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相的力量 80岁老太七年劝两万人三退

截止2012年7月20日,墨尔本80岁高龄的退党义工朱女士,已经帮助20135人脱离中共党、团、队组织。图为7.20十三周年之际,朱女士(右一)参加7月20日晚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城市广场举行的烛光悼念活动。(摄影:刘珍/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茹、夏墨竹澳洲墨尔本采访报道)14年前,年老体弱的她曾身患乳腺癌,做过一侧乳房切除手术,此外胃也被切除三分之二,胆也被摘除,还有骨质增生、尿路感染、气管炎等慢性疾病,每顿饭前饭后都要吃药,毛病犯时经常去看急诊,人真是很难过。

本来已渐衰竭的生命源泉,却因修炼法轮功而重焕勃勃生机。14年来,她把自己重续的生命力无偿投入到解救中国人思想的使命上。她不辞辛劳,每日奔波在墨尔本的大街小巷上,走到哪里,就把法轮功真相讲到哪里。

自2005年海内外掀起退党大潮以来,这位80岁的退党义工朱女士截止2012年7月20日已劝退20135名中国人脱离中共组织,重获精神自由。觉醒的民心正在见证历史这一伟大转折点,也见证了真相的力量。

枯木逢春

朱女士个子不高,神采奕奕,说话底气十足,又不失和蔼。见到她的人如果不问她的实际年龄的话,大都以为她六十多岁。回忆起当初自己如何走进修炼法轮功的大门,朱女士颇为感慨地说:“1984年先是乳腺癌,后来开刀了。1988年,胃又不好了,十二指肠溃疡,又有胆囊炎。那时吃过饭,又是涨,又是痛,总归就是难受,这样我又去开刀,三分之二的胃和胆一道都切除了。切除后,也不是那麽很理想,身体虚弱,体重一下子掉了20多斤,需要天天服药,饭前要服药,饭后要服药,精神上也很消极,人非常没有精神,苦不堪言。”

1998年,朱女士从澳洲回到了家乡上海,“当时我身体很不好,骨质增生,不能走路,又得了尿路感染,还挂了急诊”。这时一位乳腺癌病友给她介绍了法轮功。

“我当时想,不管是什么功,能让我走路就很好,能上下扶梯不痛就行了,要求很低的。当天晚上跟我讲,第二天早上我就去炼功了,做了几天,奇怪得很,能走路了,上下扶梯也不痛了,电疗也就停下来,药也停了不需要吃了。就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再没看过一次病,身上的病也都好了,精神非常好。”

提高精神境界 家人感动支持

朱女士谈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精神上的巨大变化时说:“除了身体上获益巨大,我的精神上也转变很大,感觉到未来无限美好,真是身心健康啊!生活的各方面都很充实。我就想我怎么样把这么好的功法让更多的人知道,叫别人也得益啊。而且光是炼功还不行,一定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对自己在心性和道德上要求更严格。”

朱女士表示,自从得法修炼后她时时注意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她举了自己在家庭生活中主动改变自己,宽容善待他人的例子。在修炼前她与儿子岳母的关系不好,认为对方自私刻薄,互相之间关系很紧张。

“以前我和老伴与儿子及亲家母同住在一个房子里,亲家母做饭时把不好的东西留给我们,我看到后非常生气,和她吵起架来,觉得自己很冤枉,所以就不跟她说话了。与别人谈起这些事时,自己非常激动、 生气,甚至都哭了起来。修炼之后我从新思考这种因缘关系,觉得应该慈悲地对待别人,包容别人,不计较。于是我主动和亲家母搞好关系,她说我做的哪几样菜好吃,那我有空时就做给她吃。我还劝老伴不要计较得失。”

“亲家母和儿媳感受到我的善,她们对大法的真相也逐步接受了。特别是儿媳到国外旅游时,给我带回来的礼物是一个热水瓶,让我出去做讲真相的事情时用。”

此外,朱女士表示,由于自己炼功后身体再也没有病痛了,给家人解除了负担,特别是儿子和儿媳不用为她的身体操心,再也不需要看病,还给家里节省了医药费,所以家人都支持她,“一家人平和相处,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

