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天城:冲破封锁、奔向自由,奔向灿烂的艺术前程

张天城

新唐人中国舞舞蹈大赛,其评审相当公正透明,可以让真正热爱舞蹈艺术的优秀人材脱颖而出。陈俊丞表演少年韩信的风范。(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6月26日讯】近期、中共政法委发密令抵制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凡是中共发密令的事,基本上都是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事。

中共抵制和破坏这次大赛的本质是什么呢?与中共残害人民、毁灭民族文化的历史一脉相承,其本质是干涉人权、奴役民众、钳制思想、摧残艺术。

中共对人的奴役体现在以党性取代人性。豫剧《朝阳沟》有一句歌词“党叫干啥就干啥,绝不能斤斤计较讲价钱”。党叫你揭发,你就得揭发,党叫你杀人,你就得杀人;党叫你批斗你父亲,你就得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再踏上一只脚;党叫女青年为革命献身,女青年们就得把自己的身体交给那些色魔领导、嫁给自己所不爱的所谓革命干部。

什么是党,党就是那些掌握了权力的共产党人。什么是党性,党性就是民众对党员的奴性、对权力的绝对服从、人身依附。

这种情况下,舞蹈家的第一身份是“革命的螺丝钉”,是物化了的党的统治工具。党要你表演,那怕你正被关在牛棚里挨批斗,你也得表演。党要你死,你就不得不死。

中国建政后发展的中国“古典舞”,大量借鉴了京剧、黄梅戏、平剧、河北梆子等不同剧种的戏剧舞蹈。但杰出的戏剧表演艺术家荀慧生、程砚秋、周信芳、马连良,严凤英、韩俊卿、七龄童、小白玉霜、于宗琨、萧长华……戏剧剧作家伊兵、刘芝明等在“文革”的时候都被迫害致死。这份名单还不包括“文革”中遭受迫害,在“文革”后死去的尚小云等大批戏剧艺术家。他们被人格侮辱、强制劳动、酷刑殴打……严凤英死后居然还被当时的军代表下令开膛剖腹,寻找她肚子里有没有藏着敌人的电台。而这个凶残下流的军代表刘万泉直到今天还好好的活着,没有受到任何法律的审判。中共至今对“文革”这段血腥荒谬的历史还努力遮掩,封杀报导。

中国舞蹈界的两位领军人物、舞协主席戴爱莲、吴晓邦,知名舞蹈家赵青、刀美兰、贾作光等人“文革”十年都被关押批斗、蒙受肉体和精神迫害,荒废了做为舞蹈演员最黄金的岁月。研究中国古典舞蹈的两位学者、著名教育家,唐满城、李正一也都在“文革”中挨整、被批、被迫中断艺术研究。而这绝不只是个别现象。唐满城在一个访谈中说:“……可是、到66年开始了文化大革命,整整十年,中断了这个(研究、发展中国古典舞蹈)历史。古典舞不但不能存在,还成了一个很大的罪状,因为当时古典舞是属于“才子佳人”、“帝王将相”、“死人洋人”,我们全沾上了。有那么一个指示,文艺界是被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死人洋人统治,我们全占上了……”。

当代古典舞的研究,大量借鉴了中国古代雕塑、壁画、陶俑等艺术作品中的人物舞蹈造型,但中共在“文革”中毁灭了无数文物,古书画被烧被撕,送到造纸厂打浆,仅宁波地区打纸浆的明清版线装古书就有八十吨。各种雕像被砸,壁画被铲。吐鲁番千佛洞的壁画被红卫兵用黄泥水涂抹得一塌糊涂。洛阳白马寺,一千多年的辽代泥塑十八罗汉被毁,两千年前贝叶经被焚……大量古代舞蹈资讯被彻底毁湮。张素琴,刘建在他们的文章《当我们面对活的中国舞蹈时》写到:“青海玉树诸喇嘛教派各寺庙的‘宗教古典舞’给了我们一个资讯:中国古典舞蹈不仅有活体存在,而且生机勃勃”,“从来都以为活体中国古典舞已经绝迹了,甚至‘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只能从戏曲、武术、杂技、壁画、雕塑、画像砖石、诗文、书法、史书中去挖源头、找意象、想动作、编教材、创剧码……”(因着舞蹈活体的存在)“还原了本体的实践、理性的座标。”原文对这些“活体宗教古典舞”的宝贵价值有深入阐述。但今天、这些宗教古典舞的传承、表演者,寺庙的喇嘛们正在被中共迫害、侮辱,从2009年2月27日至今,藏传佛教徒已经有三十八人以惨烈的自焚方式,抗议中共的暴政。

