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逾百维权市民赴浦东拘留所声援黄苏沪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6月26日讯】在上海庞大的维权群体中,房屋遭强拆的案例为数最多。因此强拆维权就成为上海维权活动的主要力量之一。所以遭受当局的打击也最为严厉。被判入狱,被劳教,被迫害致死、致残等事例波及最多的也是因强拆而起的维权市民或他们的家庭。有目共睹。

不久,又发生一起非法被劳教事件:今年.3月21日上海维权公民黄苏沪被劳教一年。当局这种以“维稳”为借口,采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残酷迫害、打压依法维权市民,激起广大民众和维权市民的愤慨。20012年6月26日下午13时30分黄苏沪劳教一案在浦东拘留所开庭。有逾百名上海维权市民冒着大雨前往浦东拘留所声援黄苏沪。维权市民高呼“黄苏沪冤枉”,并在拘留所大门前打出“上海访民为狱中的黄苏沪伸冤”的横幅,对当局迫害、打压黄苏沪表示强烈抗议。

上海维权市民黄苏沪,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镇农民,合法私宅703㎡、宅基地560㎡。2008年11月遭浦东新区政府暴力强拆。强拆时92岁的外祖母被打得遍体伤痕累累,母亲被殴打打断手指,房屋强拆后全家老少四代11口人屋失去栖身之地,净身出户,至今居无定所。为此走上上访路。2012年3月9日黄苏沪正常去北京反映冤情,回沪后却被六里派出所以莫须有的罪名“扰乱社会秩序”强制送进张江拘留所劳教一年。他从2008年到2012年,地方政府为了维护自己非法所得利益,对维权公民黄苏沪不断的进行恐吓、软禁、关押。更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拘留4次。

在上海,因非法强迁而进京信访、控告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的维权市民不断遭到打押,冤假错案不计其数:

上海维权市民常雄发的案例更为荒唐:为了抢窃他的房屋,当局竟然编造了一个荒唐的不可思议的罪名:强奸其亲生母亲,将他母亲的处女膜搞破了。判刑坐牢半年。常雄发不服提出上诉被驳回,加刑一年,共一年半刑。在狱中服刑期间,太仓检察院陆某竟然对家人敲诈勒索,索要10万元人民币。

上海维权市民王扣玛:母亲滕金娣多年赖以生存的住宅,没有任何动迁手续及签名被上海申兴房屋动迁开发商非法强拆。2007年10月11日滕金娣到市政府信访、控告。后被称闹访,市政府保安强行将其母亲从厕所间拖出来押送人民广场派出所。后由上海闸北区北站街道以政法委书记陈平等将其母亲接回,直接关押友放“黑监狱”,于2008年1月5日残酷迫害致死。2008王扣玛进京为母伸冤,被截访回沪。上海闸北法院肆意枉法,判王扣玛坐牢一年半。在狱中遭到非人的折磨生命垂危,二次病危通知单发出,不让保外就医,被迫害致二级肢体残疾。

上海维权市民沈佩兰,2010年3月16日上午九点左右,上海市闵行区政府、闵行公安分局、马桥派出所及当地政府人员约200余人组成的强拆队伍,来到位于闵行区工农村沈佩兰的养殖场,拆迁大军用大型机器将养殖场房子推倒,现场还有十几辆警车。沈佩兰经营了近二十年的养殖场被铲为平地。强拆时沈佩兰被关在宾馆黑监狱内,丈夫和儿子在市区,进入养殖场的四面路口北警察把守,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强拆前一直未签拆迁协议。此时距上海世博会开幕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养殖场强拆前后,沈佩兰遭到马桥政府持续的迫害,被拘留、绑架、非法拘禁黑监狱、侮辱、殴打,三次被殴打骨折,至今手指已成残废。

上海维权市民杜阳明,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他因房屋被强行拆迁,多年来曾上访反映问题十多次,先后遭刑拘留四次、2006年6月2日被劳教一年六个月,在狱中多次受非人折磨,患椎间盘突出、糖尿病等多种疾病。

