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高考把中国带向何方?(3)

人气 1
标签: ,

【大纪元2012年06月27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先来接听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首先是多伦多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请讲。

MP4下载收看

李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杰森和陈志飞两位哥们好。今天这个话题,我想说一下我的观点,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现在高考人数下降,这个问题我亲有体会。我也给周边的人办过事,咱家我有个表弟也是这个情况,他是农村的,考上高考,念了4年,念书就花了15万,毕业之后找工作花了15万。现在毕业生,高考毕业之后,找工作非常难,这都是腐败造成的。他找一般的工作都得十多万,你要进医院,好一点的医院得30万,要进电信、石油、铁路这个行业都得到50万以上,这就是腐败造成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高考的学生人数下降。我就谈这个。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的电话。我们再来接听上海熊先生的电话,熊先生您好,请讲。

熊先生:嘉宾好。今天这个话题我是外行,但是我也要讲一讲。华人得到诺贝尔科学奖的一共8位,没有一位是大陆共产党培养出来的,没有的;其中有好几位是国民党政府当时大学培养的,还有就是在国外留学的。为什么形成这样呢?我就联想到共产党刚刚起步建立政权的时候,它有好几年不办文科,只办理科。为什么呢?因为文科它涉及到文史、历史、地理、语言,是连贯性的,从解放前到解放后是一个连贯性的。共产还没准备好前它不肯开放文科的,这个文科开放起来容易出思想家,容易发出不同声音,对它的统治不利。这是一个。

第二个,为什么中国大陆培养不出人才来?人家思想这么禁锢,能不能考上大学还要看成分呢,你成分不好就不能进去,何况进去的大学生都是哆哆嗦嗦的、很害怕的,讲错一句话就不在了;不像国外,包括国民党他鼓励你思想开放。现在的大学跟过去相比也退步了,不是为了国家的繁荣昌盛,那些科学家们不仅仅为钱,现在都是想当官发财,这个完全路子不正,所以很难比。而且中国的大学也不公平,城市和农村分数相差这么多。

主持人:好,谢谢熊先生的电话。我们再来接听匈牙利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请讲。

王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中国的当政者他不需要人才,他也没有长远的眼光,完全是误国误民,因为他把任何行业都当成是圈钱的一个项目,跟房地产、医疗教育都是一样的。现在人民不想上大学了,他要忽悠人民要上大学,为什么?它是一个圈钱的项目,把它当一个项目来搞。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的电话。刚才几位观众朋友对这个问题都有很深刻很独到的见解。对,一般我们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实际上教育是一个长远的大计,如果这个国家执政者短视,只想着眼前的利益,实际上也是很可怕的事。

杰森:对,确实高考制度大家都看到了,它本身对孩子是一个很大的摧残,而选拔出来的人才,我刚才说了,也不一定像比尔.盖兹(Bill Gates)或乔布斯(Steve Jobs)这样的对社会有很大贡献的人才。那么这个制度为什么还要一考决终身呢?一定要这么做呢?西方社会有一个标准考试就像SAT这个概念,但是这个概念本身它是可以考多次的,你这次没发挥好下次再考。事实上我们考美国GRE的时候也是考了多次,一次发挥不好也可以多次考的。“托福(TOFEL)”也是这样的概念。

正常的社会是这样,它不是为了选拔你就让你赌局一样的,这次赌好一辈子就成了。另外,大学考试也是很小的一部分,它要看你高中的成绩,看你本身参加社会活动的背景,同时还要看你个人陈述,你的个人理想是什么。它是多方面考虑的。

但是这拿到中国能不能做呢?中国做起来非常难,主要是中国整体道德水平的问题。中国前段时间确实有一些特殊项目加分降分的问题,但中国就连这一点点小事都做不下去。各种行贿官员,让自己的孩子莫名其妙成为这个特才那个特才,等等这些问题你会看到搞的没办法多次考,整个社会的道德出现漏洞,你要考虑其它的因素,整个社会让你出现漏洞。最后逼得没办法,最后变成了一考定终身。

这个现实是他不幸的现实,这种不幸的现实也是来自中国整体控制不住的道德,无诚信的社会现实造成的。而这无诚信的社会现实,推波助澜的就是那种有权的官员,有权的官员他用权力把一切中国的诚信沦丧掉以后,使得中国教育除了这一考定终身的方式,还真的拿不出另一个更公平的方式。

主持人:但是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讲,这个高考也是决定命运的,可能有机会改变命运,我们大家也都谈到了,说是投入产出比极不公平,你就算花了很多钱,最后你为了找工作,你还投入更多的钱,非常的不合理。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考试的人数也下降了,有钱有势生活条件稍微好一点的人,他也把孩子送到海外去了。到了海外以后,这些孩子是不是就真的能够跟海外的孩子有比较好的接轨呢?