一种艺术的繁荣,大致有三个衡量标准。一是人材,二是作品,三是影响力。人才鼎盛,大师云集、杰作星河璀璨,对时代、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但自中共建政,“五四”以来产生的无数文化艺术大师被从肉体和精神上消灭殆尽。无论音乐、舞蹈,能数算的优秀作品,屈指而已。至于八个样板戏这样充满暴力仇恨、是非颠倒的作品,不过是毒杀思想、戕害灵魂,愚弄民众,能有什么好的影响力呢?在中国无论搞文学、艺术、还是新闻、出版无不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束缚,中共要求一切精神文化产品都要服务于共产党的统治,而只要不利于共党统治的,一律要遭封杀。艺术家在中国没有创作自由,中国古典舞编舞、创作的空间很有限。文革之后,出现了一些优秀作品像《丝路花雨》、《铜雀伎》,但这不是中共的功劳,只不过他们对人民的思想钳制、对艺术家创作的压制放松了一些。而至今、大陆很多题材是不能涉足的,比如表现“六四”民主精神,表现人民的维权、揭示环境污染……

三年多来,重庆轰轰烈烈的全民唱红歌,鬼哭狼嚎、风声鹤唳,就快要发展成全民跳“忠字舞”了。若不是王立军出逃、薄熙来谋反事发,中国有很大的可能向左转、退回到“文革”极权专制的法西斯统治,中共作恶的邪劲又会疯狂暴发。若是那样,艺术家们生命尚且不保,繁荣中国古典舞蹈艺术,更是痴人说梦。

再谈人材的选拔,中国的各种声乐、舞蹈比赛,包括升学考试无不是潜规则盛行,充满金钱贿赂、性贿赂,你不拉关系,走后门,即使有才能也很难拿奖、展露头角。笔者认识大陆一所大学音乐系的主任,此人五毒俱全、三宫六院,受害的多是他的女学生们。他这样作恶的,在美国早就要被剥除教职、罚款坐牢、身败名裂了,可此人虽官司缠身,却好好的做着他的系主任、升着职称。这样的不公、不正、不明的人材选拔机制,这样不义、不法、不良的教育体制,能培养造就人吗?在这样的艺术院校,多少人材被摧残毁害啊!

而参加新唐人中国舞舞蹈大赛,其评审相当公正透明,可以让真正热爱舞蹈艺术的优秀人材脱颖而出。

尤为重要的是,新唐人舞蹈大赛是一群坚守“真、善、忍”,品性高洁、冰雪清操的人在操办。参加比赛的选手会得到真诚的关心、爱护、尊重,会置身于今日中国大陆难寻的平等、良善、自由、和平的人际关系和成长环境。这样的环境才能真正的造就人才。一个有自由灵魂的人、才能成长为有健全人格、有创造力的人,才能成长为杰出的艺术家。

傅雷在给傅聪的家书上说:做人、做艺术家、做钢琴家。要成为一个杰出的舞蹈家,首先是做一个德操高尚、学识渊博、思想深邃、秀外慧中、知行合一的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大陆年轻的舞蹈人材若能参加新唐人舞蹈大赛,来美国比赛、学习、演出、生活,在全世界顶级艺术殿堂巡演,沐浴欧风美雨、阅尽全球胜景,对于开阔思想境界,开拓艺术视野,会产生极为重要的作用。

