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炼故事

一位亲历“七二零”迫害的女老板(上)

明慧记者荷雨华加拿大多伦多采访报导

高顺琴在加拿大参加法轮功反迫害集会。(图:明慧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个令无数人生活发生巨大动荡的日子。中共前党魁江氏出于妒嫉,不顾百姓的福祉发动了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者的灭绝迫害,从修炼中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也从此开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周年之际,现居加拿大多伦多的高顺琴女士接受了采访,回顾了自己亲历、见证的那段跌宕、悲壮的历史。

“七‧二零”初经风雨

出生于六十年代的高顺琴,原在武汉市从事服装、餐饮经营。她当时的店面就处在湖北省政府附近。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她刚好外出办事。“回来时,交通就堵了,听说是因为很多人上访。车不通了,我只好弃车步行走回店里,才知道是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静坐,也不知大家为何而来。”
“到省政府门口一看,警察、军人、警车、军车密布,守着不让进。询问后才知道,头天夜里,辅导员们被非法抓捕了,大家来向政府反映情况,要求放人。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请愿。”

法轮功学员们都自觉地维持着秩序,静静地或站或坐在人行道上、街心花园里,等待省政府的人出面解决问题。“晚上下班高峰期,警察把公交车、公车拦截下来,让坐车的人下车步行,把军车停在路口把路堵死。然后大喇叭开始广播,说是法轮功非法集会阻塞交通,要求学员撤离现场。因为没得到答复,大家都不愿离去,军人、武警就强行用截下来的车把学员们拉去郊区。到凌晨两点,最后就剩我一个,我对抓我的武警说我哪也不去,我就住在这附近。脱身后我回了家。”

“当晚我就打电话问北京法轮功学员究竟是怎么回事。学员说北京的辅导员也被抓了,天津也来了好些学员,他们的辅导员也被捕了。他们去市政府反映情况,警察就指使社会流氓用刀把学员捅伤了,他们只好来北京。大家就又去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可警察出手打人、抓人。大家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齐挽着手,呼喊‘不准打人’,后来大家还是被强行拉到体育馆、荒郊野地。现在北京机场、车站都被公安武警把持,很难进来。这位学员最后说,‘就看你那颗心,你想来就能来。’。”

那时高顺琴虽然开始修炼法轮功还不到一年,回忆起自己的人生经历和从大法中的受益,她的心里满是感恩。

得法重生 丈夫浪子回头

背着濒临崩溃的婚姻的重负,忍受一身的病痛,在商海中打拼多年,到九八年夏天,高顺琴已是身心俱惫、万念俱灰。冥冥中,她强打精神带着放暑假的儿子去北京旅游。看到大街小巷炼法轮功的人群,在亲戚的推荐下,高顺琴开始修炼了法轮功。

“以前我身体很弱,长期全身骨头疼痛,即使在酷暑难当的夏天,我都不敢开电扇、不敢待空调房,医院也查不出病因。修炼不到半年,所有的病痛都不翼而飞,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当时大陆贪腐成风、官商勾结,虽然高顺琴修炼前为人、经商就比较正直,不以次品充好品,但为了拿到好口岸、做成团体大宗采购生意,也免不了打点、送礼、虚开发票、给回扣。修炼后,她明白了不能用不当手段获取不义之财的道理,宁可放弃生意也不再做不好的事情,一块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社会风气在一日千里地下滑,她经商的丈夫受到薰染有了外遇。“我很痛苦,儿子还小,只得硬撑着,想等他长大些就跟丈夫离婚,心中积满了对他‘至死难休’的怨恨。”大法修炼解开了她的心结,满腔的怨恨被慈悲消溶。她按修炼人的标准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足,站在丈夫的角度想问题,处处关心他。“对我的转变,丈夫很感动,他虽没还走入修炼,也深切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以前丈夫商道上的朋友常拉他一起看黄色录像,高顺琴给他讲大法对姻缘的正见,看修炼人对去除色欲之心的体悟,丈夫明白道理后,不再随波逐流,变得洁身自好。他们夫妻关系越来越好,儿子也越来越听话懂事,濒临破碎的家庭起死回生,变得和睦、温馨。

