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典时尚趣味考:黑色 BLACK

洁西卡.寇尔文.任金斯 译者:宋伟航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黑,凌驾时间的哀悼之色,含蓄优雅之色,另也是反叛之色。十七世纪的宗教改革派从头到脚一身黑,一九六○年代的革命派一样从头到脚一身黑。十七世纪欧洲贵胄,仿效谨守天教教规的西班牙王室,衣柜全换成朴实的全黑装束。荷兰商人和英格兰的清教徒,同样一体信守庄重肃穆,矢志不移。新教徒认为活泼鲜艳是忤逆上帝的色彩,任谁穿成这样,也“不过是吹得鼓鼓的臭皮囊,涂得五颜六色,全是骄气和妒意。”(注1)

几百年过后,维多利亚时代崇尚清苦自制,黑便又成了代表色。佼佼者,当然首推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1819~1901)。女王于四十二岁开始服丧,该年,王夫亚伯特亲王(Prince Albert,1819~1861)逝世;此后迄至驾崩,女王始终未卸黑色的丧服。“妇女时值深切悼亡之际,若有陌生路人不巧一派欢欣,丧服便恰如堡垒。”有礼仪专家于一八八四年为女王作解,“丧服形同高墙,是避难的斗室。”有女王以身作则,维多利亚时代谨守礼教的寡妇当然也自丧夫的那一刻起,便一概从头黑到脚,一黑两年半。

黑的衣着,黑的手套,黑的首饰──黑玉材质,就是拿黑煤刻出来的宝石──加了绉纹纸带的黑色小帽,黑色的面纱。连衬裙也加上一条条黑色丝带。信笺镶上黑边。有人连床铺也是黑的。寡妇一般以深居简出为宜,以免丧家撞进宴会,活生生扼杀他人的生趣。

然于一八六○年代,丧服开始跟上流行,黑色也跃上舞台,展现前所未有的新锋芒。法国女伶莎拉.贝恩哈特(Sarah Bernhardt,1848~1923)甚至在卧室摆了一具黑檀棺材,躺在里面“入戏”。她也爱以黑色天鹅绒长袍,上台演出。默片的头号狐狸精,希妲.芭拉(Theda Bara,1885~1955),也以一身黑,诠释祸水红颜,掀起黑色电影(film noir)的荡妇跟风。有此前仆后继的先人,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1883~1971)方才有大好的舞台,于一九二○年代推出“黑色小礼服”(Little Black Dress,LBD),蔚为经典,流传至今。

不过,黑色上身,惊世骇俗的效果还是以一九六○年代的“黑豹党”(Black Panthers)为个中之翘楚。一个个身穿黑得发亮的短裙加过膝长靴,黑人爆炸头拢得半天高,诚乃“黑便是美”的极致。凯瑟琳.克里佛2加入“学生非暴力联盟”一年后,下嫁创建“黑豹党”的艾尔德瑞奇. 克里佛(Eldrige Cleaver,1935~1998)。“那时,我们才不是到处乱跑,乱嚷嚷‘看我们有多酷!’”凯瑟琳.克里佛回忆当年,“我们脑袋里才没有这些东西。”克里佛耍酷,乃不得不然尔,因为,她的衣服寥寥可数,不过一件黑色连身裙,一件黑夹克,再加一件黑短裙,如此而已。

《无敌女金刚》(Cleopatra Jones,1973)、《黑街神探》(Shaft,1971)、《黑帮大逃杀》(Superfly,1972)等几部风格强烈的电影问世,“黑豹党”的叛逆形象跟着掀起流行,几乎盖过“黑豹党”的政治主张。但这时,名副其实的革命党,却也容易比人先走一步。艾尔德瑞奇.克里佛遭加州警察枪杀。“黑豹党”黑得发亮、离经叛道的装束,拿来当靶子练枪还不容易?所以,“大家都接到命令,一律改作普通的穿着。”凯瑟琳说,“我们可不想因为独树一帜而去招惹警方关照。所以,我们就不再穿成那样了。”@

注1:出自亨利.克劳斯(Henry Crosse)着,Vertue’s Commonwealth,ed. Alexander Grosart,1603,reprint,Manchester:C.E.Simms,1878,p74-75。

注2:凯瑟琳.克里佛(Kathleen Cleaver,1945~):美国外交官之女,从著名私立女校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辍学,到“学生非暴力联盟”(Student Nonviolent Coordinating Committee)工作。

转载自:《古典时尚趣味考》 野人文化/提供

评论
2012-06-04 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