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名人系列:刚毅端正的王竑

淑萍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王竑生性豪迈,有正气节操,相貌堂堂,且敢于直言诤谏。

明英宗到北方巡狩时,郕王在午门代理朝见群臣,很多大臣弹劾王振,说他误国该判死罪。大臣们跪在地上宣读弹劾文,但郕王有所顾虑,所以让群臣们出去待命。但众臣都不愿起来,大家跪在地上哭泣,希望郕王拿出勇气将王振绳之以法。

这时,与王振同党的锦衣卫马顺突然出现,高声怒斥那些前来进言的大臣。当马顺要离开时,王竑很生气的跳了起来,抓住他的头发大吼说:“你们这群奸人,祸国殃民,早就该被杀头了,到现在还敢这么嚣张?”边骂边咬马顺的脸。其他人见状,也加入助阵。没多久,马顺就被打死了。现场顿时失控。郕王觉得很恐慌,急忙想要回宫中,王竑便带领群臣紧跟在郕王身后,郕王问他们到底想怎么样?王竑说:“宦官毛贵、王长随也都是王振的同路人,请依国法将他俩惩处吧。”郕王只好将这两人叫出来,群臣便将这两人也打死了,连台阶都被鲜血染成红色。

王竑的名声因此威震天下,郕王也自此开始看重王竑。

郕王即位后,也先入侵京城,郕王命令王竑、杨善在京城防守,并提升为右佥都御史,统领毛福寿、高礼的军队。寇贼败退,皇帝派他与都指挥夏忠镇守居庸关。王竑到任之后,把士兵、马匹都精简编制,把重要关塞都重新修缮,把不称职的将帅予以弹劾,王竑这么一做,使军记焕然一新。

明代宗景泰元年四月,浙江镇守中官李德向皇帝进言说:“马顺纵使有罪,该判死刑,但那些大臣竟然擅自将他打死,若不是有宦官保护,皇上您当时处境是很危险的哪!所以,这些大臣都犯了冒犯皇上的罪,请皇上不要再任用他们了。”

奏折一出,朝廷群臣议论纷纷,于谦等人上奏说:“太上皇蒙难,祸害是由王振引起的,马顺是王振的同党,陛下监督国事,群臣请命将王振治罪,而马顺却胆敢当众叱喝,实在太过分了。所以,激发了当时的文武百官及禁军士兵的忠心,一时无暇顾及纪律,槌死那三人。这不就是《春秋》所说的‘诛乱贼’的意义啊。假使皇上因此流离失所,而奸人仍在,国家的安危就可想而知了。”

代宗对群臣说:“我知道你们之所以会诛杀乱臣奸人,是以此来安抚人心;你们的忠诚赤胆,我已经明白了。李德的话,你们就不要太介意了。”八月,王竑因病回朝。不久,代宗命令王竑同都督佥事管理漕运,管理通州到徐州的运河。

隔年,尚宝司检查马顺的牙牌却找不到,马顺的儿子请求对王竑做出惩处,代宗答应了。众言官说:“马顺那伙人恶贯满盈,当时群臣一起诛杀他,根本无暇追问牙牌。况且这又不是王竑一个人的错,若真要责怪王竑,那参与此事件的忠臣们都会感到恐慌了。”代宗想想也对,于是搁置了先前的命令。同年冬天,耿九畴被召回京,代宗命王竑兼任淮、扬、庐三府的巡抚以及徐州、和州两地,并兼管两淮的盐税事宜。

景泰四年正月,天灾接连出现,正值春天时节天气却异常寒冷,王竑建言说:“请皇上下令让百官都自我反省,想想哪里有做不好的地方。减少冤狱刑罚,减轻贫苦人民的赋税。并且取消奢华的工程,禁止浮夸不实的赏赐,这样才能赢得民心的归向,爱护百姓才是立国的基础啊。陛下您应该对有德行的大臣们更加亲近,谈论关于大道和品德的事,如此便能拔擢君子、远离小人,挽回已失去的民意啊。”代宗采纳了他的建言,下令整治反省,广纳谏言。

有一次,凤阳、淮安、徐州大水灾,路上好多人都饿死了,王竑上奏朝廷,但未等到回复,王竑就想开仓赈灾。但是掌管粮仓的中官不同意。王竑便对他说:“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再不开仓赈饥,百姓被逼急了就会成为强盗,到时候地方乱起来了,你恐怕就是第一个要被斩首的人。而我呢,我会上奏朝廷,说明擅自开仓的原由,并请求治我死罪。”中官这时才听从王竑的话,开了粮仓。之后,王竑又鼓励富户出米救济灾民,并给生病的人送药物、死的人送棺材、要返乡的人给予路费补助。百姓因此对王竑颂赞不绝,几乎忘了饥饿。当初皇帝对于王竑擅自开仓赈饥的举动有所担心,但后来看到王竑上奏自我弹劾,就高兴的说:“王竑真是贤能啊,他这样做是对的,救活了许多百姓呢。”同年10月,王竑就被擢升为左副都御史。