“有一次,他以前的朋友拉他去打牌,连赌了几个通宵,我好言相劝:‘你也知道大法好,周围邻居都知道我在修大法,你这样做是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呀?’丈夫羞愧地说,‘你别说了,我知道了……’从那以后无论谁叫他打牌、找女人,不管受到怎样的嘲讽,他都说:‘我家的是炼法轮功的,我就听她的。她做好人做好事,我也不能做不好的事。’从此他再不沾坏事的边了,别人都说他脱胎换骨变了个人。”

在后来中共迫害法轮功最残酷的岁月里,无论高顺琴受到怎样的迫害,家里受到怎样的骚扰,丈夫都一直站在她身边,不弃不离,告诉世人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没有错,妻子修炼后变得有多好。每当她被关押,他都无所畏惧地去讲理、要人。

为说一句公道话

“我当时就想大法有难,得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什么杂念也没有。”

第二天中午高顺琴就买了火车票去北京。“一路上播的都是诬蔑大法的广播,到处是公安、便衣,一片红色恐怖。我很坦然地从他们中穿过,下了火车,直接打的去了学员家。当时全国各地的好多法轮功学员都来北京上访,街头到处是游荡的特务、便衣,看到外地来的就给人拦住,搜身翻包,带大法书的就被抓走。”

这位学员家被二十四小时监控,出门买菜都有人跟着。高顺琴一直没机会脱身去中南海上访,只好在九月又回到武汉。

回来后高顺琴每天都去原来的炼功点炼功。十一月,她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拘禁了十五天。丈夫去要人:“你们放着那么多贪官污吏、流氓坏人不管,还不让人修真、善、忍,这么好的人都要抓,这个国家要完蛋了!”

“出来后我想,我们炼功根本就没妨碍谁,更谈不上扰乱社会秩序。我们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大法对个人、家庭、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么好的功法都不让炼,做好人都成错,世上还有没有公理?我得去上访争取修炼的自由。”

高顺琴再次进京上访。“我刚进入天安门广场,就有武警问我从哪来,来做啥?我告诉他从武汉来,法轮大法好,人应有炼功修炼的权利。他招呼来湖北去的截访的便衣,将我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关了八天,之后把我押回武汉,又非法关了我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又去北京,又一次被捕……”

因为上访、坚持修炼,高顺琴前后被关进拘留所、劳教所、洗脑班十余次,备受酷刑折磨和药物摧残。

“迫害不得人心。我当时在省政府地带经商多年,周围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好,都骂上门来骚扰的恶警。老人们说:‘现在共惨党的警察不做好事,尽干坏事,比当年侵略中国的日本兵还坏!’”(待续)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天,我幸运的读到了《转法轮》,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的道德价值,明白了有得必有失的理。红包之于我,忽然变得没有任何的吸引力。《转法轮》让我放下了人难以放下的利益之心,解脱了利益的羁绊,不再为红包影响情绪。我开始还给病人我收到的每一个红包。
  • 在度过迷茫的两年后,我想来想去,觉得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没有错,对人对己都是有益无害的,我觉得还是应该堂堂正正的心态,利用我的技术,多帮助别人,不考虑他们对我的不公,我就尽心尽职的完成我的工作。
  • 我曾经数次历经死关,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平安过关。比如有一次,我坐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司机疲劳驾驶把一棵大树撞倒了,而我们人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可是车子却被撞得不像样子了。这次被雷击后,我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 我今年都六十九岁了,在大法中修炼已有十多年了,这些年来,在我的身边,出现了很多奇迹,总想把他们写出来…
  •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得法前,全身都是病,可以说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入大法的。真正实修后,才知道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佛法,是修炼。这里想把在修炼中出现的神迹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 我乡政府把女职工进行排班,轮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们学法炼功。在此值班期间,我发现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气,爱清洁,讲卫生,把好事、方便让给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药,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对他们的师父和法坚定不移,虽然他们其中有很多在进洗脑前进过劳教所,吃过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们从不言放弃,至死不渝地坚修大法。就这样时间一长,我慢慢地被他们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确实是一群好人,是从骨子里面体现出来的一种美,更让人羡慕,让人敬佩,甚至让人崇拜!
  •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历经了邪党的种种摧残后,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炼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满了充实和快乐,这份洒脱缘归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辉,照亮了我即将干涸、悲苦多忧的心田,现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来,我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向身边的人不断地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党的谎言毒害下,仍然有众多的民众,对大法真相表示出质疑和对抗。下面讲讲我身边人的修炼故事二三则,从中会给人启发与思考,望善良的人都来了解法轮功,走进法轮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什么奇迹都会出现…
评论