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前苏联舞蹈家们投奔自由,对映中共禁止参赛令

童文薰

艺术家的生命追求很单纯,就是自由的舞台与自由的发展空间。图为郑道咏在2010年第四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以《凤凰仙子》中获青年女子组铜奖(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人气: 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6月21日讯】近日中共广发禁令,禁止中国舞蹈界人士赴美国纽约参加由“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中国古典舞大赛,让人回想起前苏联许多为了艺术而投奔自由的芭蕾舞者以及艺术家。

1961年,被誉为“天生舞者”的纽瑞耶夫,随着基洛夫芭蕾舞团赴欧洲演出时,在巴黎跳机。随后在赫鲁雪夫亲自签署暗杀令以及KGB严密追杀的情况下,纽瑞耶夫仍然顺利投诚西方自由世界,并且在欧美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1974年,俄罗斯芭蕾天王巴瑞辛尼可夫为寻求更多自由演出的机会,在一次随团至加拿大多伦多演出时选择了投奔自由。后来巴瑞辛尼可夫当上“美国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并曾担纲演出电影《飞越苏联》(White Nights)。他与纽瑞耶夫并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芭蕾舞者,对于现代舞的贡献良多。年纪已高的巴瑞辛尼可夫近年的作品包括参与知名电视剧“欲望城市”第六季的演出。

《飞越苏联》(White Nights)的主题曲《Say you, say me》是许多人都耳熟能详的歌曲。故事的主角尼可莱是一名俄罗斯芭蕾舞者,他逃离苏联投奔西方已经八年,却在一次飞机劫持事件中,被迫再次踏上苏联的土地,并被KGB软禁。尼可莱为了再度逃离苏联,求助于担任公职的前女友。前女友却只想与他恢复旧情,将他留在苏联。尼可莱以一段舞蹈成功感动了前女友。因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尼可莱只是个舞者,他的生命力全在舞台上,这也是他的前女友当年之所以爱上他的原因,又岂忍将他的生命力扼杀?

去年俄罗斯有一部电影,叫做《跳芭蕾舞的男孩》(俄文片名Мой папа Барышников /英文片名 My Dad Baryshnikov),故事主角是一名以为自己生父是国际知名芭蕾舞者巴瑞辛尼可夫的男孩,他因此找到舞蹈的动力。虽然故事结局出人意表,却给了人们深思的机会──人生的真正价值与生命力的真正泉源究竟是什么。

艺术家的生命追求很单纯,就是自由的舞台与自由的发展空间。没有审查、没有政治正确、没有潜规则、没有任何的政治干预。他们可以自由地以古讽今,可以探索并向世人展现他们对人生真谛的体悟,他们可以嘲讽时事与政治,也可以鼓舞人心……在自由的艺术世界里,没有什么不可能。

没想到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中共《人民日报》曾发文严批苏联发展太空科技不顾民生,如今却自己发射“神九上天”。五十年前苏联用KGB对艺术家们威胁并严控,又正是今日中共的荒谬行动。不过是一场舞蹈比赛,这些舞蹈家们并没有打算投奔自由。但经过中共这么一威胁,倒是构成了这些舞蹈家们参赛之后向美国或联合国寻求政治庇护的最佳助力。

或许这真是中共担心的事吧!新唐人举办的舞蹈大赛决赛地点在纽约,而联合国的地址是First Avenue at 46th Street,New York, NY 10017正是纽约市第一大道第46街!比赛完跳上一台taxi递上这张地址条,中国艺术家们也可以像前苏联的艺术家们奔向自由!虽然,比纽瑞耶夫晚了五十年!

文章来源:童文薰 Facebook

评论
2012-06-21 3: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