隔年,王竑进言说:“最近饥荒实在是很频繁,百姓们生活痛苦,尤其是冬末春初,雪深数尺,淮河冻结达四十多里,人畜冻死的有一万多,真是很悲惨啊。有些人饿到不行了只好把妻子儿女卖掉,或者干脆偷窃抢劫,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人啊。陛下您安稳的坐在这里,大臣们也安处在官府里,所以不知道百姓的凄凉。假使您能目睹他们的生活惨状,绝对会掉泪的。陛下您继承皇位以来,并非不爱百姓啊,但百姓仍遭受上天的变故惩罚,依我猜测,恐怕是因为您虽修养圣德但未达到标准,伦理虽然有端正但还不够笃厚,贤人虽有被任用但还未充分发挥,奸人虽有被屏弃但还未完全铲除,有施行仁政但尚未普遍…只要还有一项没做好,就足以招来上天的警示和惩罚了。我希望您能深切反省,做得更好,因为如果做得很好而灾害还不停止,这是历史上从来不曾有的。”皇帝听罢,褒奖了王竑,并采纳他的建议,还勒令上下百官都加以反省修德。

兵部缺少官员,王竑与其他大臣一起推举岳正、张宁两人,但是被李贤阻挠,竟将此两人调离京城,并取消联合推举的办法。王竑非常愤慨,说:“我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于是以生病为由,向皇帝提出辞呈。皇帝还想要重用王竑,因此多次派遣太医去探视他的病情,并极力予以慰留。王竑担任尚书这一年当中,有四个月请病假,所以才华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令人惋惜。面对王竑的辞意坚强,最后,皇帝只好允其请辞。

王竑退休返乡后,称他的故居叫做“休庵”。终日闭门谢客,乡里人很少能见到他。当时李秉也刚好罢官返乡,但李秉作风却与王竑不同。李秉每天出入乡里,与四方好友到处游宴谈笑。王竑很不以为然,说:“国家的大臣怎能不养尊自爱呢?”李秉听了,笑说:“难道所谓的‘大臣’,就是以跟乡里人不同、矫情做作、偏激为贤能吗?”尽管作风不同,但当时乡里人对他们两位都很敬重。

王竑在故乡住了二十年,弘治元年十二月去世,时年七十五岁。正德年间,追赠太子少保。谥号“庄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年富做事详细,计算考核都很用心,所以一些积弊都能够被革除,而百姓们的生活也因此大有改善。
  • 此番长途跋涉,带给他启示:“碰到不如意的事,除了忍耐之外,没别的法子,勉强自己走,也总是走得下去的,忍耐过了就没事了!”
  • 宣化法师是东土第九代沩仰宗法嗣,西土第四十六代禅宗祖师,更是二十世纪中叶,将佛法播种到美国,促成三宝在西方落地生根,毕生为法忘躯的中国僧侣。
  • 广钦老和尚,福建惠安人,俗家本姓黄,生于清光绪十八年(纪元一八九二年)。四岁时,因家贫,被卖给晋江李姓农家为养子,养父母视同己出,爱护有加。
  • 斌宗法师居山时期,物质生活匮窘的程度,较诸“一箪食、一瓢饮”的颜回,实有过之,而无不及。曾经历过十多天以“盐水煮着小石子佐膳”的日子。
  • 慈航法师于受戒后,即行脚参方,拜谒名山圣地,亲炙高僧大德。前后近廿年之参学,法师遍礼九华山、天台山、普陀山诸道场,参禅于扬州高曼寺,听教于谛闲法师,学净于度厄法师,请益于太虚法师,受法于圆瑛法师。
  • 太虚大师一生总计有三次悟境,不止生理、心理有所改变,思想、文字的风格,亦由空灵活泼,转为条理深细缜密。
  • 根据连横写的《台湾通史》卷廿二<宗教志>的记载,纪元一六六一年(清世祖顺治十八年)明遗臣郑成功,入主台湾时,台湾佛教已渐兴起。
  • 觉力法师小时候因班上同学生病猝逝,倍感人生病苦无常,遂于某日放学后,留言纸条予家人,即径自出走,飘然有出尘之志!
  • 光武帝每天早晨上朝,直到傍晚才散。多次把文武百官,聚在一起研讨儒家的理论,直到半夜才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