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陕西命案冤民到北京上访被打断三根肋骨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14日讯】2012年6月26日中午,我们陕西十五家命案受冤人一行上访到北京,在北京火车站附近最高人民法院一个接待部门,官员不接待我们,我们打起了横幅标语,有个官员才在门外问了我们的情况,叫我们到最高人民法院上访。从先到最高人民法院的人给我们的电话中我们得知,有人要在最高人民法院抓我们,我们暂时没有去最高人民法院。

下午四点多,我们到了北京南站,很快就有临潼县姓王的驻京人员和临潼县行者街道办事处的官员三人出现,要把郭会琴拉上他们的汽车,郭会琴拒绝上车,我们也阻止强行拉人。此后这些官员一直跟随我们,反复要求我们上车,并说:“否则那边车上的人就会处理你们。”当时不远处有四辆面包车,车附近有人走动。当晚,我们露宿于北京南站候车大厅北门外的雨棚下,准备27日凌晨三点到最高检察院排队上访。

晚上十点多后,南站的旅客和行人越来越少了,我们也都入睡。大约在夜里11点多,我突然感到有人抬我的胳膊、腿,看到有四、五个人对我连抬带拉,我连忙挣扎,用腿踢蹬,大声问:“你们是干啥的?”这些人不答话,把我强行塞到一辆面包车里。车子开动后,一个肥胖的家伙把我面朝下压在后排的座位上,坐在我的背部,两手死死按住我的两手,我的脖子卡在座位的沿上,我喘不过气来,另一个家伙按住我的头,对我左右搧耳光,拳击面部,还有一个家伙拳打脚踢我的右肋、腰和右腿。同时我听见郭会琴在中排右边座位上挣扎和喘息的声音。

汽车开了不知多长时间,这伙人一直压在我身上,打我,还不停地说:“我叫你喊!”“我叫你蹬!”加之汽车的颠簸,我昏厥窒息了几次。后来汽车开到一个停有很多公共汽车的地方,我们换乘另一辆面包车,我感到腿、腰、肋部疼痛难忍,上不了车,他们就把我掀到两排座位的走道间,后又拖到后排座位上。我疼得又昏厥过去。

不知又开了多少时间,车又开回停有很多公共汽车的地方,又要换第三辆车,我疼得受不了,要求看伤看病,他们要求我:“住嘴!”并再次打我耳光。

换到第三辆车上,就押送我和郭会琴回陕西。途中十多个小时不给吃喝,不让上厕所,天明后我发现我的裤子被撕破一尺多长的口子,郭会琴的鞋子也丢在北京,光着脚。车子到临潼路口下了高速公路,又上了通往西安的高速公路,开了约100米,停在路旁,一个家伙骗我们说下车解手,我们下车后,一个家伙说:“你们在这儿等,当地会有人来接!”我们要求归还身份证和手机,他们不回答,上了车,车扬长而去。

我和郭会琴忍着疼痛,先步行,后乘公交车到了县上。我们到照相馆让人对我们的惨状照了相,我缝了被扯烂的裤子,郭会琴买了鞋。

第二天,6月28日一大早,我女婿送我到县医院看伤,经X光透视和B超检查,外科确诊为“右侧第7、8、9肋骨骨折”。

回来后我得知,我这次在北京被绑架被打被押送回临潼,是临潼县信访局长曹少团,带着何寨街道办主任南继段,26日乘飞机到北京,一手操作的。

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何寨中学教师 牛文宏
电话:13572544296
2012年7月1日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7-14 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