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四十三

韩梅:极权主义的双胞胎

韩梅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7月22日讯】狗和狗再怎么不同,再怎么咬来咬去,归根到底它们都是狗,狗性都是一样的,不会有本质的区别。同样,共产党纳粹再有什么区别,再怎么仇视敌对,都抹杀不了它们共同的极权主义本质。 ——题记

共产党纳粹的相同之处不仅表现在上述各个具体方面,在内在本质上它们也是高度一致的。这个本质就是极权主义。

按照当代政治学的共识,极权主义是民主主义的对立面,它意味着政治权力深入到了社会的每个角落和每个人,控制了人类从公共空间到私人生活的一切领域,国家由此变成了一个吞噬整个社会的庞大政治兵营,社会秩序完全由政治权力来达成,个人不再有任何独立空间和自由。在这种体制下,大权在握的执政党不仅掌控着所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事务,还牢牢地控制了人民的思想、价值和信仰,甚至包括他们的私生活。

二十世纪上半叶,美国评论家马科斯•伊斯特曼曾精辟地归纳了极权主义的二十个特征,它们分别是:1、狭义的国家主义情绪,提高至宗教狂的程度;2、由一个军队般严格约束的政党,来执掌国家的政权;3、严厉取缔一切反对政府的意见;4、把超然的宗教信仰,降低到国家主义的宗教之下;5、“领袖”是—般信仰的中心,实际上,他也就等于一个神;6、提倡反理智反知识,谄媚无知的民众,严惩诚实的思想;7、毁灭书籍,曲解历史及科学上的真理;8、废除纯粹寻求真理的科学与学问;9、以武断代替辩论,由政党控制新闻;10、使人民陷于文化的孤立,对外界的真实情况,无从知晓;11、由政党统制一切艺术文化;12、破坏政治上的信义,使用虚妄伪善的手段;13、政府计划的罪恶;14、鼓励人民陷害及虐待所谓“公共敌人”;15、恢复野蛮的家族连坐办法,对待这种“公共敌人”;16、准备永久的战争,把人民军事化;17、不择手段的鼓励人口增加。18、把“劳工阶级对资本主义革命”的口号,到处用;19、禁止工人罢工和抗议,摧毁一切劳工运动;20、工业、农业、商业,皆受执政党及领袖的统制。马科斯•伊斯特曼去世后,无论是极权主义本身还是人类对极权主义的研究,都有了不少新的发展,与之对照,马科斯•伊斯特曼先生当年归纳的极权主义的二十个特征,在某些方面虽然不无值得修正和补充之处,但就总体而言仍然是相当精准的。  

1941年7月,胡适先生在美国密歇根大学所做的《民主与极权的冲突》的讲演中曾十分恰当地指出,“这二十个特征准确地画出了极权主义的狰狞面目。它们组成了一面照妖镜,让所有以人民的名义乔装打扮的极权主义无所遁形。”共产党和纳粹不正是如此么?别看它们都热衷和擅长“以人民的名义乔装打扮”,但只要用这面照妖镜一照,其“极权主义的狰狞面目”就一下显出原形了。其实,马科斯•伊斯特曼先生早就说过,他所归纳的极权主义的二十个特点,“其中每一点在共产主义的苏俄和法西斯主义的德意都可找到,而在英美则找不到。不管哪个政权只要具备这二十个特征中的任何一个特征,便具二十份之一的极权主义本质。”马科斯•伊斯特曼说这话时,共产党在中国还没当权。其实,他的这个观点也完全适合于中共掌权后的大陆,特别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正因为如此,许多学者都把史达林时代的苏联、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和纳粹德国明确看做是极权主义的范例。说得形象些,共产党和纳粹其实就是极权主义的双胞胎。我们所对照的他们之间大量的相同点,就是这种极权本质的具体体现。

当然,共产党鼓吹阶级斗争,纳粹宣扬种族主义,双方在理论上不是没有区别。而且,它们在历史上也曾互相仇视敌对。大半个世纪以来,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是一直都在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们的人民,共产党与纳粹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是两种完全对立的思想体系么?但共产党和纳粹之间的这种区别与敌对,其实就像狗与狗之间的区别和敌对一样。世界上没有两条狗是完全一样的,狗跟狗打架的事更是经常发生,但狗和狗再怎么不同,再怎么咬来咬去,归根到底它们都是狗,狗性都是一样的,不会有本质的区别。同样,共产党和纳粹再有什么区别,再怎么仇视敌对,它们之间的相同之处都要远远胜过它们的不同之处,它们的仇视敌对都抹杀不了它们共同的极权主义本质。

