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太极拳迷到大法修炼人

大陆大法弟子

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炼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摄影: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得法

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是个太极拳迷。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到公园练拳。公园晨练的人很多,离我们练拳的场地不远,有一个小伙子在那练武术,听说他是从小打的基础,功底很深。我们每天练完拳就去看他练,时间长了,彼此就熟悉了,他叫小强,从小在武术之乡长大,酷爱南拳。一天早上,小强没来,紧接着一连几日不见踪影,我们都以为他回南方老家了。习惯了每天看他练拳,他的突然离去,让大家觉得很失落,好像缺了点什么。

一九九三年的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有同事告诉我,外面有个人找我。我出去一看,是小强。小强见到我就说,他现在炼法轮功了,法轮功要求按“真、善、忍”标准修心性,还有五套功法,可以修到很高层次,我们以前练的东西和法轮功没法比。他劝我也炼。我说既然这功这么好,那就炼吧。他说你必须得放弃太极拳,我一听就不干了,那怎么行,太极拳这辈子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也不懂什么叫高层次,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放弃南拳而炼法轮功。

到了这一年的七月,小强又来了,说李老师要来本市办班传功传法,动员我去参加。我想,我又不能放弃太极拳,参加班也没用啊,说什么也不去。他很失望的走了,几天后,他又来了,还带来了有关法轮功简介的资料。我把他让进办公室,大家围着听他讲,他希望我们都能去参加李老师的学习班。他走后,同事们一阵哈哈大笑,说他迷信,太可笑了。可我心里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人家是一番好心啊,他临走时的表情我还记得。

就这样,我错过了直接听师父传功讲法的机缘。现在回想起来,仍是懊悔不已,失去的就永远失去了,这将是我永远的遗憾。我也再没见到过小强。

在围观我们练拳的人中,有两个是练形意拳的,他们只是静静的看,从来不说什么,有一天,他俩突然对我说:看你挺刻苦的,可你现在这练法不行,得有高人指点。我说哪有高人啊?他俩说他们的师父就是高人,我一听就来了兴趣,忙问他师父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说,他们师父外表很普通,你绝对看不出与常人有什么不同,但绝对是世外高人,他从小修道,有很多功能,精通形意、太极、八卦,是某大师的亲传弟子,得过真传。我问可否引见,哪怕能让他指点个一二也行,他们说不行,人家一般人不见,除非我练到一定程度。我求他俩教我,他们说那可不行,不能随便收徒弟,他们门规很严的。

从那以后,我练拳更刻苦了。可有一天,他们告诉我他俩炼法轮功了,我吃惊不小,为什么练的那么好的武术不练了,偏要炼气功呢?我又想起了小强。他俩说他们的师父也炼了法轮功,我一听更惊讶了,法轮功有那么好?要他们快说说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晚上,他们的一个师弟在炼功时缺席了,第二天,他们的师父派徒弟把他找来了,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去炼了法轮功。他们师父就把那徒弟训斥了一顿。晚上,这徒弟带来一本《转法轮》,他师父接过书,翻开一看就是一愣,随即说:今晚不炼功了,你们先回去吧,这本书借我看一个晚上。他连夜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第二天,他郑重的对徒弟们说,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要跟着我练了,把原来学的忘掉,我们都来学法轮功吧,这可是真正的高德大法啊!就这样,他们师徒都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

我一听,连这样的高人都炼了法轮功了,我那点花拳绣腿算什么呀,就说也想看看《转法轮》,他们当时就借了我一本,我带着这本书直接上班去了。休息时间到了,我赶紧翻开了《转法轮》。见到师父的照片,觉得很面熟,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我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的开篇──《论语》。豁然明白了:这不是一般的书!赶紧召集周围的同事们快来看,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太激动了,有点失态,所以大家都很不解的看着我,我就挨个拉他们硬要他们看这本书,他们都笑着跑开了,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人。我遗憾地望着他们的背影,心想:你们怎么就不来看看呢,只要一看这本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许以后就再也放不下了。唉,缘分哪!
我把新买的有关太极拳的书、录像带和录音带全都送了人。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知道了生命的可贵,我要把大法修炼作为生命的全部,一修到底。这时候已经是一九九六年了。