上海维权市民蔡文君,因非法强迁,进京信访、控告地方政府的违法行为,2004年、2006年先后将她二次劳教,共计二年半。其父亲蔡新华在2002年11月10日在中共十六大开幕当天在北京上访,蔡文君父亲蔡新华在国家信访办内信访时被抓走,送北京昌平遣送站关了十天,后转徐州遣送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最后迫害致死。

上海维权市民谈兰英,1996年遭当局强拆,至今没得到任何安置。2004年被强行劳教一年;拘留5次;上京几十次屡遭迫害、忽悠。

奥运前夕,谈兰英被当局告诫:不准其上街喊口号、拉横幅。谈兰英正告当局:就是坐牢也要上街,因为我已经准备把牢底坐穿。我们要民权,因为奥运会没有给我们带来好运。参加了800维权市民连署签名:要人权不要奥运。中国向世界承诺中国人权要改善,现在不仅没改善,却更变本加厉。进一步迫害、殴打、暴打维权市民。

上海维权市民陈小明,1994年居住在长乐路445基地的父母兄弟及自家住房被开发商(现名上海徐房集团)暴力强拆,开发商在动拆迁该基地过程中,官商勾结、欺骗居民、强抢民财并雇凶杀死了该基地了解动拆迁政策内幕的居民。

为维权和代理维权,陈小明一直坚持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诉讼,被屡遭打压。2006年2月被秘密绑架,直至2006年7月被诬以“寻衅滋事”罪名批捕,卢湾分局采取秘密绑架、关押和抄家,实行先抓捕刑讯逼供,后罗织证据和罪名的“有罪推定”,最后又以蓄意捏造的“扰乱法庭秩序罪”定案。更恶劣的是,陈小明在被绑架、关押、系狱期间受尽酷刑虐待,直到濒死状态才令家属保外就医,保外就医仅两天,于2007年7月1日大喷血惨死!死者出狱时身上带有大块瘀血伤。之后,陈小明亲属走访、信访上海市及中央各有关部门达一百余次,但至今杳无音讯。被害人亲属聘请律师状告狱方,上海地方法院既不立案又不出具书面裁定。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在中国,公民控告违法干部,检举地方政府非法作为,势必威胁到他们的官位。所以他们给维权市民罗织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杜阳明进公共厕所不投币,上海市闸北区法院却冠以“寻衅滋事罪”判其刑;母亲被关押迫害致死,儿子王扣玛被“赐”遗弃之罪名获刑;常雄发的房产被抢,却给他安一个“强奸亲母”荒唐名头,送他坐牢,至于随便以“扰乱社会秩序”名号给予定罪的不计其数。所以民告官难似登天,谁敢再告就被“强奸”。

中国的官,不需要向公民负责。也不需要公民的选票,上级钦定即可,无须民意,所以他们不代表公民。这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当今的社会,维权公民所面临的迫害,让人们对法律感到绝望。对充斥邪恶,充满不公的社会备感愤怒。当百姓的正常生活不能保证,当百姓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保护,当百姓的生命随意受到威胁,这是个什么社会?

中国近年来之所以屡次发生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等大案。从表面看是缘于个别人的腐败。但究其深层次原因还是在于我国现行的政治制度的缺失。正是现行政治制度的缺失,从而造就了贪污腐败的温床。从而演绎权大于法的幕幕悲剧。

温家宝总理在不久前的“人大”记者会上“痛心疾首”地大声呼吁:“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不容缓刻”!希望不再是作秀。中国不需要作秀。 因为如此现状,今天黄苏沪等众多的不幸,就是我们大家明天的结果。

联系人手机:
黄苏沪夫人姜:1376483785
李贯荣:13501869020
王扣玛:13601929155
毛恒凤:13901662286
陈国贵:13381884870
陆福忠:13044669073
蔡文君:13012873376
贺志勇:13918391965
谈兰英:13651808078
张小秋:15821006274

上海维权公民
2012、6、26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6-26 10: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