纵观历史和现实,人类对于自由、平等和尊严的向往与追求,既是他们永恒不变的共同本性,也是当今世界人们一致认可的维系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历史一再证明,只有切实维护和保障这些价值,人类社会才能健康和谐地发展。然而,极权主义却彻底否定和颠覆了这一切,把人变成了非人。它不但用自己的铁蹄将人的自由、平等和尊严踩得粉碎,让人沦为了丧失独立意志的精神奴隶、被强行安装在庞大国家机器上的零部件和心甘情愿为独裁者卖命的政治炮灰,而且打着正义和崇高的旗号,以民族复兴和人类解放为理由,明目张胆地毁灭传统,涂炭生灵,草菅人命,将人类拖入了万劫不复的苦难深渊。从一党专政个人独裁到践踏法律特务横行,从控制经济夺人财产到精神洗脑谎言构陷,从制造恐惧杀人如麻到背信弃义玩弄权术,共产党和纳粹的暴行与罪孽,哪一桩哪一件不是极权主义的恶果?!事实表明,极权主义不但是人类的噩梦,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血腥最恐怖的噩梦。

文章写到这里,是可以做总结的时候了。

共产党和纳粹是什么?那不就是祸国殃民坏事做绝的大灾星吗?!无论是它们的所作所为还是内在本质,都足以充分说明彼此间的这种共性。连曾经的共产主义忠实信徒、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晚年都醒悟道:“没有事实使我们相信,在人类自由之命运上,史达林党徒好过希特勒党徒。”因此,把共产党和纳粹视为同类绝不是什么政治宣传,也并非是对共产党的妖魔化,而是依据客观事实得出的结论。说到底,不是谁妖魔化了共产党,而是共产党本身就是妖魔!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曾说过:“共产邪恶就只能称为邪恶,不能叫别的,……共产主义极权需要的是绝对的权力。而对于这个绝对的权力,人就必须变成动物一样,忘记道德,忘记灵魂,成为非人类。”事实确实如此。

共产党的所作所为表明,它和纳粹一样都是人类文明最邪恶的死敌。只要它存在一天,就会象纳粹一样做恶一天。期盼共产党会弃恶从善,就像幻想纳粹会改邪归正一样幼稚可笑!一如曾经的南斯拉夫共产党领袖、被誉为“早期持不同政见者反抗共产主义的旗帜”的吉拉斯早就说过的那样,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共产党的唯一出路是退出历史舞台,任何改革都无济于事。

相比较而言,二战结束后,全世界进步人类对纳粹的罪行进行了持续不断的揭露和清算,对它的邪恶本性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剖析和研究,可以说,今天的人类对纳粹的危害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和警惕。但人们对共产党——不论是它犯下的罪行还是它的邪恶本性、它所具有的巨大危害——至今仍缺乏足够的认识。正因为如此,有些人尽管对今天的中共极度不满,却固执地认为历史上的中共还是好的,还是代表人民利益,为他们服务的。至于把共产党和纳粹等同,认为前者和后者一样邪恶,他们就更无法接受了。

我想,这些人之所以至今还被共产党的谎言蒙在鼓里,对它抱有幻想,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至少是不完全了解共产党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也正因为如此,持续不断地揭露和清算共产党的罪行,深入细致地剖析和研究共产党的本质,乃是摆在当今进步人类面前尚待完成的一项浩大工程。为了让这项工程早日竣工,需要每个有心人为它添砖加瓦,贡献自己的智慧。这也是作者编写本文的立意所在。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本文在编写过程中,参考和引用了大量国内外有关学术资料中的研究成果,如《第三帝国的兴亡》《希特勒时代的孩子》《第三帝国的语言》《法西斯体制》《戈培尔传》等等,在此谨向这些资料的作者深表谢意。

(全文完)

评论
2012-07-22 4: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