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侍从人员话当年 勾勒蒋中正生活点滴

人气: 15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12日讯】(新纪元周刊282期,记者赵芷菱报导)你印象中的蒋中正总统是个什么样的人?中正纪念堂邀请了一批蒋总统生前最密切的侍从(卫)人员,口述回忆当年随侍蒋公的日子点滴,从6月23日至7月17日,为您揭开神秘的面纱,看看以往强人形象的蒋总统,其生活上不为人知的真实面貌。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团队受中正纪念堂委托,访谈了31位蒋公随侍人员,将其口述及提供的资料,进行记录、蒐整,再编排成专书,即将问世。所长黄克武表示,近年来,由于蒋中正先生日记及相关档案的公开,不论是两岸民间或史学界,对蒋先生的研究、评价都有所转变,并持续成为研究讨论的热点。

2012年6月23日,出席参与中正纪念堂主办的“那些年,我们随侍先生的日子-─蒋中正总统侍从人员口述史料特展”开幕式,蒋中正总统侍从人员合影。(摄影:赵芷菱)
2012年6月23日,出席参与中正纪念堂主办的“那些年,我们随侍先生的日子-─蒋中正总统侍从人员口述史料特展”开幕式,蒋中正总统侍从人员合影。(摄影:赵芷菱)

黄克武认为,蒋先生是影响深远、正反评价兼具的政治人物,如何客观公正地看待这位左右民国政局的关键人物,则尤其不能忽略抗战胜利后,那些从万中选一进入官邸,长期在他身边的侍从人员,他们如何看待蒋先生?

侍卫长郝柏村:蒋公是中华民族的伟人

大家所熟知的郝柏村先生,现年93岁,他曾任参谋总长、行政院长等高职,1965年起曾担任蒋总统侍卫长六个年头。他回忆说,蒋公的生活非常规律,每日早睡早起,经常是清晨四点便早起与蒋宋美龄夫人一起念《圣经》、静坐,六点吃早饭时有专人读报,九点钟左右到总统府上班。晚饭后又静坐一次。

蒋公这种按时睡觉、按时吃饭的习惯,从年轻一直延续到台湾几十年的生活,并且保持了57年每日写日记的习惯,从1917年起直到1975年去世,除了去世前病重外,几乎没有一天中断。

“我心目中的蒋公是中华民族的伟人,当毛泽东在大陆掀起文化大革命时,蒋公在台湾推动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保存中国传统文化、孔孟思想。如今苏联共产党早已垮台,中国大陆实行的也不是什么共产主义了,所以反对共产主义没有错。”

英文秘书钱复:蒋先生对国家真可谓彻底的牺牲奉献

钱复1935年生,担任蒋总统英文秘书,历任新闻局长、外交部长等职,他表示:“对于蒋公他老人家真是追念不已,我跟在他身边做事长达七年的时间,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慈祥的长者,就像在对待自己孙子辈一样的好。他常问我衣服穿得够不够?有没有吃东西?怎么都没看你动筷子?等等诸如此类。”

“他自己生活俭朴得不得了,有时候叫我在旁边陪他吃饭,听说还加了一点菜,老实说比我们家吃的还简单,菜咸得要命,宁波的腌渍食品虾酱与蚵仔酱,很咸很咸,真的是很难下口,可是他吃得很舒服很愉快;与夫人三个人用餐,大多是三菜一汤,偶而夫人会要他们作一点软软的像马来糕一样的鸡蛋糕,就算是很好了。”

“除了工作上的接触外,先生也时常伺机教导我阅读他认为有价值的书籍,先生是透过自己读书以及每天固定的读报活动,来达成吸收知识的目的。先生对于休闲以及静思非常重视,一年之中最少四次到五次要离开台北,让自己的头脑、身体休养一段很长的时间,真正把政务交给副总统或秘书长(早年的陈诚、严家淦以及张群)去负责,一般事情皆不必向其报告,只有特别紧要的事才需要报告,实际上是让他们把治国责任扛起来,像是训练新兵,让接班人接棒,这是我对先生非常佩服的地方,拿得起、放得下。”

“另外,先生对于人才的拔擢是很重视的,对于新人,文官简任以上的主管,武官上校以上的主管,任用之前,必亲自召见,用了以后考核更慎重,所以那时候作官的人,不敢上酒家、上舞厅,因为不晓得,哪时被安全局、调查局给你个小报告,就完了。”

“先生真正令我尊敬之处,在于他对国家真的可谓彻底的牺牲奉献,没有一丝一毫的个人利益考量;我的回忆录常提的一句话‘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例如跟美国人谈要F-4C型战斗机,要了那么多次,美国人都不给,可是先生认为这是国家需要的,他就是要讲。”