中共在一篇诋毁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舞大赛的文章中,除了故意歪曲事实,造谣谩骂外,还置疑新唐人舞蹈比赛参赛选手来源的广泛性;大赛评委的权威性。笔者理解,一个事业的发展,一种艺术的繁荣,最核心的问题是其根基是否端正,基于怎样的价值观。只有基于“真、善、忍”的宇宙正信,才会有和谐、有秩序、有理性、有诚信、有发展、有建造。若不能持守“真、善、忍”,小至家庭关系尚且会充满矛盾和痛苦,何谈发展事业、建造社会?而“假、恶、斗”的邪信,只会导致混乱、冲突、放纵、虚假、败坏、破碎、毁灭。哪怕你人再多、钱再多也经不起毁坏、经不起折腾。因着中共“假、恶、斗”的本性,中共不管什么,什么就能搞的好,中共管什么,什么就搞不好。“文革”对中国人材、文化、政治、教育、经济、环境的全面毁坏就是一例。

再以新闻出版为例:新唐人电视、《大纪元时报》成立不过十年多,击浊扬清、针砭时弊、揭示真相、体贴民生,目前已经跃升全球主流媒体、成为世界华语媒体的良心和翘楚。而《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共倾尽财力办了60多年,至今还是谎话、鬼话连篇,读者急剧萎缩,已沦落为世界传媒界的笑柄。

“新唐人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举办五年来,选拔、培养、造就了诸多优秀的舞蹈人材,像陈永佳等,他们有平静、祥和、友爱的学习、生活环境,能够专注于舞蹈艺术的研究、技艺的提升、节目的创作。他们巡回世界表演,把至善至美的中国古典舞,把至高的艺术享受带给观众,生活得充实而精彩。“神韵”演出已经成为全世界“中国古典文化艺术”的象征和代表,赞誉倍至。韩国一位著名舞蹈家说:“在韩国舞蹈界,看神韵已经成了必修课”。反观中共精神文明建设的典范“央视春晚”,主持人之间充满了妒忌争风、怨怒不平、语言中夹枪带棒、讽刺揶揄,人与人之间没有基本的尊重爱护。而各种相声、小品,把无聊当有趣、把无礼当风度、焚琴煮鹤、斯文扫地。节目越办越差、江河日下,这是中共“假、恶、斗”精神对中华文化的荼毒浸染。

中共对中国舞蹈艺术的唯一“贡献”就是“文革”时没有把所有的舞蹈人才都整死,留了吴晓邦、唐满城、李正一等人的命而已,还腆着脸说自己人材鼎盛,真是无耻。至于参赛选手来源的广泛性,新唐人舞蹈比赛对全世界选手、包括对中国大陆的选手完全开放,而且还帮助入围选手办理来美国的签证。反倒是中共的密令在限制这些参赛选手的自由,限制他们的出国旅行自由、参赛自由。

中共有什么资格限制这些选手的自由?剥夺他们出国深造的机会?损害他们的艺术前程?

中国的各种人材和资金,三十年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的逃离大陆、转移海外,用脚对中共的统治投下反对票。而中共高官的家人、孩子更是大量移民、求学于国外,接受国际“反共反华势力”的教育。而中共对于平民子弟出国参加舞蹈比赛、求学,却是一幅打压、限制的丑恶嘴脸。这与薄熙来逼着民众上山、下乡、唱红,接受共产主义教育,却把儿子薄瓜瓜送到“帝国主义国家”是一回事。所以说,破坏新唐人中国舞蹈大赛,进一步暴露了中共说一套、做一套,对自己、对人民实行双重标准的行径。进一步暴露了中共虚假、伪善、蛮横、无赖的黑社会本质。

各位中国大陆的艺术家和学子们,愿你们以独立、勇敢之人格,冲破中共的无理阻拦,参加新唐人电视台组织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和“全世界歌剧大赛”等各项赛事,奔向自由、奔向美好的生活、奔向灿烂的艺术前程。
__________

参考:《古典舞名家访谈系列》

《神韵促中国舞大赛名气大,众多艺术家成就辉煌》

评论
2012-06-27 2: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