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六四一直在困扰着中共高层

人气 4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希编译报导)日前﹐前北京市长陈希同在香港推出六四新书﹐外媒评价陈希同在六四敏感时期的这一举动异乎寻常﹐表明中共二十多年来在大陆一直利用公共舆论为六四大屠杀开脱﹐但当年的流血冲突一直在困扰着执政党和中共高层领导人。

陈希同首次公开改变立场

华盛顿邮报报导﹐陈希同现年81岁,正在对抗癌症﹐并争取挽救他的名誉。在大屠杀23周年祭前夕出版的一本书中,陈希同称六四流血本来可以避免,但还是发生了。

陈希同说:“数百人死于这一天,作为当时的北京市长,我感到遗憾。我当时希望我们可以和平解决问题。回想起来,我认为这是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悲剧,然而它还是发生了。”

报导说﹐陈希同抛弃了自己原来的一贯强硬立场,充分体现了二十多年后中共一直从中国大陆利用公共舆论为六四大屠杀开脱﹐但89年的流血冲突一直在困扰着执政党。

报导说﹐中共花了很长时间试图抹掉人们对六四和对前领导人赵紫阳的记忆,赵作为当时的总书记﹐拒绝同意使用武力对付学生。赵一直被软禁到2005年去世。

负责该书出版的香港出版商鲍朴说:“党”不让人们谈论天安门,但永远也不会令人忘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它是真实的。 六四从根本上改变了领导人和人民之间的关系。它制造了深深的不信任。

“邓小平没被误导﹐他做出镇压决定”

六四周年前夕﹐天安门广场加强安全﹐已成为每年的习俗,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民警在敏感地区严密提防着中国游客。中共领导人也战战兢兢的,因为在过去9个月内藏人自焚事件接连发生,警察在天安门广场随时准备拿起灭火器。

陈希同在访谈中,曾多次赞扬赵紫阳对中国的改革所做的贡献。但他反驳赵死后出版的回忆录中所说的,北京官员提出了关于1989年误导性的报告,邓小平扭曲了学生的要求﹐并促成采取军事行动的决策。 “邓小平怎么可能被误导?说他被误导则是低估了邓小平,”陈说。

陈在1995年被赶下台,留下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1989年6月3-4日晚在人民解放军闯进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时究竟造成了多少人死亡。陈说,他在人民大会堂花了一晚俯瞰天安门广场的人民,他坚持说广场上“没有一个人死亡”。

陈希同说,官方数字估计﹐在北京的其他地方的遇难人数可能达到“数百名”。至于数千人可能被杀害的说法﹐他斥为“无稽之谈”。

陈出书 曝光中共神秘的世界

陈希同住在北京,但目前还没有计划在中国大陆出书,像这种作品,偏离了党史的认可﹐一般都被禁止出版﹐或把敏感部分修改或删除掉后才出版。

报导还说﹐虽然这本书没有提供戏剧性的启示,但给外面的世界提供了一个罕见的角度﹐一贯秘而不露的中共内部高级官员描述了高层的内幕﹕怀疑的气氛,诽谤,唱衰他人,可怕的秘密策划,如何保持他们之间的家庭访问﹐拜访的目的等。他的著作也表明,虽然官员禁止公众讨论天安门创伤,但他们彼此经常谈论。

陈还提及李鹏,中国强硬路线派的前总理,李在日记中提到,在准备对天安门广场进行军事攻击时,作为市长的他被任命为北京戒严指挥中心的“首席指挥官”。陈说﹐“我对我应扮演的角色一无所知。”

被广泛唾骂成“北京屠夫”的李鹏,也在淡化自己的责任。在他的日记中,李表示对天安门屠杀没有悔意,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官员﹐他只是服从邓小平的决策。邓去世前,中国的所有重大决策都是由邓所决定的。

陈希同说,他被以贪污罪起诉是江泽民的阴谋,陈谴责为“荒谬的司法不公。”陈于1998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被关进北京臭名昭著的秦城监狱,但提前保外就医。他的儿子也被关进监狱。

“在权力斗争中,所有的措施都可以使用,采用各种卑鄙手段的目的是攫取权力”,陈希同说。

陈抱怨说﹐对他的审判结束后他被禁止发言申辩﹐这违反了中国法律的程序,陈回忆说,他朝法官尖叫:“你是一个法西斯法庭。”

陈希同还谴责了中国法律制度的高度政治化。

报导最后说﹐对陈希同的采访可能会加速中共高层中更开明的领导人,如总理温家宝﹐修改对六四事件的官方定论的进程。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高层松动 传习近平有意平反六四
歌词:“六四”告诉今天
六四前夕: 中国有人纪念 有人受控
野夫:谁也别想用胶布封住“六四”伤痕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Parlo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