二、见证

我找到了炼功点。第一天参加集体炼功,就觉得周身内部都在涌动着,血液循环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动都感觉得清清楚楚,其实就是在通脉,因为大法修炼一上来就百脉全开。抱轮时,明显感受到法轮的旋转,我忍不住就数上了,正转九圈,反转九圈,然后再正转九圈,反转九圈,周而复始。几天后这种感觉就没了。我想是老师(那时候都称师父为老师)在鼓励我吧。炼功点组织我们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好多同修开了天目,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是佛的形象,黄袈裟、蓝头发,而且头发是卷卷的。我看录像的时候没有一点杂念,虽然天目没看到什么,但对师父的讲法没有一点怀疑,就是觉得师父讲得太好了。几天之内,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飞,所有对人生的迷惑烟消云散,身心的巨大变化使我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错过了直接听师父讲法的机缘,但又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只要真修,师父就会把我当弟子带。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炼自己,还有什么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有一天,我去路边的修车点给自行车充气,听修车工人说,刚才他看见有一人让车撞了,自行车都撞变形了,人却没伤着,她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她师父保护她了,她师父真保护她了,车子都那样了,人还好好的,这法轮功真神。我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遇到这事都有师父保护,不会有生命危险,你也炼吧。他说他起早贪黑的没时间,以后有时间一定会炼的。

在我们炼功点,经常有神奇的事情发生。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修炼前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捧起《转法轮》,居然能读出声来,可是当她拿起其他的书或报纸,就又一个字都不认识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置信。

一天晚上,我们正在集体读书学法,进来一位老太太,六十多岁,进门便问:你们是法轮功吧?原来,这老人是个居士,这几日法轮总是在她家转,今天已是第三天,她心里有些明白了,就对法轮说:“你是想要我做什么吧,那你就领着我走,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法轮就开始向外面转,她就跟出来了,一直跟到我们这个炼功点,法轮就不见了。从那以后,她天天都去炼功点。没过几天,这老太太做了个梦,梦见大法弟子圆满的情景,师尊坐在大莲花座上,大法弟子紧跟其后,也都有莲花宝座,只是没有师父的大,大法弟子修成佛、道、神的都有。

有很多大法学员在修炼前身体有病,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最有奇效。一天早上,在炼静功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抽泣声,我睁眼一看,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学员,他患股骨头坏死多年,每天拄着双拐来炼功,炼静功时腿根本盘不上,散盘还翘起挺高。这天他的腿突然间能放平了,而且一盘就盘上了,他抑制不住激动,泪水一个劲地流,同修们都为他高兴,他边流泪边向大家抱拳、点头致谢,从那天开始,他扔掉了拐杖,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

有一天,炼功点新来一位老太太,七十多岁,脸色黯黑,耳朵背得厉害,辅导员把她安排在离录音机最近的地方,她还是听不清,就只好看着前面辅导员的动作炼。炼着炼着,就听她嘴里叨咕:“你还炼!还炼!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地方呆下了,你却要赶我走,快别炼了!”这是老太太的附体在说话。辅导员鼓励她坚持炼下去,不要害怕,第二天,她就不再叨叨了,附体被师父法身清理了。几天之内,老人的脸开始有了光泽,变得白里透红。有一天,炼两侧抱轮时,就听她突然喊:“我听到了!听到了!”这老太太的耳朵听到了炼功音乐,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

三、改变人心

大法更为神奇的是能迅速改变人心。大法学员学法修心,在哪里都是好人:社会的好公民、家庭的好成员、单位的好职工。在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年代,法轮功群体的出现在人间开辟了一块净土,使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有力地稳定了社会,也让人们看到了希望。

我修炼法轮功的初期,单位领导和同事都很不理解,因为这些人都是所谓的文化人,受中共无神论影响很深,可是见我修炼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神情开朗,宽容大度,即使被冤枉了也还是乐呵呵的不在乎,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后来的一件事更使他们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