陈志飞:我有些观察。我在90年末期当博士的时候,已经开始当助教教书了,当时有时教本科生。当时中国大陆的小孩还很少,基本都是当时父母带过来的,但在国内出生,在国内上中学。他们的资质各方面还是高出美国小孩一筹,因为他们像杰森说的数理基础比较好。

那么我现在教书十几年了,我现在看到比较揪心的是,原来中国学生最让人放心的是学业这一块没有问题,我觉得市场比较热销的还是会计、金融有关的专业,而且按惯例来说,当时中国学生很容易拔尖的,因为是跟数理很有关系的。我现在看到的是,不单是一些要求交流的,比如说presentation(自我介绍)的课,中国学生学的不好,就是非常繁琐的中级会计,大陆学生学的也很差。英文可能拐美国调拐的比我们那时候强,能拐几个调,能看几个美国大片,跟美国学生可能聊的好一些,喝咖啡什么的,但在学业上根本提不起来。

我觉得这跟刚才多伦多李先生说的,他深有体会的家庭发生的情况很有关系。他觉得中国的大学只是个走过场,中国大学是一个小社会,科研处那个送包这个……实际上人也住在一起,不像美国大家都分散在社会上,按你的实际水平来平衡。在中国完全就是个小社会,最后还是要靠钱、靠关系、靠拼爹来做,那我为什么要学呢?这种风气已经腐蚀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文化,在海外有所反应。现在我得到反馈,不单在本科这一层,研究生这一层学生也是换来换去,没有理想,学物理的过两天学计算机去了;在国内学了十几年的、非常有建树的现在也去搞房子了;没有任何理想。这样的一个民族,我觉得早期那些教育如果真有些成果的话,确实也就荡然无存,已经浪费了。这其实是整个的教育下降。

主持人:就像钟山在视频里面讲到,中共的大学实际上就是缺乏办学宗旨,它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它自己都不清楚。

杰森:换句话说,我总是把教育和上学这样因素,放在这个社会大背景来看。为什么美国的比尔.盖茨当时可以在哈佛读着读着就放弃了?乔布斯就可以上大学随便学个专业,学写美工字去了?因为什么?我自己的感觉就是美国这个社会比较容忍,这个容忍体现在多方面,体现一方面就是社会有个福利系统,你沦落到街头饿死的可能性不是那么大;另一方面它一次一次给你机会,你现在没学好,等十年以后,哪怕你工作的话,你还可以回来再上大学,社会还给你补助。就是说它一次一次给你机会的前提,结果是什么呢?每个人都敢去尝试很新的东西,我只要有这个愿望、热情我就去试,我就去努力,努力的结果很多人就成功了;或者是没成功,回过来社会还给你机会。

中国不是,它非常残酷,你如果这个槛没迈过去,那你永远就是社会的下流;这个社会也没有那个福利系统,不保证你不会饿死。这样使得人这边是万丈悬崖,所以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一步一步往上走,不敢走错一步,这就造成了这个社会没有多样性,没有多样性的结果就是整体社会都是按部就班的、模式化的去往上走。

陈志飞: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叫“天生我才必有用”,就是每个人都有他独到的一面。

主持人:都有自己的特长。

陈志飞:所谓“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什么人都有他特殊的地方。杰森说的这一点非常重要,社会的教育这一块就要给他最多的机会,让他最后终于找到自己圆满的归宿,找到对社会最能发挥自己天才的一方面。我们刚才谈到很多专业的老师,原来最早的时候他本科不是这个专业的,但是他不停的去试,学音乐、学法律,总有一天他成功了,像乔布斯和比尔.盖茨这样的,他就明显的、淋漓尽致的得到了展现。

另外它又体现了刚才匈牙利王先生说的,中共现在当权者它不在乎人才、它不需要人才,反正大家都是给外国公司打工,它需要什么人才!它需要的是奴才,被削去棱角的奴才。在这种情况下相辅相成的,它们就造成了现在这种文化。

主持人:就算它需要的是奴才,但是培养奴才、培养顺民的这一套制度现在看来也越来越不行了,很难维持下去。

陈志飞:比如说大学生现在在学校要求入党的人数非常多,当时我们班没有人要求入党,而且北大以自由摇篮著称、以对中共不妥协而著称,六四学生过来的话都很崇拜的。北大校长到重庆去,对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致以赞许,我觉得这整个还是有变化,公务员考试很难。

杰森:中共事实上是靠利益,确确实实把所有中国文人的脊梁全部打掉了。利益现在确实是已经成了中共牵着中国整个民族往前走的最基本因素。当然中共做奴才培训这样的过程,而且根据谁是最好、最稳的奴才这样的标准选拔官员的方式我们也能看到。比如胡锦涛在处理很多问题的时候,他展现出来的那种唯唯诺诺,就比如像王、薄这样的事,这么一个阴谋集团他处理得这么样的优柔寡断。