风雨无阻担道义

朱女士表示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她们家都经历过。由于社会关系复杂,她的父亲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她的大哥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她的姐姐追随共产党,从抗日战争时就做地下工作,后来一直升到太原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官,反右后被打成右派,下放农村。

从小接受共产党教育的朱女士,17岁那年一股热情参加了解放军部队,对共产党非常相信,“它讲什么大救星,我们就认为它就是大救星。我入过团,后来还入党了,几十年来好像追求共产党的理想,对它可以说五体投地。后来到了‘六四’,我们对中共确实感到怀疑,再后来,它开始迫害镇压法轮功,把大批做好人的人推到对立面,后来看了九评,原来共产党是这么回事,从本质上对它有所认识了。过去我们对中共是愚忠,中共对善良人的镇压,黑白颠倒的宣传,导演天安门自焚诬蔑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共产党作恶多端,天理不容,人不治天治,就是要解体它,要赶在解体之前,把真相告诉给那些被它绑架的党、团员、少先队员,把他们的兽印抹掉,给他们松绑,不要和共产党一起遭殃,就是劝他们啦,退党保平安。”

“原来我身上十几种病,还动过两次大手术,身体非常弱,做一点事就累得要死。现在身体好起来了,精力也非常充沛,我知道了三退救人的重要,从早到晚,一心投入到讲真相上,每天都奔波在领馆、旅游点、退党点,平时走路、乘车,随时看到中国人,就要劝告他们啦。”

朱女士每周的日程排得满满的,除周一外,每周二、四、五去墨尔本中领馆前,给进出那里的华人讲真相;周三到位于市中心的Fitzory 公园旅游景点讲真相,这是墨尔本最著名景点之一的库克船长小屋附近的退党点,然后去城市广场退党点;每周六、周日去Clayton区和Springvale区退党点讲真相劝三退。这些日程风雨无阻,不论高温炎热还是刮风下雨,她从未中断过。发真相资料时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然后再坐公共汽车到另一个地方,中途拖着自己的沉重的小车,遇到的困难是常人难以想像的。因为每天都在外面奔波,午饭都是自己带,“过去因为身体很差,苹果都要用热水烫过才能吃,否则胃会不舒服。现在大冬天喝冷水,有时带的一瓶水喝完了,就再接些自来水。吃的饭都是冷饭,但我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对于这些困难,朱女士不觉得辛苦,只是感叹自己“天大的幸运”。

澳大利亚墨尔本最著名旅游景点之一库克船长小屋附近的退党点,阅读真相展板的大陆游客络绎不绝。(摄影:胡宥华/大纪元)
澳大利亚墨尔本最著名旅游景点之一库克船长小屋附近的退党点,阅读真相展板的大陆游客络绎不绝。(摄影:胡宥华/大纪元)

真相的力量

朱女士表示:“现在退党的人数激增,人们对共产党的本质越来越清醒地认识了,也不惧怕它了。”

有一次在中领馆前讲真相的时候,有一位30、40岁的华人妇女,朱女士以前曾经帮她做了三退,这次她又来了,特地帮她妹妹来办理三退。她跟朱女士说:“上次你帮我退了,我回去给我妹妹讲,她也要退,只是没有时间来,所以特地叫我来,你帮她退了吧。”朱女士就帮她妹妹退了团,她非常高兴。朱女士表示,这样的事例很多。

还有一次,一位居住在Box Hill区的华人妇女,朱女士曾在领馆前帮她做过三退,后来她又来领馆前找朱女士,并说:“上次你告诉我三退,我退了以后,一切事都特别顺利,我现在做事情顺利得不得了。我特地来告诉你,我真开心。”

朱女士说:“有的时候在中领馆也会遇到对你很反对的,有一位华人男士,进领馆去的时候,我跟他打招呼:‘你好!’他说:‘神经病啊!’等他出来的时候,我用善心跟他讲,我说,我希望你有个美好未来,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是为了你好。他看我这样,马上话语也缓和下来,他不解地问,你们为什么在这里?有什么用?我就把为什么三退这个道理跟他谈了,他明白了,做了三退,退了团。”

