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自古出神将

林旒生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他心里怀着一种伟大的悲凉,率领着一部战骑,缓缓的走在一大河之旁,河岸上长着如怒云的河草,似为血所染红,而奇怪的是天空却非常之纯净,有如春之空,而落日如赤丸高悬在不远的无边的沙漠上。

河边的河风,也像江南的南薰,吹入他、他们的战甲,此时他心中凛凛的仍没有放下战志与杀意,回过头望去,那下部将也如此,虽然带着疲惫,但精神却仍是旺盛的,只见那太乙幡上溅满血花,神乌旗也残破了,大日幡却是完整的,左右有两位战将在持护它,一位持大斧,一位持狼牙双轮,部将们有的已经受了重伤,倒在马车上并没有痛苦的呻吟,而拿着一朵紫色的野花,而有的操起胡琴在轻抚琴弦,有的从怀里拿出白玉笛悠扬的吹唱起来。他听那熟悉的雅乐,不错,是大唐的《文成之舞》,他想起当年初入神策军的情形,英俊而已被太阳晒黑的脸显出一些不容易被人看见的激动。

昨天,他们经过了与狼蕃数万众的一场大战,他们只有一千之众,但却将狼蕃主力击破,他一手持天巉剑,一手举丈八蛇矛,连斩狼蕃几员大将,最后拿起狼蕃一战死之将的大刀投入狼主的马前,吓得他面无人色,如不是近卫也作殊死战,极力护主,狼主险为之所杀,大日幡之左右护旗战将,用大斧、狼牙双轮所击之处,无不血肉横飞,狼蕃部众大溃,纷纷后退,血云,血风,太乙幡卷起诸天之星辰,俨然有雷声轰鸣,而若龙吼,落地有球状的闪电,狂风与烈沙把众部将的脸色变得如火云一般。

现在,他为当前的境色所吸引,大河的水清如玉,还有一些从昆仑山上掉下来的石头,他把战马策到水中,卸下马鞍,仔细的看水中有青色的幽云样的朵朵水草,而且还有一些小鱼在水草中往来翕忽,他命令部将一部分就地警戒,而其余的就地休息,他们在水中嬉戏,他躺在水中,看那水草不由自主的想起长安弥勒寺转法轮大殿内五色琉璃宝器,那宝器里的青蕊——他正想着,有几位军士高昂的略有苍凉的唱起“敦煌自古岀神将,感得诸蕃遥钦仰。效节望龙庭,麟台早有名。只恨隔蕃部,情恳难申吐,早晚灭狼蕃,一齐拜圣颜。”——他竟然再也忍不住,当着他们的面流泪下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蜀今有都,双桥龙震怒。百万重庆人,抗暴张屠夫。邪政久无道,当施雷霆诛。岂能以 弱灭,让人泣我骨?我蜀多奇地,山川乃神护。其中诸隽杰,敬文更崇武。近来六十年, 赤鬼占我屋。当以英雄起,聚义破鬼渎。继我革命军,血写邹容赋!
  • 据大纪元报导,中共当局近已在金融界发出全面销毁密级文件的指令,此举表明中共 已经面临全盘崩溃,其统治信心已经彻底衰落,中国——一个没有中共主政的新纪元 的中国即将出现。
  • 现在海内外的政治评论都以一种乐观观望的心情评论胡温习的相对中共血债派的在政治方面的一些积极作为,但是并没有立即的清算血债派,有论者会以为中共血债派的势力太大,要给胡温习以时间以从容的“政改”,我不否认这个观点与认识有某一层面的合理性。
  • 那江边芦洲滩头雨下打渔的渔翁,烟雨中青田间的青禾,雨雾里河边明月矶旁如星如月的小洞,都浮现在我眼前,从何说起?
  • 近来看到一种极奇怪的论调——认为中共邪教的强势政治成了维持被中共彻底毁灭了传统道德后的现代中国社会没有崩溃的必需之具,而广大的法轮功信仰团体的反迫害、要求清算中共血债派的迫切要求却是国家的反民主力量——因为薄熙来氏向中共最高当局的夺权谋反,恰是破坏中共现行独裁专政体制的一个强有力的攻势与动作。
  • 那是一个早春的二月,我们住的木房的不远的山涧梅花开了数十枝,我被大人差去江南传话,路过江口,站在芙蓉江上的桥上,看着下面宛然龙华宝树与水精宫所成的境界,忽然呆住在那里。
  • 人面渐感秋风,特别是有雨的时候,路上农夫早已穿起蓑衣赶路,晚上的此时可以说是风和星润,尽管也看不到什么星辰。
  • 犹记五代吴越国主寄给他夫人的信:“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想来应是暮春之时,山阴道上,浮青漾霞,燕子幽鸣,桃花飘举,意迟迟,美人归矣。
  • 正如我之前对胡温当局的建议一样,从我现在的观察看,胡温当局正在错过对你们敌方最佳的战略进攻期,而企图以党内之政治解决方式解决此次党争,以为这样各方向、主要是对中共党内各派的刺激小,胡温当局所因应危局的政治成本小,这恰是一种接受中共的逻辑而不了解此次中共党争根本性质所致,也是胡温当局“当局者迷”的一个表现,是胡温当局对当前时势的一种误判。
  • 我是喜欢热闹的,但也无畏孤独,自小以来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孤独中度过,我临帖,我读书,我爬山,我冥想,我饮茶,我沉思,我观秋水,都与孤独为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