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谨守家风 莫违祖训

秦如初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我(本文原作者袁枚自称,以下同此)的主考官蒋文恪公,住在皇上恩赐的李广桥宅 第。他讲过两个故事:

(一)少年时,蒋文恪在平台读书,这个地方与邻近的房子相隔较远。每当夜里有事呼唤书僮名字时,只听得有答应声音,却不见人来。一天夜里,他要小解,窗外月光不好,又无人作伴,便又呼叫起书僮的名字,听见他答应了一声,蒋文恪叫他快进来,可就是不见他进来。

蒋文恪开门一看,看见有个人,头枕着外墙门的门槛躺着,面孔的方向朝内,口中连作答应声。他开始以为是书僮,加上当晚喝了点酒,就骂了几声,那人照样躺着。蒋文恪发火了,走到门槛前,准备打他,这时,才看清原来躺着的不是书僮,却是一个三尺长、戴方巾、穿黑衣的白胡须老头,像庙里塑的土地公公模样。这人见到蒋文恪来到,便立刻隐去了。

后来,蒋文恪悟到:这可能是因为蒋家祖辈治家严正,土地公公常来护佑!

(二)蒋文恪的父亲文肃公,平日告诫子孙不许接近唱戏的人,所以在文肃公生前, 从来没有演戏侍宴的事。文肃公死后十年,蒋文恪才开始请伶人来家中演过几场戏, 却不敢在家里养梨园班子。他的老仆人顾升,趁蒋文恪闲坐,聊谈到戏文之事时,就 在一旁怂恿说:“到外面请戏子,总不及自家养梨园班子强,这样呼唤起来也方便。 家里奴仆的子女不少,为什么不请个教师来,挑几个人学演几出戏?”蒋文恪听了有点心动,可是尚未答腔。

这时,忽见顾升顿时变得又惊又怕,面色也走了样,两只手像上了枷锁,全身倒地, 一头钻进椅子底下,整个身子从一只椅脚盘到第二、第三只椅脚,缩成一团,人好像 盘在一只匣子里。旁人叫他名字,也不应声。蒋文恪赶忙叫巫医来,要他千方百计抢救。

到了半夜,顾升方才苏醒,说:“吓死我,吓死我了!我刚对老爷讲完养戏班子的那番话,就有一个高大的汉子,把我抓了出去,老主人文肃公坐在厅堂上,声色俱厉地说:‘你顾某在我家当了几代奴仆,我的遗训,难道还不知道?居然还唆使起我家五 郎(指蒋文恪)养戏班子来了!把他捆起来,打四十大板,扔在棺材里。’当时我闷 得快要断气,不知怎么办。后来隐约地听到叫我的名字的声音,我在棺材里,想应声 ,却又喊不出。又过了一会儿,才感到清醒、爽快,可不知是怎么从棺中出来的。” 验看顾升的臀部,果然有一条条青黑色的被鞭打的伤痕。

正是:

蒋主持正,治家严谨;
风范恒久,最为要紧。
老仆顾升,背离主训,
教唆淫逸,伤理败伦,
害人损已,两不光明。
神与祖上,皆所义愤!
吁请后人,各遵祖训:
肃整家风,倡俭厉清,
承祖积德,贻福子孙!
(事据清代袁枚《子不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代高官汤金钊在北京的时候,乘车经过北京宣武门大街,不小心碰了一个卖菜翁的担子,蔬菜掉了。卖菜翁大怒,将车伕揪下来又骂又打,要汤金钊赔钱。
  • 唐次为人正直,他无辜不幸的被贬到偏远的蛮夷所在之地,内心孤苦抑郁。于是收集自古以来忠臣贤士遭到流放,有的甚至招致杀身,而君王并没有醒悟的事例,写成了三篇文章.叫做《辨谤略》。
  • 唐次为人正直,他无辜不幸的被贬到偏远的蛮夷所在之地,内心孤苦抑郁。于是收集自古以来忠臣贤士遭到流放,有的甚至招致杀身,而君王并没有醒悟的事例,写成了三篇文章.叫做《辨谤略》。
  • 乾隆庚戌年,邓石如客居曹文埴幕府时,曹文埴因祈福一事进京,强拉邓石如一起去。邓石如独自戴着草帽、穿着草鞋、骑着毛驴,后曹文埴三天出发。
  • 武则天主朝政后,排除异己,严刑峻法。唐献可希望自己被武则天认为是她的忠臣,就诬告自己的舅父裴行本,请求杀死裴行本。
  • 明朝人王士嘉生性敏锐,他出任山阴县令时,有一个瞎子喝醉酒躺在山阴城南大荆树下睡觉,酒醒发现自己怀里的一百吊钱不见了。告到官府,王士嘉说:“这一定是荆树做怪。”于是带领衙役出城来审问。百姓很好奇,都出城来围观。王士嘉命人排查,谁没有前来观看,发现了一个人,神情仓皇,在他家找到了瞎子的一百吊钱。代王府银库丢失钱钞,但是银库门窗封存依旧,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王士嘉来了观察现场,发现气楼(排气孔)好像有物进出的痕迹。于是在院子里摆上钱钞,将城里的猴子都带来,让它们从旁边经过,有一只猴子伸手抓钱,于是审问那只猴子的主人,找到了失窃的钱钞。
  • 汉代的留侯张良,后来从游赤松子;唐代的邺侯李泌,后来进入衡山学道。有人说:“桥上仙风,锁子道骨,各有所得,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像尉迟恭,他本是一介精猛武夫,曾经拳打过李道宗,几乎死于唐太宗的刀下。
  • 有一天, 他责骂李贤说:“你平日诽谤程不识(汉武帝时名将,与李广齐名),把他贬得一钱不值。今天,你却又像家庭妇女那样,唧唧咕咕地跟别人咬着耳朵说话。哪里像个大丈夫?”
  • 据清代古籍《亦复如是》记载:清朝时,扬州有一个人通晓算命之术,给人算的很准确。当时扬州商会的总长,一个当地很有名的大富商专门请他为自己算命。
  • 宗德艳说:“我已经年过七十,没有私下想求得的东西,只是缺少一死罢了。我还需要忙忙碌碌,上别人的家门,去向任何一个官员,求什么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