“一次在向国内来的一组游客讲真相时,其中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我知道,知道。于是我们向他劝退,他却坚决地说:不退。因为当时身边有其他同来的人,他就走了。我想不能放弃他,就跟上去,进一步讲邪党的腐败、贵州‘中国共产党亡’藏字石的情况,他也说:知道。后来他突然表情很气愤地说: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呀,迫害法轮功的情况我都知道。我劝他退党,将来不做中共的陪葬品,他当场以化名退党。”

每天晚上,朱女士都会自己花钱给大陆打去真相电话。有一天晚上,她正好打到一个公安局那里,值班的警察威胁她要给她录音,然后上报,查她的情况。朱女士便嘱咐他说:“那请你一定要把这个录音放出来,让你的领导们都听一听,也希望他们都能有美好的未来。”那位值班警察被她善良的胸怀所感动,最终表示退出中共。

还有一次,朱女士给大陆打真相电话,对方说:“你是法轮功吧?你不要再打了。我是共产党员,我不会退的!”说后,就挂掉了。朱女士第二次再打过去,他又挂了,第三次再打过去,他对朱女士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公安局抓你们的。”朱女士对他说:“你是公安局的就更好了,那你对法轮功应该更有了解了。法轮功是救人的,都是好人,你们应该都知道。”那人一听朱女士这样讲,也就不吭声了。朱女士便把法轮功的真相讲给了他听,并说:“真的是为你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才这样给你讲的。”那人问:“你有钱吗?你给我钱,我就退。”朱女士说:“我是叫你保命,今后会更美好。”那人听了心服口服,做了三退。

还有一次打真相电话,接电话的人表示:“我现在生活得很好,平时打打牌,喝喝酒,你说多好。共产党现在也变好了,又强大了,我不退。”朱女士给他分析共产党的本质,语重心长地告诫他:“共产党是坏事做尽了,到现在还在抓人,杀人,这是天理不容的。老天爷一定要灭这个邪党,不退就会和它一起遭殃。你现在生活好,不能保证你将来好。你要想到将来,退党自救,做到有备无患。一切活动你还可以照常进行,你心中有数就行了。聪明的人都会给自己留有后路。你知道,那些贪官逃到海外,转移大批资金,想给自己留后路,可是天灭中共的时候,他们一概逃不了,一定要做陪葬品的。我现在一分钱不要你,也不要你的任何证明,让你保平安,这样的好事,何乐不为?你不做,不是傻子吗?”那人就笑起来了,连声说:“我退,我退。”

朱女士每周都会去Clayton区发大纪元报纸,每星期去,总是能碰到一位中年华人男士。“他不看报纸,还总是对我说讽刺的话。有一次,他对我说:‘你们要想解体中共,妄想!’我说:‘不是我们要解体它,是天老爷一定要灭它。’还有一次,他突然跟我讲:‘我告诉你们,胡锦涛已经被你们法轮功抓起来了。’我说:‘你这是瞎讲,完全没有根据。’后来我再碰到他,就跟他讲:‘我跟你没有怨没有仇,你不要这样瞎讲。’他说:‘那你举报我好了。’我说:‘我跟你无怨无仇,我举报你干什么?不过,我告诉你,你这样讲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他听我这样讲,也晓得自己不对了,他也感觉到我不是恶意的,也不是要来找他茬子的,真的是把这个危害、道理讲给他听,所以后来他的态度就缓和下来。我再遇到他,我照样还是跟他很好,和他打招呼,很热情地给他报纸看。有一天,他突然说:‘给我报纸看!’这次他主动来要报纸了。后来我劝他退党,他也退了党。我把他在大纪元网站上的退党声明查询密码告诉给他,让他上网去查看。第二次碰到他的时候,他真诚地说:‘我已经看到了。你以后需要什么,你告诉我,我来帮你搞。’”◇

(责任编辑:刘珍)

评论
2012-07-17 5: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