“如今他老人家走了已经三十七年了,我常常跟内人说好像先生还在,我作梦偶尔也会梦到他,常常很想念他,这是我的真心话,这份崇敬与思念之心,是永远坚定不移的。”

医疗组姜必宁:老总统非常
尊敬医生 生气时会拿枴杖打副官

姜必宁1929年生,1972年起参与总统医疗小组,先后负责蒋中正、蒋经国、严家淦三位元首及副总统李元簇的医疗工作。

他说,老总统对医生很客气,尤其对年纪比较大的医生,非常尊敬。我们年轻医生有时候帮他注射静脉,打了半天打不进微血管,他会说:“这是什么科学?一点都不科学,怎么打了半天都打不进去?”但是他不会生气。值班医生有时还会和老总统、蒋夫人同桌吃饭,老总统坐轮椅,有人喂他吃,大家像一家人。”

“老总统生气的时候倒是会拿枴杖打副官,有一位老副官曾跟我说:‘姜大夫啊,我告诉你,总统身体好多了,他今天打起来满有力气的!’”

“经国先生对医生也很好,他父子俩跟医生都绝对不谈政治问题,我从来没有在官邸看过什么大商人,因为我们就住在官邸。 ”

“老总统和经国先生都由我送他们到生命的最后一秒钟,都是在他们最痛苦的时候;两位蒋总统晚年脑子都还不错。老总统是在睡梦中过世,1975年4月4日那天,我们发现心电图不跳了,检查结果,人已走了。经国先生临终时也是很快,一吐血就去了,因为血涌入气管里,一下子就没有气了。”

机要秘书王正谊:蒋公用心治理台湾 办理九年义务教育

机要秘书王正谊1915年生,1962年起担任蒋总统机要秘书七年,期间并兼任二年行政院人事行政局长。对于蒋公的用人哲学,王正谊认为就是唯才是用,只要是人才,都会让他们发挥所长。例如政府迁台后,他用了李国鼎、严家淦、孙运璿、尹仲容这批人,他们对台湾经济的发展,可以说是重要的推手。

“先生为人很自然、和气,举例来说,有天早上上班,先生和我上了车,副官帮他在膝盖盖上毛毯后,他认为我可能会冷,膝盖也要保暖,就把毛毯拉过来帮我一起盖上,让人感到非常的温暖。”

“有一次我搭计程车,司机说:‘蒋总统对台湾没有贡献,蒋经国才有功劳,因为有十大建设。’这种说法不只计程车司机,一般老百姓也都这样讲,这是错误的。政府迁台后,蒋公虽心系大陆山河,但他确实用心治理台湾,十大建设,是蒋公的时代开始规划的,到了蒋经国担任行政院长的时候,才全面展开,等于像稻田已经插秧,他只是收割而已。”

“1967年,蒋公考虑办理九年国民义务教育,这是一件大事,一下子要增加多少经费?多少教室?当时财政部和地方政府都反对立即实施,但是蒋公说:‘教育是增加国力的事,其他的事没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他这句话一讲就没有问题了,所有的预算都通过,1968年秋,马上全面展开。”

“我有个表兄弟,黄埔一期毕业,北伐期间担任先生的勤务人员,他经常看到作战时先生跑到队伍的最前面。抗战时,日本都已经打到独山了,他还要守,就算到西康,打到最后一兵一卒都要打到底,这种精神真难能可贵。”

抗战胜利后,蒋公对日本人“以德报怨”,今天一般人都不解,认为甲午战争,中国战败,跟日本签了马关条约,不仅要赔款,还得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抗日战争,是日本侵略我们,害我们死伤三千多万人,要日本赔偿是应该的。为什么蒋总统这样宽宏大量,无条件把日本的部队放回去,还不要赔偿?我想因为蒋公是虔诚的基督徒,对日本发挥了博爱的精神,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 ”

他说,蒋公和夫人都不知道有蒋孝严、蒋孝慈这两个孙子,当年如果蒋公知道这件事,一定会高兴得很!

蒋孝严本人表示:“我见过他老人家二次,一次是在1962年念大学时,他来巡视学生,我行举手礼仰望他,心中有莫名的感触,看他精神非常饱满、脸色红润、眼睛炯炯有神;第二次则是1975年他老人家过世了,我赶去瞻仰遗容;相比贴身侍从能常伴左右,他们真是难得的缘分。”◇

本文转自282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84/10962.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