主持人:也跟他当年受教育形成的那种思想模式有关系的。

杰森:非常有关系。你不能对中共的官员产生奢望,越来越不能产生奢望,是因为它这个教育体制、它这个选拔官员的体制,最后就是那种最求稳的、最不敢做事的、最不敢超出格制想问题的人就非常有可能成为官员。我们知道当时赵紫阳还不是完全在这个体制下长大的,他小的时候是有传统教育的方式,而且他是一路打上来,打上来以后的这个过程中,他还敢跳出格局想问题。

主持人:他在这个体制内反而被邓小平淘汰了。

陈志飞:说句玩笑,像胡锦涛、温家宝没有组织,一天生活来做决定他肯定是感到非常难受的,他需要组织的依托,他一生都在组织中生活,这组织是什么大家搞不清楚,但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弊端。

主持人:我们还有两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听一下他们的意见。新泽西的辛先生,辛先生您好。

辛先生:你好。我觉得前面有一位先生说:“中共只需要奴才、不需要人才”这句话有点不正确。因为它们高科技的发展要想争霸世界,必须要有人才。但是中国的人才发展是多样化的。

主持人:谢谢辛先生的电话,我们知道您的意思了。我们再来接听纽约吴先生的电话,吴先生您好。

吴先生:我想简单说一下。1949年大陆沦陷于中共以后,中国的教育就彻底完蛋了。我是文革以后首届上大学的,在十年文革当中我们都在自学,上了大学,我就感到这些老师一股官气。在这样一个教育制度下,带有官气的这些知识分子,已经不是知识分子;只是说他有一些知识、比我们早学一些知识而已。这两年回去,发现我的那些同学在各行各业都是官气十足,这个国家整个和官位挂上勾了,这个国家的教育已经没有希望了。

主持人:谢谢吴先生的电话。讲到这个教育是不是没有希望了?教育体制会不会崩溃了?您们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看法?

陈志飞:我们其实已经回答了辛先生的问题。因为官味很足就是说奴才气很足啦,因为他知道欺上瞒下、对上屈、对下傲,这肯定就是一个奴才啦!

主持人:所以其实也很难培养出真正的人才。

陈志飞:真正的人才已经很难培养了。刚才杰森提到学生感到很困惑,不知道怎样做好?是因为这个领导的体制,他的教授也是这样的人,他们也是进行行贿这样的事,所以才会产生这种现象。

杰森:中国教育的体制从实际数量的运作上来说,看到的现实就是随着出生人口的逐年下降、随着选择性多、到国外上学这样的因素多、随着整个教育体制不给人就业这样的因素,很多低端人也在放弃高考。所以未来中国2千所大学,可能近百所或几百所都会被淘汰掉,随着人口它会逐渐淘汰掉。这是表面的问题。真正实质的问题是中国整个作为一个民族,你要在世界上被人尊重,你不能永远只是培养一个工程师。

我们知道“脸书”( Face book) 整个概念,事实上它的技术含量是很少的,你要找到“脸书”、你能做“脸书”的工程师,你要有这样的想法把它推广成这么大,事实上是很容易找到的。但是就是那个“魄力”;我就有这样的想法,我把这个想法实现到全世界1/5的人都要用我这个东西。这样的一个概念,这是很可怕的。这个过程只有在美国这样的体系下才能实现的。

陈志飞:一般的说法,中国的大学教授都跟电工是一个级别的,应该在一个单位工作,因为他们教的东西是重复性的、是简单的、没有思想的。比如说到美国大学考试SAT,中国的学生就有信心在考,数学都可以拿满分,最难的是语文,大家讲:英文不好。不是讲他的英文不好,是因为西方的逻辑他理解不了;为什么人家要这么说话?这逻辑背后为什么是这样的人性化?为什么该张牙舞爪的时候他不张牙舞爪?他为啥对人那么谦卑?他理解不了,所以那个文章他读不懂。这个东西非常严重。

主持人:所以要改变教育制度,可能要从更深层次的,从思维方式、从真正恢复中国的传统文化的角度来改变,可能中国才有希望,中国的孩子未来才有希望。非常感谢两位今天的精彩评论,也感谢观众朋友们收看我们的节目和加入我们的现场讨论。我们今天的节目就进行到这里,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高考把中国带向何方?(上)

视频:【热点互动】高考把中国带向何方?(下)

相关新闻
2012高考零分作文之八:坐在路边鼓掌的人
川考生陷“被状元”闹剧  大喜大悲一夜间
【热点互动】高考把中国带向何方?(1)
【热点互动】高考把中国带向何方?(2)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一网打尽式舆情维稳揭秘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黑手伸向中产阶级?北京民宅被强拆
【珍言真语】程翔:跳过北戴河 习避问责图连任
【罗厨寻味】姜葱水浸鲩鱼
【新闻看点】美大动作踩红线 北戴河要翻腾了
【重播】川普8.7发布会:新增确诊5.6万死过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