我们图书馆的阅览室是面向社会公众开放的,时常有书被盗,人们的道德底线很低,很多人都有“读书人偷书不算偷”的观念,工作人员很恼火,也很无奈,因为读者多时根本照顾不过来。有一天,我一上班就听同事们议论,说有位读者抱着一大捆书径直找到馆长办公室,那些书是她以前从图书馆偷的,都是些常用的工具书,现在她炼法轮功了,她要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就全都送回来了,任凭领导处置。这件事对我们单位领导和职工震动很大,人们感佩这位女法轮功学员的勇气,感叹炼法轮功的人真好。我们单位很多同事也开始请《转法轮》,修炼大法了。
我们这些大法学员在单位里,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一九九八年大洪水,单位组织职工给灾区捐款,大法弟子非常踊跃,所以在后来邪党污蔑造谣说师父不让大法弟子捐款的时候,同事们就说不对啊,我们单位捐款最多的就是大法弟子。绝大多数的领导与同事们暗中保护大法弟子,同时也给自己生命的未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我们借用一个工厂文化宫的大厅作为炼功点,平时总有学员自觉地去打扫卫生,不仅是我们使用的大厅,文化宫里所有的房间都打扫得窗明几净,文化宫领导非常满意,也很乐意借给我们使用。我们是全市最大的炼功点,约几百人,分成几个小组。炼功时统一炼,学法时分组学。大家进出都轻手轻脚,怕鞋子有汗味影响大家,每人都自觉用方便袋把鞋子包好,整整齐齐的摆放,那么多人进出都走一个大门,秩序井然。学法时,几百人同声背《论语》,声音特别齐,打出的能量非常大。

我们炼功点有个脸上有疤的年轻人,据说修炼之前经常打架斗殴,脸上的疤是打架时被人用刀砍的。修炼后,别人再找他打架,他不还手了,被打出血了也不还手。他在谈体会时说,炼功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前我尽打别人,欠下很多业债,现在他打我,就算还债了吧。后来就没人找他打架了。

有一女学员,修炼前因为家庭矛盾,与妯娌六年不说话,平时不来往还好说,可逢年过节的总得见面,弄得一大家子人都觉得尴尬、别扭。得法后她知道人与人之间的恩怨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主动找妯娌和解了,全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她的婆婆见人就说大法好。

还有,做教师的不收家长的钱,无偿给学生补课,做税务工作的不收业主的贿赂,秉公办事,做医生的不收红包,为患者尽心尽力,做领导工作的把以前私自挪用的公款主动上交,甘愿背个处分。这样的事例真是太多了。

我们这座城市有几个大的工厂濒临倒闭,工人们好长时间不发工资了,因此有些工人就组织起来到政府门前或城市主要交通要道示威,要求发工资。有的找到大法弟子,动员他们也去参与示威,可是大法弟子们没有一个去闹事的。

至于拾金不昧的事情就更多了,我母亲捡到一块金表,找不到失主,就送到了派出所,值班警察说:我们这经常有炼法轮功的来送捡来的东西,钱、金项链、什么都有,你们炼法轮功的真好,要都炼法轮功,这治安可就好了,我们警察也省心了。

我有一次去超市买东西,回家发现收款员把别人的东西放到我袋子里了,就想那人回家发现少了东西一定会去向收款员要的,马上赶到超市说明情况,收款员是两个女孩,她们很感动,说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啊,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大法弟子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决不占别人的便宜,告诉她们天安门自焚假的,记住法轮大法好就会有福报。那两个女孩连说谢谢,记住了(那时候还没有开始劝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有时遇到收款员多找钱,我都要把钱送回去。这些事对于大法弟子来说很平常,可常人却在惊叹:这样的好人现在太少了!

