,行程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晋华纺织厂的遗址。为什么叫它遗址呢?因为它已经走到破产的边缘。我们此行的目的:一是怀念外公,珍惜今天的生活,没有外公,就没有我们今天美好的日子;二是给以优异成绩保送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的侄女(我弟弟的女儿)上一堂历史教育课。她没见过老外公,她不知道老外公,为家人奋斗一生的经过。”


作者的妹妹 张文采,及其孙女。(作者提供之近日相片)


读完电子信,我闭目沉思良久。

家父,星斋翁,在三十来岁就在那个晋华纺织厂工作了,不仅供养全家老小还曾帮助亲戚朋友也到那儿上班。被家父帮助过的乡人很多,其中张志清、张志高兄弟俩现在都九十好几了,一生都奉献给晋华纺织厂,还经常提到家父的大恩大德呢。

晋华纺织厂是阎锡山创立,里面几乎清一色是山西人,尤其五台县人。

因为阎锡山是五台县人,笔者全家有幸也是五台县人。当年流行一句话:“学会五台话,就把洋刀挎”,在当年,这种守土观念可见一斑。

跟晋华纺织厂有关的,还有全山西人都知道的“实物准备库”,“西北实业公司”都是阎锡山创立。家父曾在抗战前,是实物准备洪同县分库经理;也曾在抗战胜利后是西北实业公司的总务处长。阎锡山可称是山西的“大实业家”。阎锡山终生的政绩多不胜数,实业方面的成就,在此只是一例而已。

我妹妹全家造访当天,正在负责拆除工厂的师傅们听了我妹妹的来意后,非常热情的给她们讲了一些历史。 榆次晋华纺织厂是中国少有的百年老厂(1919—2012)。是山西最早的纺织厂。它的发展历史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工业发展的历史。任何人,真的,当你身临其境时,你会感到百年老厂凝聚的那份生生不息的力量。它历经风雨,几度辉煌,终于在新世纪完成了使命,走入历史。

晋华纺织厂是山西很多很多人生长的地方,是他们的父辈奉献一生的地方。它是他们的生命所系。曾经,能够成为晋华厂的一名职工,是一件值得全家人庆贺的事。所以现在工厂虽然破产了,政府决定把晋华纺织厂旧址完整地保存下来,开发建设成“中国近代民族工业博物院”,供当代和后人瞻仰。让后人知道,我们的近代民族工业是怎样发展的。

第三则:

阎锡山主政时期,对山西人民的陈规陋习,也雷厉风行加以铲除。他对“抽大烟”尤其深痛恶绝。有一年,我们全家随家父在榆次的时候,一天夜里,阎锡山的警察半夜来敲门,把全家老少,吓了个半死!

那年我大概七、八岁,随父母住在山西省榆次县,印象中那是一个四合院,好像我父母跟我以及当时只有一、二岁的妹妹张文采睡东房,我姊姊跟我嫂嫂(均二十多岁左右)睡西房,整个四合院是租来的,北房南房别人住,是两户好邻居。

有一天,全家在西房,吃过晚饭,我姊姊、嫂嫂洗碗,我做功课,那年头没有收音机更没有电视,我父母必定喝茶话家常,天天如此,十点左右,姊姊嫂嫂穿过天井回西房睡觉,我父母照料我跟我妹妹,脱光衣服(我们是山西五台人,习惯睡觉不穿衣服)在炕上睡觉。

大约一个周五,半夜快十二点了,大家睡得正沉,突然西房的房门被人又踢又敲,我姊姊急忙穿衣回答:“来了!来了!”敲门的声音更大更急促了,嫂嫂也匆匆忙忙穿上衣服。开了房门,在门口的是一伙警察,带着“盒子炮”(手枪),虽然态度还好,我姐姐嫂嫂都被吓死了!

“谁姓王?”一个警察问。

“我们都姓张。”我姊姊我嫂嫂在西房门口回答。

警察顿时迟疑了,彼此交换了眼色,然后嘴里吞吞吐吐说:“弄错了。”转身就走,还说了许多“对不起”、“抱歉”及“打扰了”。

我姊姊嫂嫂,急忙走到东房,敲开门,对我爸爸说:“爹,听见他们敲门,我以为是你,以为你疯了!”

我爸爸已开始脱衣服,预备睡觉,回答我姊姊说:“我以为你们两个出了什么事,来敲我的门!”一场闹剧终止!

从铲除恶习来说,阎锡山是反对旧俗陋习的“革命家”!

事隔多年,我现在还记得,第二天我爸爸去中药铺,买了些红色粉末药给我们每个人喝,那药叫“朱砂”,可以说是为了“压惊”,至于“朱砂”是什么味道,一点都不记得了。

如今只模糊记得阎锡山的这三项德政:一、他是上过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军阀”,二、他是实业家,三、他也是 位革命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来,大家都疯林书豪,我呢?
  • 【大纪元2012年04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道)1924年,印度伟大诗人泰戈尔专程到山西太原访晤了阎锡山。两人谈论哲学与文化,阎锡山表示,东方文化是“中”,人事中失了“中”,人类就陷于悲惨。他还认为中国“中道文化”精神在乡村。泰戈尔表示,中国好像自己的第二故乡。
  • 一开头,是一张相片,一头母老虎,头枕石阶,睡得很沉,身上倚着睡着的三头小猪,身上裹着“虎皮背心”。
  • 我在美国住了四十多年了。今天出门,列了四件该办的大事,有的顺利,有的不顺利,但都成功了,可谓一天闯了四大关。
  • 孩子们,又叫,又跳,像中了头奖。最后大家吃过晚饭,去海边泡了一会海水,我甩了几杆,没鱼上钩。那一晚大家都睡得很甜!
  • 第一、你们要知道,今天是个乱世,共匪造乱的方法是集历史的超历史的【1】,我有元旦团拜的讲话,给你们附上,你们要好好看看,我不再重说了。
  • 67年以前,法国政府决定颁发军人最高荣誉十字勋章给美国轰炸机驾驶员容泰若,可是阴错阳差,容泰若匆忙从法国返回美国,脱下军衣,改做生意,把“勋章”几乎忘得一干二净。
  • 天有不测风云,平安过了35年,水管出问题了。市政府的查水表技工告我:“问题大概是院子里的水管或者屋子里的水管。”
  • 处理每日生活琐事泰半如此,孩子们见我在沙发上如坐针毡,就用不纯正的国语说:“紧张,紧张! ”最近真正“紧张”过一次,大约一刻钟,且听在下道来…
  • 可是我这儿讲的“杯中物”不是文人雅士喝的,也非喜庆宴会用的酒。我讲的“杯中物”是一只“蚊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