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转变 从举报到“我替你发资料”

吉林省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在我的印象中,岳父是个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也比较势利。在我结婚前,就时不时的耍点小心眼儿,让我替他做些家务活。当时他还不到五十岁,下岗在家,那时他家烧火炕,所以劈柴呀,砸煤呀,甚至洗衣、涮碗都让我做。积攒多了,我心里就有些怨言,这也就罢了,还有他在外面偷着搞女人,以为我不知道,还总是装一本正经。所以他在我心里他就成了个势利小人加伪君子,我对他印象很坏。我结婚后,岳父偷腥依旧,直到岳母病逝也不收敛。为此,他和女儿关系很僵化甚至相互仇视,女儿认为是她父亲间接导致母亲生病并去世;而我从来没认为他是个好人。九九年“七﹒二零”后,他更是时不时用话敲打我。

岳父知道我的心思,所以有什么事都把我牵连上,有一次他和相好被我们堵在屋内,为了让那女人顺利走开,他开始厮打女儿,并说最恨的人就是她。我去拉他们的时候,他开始冲我来了,后来他报了警,并声称家里有“政治犯”。这之后,我也开始恨他了:连亲人都往死里弄,觉得这样的人已经不可救药,他就应该属于第一批被淘汰的人。从此,我们之间关系越来越僵,已经几乎不互相来往,只是年终的时候我去象征性的看望一下他。

去年十月,听说他的手在干活的时候被电钮打掉一块肉,需要植皮手术,我和妻子去看望了他,这时候他已经没有房产了,曾经的女人也离开了他,自己租个了小破房过日子,我们知道肯定是败坏光了。看到他的惨景,我们也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是我们的父亲呀!

逐渐,我们之间的冰山开始融化,我也开始从修炼人的角度来从新看待我的岳父:人和人之间谁对谁好了坏了,都是业力轮报所致。我和岳父之所以弄到这种地步,也许是我前世也曾经对他这样过,但这世睡觉醒了就不想认账了,所以总觉得心理不平衡,有怨气,怒气。其实,师父在法中早就说过:“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这些年,在和岳父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中,过去我总没有向内找提高自己。比如,他记恨我,是不是我这儿也有一颗怨恨的心;他不正经有女人,我应该看看自己的色心和欲望去没去;他总在心里想我如何看不起他,是不是因为我这儿的容量不够大,把自己的亲人当成了敌人等等。这么多年,错过了这么多提高的机会,当然他做的那些错事是他造业了,而且已经开始偿还了。

现在我岳父愿意和我们说话了,能说到一块儿。在向岳父讲真相过程中,发现他在“大法学员是否参与政治”这方面有症结,于是我就利用各种史实打开他的心结,最后他说:“以后有资料我去替你发,我岁数大,那些警察不能把我怎样。”这句话是我认识岳父以来最神圣的话。后来,了解到岳父曾经在文化大革命时,参加过“红卫兵”运动,我把他身上的这点兽印也声明抹除了。

我很高兴岳父能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也很高兴一家人能够从新团聚,这就是大法的力量所在──“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1/岳父的转变-从“举报”到“我替你发资料”-260057.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年大学组织旅游,随团的医生给每位老人检查身体,轮到许姨这里,医生看到许姨壮实的身板,惊讶的说:“哇!你的身体真好,健康状态像年轻人一样。你一定是年轻时的底子打的好,你年轻时身体一定很好吧?”老人们看到许姨的皮肤紧紧的,捏都捏不起来,哪里像老人那样松弛,这身板!随之而来的是羡慕的目光。
  • 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这么多年,很多人渐渐看懂了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在干什么,不再为中共谣言所惑,以自己的良知善念默默支持法轮功学员,抵制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这样的善行是出自本念的,善良人就会得到上天护佑和大法给予的福报。李林保护法轮功学员,不但自己得福报,她的家人也得了福报。
  • “法轮大法教导我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使我能够勇于面对各种社会问题,并帮助华人社区解决一些事情。同时,因为修炼人不追求个人名利,华人社区也很欢迎这种精神。”这是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张培新五月二十三日晚,接受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长欧理华(Joe Oliver)代表政府颁发的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钻石纪念奖章时,讲的一番话。
  • 在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之际,我要分享自己对于两个重要的人生话题的体会,以及法轮大法对我的影响。 李老师结合著科学,系统的、连贯的、全面的阐述法轮大法,阐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对神的信仰又从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内修心、纯净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轨,我从现代社会世俗观念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神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久远年代的传说或童话,是理性的、符合逻辑的,是真正的现实。
  • 法轮大法是佛法,经常学法可以让我放下自私的人心,并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东西。我的叔叔说,他很惊讶,在当今这样一个社会道德十分败坏的时代,我能够做到如此谦逊和乐于助人。我知道这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才使这一切变成我的自然状态。
  • 发生在家里的故事太多了,我只记录了一部分,但这足以见证实法轮大法提升道德的极大威力,以及大法对善良人的护佑。
  • 我感到每天都在修炼法轮大法中升华,“真、善、忍”的准则使我修去了很多不好的执着心,特别是私心。在日常生活中,做事先考虑别人,纯正、纯善的行为表现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所作所为无形中也改变和感动着世人,我想这就是师尊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 我找到了炼功点。第一天参加集体炼功,就觉得周身内部都在涌动着,血液循环都能感受的到,甚至末梢的流动都感觉得清清楚楚,其实就是在通脉,因为大法修炼一上来就百脉全开。抱轮时,明显感受到法轮的旋转…我悔恨自己悟性太差,错过了直接听师父讲法的机缘,但又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只要真修,师父就会把我当弟子带。能在宇宙大法中熔炼自己,还有什么好求的呢,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 我曾是少年体校的教练,学武术气功时是师从某宗师的关门弟子,从一九八零年我开始在少年体校教武术气功。我带的学生在省、市比赛中曾取得了好成绩。当时正值电影《少林寺》在全国掀起了“少林”风,因此来跟我学武术气功的人很多,在大街上一走一过,身后都会跟来一大群徒弟。名利让我随波逐流不可一世染上酒瘾打人的恶习,妻子准备和我离婚并带着孩子回老家,就在一九九四年,我接触了法轮功,并被其高深的法理和轻盈的动作所折服,立即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随之,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
  • 外孙确诊为淋巴癌,花去了二十多万元,大夫下了死亡通知,女儿女婿心都碎了。我大年初一赶去,女儿一见我就哭的死去活来,并让我求师父救救她儿子。我说常人的事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师父不管常人的事,只能为修炼的人负责。女儿说那我们全家都炼法轮功!奇迹真的出现了。第二天早晨,孩子喊着要卡迪那食品,已十多天不吃不喝、头天喝水腮帮子疼得直哆嗦的孩子开始吃饭了!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都说:“太不可思议了,法轮功太神奇了,你们师父太了不起了!以后我们也炼法轮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