十几年的修炼,我亲身见证了师尊的洪恩和大法的威德,上述只是我的一小部分经历,写出来是为了证实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不是迷信与唯心,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师父是来度人的。得人身不易,大法洪传的机缘又是何等珍贵!愿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进入无比美好的未来,更愿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劳。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征稿选登】从太极拳迷到大法修炼人-257733.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看了一遍炼功带,感觉动作很复杂,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较简单,我对照一下炼了一遍,感觉心里很舒服,于是我又用心的炼了一遍,这次一炼非同小可,我感觉有一股强大的能量穿过我的手心,这股能量非常强大,连身体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泪不断的流下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流泪,我停止了炼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场。从那天以后我正式开始修炼了,我以后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 这是大陆一位银行信贷科长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脱出来的真实故事。…妻子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跟他发火,甚至动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总想还手,渐渐的能够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煮稀饭或下面条送到医院,亲自喂到岳母嘴里。…喂完饭和药,他又打来热水替岳母擦背、洗脚,搀扶岳母上厕所。这是连她自己亲生女儿都不愿做的事情,而一个炼法轮功的女婿却自觉地做到了。…
  • 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家在湖南小县城,化解不开的矛盾、医不好的病痛在以前都是我家的难事。现在,我家有十人先后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个个身体健康,人人都感到很幸福。我曾苦苦追求金钱和物质享受,如今看看我家的幸福事,那是多少金钱买不来的福气啊!
  • 法轮功师父在书中说:“但是人们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还以前欠下的业债,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业没还又造下新的业力,使社会世风日下,人人为近敌,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现在的人怎么了?现在的社会怎么了?人类这样下去危险至极呀!”(《精进要旨》〈病业〉)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句句震动我的心,他平衡着、善解着所有生命的关系,那么慈悲,那么无私,那么打动人。
  • 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我时刻按照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法师父叫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凡事为他人着想,所以在修炼之后的行医生涯中,我对每一位病人认真负责,并且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合理的提供治疗方法,而不是多用药、滥用药,不需要吃药能好病的,我就建议病人休息或者教他们一些物理疗法,吃点药就可以治愈的病人我就不给他们输液,同样能治病的药我选最便宜的,这样几年下来我赢得了无数病患的信任和依赖。
  • 黄明胜说:“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并且学会五套功法。每次炼完功后,感觉身心很轻松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觉的,他再也没有背痛的困扰了。修炼法轮功,对于祛病健身有着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这种实例在法轮功学员中俯拾皆是,没有什么稀奇。黄明胜说:“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还有很多从小到大所遇到或听闻到的,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在法轮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shown)赵连浩先生,韩国人,外表朴实、随和没有架子,今年五月底来台湾师范大学学习中文。“因为我很渴望参透大法,而师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国人,并且有关大法的书都是用中文写的,所以我来台湾一边在大学读中文,一边跟台湾同修一起修炼大法。”赵先生诉说着来台的原因。…他身体也很敏感,在学炼功法时,他发现前方有法轮一直转。他说:“每天学法炼功时,四周都有法轮一直转一直转的。身体被调整清理,一个礼拜后我就出去弘法了。”赵先生感到法轮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觉得现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归真,每天学法、炼功与讲真相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很有意义。
  • 我在狱中接触到一个服刑人员,叫伏车平(化名),三十多岁。由于犯拦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在监狱中服刑期间,右脚关节严重伤残,成了一个跛脚的残废人。我刚入狱时,他知道我是因炼法轮功而遭迫害的,就很想和我接触。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问我: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我根据他的接受能力,给他作了详细解答。最后他问我:既然中共要迫害,为什么你还要坚持炼?我问他看过《西游记》没有,他说看过。我告诉他:法轮功可以使人修成神。他顿时眼睛大睁:“真的?”我严肃而又认真的说:“这是千真万确的!如果你想修,我可以介绍你入门。你回去想想再谈。”
  • 现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对工作压力很大时,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紧张,家庭关系亮红灯,生活中仿佛随时有颗不定时炸弹会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职于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经是其中一例,幸运的是,曾先生于人生低潮时遇见法轮功,人生从此获得改变。
  •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刚,在修炼法轮功后,不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升华,还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开始变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中共邪党迫害后,因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周建刚先后数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断口监狱重管队,周建刚被暴打致高位截瘫。武汉市“六一零”和监狱方为了封锁消息,在周建刚刑满到期之日,将他秘密劫持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并且威胁家人,不许将周建刚的去向告诉法轮功学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